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居民投書: 修煉法輪功遭受的迫害

標籤: ,

【大紀元12月14日訊】 12月13日,一位修煉法輪功上海居民投書明慧網,披露了自己在1999年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之後,先後被非法關押在廣州天河看守所和上海松江女子監獄期間所受到的奴役和酷刑等迫害。以下是該投書全文:

1997 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法輪功之後,原本羸弱的體質徹底改變,多年的關節炎也不翼而飛。更明白了許多修煉的道理:為人要誠實,善良,忍讓,遇到矛盾先找 自己的不足,多為別人考慮,不計較個人的得失等。我努力遵循著「真、善、忍」,不斷的要求自己做一個更好的人。大學畢業後我就在一家外企工作,那些年,找 到生命真諦的我,每天兢兢業業的工作,閒暇時煉功學法,日子過的幸福、充實、平靜。

1999年7月,江××操縱中共宣傳工具鋪天蓋地攻擊誣蔑大法,到處非法拘捕學員,信仰自由和人權受到了嚴重的踐踏。我身邊認識的法輪功學員陸續被抓、被關。

一.被廣州天河看守所非法拘留

1999年底,我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在廣州天河公園裡坐在草坪上靜靜的看書學法,突然被警察包圍了,理由是我們是法輪功學員,不可以公開學法看書,更不能坐在一起。我被非法拘留在天河看守所,被強加的荒唐罪名是「擾亂社會治安」。

1.奴工迫害

在看守所,從早到晚被奴役著做各種干花和塑料花,全部都是出口的。手指頭經常被刺出血,還沒結痂又反覆的刺破,十個手指頭都是血口子。每天只吃兩頓,而且是稀飯,水煮菜,菜葉也是快爛掉的,吃完碗底一層沙子。不放鹽,據說是怕吃了鹽有力氣。

2.毆打、灌食

當 時我們幾個法輪功學員很早起來堅持煉功,其中幾個被上銬,被打,一個阿姨的腿被打的淤青,蹲也蹲不下來。為了反迫害,很多法輪功學員絕食抗爭,一個男惡警 (是個科長),帶了一群男嫌疑犯人闖進來野蠻灌食,當時我看見被灌的有王華和張春媚。他們將一包大約1斤裝的鹽拆開,往一個茶缸裡倒,攪和涼水,由七八個 身強力壯的男嫌疑犯按住一個法輪功學員的手腳,撬開牙齒往喉嚨裡灌濃鹽水,灌完後牙齒斷裂,嘴唇撕裂,嘔吐和拉出來的都是血水。惡警在旁邊踩著法輪功學員 的腳,不讓掙扎,一邊還獰笑:這是對你好啊,給你輸鹽水。監房裡面已經瀰漫了暴虐和恐懼的氣氛,這分明是把人往死裡送。後來我出來後得知,當時一起在廣州 天河公園看書學法而被抓的男學員高獻民就是用這樣的方式被灌濃鹽水窒息而死的。

由於我的工作出色,單位領導想把我早點救出來,於是想辦法找熟人,找到廣東公安局的一個官員,拿著客戶的訂單給他看,說我負責的工作很重要,這麼輕的拘留能不能早點放。這個官員說:」如果是個殺人犯,我都有辦法放出去,可是她是煉法輪功的,絕對不行。」

看守所的經歷讓我受到極大的震動!我沒有想到我所信仰的法輪功—令人思想昇華,心靈純淨美好的修煉和我善良的同修們遭到的迫害是如此的殘酷。

在中共鋪天蓋地的謊言的控制下,世人的良知和正義被矇蔽,在無知中對大法和法輪功學員犯罪。就連本應該最瞭解信任我的家人,因為聽信中共所謂「香山自殺」的謠言宣傳,極度害怕我去北京自殺,甚至打電話給公安局讓他們去抓我。

二.遭上海610綁架 在上海松江女子監獄遭迫害

為了讓善良的世人瞭解迫害真相,制止這場邪惡的迫害,我決定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不久,我因為散發法輪功傳單被上海「610」綁架,他們不分日夜的審了我三天,三天三夜沒讓我睡覺。之後,上海偽法院非法判刑,把我送去上海松江女子監獄迫害。

在 法庭上我請求法官調查我散發的傳單中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真相,法官迴避著不敢回答我的問題。後來聽說他們根本不做任何司法上的調查審判,也根本不會 聽你陳述冤情,只是根據發傳單的份數來判年數的。我知道上海松江女子監獄的一名法輪功學員因為發了有上千份,就被判處10年,她是碩士,進監獄時正是風華 正茂的年齡。

1.勞役迫害

在上海市松江女子監獄,我先經受的是奴役迫害,做出口的各種褲子,勾線衫,織毛衣,做過小塊的英國 的國旗,手縫韓國服裝,玩具娃娃裙,被單被罩,小棉墊等。生產利潤是與獄警的獎金掛鉤的,因此犯人就成了他們賺錢的工具,每個犯人都有生產指標必須在規定 時間內完成,沒有完成就要通宵抄監規,到太陽下曝曬,操練,不給買等級菜,限制買日用品,不給洗澡等等。

人就像一部幹活的機器。吃飯時間實 際上只有幾分鐘。吃完立即幹活。每到就寢時間,還有很多勞役要做。可是獄警又要關上照明燈,晚上就只能開昏暗的燈。監獄對外是說犯人每天最多工作8小時, 實際上犯人每天勞動一般都在16小時以上,甚至通宵。有一段時間,我幹活的時候都迷糊過去,哪怕站著,吃飯的時候都能睡著,誰上廁所去要是時間長一點,在 門外面等待的人就要用力敲門,不然那人就蹲在那裏睡著了。長期下去,很多人被迫害成高血壓,頸椎炎,視力越來越差,怕光,流眼淚,腰疼得不能站立。

2.包夾洗腦迫害

對 於法輪功學員,除了上述的奴役迫害外,獄警都安排了幾個包夾犯看管,比一般犯人更沒有自由、更沒有人權,無論去哪裏,都是兩個人跟著走的。她們每天要寫我 的情況匯報,晚上要值班,防止我煉功,防止別人跟我說話,防止我跟別人說話,對我形影不離。但事實上整個小隊的人都是監視我的,因為獄警教育她們,監視 我,她們的加分減刑都跟我有關係。

如果法輪功學員煉功,就會遭到電棍打,關禁閉,上束縛衣等直接野蠻的迫害。我曾經與一個打我的獄警談話,我問她如果你明知道一個人是好人,領導叫你殺她,你也會去殺嗎,她說會的,因為她是國家機器。人不是國家機器,而是具有辨別善惡能力的有靈性的生命。只有中共邪靈才將黨性置於高於一切,泯滅善良的人性。可是最悲哀的是:她還以做一個不明是非的機器為榮,還不知道這對她有多危險。因為每個人要對自己做的事情負責,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3.專管大隊高壓洗腦精神迫害

由於我堅定修煉法輪功,不久我就被轉到專管大隊進行高壓洗腦的精神迫害。當時的上海女子監獄專管五大隊,它更像一個洗腦學習班。通過各種欺騙和強迫的高壓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法輪功。

在那裏,我被關押在一個隔離的房間,有三到四個包夾犯專門監視,包夾犯都是要先經過惡黨洗腦教育的。通宵有人值班,24小時監控。這在其它大隊是沒有的。包 夾犯每天都研究揣摩法輪功學員的性格愛好和所思所想。例假時間,一舉一動哪怕睡覺翻個身包夾犯都會記錄下來,拿去跟獄警,教育隊長分析,想出各種壞點子來 誘迫法輪功學員「轉化」。

在那裏,最常用的是株連和離間政策。比如法輪功學員堅持信仰,不配合邪惡參加所謂轉化活動,獄警就處罰監室裡面所有人不讓睡覺,罰站,操練,或者其他處罰,無論什麼處罰,都是全監室的人一起被處罰,就這樣煽動包夾犯仇恨法輪功學員。

在專管大隊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所謂「學習」迫害,不讓睡覺或很少睡覺,包夾犯逼迫法輪功學員看揭批誣蔑法輪功的錄像,從早放到晚。然後開始討論,包夾犯個個口誅筆伐的謾罵法輪功,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寫悔過書。

天天講,時時講,廣播裡是千篇一律的謾罵,言辭刻薄的攻擊大法,隨意發揮,人格侮辱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比如不讓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洗澡,反過來罵她有精神病,身上髒。還舉行各種邪惡的「轉化」活動,比如法律講座,心理講座,精神衛生講座,「同一首歌」的歌詠比賽,歌頌惡黨的表演節目等。還有名目繁多的各種大小會揭批。其實,專管大隊對於法輪功學員的一整套洗腦手段,也無非是邪黨的幾個邪惡基因淋漓盡致的發揮。如《九評》中所說「邪,騙,煽,痞,間,鬥,滅,控」等。

在長期這樣的精神和肉體上的迫害下,人變得意志渙散,神智不清,許多法輪功學員,包括我,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惡黨的謊言欺騙,寫了令生命蒙羞的「保證書」等,玷污了修煉人的清白。這種恥辱和痛苦讓我精神上受到極大的創傷。出獄後我在明慧網上嚴正聲明在中共迫害下的一切有辱於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

三。集體驗血、透視

我 記得在2003年,所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集中起來驗血,連被關在禁閉的學員都被帶出來驗血,驗血是用針在中指和無名指上刺血,每個人的血樣都編號,一一放在 塑料袋中封存。還有一次是一輛大型醫療車直接開到監區門口的,車上有醫療透視設備。上車往測試儀器前一站,就可將全身各個器官全部檢測到。全部法輪功學員 都做檢查。但是其他監區的犯人並沒有做這個檢查。當時也不知道什麼用途,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惡行被曝光後,現在想來,那次驗血和檢查器官跟活體 器官庫有關。我們很多法輪功學員也曾經多次被獄警威脅,不「轉化」的人,都會集中送到一個遙遠的地方去。原來所謂遙遠的地方,說的就是秘密摘取和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集中營了!

我們也發現,有些十分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在專管大隊後過不久就被送出去,不知道下落,如法輪功學員董健,因為喊「法 輪大法好!」被蒙上頭抬離專管大隊,之後沒有回來過,不知道在哪裏被迫害。法輪功學員奚姣,被逼瘋,後來被獄警帶離專管大隊,不知下落,她家人至今不知道 她的生死。

監獄局的領導對專管大隊的各種迫害行為是很清楚的,專管大隊就是在他們的領導下成立的。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向監獄長揭露專管大隊對 法輪功學員的欺騙整人手段時,監獄長並不以為欺騙本身有何不對,她只是輕鬆的說:也許這種「轉化」方式對你不適用。言下之意是:對別的人可能有用,對這個 法輪功學員要用比欺騙更甚的方式。法輪功學員楊曼曄就是在監獄領導的直接干預下加刑9個月,以進一步迫害的。

如果人類社會的監獄的本意是讓 犯罪的人改好的地方,但是,當一個堂堂的監獄長都在堂而皇之的縱容欺騙這種惡行的時候,可想而知監獄本身,當被利用來迫害好人時,會幹出什麼事情來。而當 擁有高牆鐵絲網,手銬電棍和嚴密的等級制度的監獄,勞教所,甚至整個國家機器用於犯罪時,就比任何人間的犯罪更慘烈,更無法想像的喪盡天良,同時也更隱秘 更不為人知!這就是為什麼對於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就是能夠被揭露出來,也僅僅是冰山一角的原因。

在這場江××發動的以中共國家機器 為支持的對法輪功的史無前例的殘酷迫害中,有直接充當打手的,有打著科學和佛教的幌子口誅筆伐的,有從中撈取政治資本,有為一己之私利的,無論他們當中, 已經泯滅良知的,還是無知和被矇蔽的,他們確確實實在做一件斷送自己未來的惡事,蠢事:迫害法輪功,迫害正信的法輪功學員。

這場對人類信仰和人權的迫害已經成為一個最無法迴避的問題,它拷問所有參與者的良知。他們,應該有善良的人的本性,他們其實很清楚,法輪功學員都是很善良很真誠的好人,他們卻主動接受中共邪靈的洗腦,故意矇蔽自己的良知,做出各種傷天害理的事情迫害法輪功。

寫出這篇迫害經歷,是為了留下在這段歷史中的一個見證。法輪功修煉者們信守「真善忍」,平和而堅韌的維護大法,在這場殘酷的迫害中,告訴人們真相,喚醒人們的良知和正義,為的是人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揭 露迫害,是警告和規勸那些還在跟隨邪黨迫害法輪功的人,善惡有報,毫釐不爽。正告中共各級「610」,科痞政客,反×教協會,公,檢,法,關押法輪功學員 的各洗腦班,勞教所,看守所,監獄等地的參與迫害者和策劃迫害者,你們所做的一切罪行都逃不過歷史的審判,其實也逃不過你們自己的良知自責,如果你們良知 尚存的話。

中共歷次運動對中華民族犯下了滔天罪行,今天你們被邪黨利用來做此次迫害運動中的一個棋子,也必然會與邪黨捆綁在一起反過來被自己的惡行所報應。棄惡從善的時間不多了,稍縱即逝。如想自救,只有立即停止迫害,退出邪黨,才能有真正有良知的自我,生命才會有美好的未來!(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滬拆遷戶:沒想到我們的共產黨是這樣的
海平:周正毅不服上訴 眾人解讀空間大
法輪功樂團跨洋展演 西澳首都民眾沸騰
海平:《瞭望東方周刊》——周正毅:未了的罪和罰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日歐被推向美國 北京愚蠢樹敵
【橫河觀點】80年反目為仇 中共羞辱美特使
【時事軍事】美軍遠征打擊群 可替中共收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