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虹:正義之師

──愛琴海事件全程回溯(24)

力虹

標籤: ,

【大紀元6月28日訊】一時間,聲援愛琴海網站遭野蠻封殺、堅決捍衛言論自由的正義之師掀起了更聲勢浩大的抗議與更具實效的行動!網友「新觀察家」繼前幾天那篇《從「愛琴海事件」官方說法看官方嘴臉》駁文之後,又發表了下文:

愛琴海事件戳穿浙江省「陽光行政、透明政府」的假面!
(博訊2006年3月24日)

新觀察家

自3月9日愛琴海事件發生以來,海內外輿論持續高漲,西方主流媒體和海外著名中文網站紛紛跟進,連續關注和報道,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劉曉波、副會長余傑為愛琴海網大聲疾呼,許多時政評論家如昝愛宗、王德邦、天理、南方在野、鋼貓、南飛燕等撰文予以聲援和譴責。愛琴海網友還在本網專門開闢了「愛琴海論壇」,眾多網友詩友紛紛發貼、作詩,誓為爭取中國的網絡言論自由作長期的抗爭。

同時,已遭關閉的愛琴海網站主辦方,為了維護廣大註冊用戶和網民的權益,也不斷地向浙江省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設有外宣辦網絡處)申訴,要求與政府主管部門的負責人進行溝通與交涉,尋求解決問題的辦法,本網曾及時報道了幾次交涉的情況。但遺憾的是,幾次交涉過程中,愛琴海網站主辦方的合理要求,均被新聞辦以「領導在開會」、「人不在,不知道」等為借口一推了之,甚至連遞交一份網站整改方案的機會都不給。

筆者上浙江省官方網站搜索了一下,發現這幾年浙江省人民政府正在全力推行「陽光行政」,打造「透明政府」。他們說,本屆政府施政以來,在各個方面取得了顯著成績,不僅向全省人民交上了一份令人滿意的答卷,也樹立起了全新的執政風格。”執政為民”的思想貫穿於本屆政府工作的始終,一個親民、負責、透明、務實、法治、穩健、廉潔的政府呈現在全省人民面前,也向全世界展現了中國政府全新的執政理念。

試問浙江省人民政府,就在杭州,在你們的眼皮底下,愛琴海網這樣一個經工商登記和正式ICP號備案(浙ICP備06003452號)的合法民間網站,在無任何通知的情況下,被你們下屬的一個職能部門暗中強行封殺已逾半月,其間,你們置海內外輿論和廣大網民的呼聲於不顧,又關起大門拒絕網站主辦方多次的交涉要求和遞交整改方案的請求,還說什麼「我們又不是你一個納稅人養活的?」(見本網3月21日報道:《愛琴海事件交涉之三:遭遇浙江省外宣辦網絡處的「太極拳」》)你們「親」的是什麼民?「負」的是什麼責?「陽光行政」何在?自我標榜的「透明政府」豈不是為全世界的笑柄?

從愛琴海事件可以看出,浙江省人民政府所竭力宣揚的「陽光行政」的背後原來是暗下殺手,「透明政府」的內裡原來是漆黑一片。但是,我們還是希望他們懸崖勒馬,知錯就改,抓住愛琴海事件這次良機,在整個文明世界的面前,真正推進一次陽光行政,切實樹立起透明政府的新形象。(完)

愛琴海事件發生以來,業已生活在自由民主社會中的台灣同胞一直密切關注著此「封網事件」的進展,台灣眾多媒體,包括《台灣大紀元》、《聯合報》、《東森新聞》、《中央日報》、中央廣播電台等等在內,積極地報道相關新聞和轉發了許多相關報道。現在,愛琴海相關人士遭到當局惡吏的瘋狂反撲,到了最需要手足同胞施以援手的時候了!

3月26日,台北的中央廣播電台著名主持人楊憲宏先生就愛琴海事件,對站長林輝和「愛琴海事件違憲審查申請代表團」首席代表陳永苗進行了長達45分鐘的隔岸專訪──

台北中央廣播電台:愛琴海事件——林輝&陳永苗

楊憲宏(主持人,以下簡稱「楊」):今天節目我要為大家訪問的是兩位先生,一位是在杭州的自由作家、「愛琴海」網站的負責人林輝先生,還有住在北京的著名憲政學者、評論家陳永苗先生。(06年)3月9號,大陸著名的思想人文網站「愛琴海」被浙江省政府新聞辦公廳強行關閉,引起海內外網民跟中外輿論的高度關注。普遍認為這是一件繼「冰點」事件以後,中國大陸又一個嚴重侵犯普世價值和言論自由的惡性事件。中國的網友針對這個事件已經組成了「『愛琴海』事件違憲審查申請代表團」,準備對中共制定的《互聯網新聞咨詢服務管理規定》的第五條向中國的全國人大提出違憲審查,或者通過起訴官方非法行政行為,來否定《互聯網新聞咨詢服務管理規定》,進而為以「愛琴海」網站為代表的眾多中國的民間網站來爭取生存和發展機會。代表團的首席代表是我們等一下就要訪問的陳永苗先生。今天我也同時請到了「愛琴海」網站的負責人,林輝先生來現身說法,同時也邀請陳永苗先生來談一談這個憲法官司要怎麼打。

楊:林輝先生請問你在線上的嗎?
林:哎,對。
楊:陳永苗先生你也在電話線上嗎?
陳:是啊,我在線上。
楊:林先生,陳先生歡迎你們兩位接受訪問。首先我來先請教林輝先生,就是今年3月9號,「愛琴海」網站可以說是第三次遭到封殺。當時你發出一個簡單通告,上面說的是:2006年3月9日,目前中國大陸代表自由精神的網絡空間「愛琴海」網第三次遭到封殺,是為記。然後加上一句話,「我們相信不用多久,「愛琴海」網將頑強地再生。這是一個很好的精神。也佩服你和欽佩你做了這樣的聲明。過不久,這個網絡事件中「愛琴海」的聲明就不斷出現,海內外的媒體競相報道。那能不能談一下,您怎麼理解去「愛琴海」三次被封,最近這次被封的原因是什麼?為什麼得到這麼多的關切?
林:我首先引用一下北島先生的一句話:「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為什麼被封呢?我想最主要的一個原因是極左的意識形態在作怪。他們主要出於一種恐懼感,對言論、對言論所代表的精神的恐懼。而且在這種恐懼感的基礎上,他們已經超越了憲法的精神、規定和適當的程序。我個人覺得,一個「愛琴海」網站被封殺,甚至無法恢復,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們的網民,也就是公民們清醒地意識到自己的一些權利,天賦的人權、表達自由的權利,傳播的權利。從我的角度來說,我們是比較公開、坦蕩的,沒有什麼好恐懼。如果一個人,包括一個政權,他的一生在恐懼中度過的話,那麼還有什麼意義呢?就失去了這個意義。我們看到整個時代、歷史,是往前發展的,這種發展所需要更多的人,各個階層的人,包括當局,一起來努力。我現在著重想指出的是,政府的轉變、它的意識形態的轉變不是一天一夜的,首先要從工作方法上開始轉變。作為一個企業化的操作,一個服務機構應該從自己的方法上開始,從程序上去尊重每個人的權利,也就尊重了自己。海內外的關注使我感到比較欣慰,說明更多的人內心裡都有這份責任感,有那麼一份愛心,雖然事不關己,但是仍然努力的站出來,我表示非常地感謝。
楊:是,林輝先生你講得非常的好。被關的原因就是因為當局恐懼,很恐懼;被關切的原因是因為所有的人民都非常的勇敢。簡單講就是這樣。
楊:很好,我非常佩服你的分析。那林輝先生,您是在2005年的8月創辦「愛琴海」網,能不能談一談您創辦這個網站的理念、以及它的規模;第三次封殺的原因,我們剛剛分析過了,可是我還是要請教您,您觀察到有沒有特別敏感的文字?第三次等於是終極封殺,出自什麼原因?是不是他們認為有大量轉載海外的新聞報道,還有大量的所謂的「非法不良訊息」?這些所指的是什麼呢?因為像「冰點」事件,我們很清楚為的是哪一篇文章,而現在在這個問題上(指」愛琴海」事件)就站不住腳了。他們(指政府)講到最後必須恢復這個網站,雖然他們作了一些處分,可是他們必須恢復。原因是他們所說的人民不接受。而且還有中共的「元老」也不接受,他們的老祖宗、祖師爺也不接受啊!不接受他們的說法。我覺得您剛才提得很好,也就是說,中國的領導人以及領導班子,或是為國家服務的,為人民服務的這些公務人員要學習一種新思維。可是新思維不是什麼「三個代表」,或是說什麼「和諧社會」這些詞,封了「愛琴海」以後自己回去能睡得著嗎?摸著良心,如果睡不著覺,那明天要把「愛琴海」恢復。所以我還是想問你一下封殺的原因。
林:實際上包含兩塊內容:一個網站理念,網站去年八月份建立的,我們的網站理念是三句話:「關切民族健康發展、呼喚自由民主精神、凝聚中國新文化力量」。簡單地解釋就是我們的中華民族、不是一個簡單意義上的一個民族、國家的概念,中華民族要進步,首先她要健康發展,在文化上,在社會制度上,各種政策以及政治層面上整體的良性發展。「自由民主精神」我覺得很簡單。我們的「愛琴海」網站不是一個當局所稱呼的一個「民運」的發展行為。這個網站是一個傳播者。你一個國家要進步的話,不管是科技進步,還是經濟進步,首先需要創造力和想像力,偉大的科學發現都需要偉大的想像力。如果民主自由失去了,不可能有這種創造力、想像力,同時也就不可能有民眾的齊心協力向前的精神。「凝聚中國新文化力量」就是我們希望從一個大文化的角度,不僅僅是政治制度,政治制度只是文化中的一個必然的組成部分。我們網站包括三個方面:主頁、博客和論壇。國內的民間網站具備我們這個三個方面內容的非常少,一般都是論壇。我們也是非營利性的網站。其實我個人的錢賺得也不多,相當少的,但覺得用這個網站為這個宗旨而努力還是很有價值的。最後一次封殺是有關部門--省新聞辦,後來又據說是省外事辦網絡管理處,這個我們都有點搞不清楚,機構比較複雜--認為有一些不良信息,對海外的一些文章有轉載,包括劉曉波先生,余傑先生,王怡先生,何清漣女士、龍應台女士等的文章的轉載,包括對一些被認為是敏感事件的隨後的跟蹤,包括「冰點」事件幾乎所有的文章我們都張貼了。所以第一次被封殺的時候,說我們上傳了關於「冰點」的消息,要求我們去掉,我們已經去掉了;第二次就是公安系統說我們這個網站有一些敏感的帖子,我們和公安溝通過,他們的意思比較明確,網站是不能封的。這可能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他說網站是不應該封的,但是內容要注意。這個和新聞辦的終極封殺形成了一個比較鮮明的對比。我覺得公安系統這個表態,不管是不是表面的,還是值得肯定的。
楊:所以這一次您能不能很清楚地感受到他們所說的不良信息是剛剛講的這些人的文章嗎?
林:嗯。
楊:就是劉曉波先生,王怡先生……等的這些文章嗎?
林:他們沒有明確地指出,但是我想,一個是指這些文章,一個是論壇裡有大量的網民自由發貼的文章。我想最主要的不是針對某一篇文章,而是他們感受到的這種氛圍,一種講真話的氛圍,他們感到恐懼和擔心。
楊:西方的小說家湯姆-克蘭西(Tom Clancy)有一本小說《恐懼的總和》(The Sum of All Fears)。這本小說很好看,講獨裁者的政權是如何地每天都害怕被人顛覆。所以恐懼的總和到最後的結果就是造成大戰——因誤解而大戰,共同毀滅。那現在我想請教北京的憲政學者陳永苗先生,從一個網友的角度來看,能不能談一談為什麼中國大陸的網民特別關心像「愛琴海」被封事件,而且組成了「『愛琴海』事件違憲審查申請代表團」呢?
陳:「愛琴海」被關了以後,我們第一次觀察到有一個特殊的現象就是以一個網站的網友組成的維權團,這在國內我所知道的應該還是第一次吧;第二個從國內新聞自由廣義的意義來看,幾乎國內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比較自由呼吸的空間了。「愛琴海」應該還算很不錯的,如把「冰點」上傳,網友在這邊至少還能說上話。還有一個關係比較大的,國務院新聞辦關於在互聯網上登載新聞的規定,需要滿足兩個條件,一個是必須要有一千萬(人民幣)註冊資金,一個是你須經過審批,不然在論壇裡貼新聞都是違法的。像上海,一共有二十二萬家新聞網站,只有兩家可以貼帖子,所以這對網友的輿論自由是一種摧殘幅度非常大的控制。應該來說,這是繼「冰點」事件以後最後的掙扎,從這個尺度來說,中共上面管理言論的尺度越小,下面的反抗的聲音就越大。從這個角度來理解比較合適。
楊:因為,就我所知中國大陸第一個被封,而且受到關切討論的人文網站,好像是很多年前,由李永剛先生主辦的「思想的境界」。那一次很多網友都覺得遺憾憤慨,但也沒有採取法律行動。不過這一次「愛琴海」被封就變成違憲審查的申請,是一種非常強而有力的法制意識,非常有針對性,而且直指核心,就是違憲。所以就這點也請陳永苗先生分析一下這件事情和違憲審查的聯繫好嗎?
陳:實際上事情的核心是不管中共當局以什麼樣的手段,說你有不良信息也好,或者說你不具備一千萬,或者沒有經過國務院新聞辦的批准也好,最核心的問題就是想把憲法中的言論自由取消掉。憲法裡規定得很明確,但是具體執行時就動這樣那樣的手腳,最後就是取消掉。所以最大的問題還是憲法問題。就「愛琴海」的關閉,有關部門在博訊論壇上發了一個「官方說法」,意思說「愛琴海」發展下去不滿足國務院新聞辦規定的條件,所以就執行關閉。我們應該不是被動地去保護自己,而是要反擊,要釜底抽薪,全力反擊,挖他老底。所以我們提出一個違憲審查,為什麼說是違憲呢?按照行政許可法,國務院新聞辦和信息產業部門的規定,首先要有一個行政法規。儘管說國務院新的許可法頒布以後,但他們在法律之外保留了五百項「非法敏感」的決定。所以雖然制定實施,國務院新聞辦和信息產業部只是行政部門,是國務院下面的部門,缺的行政法規的一層,就肯定是違憲的。
楊:從台灣的法律概念,我們的說法是任何牽涉到人民權利義務關係的都必須以法律定制,那法律的制定必須通過人民代表,而不是由行政機關以行政命令為之;行政命令為之的東西只能牽涉與人民義務關係無關的事務。那這個事情(指違憲審查)牽涉到太大的人民權利義務關係,是不能不以法律定之的。看來國務院的這個《規定》本身就只能是說說而已。
陳:例如說在美國可能更加嚴格,在憲法的修正案裡……
楊:你講的是憲法的第一修正案。
陳:在憲法的修正案裡有規定,(涉及到人民基本權利義務的)你都不能立法,台灣還比美國差呢。
楊:對,台灣還在努力當中。
陳:大陸連行政法規都可以定(人民的言行和基本權利義務),現在連行政法規都沒有,那就是瞎搞了嘛!
楊:是,他愛怎麼辦就怎麼辦,像流氓一樣。
陳:政府部門只要自己喜歡怎麼管,最好你一句非議都過不了關。
楊:真是應了那一句話:我是流氓我怕誰。
陳:是啊,表面是有言論自由,背地裡使壞招,硬把你掐掉。

楊:我想請教林輝先生,您在「愛琴海」網站被封以後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是《讓政治還原成每一個人的政治》,你說道:「如何追求自由,首先讓自由成為一個自由人,」你也說,「只有通過我們的行為才能改變那些少數人政治的事實,」又說,「當前我們要做的事情是首先使自己成為一個充滿自由正義精神的強大個體,並以自己的豐滿和真誠去點燃每一個被抑制的個體內在對自由正義的渴求,讓正義和自由像一個精神的河流在絕大多數人中間流動起來,浩蕩起來,成為無法阻擋的力量,和人類精神的美麗景象。同時感化和滌蕩那些想要阻撓人類進步,謀求獨斷利益者。」我想這些話都充分了反映中國大陸年輕一代的覺醒。這樣的想法是不是「愛琴海」網站吸引人的地方呢?
林:我想是的。我最主要想表達的就是每一個人應該充分的認識到人活著的意義和人生的價值。這個對於當局來說也一樣,當局也希望「國家進步、社會和諧」。但是我覺得最主要的恰恰是當局應該去思考,他們作為一個個人,而不僅僅是一個政權,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楊:他們其實是一群沒有自由的人。
林:(笑)我以前也說過,我是一種堅定的溫和,即處理事情應該是溫和的,我希望雙方都是這樣的,但是你的立場和態度應該是鮮明的、堅定的。我想和他們講一個道理,孔子說:逝者如斯夫,時間的河流流過,你在這個時間中留下了什麼,做了什麼,是不是對得起自己。佛教裡面也講到:色即是空,「色」就是世界的形態。
楊:說得好。
林:我認為,目前專制是最重的一種「色」,最灰暗的一種「色」,應該要把「權力」、「意識形態」、「利益」、「地位」,這個四大「皆空」,而不能把「廉恥」、「良知」、 「人性」、「理性」看「空」了,這不可能有一個良好的結局。他們之所以害怕,是因為整個中國歷史,某種意義上是一部清算的歷史。什麼時候能夠擺脫這種清算的心態,雙方才有可能(互動)起來。造成這種清算與被清算的心態,根源也在於專制。而美國的崛起,不是某個歷史的機遇,不是經濟的奇跡,其核心在於其文明的勝出,對人性的反省和堅持,認識到自由民主的核心價值。
楊:林輝先生剛才講得好。其實我從你的話裡還覺得你蠻「同情」這些共產黨的領導。我覺得他們每天要設計把人抓起來、關起來,判他們有期徒刑,可是判了自己的無期徒刑。他們永遠都不得掙脫。我看過西方很多著作,包括紀伯倫談自由,他談得很深刻的一個部分就是人的自由,不是沒有任何限制的時候,你感覺到的自由,而是在受到非常多的限制的時候,你才完全感覺到自己有自由,靈魂完全是超脫的。這時候超脫靈魂,反而你會去可憐那些用枷鎖,用鎖鏈綁住你的那些人。他們還要看住你的繩索呢!這時候繩索雖然綁在你們身上,結果綁在了他們的靈魂上。我想我有聽到你在人文方面那一種非常廣泛的力量,難怪你的網站那麼受人歡迎,跟你談一小段話就可以知道你對自由的理解識是非常深遠的。
林:(笑)還是很淺薄的。
楊:甚至於你的網站被封了以後你還是自由的。中共在這個方面,我想要再請教你一下,有關官方這一部分,還有溝通的機制嗎?或是還有沒有管道可以去和他們溝通,或是說,在這個溝通過程裡你透視到的中國官方是怎麼樣來面對像你這樣一種,對他們來說是異類的,因為他們完全沒有辦法瞭解,你是怎麼冒出來的,像孫悟空一樣從石頭迸出來,因他們的想像裡頭共產黨的教育是不「應該」教育出你這樣的人,不是嗎?
林:管道其實是存在的,關鍵看當局,或者說看有關部門,甚至有可能是看某幾位當事人。這個就像輸油管一樣,管道是在那裡的,而你要不要關閘門?我們也去溝通過,因為我們覺得自己做的是正義的,是透明的,沒什麼可以畏縮的,所以我們都是主動和他們溝通。前頭、昨天都打電話。昨天打電話就有一個很好玩的現象。一個女官員接的電話。我們的總編輯力虹問她,「你們拿納稅人的工資怎麼可以這麼不負責任呢?」她就回答了一句:「我們又不是你一個納稅人養活的。」我就覺得很荒唐,如果有一個納稅人能夠養活你呢?難道你就聽他的話了?老百姓肯定是沒有能力來養活你的,只有一部分富豪可以包下你的一生。這就是從新聞辦的嘴裡證明的官商結合的現象。我們現在還是希望能夠通過憲法的框架、途徑和他們用心平氣和地交流。他們在某種意義上是一種服務機構,應該對我們負責,並不是像他們說得沒有溝通的途徑。事實是應該有這個途徑存在。我們也一樣。我們作為一個非營利性的網站,並不是為了IT財富,我們對我們的博客用戶也在負責,希望可以把它重新開通。其實大家都可以非常坦坦蕩蕩地坐下來溝通,有什麼問題可以談,不談是不行的,現在的全球政治格局某種意義上就是一種對話的政治格局。
楊:是。這個很有意思,就是在藉著事件解決問題,在這個過程裡頭大家來對話。那麼現在至少這個對話不管是有一搭沒一搭的,還是「雞同鴨講」的,你說東他說西的,都是對話,你肯定這個「對話」對不對?
林:對,其實就我個人而言,我並不會一味地去指責官方的某種做法,而是希望往前看,希望通過他們關閉「愛琴海」網站,關閉了更多網站這類事情,大家都可以意識到我們應該要反省什麼,應該要檢查什麼,怎麼樣才能夠做得夠好,我更看重的是一個未來的發展。
楊:是。林輝先生因為你在網站方面很有經驗,而且你自己經營這個網站,所以你對網站的技術方面也很瞭解吧。我前陣子和一些朋友談到中國官方對於互聯網,他們未來所面對的——就用你的口氣來說,「恐懼」——其實是加大的。因為,您知道一些可惡的網絡跨國公司,像思科、Yahoo、Google, Microsoft等等,他們等於是裹同中國專制政權,妥協他們,欺壓人民的言論自由。在2月15日,美國舉辦的一次國會聽證記錄裡面,我還記得很清楚,美國國會議員蘭托斯就對著這些人說,你們去賺這種黑心錢,幫著專制政權壓迫他們人民的言論自由,你們的老闆半夜睡得著嗎?其實這就是回到您剛才講的良心的問題。他講完了以後,我注意到2月16號美國國務院馬上就成立了有關未來互聯網的自由問題。而且我聽說美國已經在積極立法,美國的公司如果要到專制的國家去設分公司的時候,不得配合當地政府做出任何違背民主自由的事情,否則美國的法律就可以採取制裁,等於是直接立法,告訴他們不可以去做這個事情了。所以這個事情還是在從正面發展。你知道胡錦濤馬上要到美國去了,照我的預測,美國國會做這麼強烈的動作以後,布什總統肯定會告訴胡錦濤說中國針對互聯網的這種作為美國看不下去,因為美國基本上還是希望中國走上民主自由人權的道路。我的印象裡你們應該也是對這個事情是有消息的,你們怎麼看待這樣的發展呢?
林:總的來說我們相信一種歷史的潮流,歷史的進步。關鍵在於,比如說,在大陸,跟九十年代末去對比,不用說跟八十年代對比了,也有很多空間在拓寬,比如說你以前簽個名,不行,可能要被抓起來,要接受勞教,那現在簽個名有一定的自由。包括我今天做這個節目,基本上不會被抓起來的。但是你如果放在十年前,你可能就麻煩了。
楊:他敢!作我這個節目被抓起來這個很嚴重啊!
林:那麼,我想,胡錦濤先生也好,溫家寶先生也好,有他們的「為難」的地方。關鍵在於,他們的這份良心和對於真理的認識能不能轉化到勇敢的行動上來。包括像九八年的浙江開始起步的民主黨的組黨運動,道理也是一樣的。誰都明白黨禁遲早是要放開的,我想哪怕為了自己的利益著想,本著對歷史的負責態度,也應該為開放黨禁作積極意義上的準備。你有六千、七千萬黨員基礎,目前又是執政黨,你可以做好準備,到時候名正言順的再次被當選,這又是何樂而不為的一件事情呢?那麼美國存在的很多價值在於它給全世界樹立了一種信心。我們經常說美國是「世界警察」,一個社會怎麼可能不要警察呢。你們的「網絡警察」是否就可以不要了呢?正是因為有這麼一個「世界警察」的存在,它才超越了一個主權的概念,使得這個世界還有一點希望。
楊:就是「自由、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才得以不斷地被傳頌。當然我知道中共可能在考慮是不是把互聯網從世界上抹掉,在中國完全沒有互聯網,除此之外,我認為毫無機會。
林:這個當然是不可能的。
楊:因為一旦取消互聯網,也等於是中國的經濟也就吹了熄燈號了,是中國經濟崩潰的日子。
林:取消互聯網是一種自取滅亡,封殺網站是一種慢性自殺。
楊:所以現在只有讓「愛琴海」這樣的網站得以自由的去發揮,才可能尋求到胡錦濤、溫家寶這些人,這些統治階層在有生之年有一點救贖的機會。所以對他們來說你們才是他們的救世主。

楊:我再請教陳永苗先生,從網友組織這個維權聲援團,到「愛琴海」事件的違憲審查,向中國的全國人大申請違憲審查,全國人大是否有真的這個違憲審查的機制呢?成案的可能性如何?怎麼打這場官司?你對這部分的分析也讓我們的聽友來分享好嗎?
陳:自孫志剛案以後,應該來說通過民間的推動,中國人大也成立了一個法規審查室,相當於人大常委會法律委下的一個接受違憲審查的機構,做一些調查等等。但是開展的這幾年來基本上成效不大。所以我們所謂的違憲審查更多的在於一種民間通過網絡的示威遊行,相當於網上的政治示威。是面向公眾而不是當局。至於當局能做出怎樣的反應,或者把這個《規定》即使不撤銷但擱起來不實施了,這並不是我們能考慮的結果。我們想考慮的問題是把我們的聲音喊出來,如何喊到最大,力量最大。所以途經肯定是有的,但不見得有效果。我們知道在中國的一黨制下,讓這個違憲審查真的實行、擴展起來他是吃不消的。而提肯定是要提的,在法律條文上和他們較真,把一個個細節做大。
楊:那成案的可能性大不大?
陳:我們把申請遞交給他,甚至我都可以跑去,讓他們打個收條都沒問題,但是一旦進去了以後他可能就放到哪一個抽屜裡,就不管了。
楊:他有沒有一個due process,就是說所謂的正規程序?
陳:沒有。如果是台灣的話就不一樣了,也總有個期限。(在這裡)我們公民可以遞給他,但是遞給他,他可能當廢紙扔掉。 所以我們更關注民間向當局的這種意義……
楊:哦,我聽懂了,陳永苗真是有一個非常聰明的想法。就是利用這個案子呼喚全國,說人民是有申請違憲審查的權利的,逼迫全國人大必須對這樣一個事情做出回應。即使到最他悍然做出合憲辯論,非常「頑強」地說:「我還是合憲的!」,也要說出來,不可以默不作聲。是不是這樣的說法呢,陳永苗先生?
陳:他不會,他會沉默。
楊:(笑)他會沉默?我可不可以說一句,這樣沉默下去豈不是膽小鬼?連合憲都不敢講嗎?
陳:你罵他,他不會覺得心疼啊(笑)。例如我們2002年7月份搞的關於信息產業部和新聞出版總署的一個法律行動,最後他們就不實施了,就扔在那邊。

楊:(笑)好,今天我們還是非常謝謝在杭州的自由作家,「愛琴海」網站負責人林輝先生,還有北京著名的憲政評論家陳永苗先生接受我們訪問,謝謝你們!(完)

危難見真情,由楊憲宏先生代表的台灣同胞對於言論自由的清晰理念和對愛琴海網遭蠻橫封殺的堅定聲援,以及對剛剛成立愛琴海事件違憲審查申請代表團的支持,猶如一股強勁的暖流,通過電波越過壁壘森嚴的海峽,給廣大網友送來了強大的精神能源!捍衛言論自由的愛琴海正義之師,由於台灣同胞的加盟,更顯示出血濃於水與同仇敵愾的團結力量!@

2006.6.27.寧波

——轉自《民主論壇》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力虹:評歐美對華立場與政策的轉向
力虹:絕地反擊(下)
力虹:戰鬥正酣(上)
力虹:戰斗正酣(中)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川普快拳擊中共 多國首腦扎堆換人?
【唐青看時事】川普猛打中共 習近平拜登如何接招
【橫河直播】三起訴訟不簡單 美國文革由來
【秦鵬直播】中朝爭秀肌肉 蓬佩奧連番打擊中共
【財商天下】投資中企角力激烈 川普斬吸金觸角
【西岸觀察】推特內部講話外洩 稱關更多帳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