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黑窯奴事件

標籤:

【大紀元6月16日訊】2007年6月15日,就是山西黑磚窯奴隸事件曝光後的半月左右,我在電腦前辦公,程君見我在QQ上,便問我道,「老醬可曾為黑窯奴寫一點什麼沒有?」我說「沒寫什麼」。她就正告我,「你還是寫一點罷,黑窯奴事件只在最近才能發表看法。也許很快就要禁了」
  
  這是我知道的,凡我關注的群體關心事件,大概是因為往往過於尖銳,為社會所關注,網民的言論也容易為當局所不容,在論壇裡,常常只可議論一段時間,便被禁言和封刪。我也早覺得有寫一點東西的必要了,這雖然於黑奴們無甚相干,但作為在歷次事件裡被做了定論的一個普通「網絡暴民」,卻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夠相信真有所謂「言論自由」「人權民主」,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現在,卻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實在無話可說。我只覺得所住的並非中國。上千黑奴的血淚呼喚,洋溢在我的周圍,使我艱於呼吸視聽,哪裏還能有什麼言語?和諧聲音里民生的哭狀,是常常現於我們眼前的。而那些所謂政府官員和警察的陰險的論調,更可見的當地背後官商間的黑腐糾結,我覺得無言的悲哀。我已經出離憤怒了。我將深味這黑磚窯的濃黑的悲涼;以我的極大哀痛顯示於「和諧社會」,使它們快意於我的苦痛,就讓它成為為後來的奴隸者們的無力的吶喊,奉獻於黑窯奴和網友們的面前。
  
  二
  
  這些黑奴,每日面對兇狠的打手和看門的狼狗,每日付出十六小時以上的淋漓的汗血。稍有懈怠,便遭毒打,這是怎樣的哀痛人生?然而社會話語權又為資本擁有者和權力擁有者所主宰,他們以權錢的交易,來洗滌罪惡,我們只能偶見那被抹擦剩下的一縷淡紅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這淡紅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我們必得繼續偷生,為妻兒老小,為衣食住行,在這聲聲和諧的社會裏謀生度日。雖然有些人一年也拿不到一分的工錢!我不知道這樣的世界何時是一個盡頭!
  
  我們還在這樣的世上活著;我也覺得該為黑窯奴們說說話了。他們有些已經被解救,那個縣政府已經撤了幾個人,當局的結論和封口的指令快要降臨了罷,我正有寫一點東西的必要了。
  
  三
  
  在幾百個被解救的黑奴裡,有周培源等幾十個8到16歲的孩子。孩子就是未來,我們向來這樣想,這樣說,現在卻覺得有些躊躇了,我應該對她奉獻我的悲哀與尊敬。他們不是苟活著的我們的孩子,是用身體為中國的和諧未來鋪路中國的青年。
  
  周培源的姓名第一次為我所見,是在新浪網的視頻上,15歲的他訴說人販子叫他去做工,說每月有七八百塊錢,到了窯廠裡,干下來卻得不到一分錢,反常被用腳踢用棍棒打,我忍住了自己的情緒,直到後來,一群女人圍著他,拿著孩子的照片讓他指認,其時我才將他一個人和黑奴的群體遭遇聯合起來,他們集體痛哭的時候,我黯然悲鳴起來。我平素所見,凡從事體力勞動者,多為身板結實者,但這些被解救出來的人,個個瘦弱木訥,兩眼無神。有幾個已經精神出了問題。周培源的身上,我看見的是根根肋骨和一個個的傷創!他已經能出來說話了,暗訪中不敢言的那些人,我不敢認為他們也已經被救,我更不知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還有多少黑奴,還有多少還不自知為奴的黑奴!
  
  四
  
  我在前幾天,知道有孩子被拐賣為黑奴的事;後來傳來消息,說已經處理了幾個人,解救數百人,而裡面也有被拐的兒童。但我對於這些報導,也沒有去看視頻。我向來是關注社會事件,不憚用惡意去看中國的官員和資產者的,然而我還不料,也不信竟會下有殘到這地步。
  
  然而大量視頻證明是事實了,作證的便是出來了的黑奴,還有孩子,如周培源等。視頻還證明了遠遠不止是這些人,那裏還大面積的存在這樣的黑窯子,在暗訪中黑奴遍地皆是。
  
  但當地縣政府聞知後的態度是,給他們幾百塊錢,送他們到車站。如果這樣,更多的黑奴們便只能繼續當黑奴。
  接著就有報導,說中央很重視,派人下去了,幾個人撤職,工人有了些補償,窯主被拘留十五天。
  
  慘象,已使我目不忍視了;拘留十五天,尤使我耳不忍聞。中央政府高度重視的事件,一個違反刑法的行為,當地以勞動法中不觸犯刑法的條例來處理,我還有什麼話可說呢?我懂得山西黑窯之所以可以大肆養黑奴的緣由了。呵,和諧呵!和諧呵!在和諧裡官商勾結,在和諧裡把法律、人民和政府忽悠。
  
  五
  
  但是,我還有要說的話。
  
  黑奴們說,他們都是被拐騙過去的。自然,打工而已,稍有人心者,誰也不會料到有這樣的黑洞。但進去以後竟然就出不來了,每天超負荷的幹活,沒有工錢,逃跑的也要被抓回來,動輒棍棒伺候,只是大多沒有便死。死的只是少數,其中有一個例子,便是因怠工被監工者一揪擊中頭部,回到蝸居的黑奴房裡死掉了。另一個的兩條腿已被打成殘廢。但她還能走兩步,只是在黑窯裡,他再也無法逃跑了。
  
  洪洞縣的黑奴們是被解救出來了,這是真的,有他們自己的視頻為證;政府已經對當事人做了處理,有官方媒體的報導為證;只有其他的未被解救的黑奴們還在苦苦地期望著工錢。他們也許被封了口,也許被挪到什麼地方關起來了,或者,被窯主打發回老家了。我不知道,我只希望,當黑奴事件平息以後,我們還會聽見另一些驚心動魄的事件!中國土地上震憾全球的事件,五千年人治社會裏厚積的武功,還會不斷的在我們面前發生。
  
  但也許有些部門會命令我們,要每天都跳和諧的集體舞……。
  
  六
  
  時間永是流駛,社會提倡和諧,有限的幾千個黑奴,在中國是不算什麼的,至多,不過供無惡意的閒人以飯後的談資,或者給有惡意的閒人作「和諧」的笑料。至於此外的深的意義,我覺得卻很少,因為這實在不過是平常的務工。我們讀書時,書本上說資本主義社會的歷史,正如黑窯奴的產生,血汗流乾了,得到的就是一頓窯主的棍棒和剩飯。但我們的社會主義社會是有優越性的,這種事的發生也許只是個偶然的現象。
  
  然而既然有了黑窯奴事件,當然不覺要擴大。至少,也當浸漬了媒體、政府、群眾還有資本者的腦袋,縱使時光流駛,黑奴又現,也會在這次的事件中得到一些處理的慣例和啟示。不管是好的壞的,能為有權錢者提供了一絲警醒,以後他們要蓄奴會小心一些,或者手段更強硬一些。也許當局會強調一點相關的制度,我看最多也不過如此。至於民眾,只是麻木或者激憤,繼續上演網絡暴民的角色罷了。
  
  七
  
  我已經說過:這個事件很快也會被平壓下去。但有幾點依然要在被平壓之前不斷提。一是在當前環境下黑窯主竟還能這樣的兇殘,一是當局的處理程度竟然這樣的輕微,一是各級勞動部門和工會對用人單位的監督竟這樣的無力。
  
  我國的各級企事業中的打工者以及農民工,在當前已經成為一個主要人群,但他們的切身利益,卻很難得到保障,勞動法和工會制度對大多數人來說,只是一個空中樓閣,越底層次的人群,越無法體驗到這些法律和組織的存在,只能埋頭苦歎。至於這一回黑窯奴受盡凌辱,被暴力摧殘的事實,則更足為中國底層勞工生存狀態的一個寫真,由此一事中,能對勞動權利進行普及,以及對勞動法和工會組織作用進行細緻的反省改進。倘要尋求這一次黑窯奴對於將來的意義,希望意義就在此罷。
  
  網絡暴民們在飄裊的世界裡,仍堅持著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請奮然而前行。
  
  嗚呼,我說不出話,但以此紀念黑窯奴事件!(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山西黑窯誘騙千名小孩做苦工 遭打活埋
黑磚窯事件續:上千孩子被騙賣做苦工
山西黑窯事件中 勞監部門涉嫌倒賣童工
山西黑窯「黑奴」事件 越揭越黑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力挺川普 佛州州長躥紅
【十字路口】透視共產黨:謊言謀霸5套騙術
【微視頻】耶倫打擊比特幣 馬斯克壞華爾街好事
【直播】中共強摘器官研討會 多國議員專家參加
【珍言真語】湯偉雄:拒「安心出行」結束健身室
【秦鵬直播】民主黨窩裡反 拜登被奪核武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