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艺术】京韵大鼓系列《洞房训女》﹙上﹚

汉霖民俗说唱艺术团提供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说明】:
《洞房训女》又名《窦公训女》,白云鹏将清代韩小窗所作子弟书《千金全德》第五、六两回,合并改编而成,内容分别为“洞房”及“训女”。白云鹏在改编《洞房训女》时,于开篇十句篇幅就已经概括交代了先前几回的有关情节。本鼓曲除白云鹏之外,少白﹙凤鸣﹚派亦以之为流派曲目。

【唱词介绍】︰
窦燕山仗义仁慈豪爽,毁文约收义女全友之交。
这一日有个小将石守信上京去科考,
因天晚,在窦府门前要借宿一宵。
这公子俊骨英风文武皆奥妙,
爱英才,窦公将女儿要许配给英豪。
石公子要得中再完婚窦公不允,
忙选一个良辰吉日把亲招。
在洞房中,那高桂英见如意的才郎悲往事,
想起那在外的天伦她是不住地泪双抛,这不阵阵的好心焦。

石守信暗自吃惊忙站起,
说小姐,今朝是花烛喜,何故涙滔滔?
桂英说,将军请坐听奴禀,小妾原来我本姓高。
我的父高怀德是落魄的英雄功勋后,
我桂英是个无娘的女子苦命的儿曹。
我爹爹曾借窦府银二百,
做经营,被义子高童拐骗私逃。
因此上我父女埋头居陋巷,
叹天伦,满坏的壮志守箪瓢。

正遇着皇王挂榜招贤士,我的父他欲往京都去夺锦标。
都只为我这伶仃弱女无依靠,又愁那窦府的债务不能销。
将军哪!可并非是我父无能将女儿卖,
为安顿了我,好奔功名路一条。
我只说,到窦府为奴身受苦,又谁知窦府的老夫妻恩比天高。
毁文约收为义女爱如珍宝,选佳婿,我桂英今朝才得会英豪。

我虽感念这现在的爹娘成全的恩义,
将军想,怎不念生身的父母养育之恩,
我才泪洒好良宵。
君请看,这婚姻大事没个亲人作主,
又愁那在外的天伦如梗断蓬飘。
石守信半晌听呆一声长叹,
咳!说怪不得自古红颜多命薄。
还多亏窦公仗义心肠好,真不愧燕山声价四海天遥!

使下将可喜可敬,贤德的小姐,
劝芳卿且免悲哀不必心焦。
小姐你若愁无有严亲的命,咱夫妻何妨不作凤鸾交。
在一旁把个听活的佳人就红了粉脸,
苶呆呆,眼含珠泪把丈夫瞧。
说夫君,你方才的话语是因何故?
公子说,小姐,下将我是功名念切急欲奔皇朝。
我此一去若夺得斗大黄金印,
料岳父他已在京中把名姓标。
那时节,我们翁婿荣归重会面,
咱夫妻再聚首,合欢渡鹊桥。

高桂英细听夫主这片﹙篇﹚豪爽的话,
把个要强的姑娘喜上眉梢。
笑盈盈,万福深深说壮哉君子!
果真是儿女的情缘淡,英雄的志气豪。
你成全我这尽孝的孩儿、知恩的女子,
多谢你情同海阔义比天高。
若是假夫妻,这一夜的夫妻何妨共作,
真恩爱,这百年的恩爱岂在今宵。
那么就是这样吧,奴家奉命,将军请,
但愿君此一去奔皇朝,在凌烟阁把美名标。
得中归来时,龙章虎绶,玉带宫袍,方显得男儿志量高!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枪挑小梁王》是有名的京韵大鼓曲目,短短的片段叙述岳飞在武科取士的校场上,与小梁王柴桂刀枪比试、正邪交战的情景。当时小梁王柴桂是南宁州的一个藩王,梦想先夺取今科武状元,再一举夺取宋朝天下。他进京后,用金钱贿赂张邦昌等主考官﹙其中幸有宗泽拒贿﹚,考试开始后,梁王想在比武中劝岳飞诈输,如岳飞不从,就将他砍死。最后由于邪不胜正,梁王一命呜呼、命丧校场的一段典故。
  • 《孟姜女》又作《孟姜女寻夫》,出自清代子弟书《哭城》。内容叙述孟姜女历经千辛万苦带着给先生的寒衣来到边疆,却哭断愁肠、哭倒一段长城的遭遇,本曲鼓词描情深入、写景细致,民间流传跃然纸上。
  • 《孟姜女》又作《孟姜女寻夫》,出自清代子弟书《哭城》。内容叙述孟姜女历经千辛万苦带着给先生的寒衣来到边疆,却哭断愁肠、哭倒一段长城的遭遇,本曲鼓词描情深入、写景细致,民间流传跃然纸上。
  • 《金定骂城》也作《樊金定骂城》,内容记述薛仁贵狠心在城头不认二十年来苦心寻夫的异邦发妻樊金定,可怜金定无奈难堪跪落城下细数冤怨、一字一泪、一句一叩,最后血泪流干仍遭狠心薛礼诬指施“胭粉计”诈城,只好在天子面前自刎咽喉,一命归休。此段鼓词原是清代作词家韩小窗所写的子弟书曲本,京韵大鼓鼓曲基本上依韩小窗原作,辙韵亦未做更动,依次用“中东”、“人辰”、“由求”辙各一回演唱。此本乃甲本,较流行于天津。

  • 《金定骂城》也作《樊金定骂城》,内容记述薛仁贵狠心在城头不认二十年来苦心寻夫的异邦发妻樊金定,可怜金定无奈难堪跪落城下细数冤怨、一字一泪、一句一叩,最后血泪流干仍遭狠心薛礼诬指施“胭粉计”诈城,只好在天子面前自刎咽喉,一命归休。此段鼓词原是清代作词家韩小窗所写的子弟书曲本,京韵大鼓鼓曲基本上依韩小窗原作,辙韵亦未做更动,依次用“中东”、“人辰”、“由求”辙各一回演唱。
  • 《战金山》有一百一十六句,演唱时分为五落。内容叙述番营的完颜兀术与宋营主将韩世忠大战于金山黄天荡,幸赖梁红玉定计擂鼓布奇兵,顺利赢得胜利的一鼓段。

  • 《徐母骂曹》又名《击曹砚》,是三国演义中为人熟知的一段典故,各方名家向来多所演出,对教忠教孝、传承伦理道德、端正社会风气有潜移默化的效果。民间尚有其他用本与此本不同,那一用本内容有“训子”情节,故又名为《骂曹训子》。
  • 《徐母骂曹》又名《击曹砚》,是三国演义中为人熟知的一段典故,各方名家向来多所演出,对教忠教孝、传承伦理道德、端正社会风气有潜移默化的效果。民间尚有其他用本与此本不同,那一用本内容有“训子”情节,故又名为《骂曹训子》。
  • 此一鼓曲为江洋辙,与当时主流曲本的《赵云截江》有所不同,除因包含有夺斗情节﹙即抢夺后主阿斗的情节﹚,故题为《长江夺斗》之外,并以赵云登舟后的情节为叙事重点。此曲本原为早期艺人霍明亮、张小轩等人用本,现已不传。在此将有关部分刊出,以供赏析。
  • 此一鼓曲为江洋辙,与当时主流曲本的《赵云截江》有所不同,除因包含有夺斗情节﹙即抢夺后主阿斗的情节﹚,故题为《长江夺斗》之外,并以赵云登舟后的情节为叙事重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