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澳四分之一农场主面临去留难题

标签:

【大纪元11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立编译报导)大约有一百万公顷的南澳种植地可能受到威胁,原因是农场主们面临着一场“暴风雨”。

南澳农场主联盟主席Peter White说,自大萧条以来,目前该省四分之一的农场主将不得不在明年年初做出严肃的决定,是走是留。

他说,干旱、肥料及燃料价格的综合问题,世界商品价格的浮动及全球经济危机使问题变得糟透了。
“我们知道,有很多农场主的开户银行告诫我们:今年我们会贷款给你,但是如果今年做的很失败,我们不得不做出严肃的决定。”

“不幸的是,已经失败了——因此必需在1月或2月时做出困难的决定。 ” “我们预计该省大概有百分之二十五的农场主将在那些问题面前作出决定,是否继续做下去。”

“那将是大约一百万公顷的种植地。”
“如果你看到这个数字针对乡村面积的百分比,那对商业,乡镇,娱乐业及方方面面都将是个很大的影响。”
“这是个流程效应。”

White先生说,他所在的组织已经被来自乡村企业的这类电话询问淹没了。

“我们已经看到严重的影响了,”他说。

“不幸的是,情况还在恶化。迹象显示并不好。今年是最昂贵的收获年。肥料,杀虫剂及燃料价格是从来没有过的高价格。”

“同一时间里全都走下坡路。干旱就已经够糟的了,再加上价格提高和经济危机,无疑是令生存艰难。”

“所以说,我们不是仅仅错失了1千万澳元的潜在收入,还让我们花费了大量资金来重视这件事。”

White先生说,目前农场主们面临的困境是80年来最严重的。

“不是经济萧条以后我们就没碰到过这类压力和影响,”他说。“我们以前也有干旱,但这次是30多年以来数次经济萧条中最糟糕的了。”

“我们受到了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
“小麦和羊毛市场等等,由于金融危机,他们没钱购买,因为他们矢去了信誉度。”
“这是我们以前从未遇到过的。”

Yorke Peninsula谷物种植农场主Greg Schulz已经从事种植业四十年了,他种植的谷物已经是连续第三年遭受干旱的威胁了。

就让我们以一个斯多葛乐观主义的观点来分析,这是一个地区表现出来的“周期”, Schulz先生说,被这个表现攻击到的农场社区将用两到三年来恢复。

“这是个特别时期,但是我承认不是每个农场都可以幸免于难,这的确令人感到难过,”Schulz先生说。

John Neal在Ngapala经营农场,就在obertstown外面,比往年都提早开始收割,就在上周12毫米降水之后抢收了一些小麦,蓖麻和大麦。
但是这位其家族自1905年就在中北区经营农场的60岁的农场主说,他其他的农场主都在面临着可怕的麻烦。
“我们想知道银行是不是资金“有些已经好多年没有好收成了,他们中很多人都已经是第四代农场主了,他们在想,‘我们还能不能继续做下去’,”他说。
短缺,银行是否愿意做下去或能够为下年继续做。”

White先生说,农场经营的未来与那些对极端温度相对抗的转基因作物相连。

“在没有大范围造成影响时你不能放弃一百万公顷,”他说。“坦率的说,目前我们还不知道哪里存在着希望。”
“一个可能性是,CSIRO(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已经研究出了一种小麦可以在干旱时多产出百分之二十。你一提到GM作物,人们就害怕,就想,它们会长成两个头三条胳膊。”
“小麦不喜欢白天高温,也不喜欢非常低温,所以小麦面对冷天,热天和有风的天都很脆弱。他们可以提出这个问题——唯一实际的渠道就是转基因。”
“这是我们一定要考虑的问题。”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南澳10位杰出人士获澳洲荣誉奖章
南澳西澳多个地区火灾危险季节提前
南澳货车运输大亨斯考特去世
澳联邦政府获南澳玛瑞河控管权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加赛德:中共最惧怕中国人民
【新闻大家谈】姚诚:卖命偷机密 遭卸磨杀驴
【未解之谜】捕捉灵魂的摄影师
【微视频】洪水来不预警 郑州防洪还是杀人?
【远见快评】疯狂围攻外媒 中共文宣失控?
【秦鹏直播】郑州书记被轰下台 中共提2清单遭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