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唱藝術】京韻大鼓系列《洞房訓女》﹙上﹚

漢霖民俗說唱藝術團提供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說明】:
《洞房訓女》又名《竇公訓女》,白雲鵬將清代韓小窗所作子弟書《千金全德》第五、六兩回,合併改編而成,內容分別為「洞房」及「訓女」。白雲鵬在改編《洞房訓女》時,於開篇十句篇幅就已經概括交代了先前幾回的有關情節。本鼓曲除白雲鵬之外,少白﹙鳳鳴﹚派亦以之為流派曲目。

【唱詞介紹】︰
竇燕山仗義仁慈豪爽,毀文約收義女全友之交。
這一日有個小將石守信上京去科考,
因天晚,在竇府門前要借宿一宵。
這公子俊骨英風文武皆奧妙,
愛英才,竇公將女兒要許配給英豪。
石公子要得中再完婚竇公不允,
忙選一個良辰吉日把親招。
在洞房中,那高桂英見如意的才郎悲往事,
想起那在外的天倫她是不住地淚雙拋,這不陣陣的好心焦。

石守信暗自吃驚忙站起,
說小姐,今朝是花燭喜,何故涙滔滔?
桂英說,將軍請坐聽奴稟,小妾原來我本姓高。
我的父高懷德是落魄的英雄功勛後,
我桂英是個無娘的女子苦命的兒曹。
我爹爹曾借竇府銀二百,
做經營,被義子高童拐騙私逃。
因此上我父女埋頭居陋巷,
嘆天倫,滿壞的壯志守簞瓢。

正遇著皇王掛榜招賢士,我的父他欲往京都去奪錦標。
都只為我這伶仃弱女無依靠,又愁那竇府的債務不能銷。
將軍哪!可並非是我父無能將女兒賣,
為安頓了我,好奔功名路一條。
我只說,到竇府為奴身受苦,又誰知竇府的老夫妻恩比天高。
毀文約收為義女愛如珍寶,選佳婿,我桂英今朝才得會英豪。

我雖感念這現在的爹娘成全的恩義,
將軍想,怎不念生身的父母養育之恩,
我才淚灑好良宵。
君請看,這婚姻大事沒個親人作主,
又愁那在外的天倫如梗斷蓬飄。
石守信半晌聽呆一聲長嘆,
咳!說怪不得自古紅顏多命薄。
還多虧竇公仗義心腸好,真不愧燕山聲價四海天遙!

使下將可喜可敬,賢德的小姐,
勸芳卿且免悲哀不必心焦。
小姐你若愁無有嚴親的命,咱夫妻何妨不作鳳鸞交。
在一旁把個聽活的佳人就紅了粉臉,
苶呆呆,眼含珠淚把丈夫瞧。
說夫君,你方才的話語是因何故?
公子說,小姐,下將我是功名念切急欲奔皇朝。
我此一去若奪得斗大黃金印,
料岳父他已在京中把名姓標。
那時節,我們翁婿榮歸重會面,
咱夫妻再聚首,合歡渡鵲橋。

高桂英細聽夫主這片﹙篇﹚豪爽的話,
把個要強的姑娘喜上眉梢。
笑盈盈,萬福深深說壯哉君子!
果真是兒女的情緣淡,英雄的志氣豪。
你成全我這盡孝的孩兒、知恩的女子,
多謝你情同海闊義比天高。
若是假夫妻,這一夜的夫妻何妨共作,
真恩愛,這百年的恩愛豈在今宵。
那麼就是這樣吧,奴家奉命,將軍請,
但願君此一去奔皇朝,在淩煙閣把美名標。
得中歸來時,龍章虎綬,玉帶宮袍,方顯得男兒志量高!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槍挑小梁王》是有名的京韻大鼓曲目,短短的片段敘述岳飛在武科取士的校場上,與小梁王柴桂刀槍比試、正邪交戰的情景。當時小梁王柴桂是南寧州的一個藩王,夢想先奪取今科武狀元,再一舉奪取宋朝天下。他進京後,用金錢賄賂張邦昌等主考官﹙其中幸有宗澤拒賄﹚,考試開始後,梁王想在比武中勸岳飛詐輸,如岳飛不從,就將他砍死。最後由於邪不勝正,梁王一命嗚呼、命喪校場的一段典故。
  • 《孟姜女》又作《孟姜女尋夫》,出自清代子弟書《哭城》。內容敘述孟姜女歷經千辛萬苦帶著給先生的寒衣來到邊疆,卻哭斷愁腸、哭倒一段長城的遭遇,本曲鼓詞描情深入、寫景細緻,民間流傳躍然紙上。
  • 《孟姜女》又作《孟姜女尋夫》,出自清代子弟書《哭城》。內容敘述孟姜女歷經千辛萬苦帶著給先生的寒衣來到邊疆,卻哭斷愁腸、哭倒一段長城的遭遇,本曲鼓詞描情深入、寫景細緻,民間流傳躍然紙上。
  • 《金定罵城》也作《樊金定罵城》,內容記述薛仁貴狠心在城頭不認二十年來苦心尋夫的異邦髮妻樊金定,可憐金定無奈難堪跪落城下細數冤怨、一字一淚、一句一叩,最後血淚流乾仍遭狠心薛禮誣指施「胭粉計」詐城,只好在天子面前自刎咽喉,一命歸休。此段鼓詞原是清代作詞家韓小窗所寫的子弟書曲本,京韻大鼓鼓曲基本上依韓小窗原作,轍韻亦未做更動,依次用「中東」、「人辰」、「由求」轍各一回演唱。此本乃甲本,較流行於天津。

  • 《金定罵城》也作《樊金定罵城》,內容記述薛仁貴狠心在城頭不認二十年來苦心尋夫的異邦髮妻樊金定,可憐金定無奈難堪跪落城下細數冤怨、一字一淚、一句一叩,最後血淚流乾仍遭狠心薛禮誣指施「胭粉計」詐城,只好在天子面前自刎咽喉,一命歸休。此段鼓詞原是清代作詞家韓小窗所寫的子弟書曲本,京韻大鼓鼓曲基本上依韓小窗原作,轍韻亦未做更動,依次用「中東」、「人辰」、「由求」轍各一回演唱。
  • 《戰金山》有一百一十六句,演唱時分為五落。內容敘述番營的完顏兀术與宋營主將韓世忠大戰於金山黃天盪,幸賴梁紅玉定計擂鼓佈奇兵,順利贏得勝利的一鼓段。

  • 《徐母罵曹》又名《擊曹硯》,是三國演義中為人熟知的一段典故,各方名家向來多所演出,對教忠教孝、傳承倫理道德、端正社會風氣有潛移默化的效果。民間尚有其他用本與此本不同,那一用本內容有「訓子」情節,故又名為《罵曹訓子》。
  • 《徐母罵曹》又名《擊曹硯》,是三國演義中為人熟知的一段典故,各方名家向來多所演出,對教忠教孝、傳承倫理道德、端正社會風氣有潛移默化的效果。民間尚有其他用本與此本不同,那一用本內容有「訓子」情節,故又名為《罵曹訓子》。
  • 此一鼓曲為江洋轍,與當時主流曲本的《趙雲截江》有所不同,除因包含有奪斗情節﹙即搶奪後主阿斗的情節﹚,故題為《長江奪斗》之外,並以趙雲登舟後的情節為敘事重點。此曲本原為早期藝人霍明亮、張小軒等人用本,現已不傳。在此將有關部分刊出,以供賞析。
  • 此一鼓曲為江洋轍,與當時主流曲本的《趙雲截江》有所不同,除因包含有奪斗情節﹙即搶奪後主阿斗的情節﹚,故題為《長江奪斗》之外,並以趙雲登舟後的情節為敘事重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