李衛平:揭示文革真相防止災難重演

--訪文革史專家徐友漁先生

(大陸)李衛平

人氣 23
標籤:

【大紀元5月27日訊】徐友漁先生是中國社科院哲學所研究員,著名公共知識分子,中國自由主義學派代表人物之一。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以來,他對文化大革命進行了深入研究,出版了專著《形形色色的造反》,發表了數十萬字論文,主持編輯出版了《一九六六——我們那一代的回憶》,撰寫發表了《驀然回首》、《直面歷史》等書,並與其他學者一道整理出版了遇羅克遺文,提倡認識文革,反思文革,嚴防文革災難在新時期重演。

今年是文革發動四十周年,也是文革結束三十周年。隨著時間的推移,文革在人們眼中越來越模糊,在一部分人那裡甚至產生了朦朧美。到底應該如何看待這段並不遙遠的歷史。帶著一系列疑問,筆者近日採訪了徐友漁先生。

辯證唯物主義有一種思想毒害

文革發生時,徐友漁是高中三年級學生,正準備考大學。一九六六年底,他參加了造反派,成為本校群眾組織頭頭之一。他認為,文革是毛澤東利用人們對現狀的不滿,以欺騙手段煽動群眾打倒其政敵的一場鬧劇。其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背信棄義、毫無廉恥,文革極其黑暗、野蠻、殘酷。他坦承,自己馬克思主義學得太好了,中毒特別深,認識到文革真相比一般人晚得多。辯證唯物主義有一種思想特別毒害人,明明看到的都不對,卻狡辯看到的是現象,本質是好的,看到的是局部,全局是好的。他說,這種精神騙術至今仍然很多,自己作為研究哲學的人,特別希望揭露這一點。但當時,他不僅用這一套來說服自己,還用來說服和批評已經覺醒了的同學。

徐友漁認為,當局的政治合法性,建立在一系列近代史政治神話上:一八四○年鴉片戰爭,使中國淪為殖民地半殖民地,在帝國主義的侵略中,所有的資產階級共和國方案都失效了,惟一正確的是「十月革命一聲炮響」送來的馬克思主義,有了中國共產黨,中國才找到了獨立民主富強的道路;共產黨內部又有各種各樣的壞蛋,如陳獨秀、瞿秋白、王明,惟一正確的是毛澤東;中國的社會制度是世界上最優越的,中國是世界上最強大最富裕的國家,中國人民過著世界上最幸福的生活。世界上還有三分之二的人民在受苦受難,主要在亞洲、非洲、拉丁美洲,解放他們是中國人民的責任;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赫魯曉夫叛變,中國成為世界革命的聖地,文革的目的就是要把中國建設成世界革命的基地,等等。

由於文革砸爛了過去嚴密的政治控制系統,無產階級專政鬆弛了,他得以閱讀了很多以前根本不可能看到的內部書籍,於是「資產階級思想」大泛濫。下放農村使他清楚地認識到,中國社會的現實狀況與「神話」正相反,「資產階級思想」派上了用場。經過一番緊張的探索,神話體系逐步分崩離析,「九‧一三」之前,他便完全清醒了,不僅僅是對文革本身,而是思想上的全面顛覆。

毛澤東發動文革有兩個原因

徐友漁堅決反對歷史必然性的觀點,認為文革在中國發生並非必然。批評一些人將文革歸咎於中國傳統文化,純粹是瞎扯。他說,當代最駭人聽聞的暴行,有什麼理由一定要讓死去兩千多年的孔夫子負責呢?太荒唐了。

徐友漁認為,毛澤東發動文革有兩個原因。一個是權力鬥爭。如果任由劉少奇發展,毛在歷史上的結果將完全不同;另一個是意識形態或者建國理想方面的差別。劉少奇是一個更正統的馬克思主義者,對現代化、經濟建設的興趣比毛澤東大得多,希望發展生產,想履行中國共產黨新民主主義的承諾。而毛澤東是亂來的人。另外,毛澤東的神經與心理極端病態。他對人極度提防與懷疑,心理極其陰暗,時刻幻想有人要迫害他、要謀反,於是先下手為強,成為天字第一號迫害狂。這也是文革產生的重要原因。

毛澤東所以會選擇文革的形式,而非黨內鬥爭的方式與劉少奇攤牌,與他的性格與需要有關。徐友漁表示,毛澤東個人偏愛和擅長群眾運動,從延安整風就可以看出來,黨內清洗無法置劉少奇於死地。毛澤東要達到目的,必須將劉的體系整個剷除才行,打倒的人太多,傳統的黨內鬥爭無法完成這一任務。另外,劉少奇主持工作以來,取得了很大成績,威信日隆,勢力大增,毛澤東對開展黨內鬥爭並無把握。八大之後十多年才召開九大,就是這個原因。毛澤東屬於個人魅力型的領袖人物,只有廢止全部法度,直接與民眾接觸,「運動群眾」,才能操縱形勢,達到自己的目的。

一不留神成了研究文革的人

一九九二年,徐友漁在英國做訪問學者。一次,在圖書館翻資料,看到這樣一種說法:文革發生在中國,文革學在西方,受到了極大的刺激。閱讀了西方文革的研究成果,不得不心悅誠服。其實,早在一九六八年,徐友漁就對文革有所反省,聯合了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研究,當時收集了大量資料,整理了一些思想線索,這成為他研究文革的優勢。他謙遜地表示,直到目前,他都不能算文革的正規研究者,大部分精力仍然在自己的專業上,只不過文革研究在中國是禁區,沒有競爭,物以稀為貴,才一不留神成了研究文革的人。而他常常出國,接觸材料比國內人多,知道外國同行已經做到了哪一步,避免了重覆,很容易找到學術突破點。雖然花的時間不多,但效率很高。

文革的發生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群眾認為中國社會非常不公正,毛澤東就是利用這一點,將民眾發動起來的。今天的中國社會在公正性方面存在的問題,比當年有過之而無不及,民眾與知識分子雖然恨之入骨,卻無能為力。中央政府又無所作為,於是有人嚮往文革想鬥誰就鬥誰的混亂局面,希望以大規模群眾運動的方式衝擊特權階層。徐友漁認為,文革在嚴格意義上重演是不可能的,但社會中有人希望國家動亂,盼望無法無天、天下大亂的局面,非常危險,必須引起警惕。

中宣部「嚴防死守」難理喻

徐友漁嚴肅地表示,必須考慮兩點:最根本的,必須改變權貴式改革模式,恢復社會公正。只有這樣,才能消除大規模動亂的因素。同時應該開放對文革的研究,讓中國老百姓知道文革之虛偽、黑暗與殘酷。因此,哪怕今天經受了極其不公正的對待,也應該堅持以法治的方式解決問題,以及促使領導人在政治體制改革上有所作為,減少不公正狀況,避免重蹈覆轍。

現在一些人之所以嚮往文革,是因為他們不瞭解真相。徐友漁的研究成果表明,文革的大民主是虛假的,希望通過群眾運動衝擊特權是最糟的。至少,人民雖然對現狀不滿意,但對比那個黑暗的年代,卻會覺得萬分幸運,進而珍惜現在的環境,有什麼不好呢 中宣部對談論文革要「嚴防死守」,實在是不可理喻。十年前,文革三十周年時,雖然也有控制,但比現在鬆一些。徐友漁在國內發表了一些研究成果,但今年想做同樣的事,卻根本沒有可能。

徐友漁認為,今天在台上的人如果學習馬英九,代表前人向人民謝罪,那是惟一正確的做法,最終一定要這樣做的。但他們不僅不這樣做,而且反其道而行之,令人費解。惟一的解釋是,他們視自己為文革的罪魁禍首,認為研究文革在揭他們的瘡疤,真是蠢不可及。

二○○六年五月四日於北京香山

轉自《動向》2006年5月號(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李衛平:著名經濟學家茅于軾先生訪談錄
范亞峰:以維權促進社會轉型
李衛平:曹思源與他的「三隻手」
李衛平:《冰點》變「熱點」的內幕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防疫放鬆是騙局?秋後算帳升級
【思想領袖】基辛:為何允許惡人做壞事(下)
【未解之謎】韋伯新發現 挑戰宇宙起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