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想起那兩個男孩

玉紋

「老師,妳有男朋友嗎?」上課時,小華突然問我。

「為什麼這樣問?」我四兩撥千金地回他。

「恩,最近對這種事情很好奇……」小華低頭呵呵笑了起來。

「你最近喜歡一個女生對不對?」

「老師怎麼知道?是導師告訴妳的嗎?」

「你們學生的事情,老師當然都知道。可是你不能用那種方式啊,這樣女生會嚇到。」小華放學跟蹤女生回家,上課還會轉頭一直看著女生。

「那怎麼辦?我可以約她看電影嗎?」

「老師跟你說,喜歡一個人也可以在旁邊默默欣賞啊!而且重要的是,你要想怎麼樣讓自己變得更好,老師交代的作業要做好,打掃工作要認真,同學需要幫忙就熱心幫他,這樣不用你去找女生,女生就會因為你越來越優秀而注意到你了。」

「恩,我知道。」小華點點頭。

小華是輕度智能障礙的孩子,同樣也有喜歡女孩的權利、想談戀愛的渴望。雖然一般女孩會接受他們的可能性實在很少,但我只能鼓勵他,在現階段先讓自己變得更好。

每次看到小華,就會讓我想起那兩個男孩。在我讀小學五年級時,班上有一位輕度智障的同學賓賓,賓賓高高胖胖,帶著一副厚厚的黑框眼鏡,總喜歡跟在我後面,跟班上同學說他喜歡我。每一次,我都不想讓他跟,總是快步跑開。後來我實在受不了了,覺得應該要用點方式,讓賓賓討厭我,不再喜歡我。

於是,我故意放慢腳步,在他追上來的時候,當著面對他大聲說:「賓賓豬八戒!賓賓神經病!」講完時,他愣住,我也愣住了,頓時,我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件很糟糕的事,只好趕快轉身跑開。

之後,賓賓沒有再跟了,但上了國中後,仍然說他喜歡我,並在每年聖誕節送給我一張卡片。卡片上的字,醜的很難辨識,但不知為什麼,到現在我還記得他歪歪扭扭的字跡。

國中下課總喜歡和好朋友聚在樓梯口聊天談心。樓梯口旁就是特殊班,有一天,一位特殊班的男同學安安,遞給我一張紙條。上面寫他喜歡我,希望跟我作朋友,並向我要家裡的住址。

安安清秀高瘦,卻是語言障礙,講話很難聽清楚,需要靠比手劃腳和筆談才可以溝通。我沒有多想,以為他是要和我通信,便把家裡住址給了他。國三畢業後,大部分學生都到學校集體自習準備高中聯考,我卻喜歡一個人窩在家裡苦讀。

那天正在讀歷史,突然聽到樓下的門鈴聲,我一手捧著課本,一手打開門,出乎我意料的,安安整個人大汗淋漓地站在外面,緊捏著我寫給他的地址,用一種很認真的眼神看著我,好像整顆純潔簡單的心都放進眼睛裡來了。

由於當時只有我一個人,所以沒讓他進來,但我想他一定是找了很久。我已經忘記當時和他說了甚麼話,卻一直記得他站在門外的那種神情、那種姿態。

許多前塵往事,彷彿昨日,有時看到我的學生,還是會想起這兩位男孩,並為自己以前的不懂事和魯莽而自責。現在,不知道賓賓、安安過得好不好?只願福份伴隨他們的善良,直到永遠。@*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情人節的知己相約
王文怡:我們來美國是為了信仰自由
7歲女孩成最年輕黑帶 光腳踢碎6塊木板
建立產銷履歷--製茶達人劉賢談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川普勝負看十指標 拜登選前隱身
【新唐人晚間新聞】川普促司法部查拜登家醜聞
【遠見快評】習近平兩因素決定攻台時間表?
【西岸觀察】傳極左組織大選之夜策劃暴動
【十字路口】兩岸官場大解析 王岐山告急?
【重播】蓬佩奧:聯盟印太國家抗中共威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