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稅負痛苦指數全球第三 工薪稅負最重

人氣 2

【大紀元5月27日訊】(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安培報導)據美國《福布斯》雜誌的最新排行,中國稅負痛苦指數全球排第三。中國的稅收制度存在哪些問題?請聽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安培邀請北京大學的經濟學者夏業良教授和上海的財經分析人士鞏勝利先生討論中國的稅收制度問題。

記者:現在中國人講這個稅收政策最痛苦的是工薪階層,夏教授,您怎麼看呢?

夏業良:我覺得中國稅收制度,尤其是個人所得稅是比較落後的一種制度,從1980年開始,制定的個人所得稅的起徵點 800元人民幣,但在那個時候中國工人階層平均收入很低,大概平均收入在40元人民幣左右,也就是要達到20倍的收入才能夠開始納稅。

2005年,也就是25年之後,國家又從新修改了所得稅的起徵點,它就通過了1600元,當然這樣的標準其實還是……比如說我們現在的工人階層收入水平比較低,而起徵點訂的也比較低,那就意味著,絕大多數人都要納稅。

從道理上講起來好像是人人都是納稅人,但是從老百姓增加財富的角度來講的話,它起徵點訂得過低的話,是不利於個人財富的積累。

我對這方面也寫過幾篇文章,我認為有些城市起徵點可以訂得高一點。比如訂個4、5 千,或者甚至更高,使得一部份人不必從有限的收入中去納稅。

記者:夏教授的觀點就是說,不同的地方或者不同的城市,應該根據各地的不同生活水平、工資水平來訂交稅的水平?

夏業良:對,要有一些地區間差異的考慮。

記者:有個數字顯示,2004年和2005年中國的個人所得稅總收入,幾乎60%都是來自於工薪階層。鞏先生您看,中國的稅收制度出了什麼問題?

鞏勝利:剛才夏教授已經講了,首先可以肯定一點,中國的稅收制度是非常落後的,而且不是一般的落後。中國的稅收大部分來源是在貧窮的這部分人民裡面,讓窮人拿了錢,就等於是懲罰了窮人。

這種制度在社會造成的第一個結果就是,比如說中國現在的外匯儲備是1.2萬億,而老百姓每年的收入、一年的收入只有1700美元。國庫是大大的壯大到幾乎是要爆炸的份上,而老百姓窮得是年收入只有1700美金,這是去年公布的一些數據。那麼照這樣的制度下來以後,貧窮分化越來越尖端,是非常危險的。

記者:現在有一種觀點,你要是問自己的老闆或者是普通的百姓,中國的稅賦制度,他們感覺一般都是很重。但是你要是問到政府部門,它往往會給你很多的數字說是不重、甚至還說比較偏輕呢!夏教授,您看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不同?

夏業良:首先我們過去企業的所得稅,內資和外資是完全不同的標準。在內資 30%多的稅率,而對外資10%多的稅率,對外資是非常的優待的。那後來國家基本上已經承諾讓內外稅合併,就是制定一個比較統一的企業所得稅的稅率, 17% 左右吧!

但總體上來講,對於企業的稅負還是比較高,因為企業稅率高的話,其實它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消費者,那對於整個國家來講,無論是社會,還是企業、生產者都受到了擠壓。

而我們稅負增加了以後,看起來政府增加了財政收入,但另一方面,這些收入由於沒有得到一個很好的監督,在預算約數上也不是一個硬約數,所以我們政府部門在進行政府的項目支出的時候,是非常的慷慨,我們經常能看到鎮鄉一級的政府大樓蓋的非常的豪華,超過美國的州政府。

記者:那剛剛夏教授談到說,不僅是中國的收稅制度有些問題,而且收上來的這個稅是怎麼花出去的,也存在一些問題。鞏先生,您怎麼看?

鞏勝利:我特地要看兩點,第一個談中國官方的收稅觀念存在非常嚴重的問題。比如說,中國稅收部門有一些想法,就是中國的稅收收的越多越好,就依法收稅、敢收稅!

不管怎麼樣就是你要掙了錢,它就要徵稅,它徵稅機關是不跟你講道理的,就像強盜一樣,它說要徵,你虧了老本都沒了、跳海了它也要徵,就是你今天晚上死了、明天早上要飯了,它也要徵稅。這種觀念、思維方式是它第一個存在問題。

那去年按照中國總體的稅收概率,國家工商局總局說是25%,這個是硬性的、是雷打不動的。管你企業虧也好、死也好、倒閉也好、它都要收。還有一個就是,中國的稅收相對於比較發達的美國,它有非常嚴格的區別。

比如像個人所得稅及退休,或者失業了以後,國家政府要給養老金,然後退還一些。中國呢?你稅收也好、退休也好、失業也好,它沒有不收的,也沒有說是給你退稅的。

還有一個,通常中國稅收的單位,不管你家庭也不管你什麼,一概是要收的,包括中國養老金、還有失業,它都要收。那美國又不同,他把你的稅收規範成比如說一個人的單純家庭,或者是兩個成年人、一個未成年人為一個家庭,然後加在一起的稅率後,把它算入了低收入的免徵稅。

所以總體來講,中國的稅收痛苦在全球來講肯定是最高的。

記者:鞏先生的觀點就是說,中國的稅收對於工薪階層來說不僅很重,而且社會保障制度又很落後,所以我請問夏教授,您還有要補充的嗎?

夏業良:我覺得過去多年來,中國總是強調一個概念,就是要強國,要富國。但是要強國要富國,其實一個根本的途徑,首先要富民,也就是只有民富才能國強。 那我們這個路徑一直沒有搞清楚,現在開始有一些回歸本位,但是很多方面還沒有做到。

所以我們應該強調的就是要「藏富於民」。我們這個稅收政策不一定要像過去的做法,殺雞取卵似的,你的肉稍微長肥了一點就要想辦法割你的肉。應該是讓老百姓財富積累到一定程度,然後才有能力給予更多的稅負的支持。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壓力大想請假 求醫開痛苦證明
節稅大作戰專題報導之一
台灣上班族開痛苦證明請假
歐盟數位媒體課稅 業者抱怨
最熱視頻
【西遊義趣】之三:唐僧寶象國逢難
【拍案驚奇】港共暴政下相約 照片中只剩她
【有冇搞錯】為香港默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