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高校爆負債2000億 反腐指向陳至立

人氣 2
標籤:

【大紀元9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海青綜合報導)不久前中共教育部長周濟坦言,目前中國高等院校的債務已超過人民幣2,000億元,當中主要是因為官員腐敗而造成的債務問題,包括採購教材設備吃回扣、基建工程暗箱操作等。

中國教育的狀況一直令各界擔懮,除了適齡青少年失學情況非常嚴重,城鎮失學的達百分之十二,農村更高達百分之七十五外,大、中學等院校風氣差,教育質量顯著下降。而中共官員的精力卻不是花在如何改善上述問題上,而是挖空心思中飽私囊。

外界分析﹐中國教育事業出現如此嚴峻的難題和龐大債務,最主要的責任在于前中共領導人江澤民於9年前任命的從未從事過教育工作的教育部長陳至立。因此中共在十七大前敏感時期爆出這個巨大的腐敗問題﹐矛頭當是對准陳至立﹐而牽涉內斗的反腐﹐目標更指向背後的江澤民。

負債2000億 部份高校實已破產

周濟12日在北京舉行的發佈會上,談到2000多億元人民幣的高校債務時承認,在此過程中確實也存在著一些管理不善、不勤儉節約的問題,甚至出現了一些腐敗,這都是客觀存在的。

有關專家認為,按照嚴格的財務核算制度,一些高校其實已經破產。

從1999年開始,許多大陸高校為舒緩因大幅招生、擴建校舍而出現的教育資源嚴重不足問題,因而向銀行借貸了大量資金建設校園,有關官員則從中強徵土地,採購教材設備時吃高額回扣,侵吞基礎建設工程費用,從中撈取大量「油水」。

據報導,檢察機關在調查高校債務的過程中發現,目前高校領導腐敗案集中在學校基建、採購和招生方面,這些領域已成為高校領導腐敗的三大「病灶」。其中基礎建設費用佔高校負債總額的80%以上,也是當前高校職務犯罪中的重災區。2005年陝西落馬的7名廳級高校幹部中,就有6名是因在基建工程上受賄而下台。

有教育界人士分析,隨著中國高等教育體制改革的不斷深入和高校獨立法人地位的確立,高校在招生錄取、經費使用、建設專案安排、設備物資採購、獎金分配等許多方面所擁有的自主權越來越多,高校領導幹部的權力也越來越大。但與此相對的卻是,制約這些權力的因素沒有及時有效地跟進,許多高校管理制度不健全,使個別領導一旦大權獨攬,便會立即走向腐敗。

教育界屢上書彈劾

而助長和滋養高校領導腐敗的,正是前教育部長陳至立

1998年,江澤民任命從未從事過教育工作的陳至立為教育部長。上任後便數度被彈劾,其中有一次,來自80多間大學的1,200多名教授聯名寫信給中共中央,呼籲改革教育現狀迫在眉睫。清華、北大等幾十所大學校長給整天出國遊山玩水的陳至立起個「歐美巡迴大使」的綽號,多次強烈要求陳至立下台。

教育界人士指出,高校應該是培養國家棟樑的淨土,但陳至立卻推銷在中國教育系統建立所謂的「長遠經濟眼光」,使學校成了骯髒生意的交易場,教育界亂收費越演越烈,偽造文憑、花錢買文憑等事情層出不窮,引起社會極大憤怒。而據中國價格檢查監督工作會議一份通報指出,2003年各級各類學校、教育主管部門違法收費金額超過21億元人民幣,當中涉及不少名校。另據官方統計,中國10年教育亂收費已達2千億元人民幣,教育亂收費連續3年成為全國價格投訴的頭號熱點。又據新華社報導,光是廣西已經查出自2002年春季開學以來,全區教育亂收費超過1.08億元人民幣。

僅京滬推免費教育

2002年有22個省(區)、直轄市的「兩會」代表、委員提出議案和提議,對教育部和部長陳至立的彈劾案,指出:憲法規定城鎮9年義務教育制,全國除北京市、上海市以外,沒有一個省(區)、直轄市能實施。城鎮失學青少年百分之十二,農村失學青少年百分之七十五。大、中學院校風氣差,教育質量顯著下降。濫收、逼收學費、贊助費,引起社會公憤。

此外,普通民眾亦對教育界現狀深惡痛恨。陳至立主管教育部7年,將教育當作一場大生意,搞「教育產業化」,不但使本來普及就很差的9年義務教育制度名存實亡,同時學生被課以巨額學費。不少農家子弟的父母靠賣血供養子女讀大學,而有人在賣血的過程中感染上愛滋病。

學校運作經費為$0

同時陳至立對教育投資非常少,據國家教育督導團發佈的《國家教育督導報告2005》顯示,全國有163個縣的小學、142個縣的初中生人均預算內公用經費撥款為零,維持學校的運作基本是靠向學生收雜費。在零投入的極度窘境中,學校首先要活命,想不搞「產業化」、不亂收費,恐怕難以生存。

陳自立還鼓勵高校教授、校長搞項目發財,某些教育工作者所表現的師德水平讓人不敢恭維,無心教學致使學生素質明顯下降;某些學校校長把學生當成暴利的機器,這無疑大大毀損著教育工作者的神聖與尊嚴;嫖、賭、抄三風充斥大、中學院校。加上全國經濟下滑,下崗工人以千萬計,工作職位僧多粥少,大學生畢業後求職困難的現象司空見慣。教育腐敗和學術腐敗嚴重,好不容易上了大學的人付了巨額學費卻學不到東西,找不到工作。因此有網友更疾呼:「像陳至立這樣的女人不殺不足以平民憤。」

控國軍教育掩醜行

在一片罵聲中,江澤民不但充耳不聞,而且為了進一步抓權,在27個代表團強烈反對和近40所院校持反對態度的情況下,仍堅持於2003年把陳至立升為國務委員,統管全國及全軍的教育。

教育不僅關乎國計民生,更關乎民族未來。江澤民之所以牢牢安插親信掌管教育事業,究其緣由,是為了掩蓋其惡行。在江澤民賣國行徑曝光後,2001年12月,陳至立治下的教育部篡改歷史,擬在新版《全日制普通高級中學歷史教學大綱》(試驗修訂版)不再稱岳飛和文天祥為民族英雄,把賣國賊李鴻章美化成憂國憂民的愛國者,顛倒是非黑白的標準,為「漂白」江澤民的賣國行徑做輿論準備,結果招致社會各界的激烈反對。

2004年江澤民剛下台,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程翔以筆名「鍾國仁」(諧音﹕中國人)在香港《明報》上發表「江澤民要向中國人民交代的一件事」的評論文章。文章指出:「江澤民在其任內,做了一個十分重要的決定,而他以及他所領導的中共從來沒有想全體中國人民解釋交代的,這就是簽署了中俄邊界條約,承認了由不平等條約強加給中國的邊界,從而導致被沙俄掠奪的國土永遠丟失。」

程翔在文章強調:「這個條約的要害是,它使中國永遠喪失了約1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不算外蒙古),相當於40個台灣。」(註:該文收錄入程翔文集《漫漫愛國路》中第51頁)。

程翔提到的賣國條約是,江澤民和當時的俄羅斯總統葉利欽於1999年12月9日簽訂的《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這個條約構成了今後中俄邊界的法律文件。而這樁關係到國家領土的大事一直被江澤民隱瞞,直到幾年後,這個條約經俄方公佈,中國人才得知江悄悄出賣了大片國土。

2002年俄羅斯總統普京訪京回國後,授意俄通訊社以「軍事評論員」的名義,公佈了1999年江澤民與葉利欽簽署的秘密協議《兩國政府間在彼此削減邊界地區武裝力量和加強軍事領域信任問題上的相互諒解備忘錄》。俄媒指,中國單方面承擔義務,在邊界上主動後撤500公里,並且毫不設防。同年12月25日,中國的千龍新聞網報導了上述俄通社公佈的《備忘錄》,多家網站又轉載了千龍新聞網的消息。

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

根據追查國際發佈的報告,1999年7月江澤民下令鎮壓法輪功之后,陳至立步步緊跟,成為在教育系統實施江氏滅絕法輪功政策的積極推行者和具體實施者。對修煉法輪功的廣大師生實行肉體和精神迫害﹐煽動仇恨,利用青少年搞群眾運動。此外還動用本該用于發展教育的國家資源打壓、詆毀法輪功。

許多堅持信仰的學生被拒之校門之外,許多受過高等教育的博士、碩士或對國家有貢獻的專家、學者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經受酷刑折磨、甚至被虐殺。

外界也質疑這2000億的虧空﹐是否其中牽涉把大量資金用于鎮壓法輪功。

溫家寶悉教育真相

2005年5月4日,中共總理溫家寶到北京大學看望學生,有人問有關研究生收費問題時,溫家寶驚異的問:「你們研究生要收費的嗎?」在眾目睽睽之下,溫家寶的問話叫在場的教育部長周濟和專管教育的國務委員陳至立坐立不安。當天,《揚子晚報》回答了溫家寶的問題,報導了一個研究生到大街上擺攤賣肉卷,以賺錢清還讀4年大學欠了學校的4,000多元學費,以及支付就讀研究生的學費。

拘爪牙 意在江親信

最近,深圳教育界第二號人物、教育局副局長黃勵軍日前被紀律檢查部門立案調查,現已移送司法機關處理。有廣東官場人士認為,此舉可謂一箭雙鵰,將江澤民把持深圳多年的黃麗滿和替其把持教育系統至今的陳至立一舉擊倒。

黃勵軍日前涉嫌貪污受賄3,000萬元人民幣而被「雙規」。他涉嫌利用職務之便往重點名校送插班學生時收取錢財、從教育工程中牟利以及吃校服回扣等。近日,又傳他挪用公款4,000多萬元往港澳賭博。

黃勵軍事件的表面原因是,8月教育局一名分管民辦教育的女處長被「雙規」後扯出黃勵軍;黃勵軍又導致他的頂頭上司、深圳市委副書記李意珍失去「自由」。而李意珍的保護傘其實是被譏為「江(澤民)姘頭」的黃麗滿。

而最值得關注的是,黃勵軍、李意珍等都是教育界官員,這就橫向打到了另一位在官場上職位最高的「江姘頭」、國務委員陳至立。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中國促地方政府補助大學食堂和貧困生
【名家專欄】中共已成世界之敵 而非競爭者
【重播】美祭新制裁 禁進口新疆太陽能奴工產品
寧波名企老總父女被砸死 女兒剛回國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中國疫苗爆無效 董經緯事件美發話
【秦鵬直播】趙立堅曾甩鍋武漢軍運 美國會調查
【探索時分】中美艦載機殲15vsF18 誰勝算?
【時事縱橫】中共7.1露怯 逾二百軍巴塞爆鳥巢
【遠見快評】達薩克猛料曝光 蘋果終局背後玄機?
【財商天下】大量糧食靠進口 中國耕地卻拋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