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澳四分之一農場主面臨去留難題

標籤:

【大紀元11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立編譯報導)大約有一百萬公頃的南澳種植地可能受到威脅,原因是農場主們面臨著一場「暴風雨」。

南澳農場主聯盟主席Peter White說,自大蕭條以來,目前該省四分之一的農場主將不得不在明年年初做出嚴肅的決定,是走是留。

他說,乾旱、肥料及燃料價格的綜合問題,世界商品價格的浮動及全球經濟危機使問題變得糟透了。
「我們知道,有很多農場主的開戶銀行告誡我們:今年我們會貸款給你,但是如果今年做的很失敗,我們不得不做出嚴肅的決定。」

「不幸的是,已經失敗了——因此必需在1月或2月時做出困難的決定。 」 「我們預計該省大概有百分之二十五的農場主將在那些問題面前作出決定,是否繼續做下去。」

「那將是大約一百萬公頃的種植地。」
「如果你看到這個數字針對鄉村面積的百分比,那對商業,鄉鎮,娛樂業及方方面面都將是個很大的影響。」
「這是個流程效應。」

White先生說,他所在的組織已經被來自鄉村企業的這類電話詢問淹沒了。

「我們已經看到嚴重的影響了,」他說。

「不幸的是,情況還在惡化。跡象顯示並不好。今年是最昂貴的收穫年。肥料,殺蟲劑及燃料價格是從來沒有過的高價格。」

「同一時間裏全都走下坡路。乾旱就已經夠糟的了,再加上價格提高和經濟危機,無疑是令生存艱難。」

「所以說,我們不是僅僅錯失了1千萬澳元的潛在收入,還讓我們花費了大量資金來重視這件事。」

White先生說,目前農場主們面臨的困境是80年來最嚴重的。

「不是經濟蕭條以後我們就沒碰到過這類壓力和影響,」他說。「我們以前也有乾旱,但這次是30多年以來數次經濟蕭條中最糟糕的了。」

「我們受到了全球金融危機的影響。」
「小麥和羊毛市場等等,由於金融危機,他們沒錢購買,因為他們矢去了信譽度。」
「這是我們以前從未遇到過的。」

Yorke Peninsula穀物種植農場主Greg Schulz已經從事種植業四十年了,他種植的穀物已經是連續第三年遭受乾旱的威脅了。

就讓我們以一個斯多葛樂觀主義的觀點來分析,這是一個地區表現出來的「週期」, Schulz先生說,被這個表現攻擊到的農場社區將用兩到三年來恢復。

「這是個特別時期,但是我承認不是每個農場都可以倖免於難,這的確令人感到難過,」Schulz先生說。

John Neal在Ngapala經營農場,就在obertstown外面,比往年都提早開始收割,就在上週12毫米降水之後搶收了一些小麥,蓖麻和大麥。
但是這位其家族自1905年就在中北區經營農場的60歲的農場主說,他其他的農場主都在面臨著可怕的麻煩。
「我們想知道銀行是不是資金「有些已經好多年沒有好收成了,他們中很多人都已經是第四代農場主了,他們在想,『我們還能不能繼續做下去』,」他說。
短缺,銀行是否願意做下去或能夠為下年繼續做。」

White先生說,農場經營的未來與那些對極端溫度相對抗的轉基因作物相連。

「在沒有大範圍造成影響時你不能放棄一百萬公頃,」他說。「坦率的說,目前我們還不知道哪裏存在著希望。」
「一個可能性是,CSIRO(澳大利亞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已經研究出了一種小麥可以在乾旱時多產出百分之二十。你一提到GM作物,人們就害怕,就想,它們會長成兩個頭三條胳膊。」
「小麥不喜歡白天高溫,也不喜歡非常低溫,所以小麥面對冷天,熱天和有風的天都很脆弱。他們可以提出這個問題——唯一實際的渠道就是轉基因。」
「這是我們一定要考慮的問題。」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南澳10位傑出人士獲澳洲榮譽獎章
南澳西澳多個地區火災危險季節提前
南澳貨車運輸大亨斯考特去世
澳聯邦政府獲南澳瑪瑞河控管權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習近平險遭襲擊?官方放猛料洩底
【拍案驚奇】華爾街大佬進京救火?許家印兩出路
【秦鵬直播】大陸最慘富豪縮水270億 下個是誰
【新聞大家談】美英澳組小軍事聯盟 習嚴重誤判?
【新聞看點】福建疫情仍高燒 中共欲打港富豪?
【財商天下】恆大如炸彈 救或不救中共陷兩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