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媒體究竟為誰服務?

【大紀元12月19日訊】(BBC中文部記者葉靖斯撰文) 最近在香港,無論是報紙還是電視新聞,頭條都充斥著同一家電視台的標誌。

亞洲電視是香港的兩家免費電視台之一,卻長期處於挨打狀態,收視率偏低,股權也經歷了多次變動。

電視台的主要股東查氏家族本月初找來兩位在電訊界響噹噹的人物——張永霖和王維基——出掌執行主席和行政總裁的要職。

殊不知,才不過12天的時間,張永霖在一個毫無關係的記者會上面,突然宣佈「電訊魔王」王維基已經辭職。

更讓人目瞪口呆的是,事發不足12小時,王維基透過自己一手創立的電訊和媒體公司發表聲明說:我沒有辭職。

筆者曾經在亞視工作過一年多,無疑比較關心這樣的消息,事情發酵的速度也實在驚人:政府和立法會議員都接連表達關注,要求亞視盡快交待。

事情引發了不少傳言,其一是緣於電視台剛舉行的選美活動。除了被指責「造馬」,還傳出王氏對參賽佳麗出言不遜的消息。

其二也離不開備受關注的新聞部。有說王維基上任以來多次批評新聞部的運作,招致強烈不滿,也有說是因為他明言要改變亞視新聞的「中央台」形象,使得「北大人」惱火不已,要求道歉。

這些消息孰真孰假,只有當事人知道。不過這次亞視管理層劇變,恐怕無可避免的喚起了大家對香港媒體自由,或者是香港媒體大陸化的又一次思考。

扭曲的傳媒生態

從現實環境來分析,媒體老闆甚至於新聞記者、編輯為什麼會進行自我審查,也不難理解。

香港本來就是一個細小的市場,哪怕你把澳門也算上,能帶來的收益始終有限,媒體老闆眼見著中國大陸這個龐大市場,尤其是這些年來國內品牌崛起所創造的潛在廣告需求,始終是會心動的。

另一方面,親北京的資本家覺得「有責任為國家做點事情」,要宣揚一些新的價值,就得有平台。進軍媒體業無疑是最明顯的選擇。

然後,也許就是中國人那種傳統的自保心理作祟,有怎麼樣的老闆,也就有怎麼樣的揣測和憂慮。

要知道,香港新聞媒體業的工資至少自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以來,就一直維持在較低水平,要是想堅持留在這行頭,就更得想辦法好好的保住工作,不然就連那剛剛足以餬口的收入都沒有了。

於是,大家都擔心飯碗不保,情願「退一步海闊天空」,「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自我審查就在不知不覺間興起,直接批評北京中央以至於共產黨政權的聲音減少了。

不過,在形形式式的自我審查下,香港最近反而出現了一個新的現象:對北京政府不敢批評,對特區政府則開足馬力,猛烈轟擊。

媒體對特區政府的批評是否合理,見仁見智,但是這也總算證明,香港還是有一定的言論自由。

為誰服務?

這裡又想起了最近的一場辯論:5月四川發生大地震,舉國悲慟,中外記者湧進災區採訪。

其中一幕是,某香港電視台女記者看見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來巡視,馬上追上前採訪,第一句問的是:主席您有什麼話要跟香港同胞說的呢?

在前不久發行的一本關於香港記者反思四川地震採訪的書中,一位媒體人就談論了這個事情,認為女記者不應該問這種有奉承味道的問題,而是問諸如學校樓為什麼如此容易倒塌等等。

星期三(12月17日)傍晚,亞洲電視開了董事會,確認王維基辭職,但轉任公司顧問。王維基發表聲明,就選美會面試當中失言表示道歉。

王維基的聲明還說:「香港的人均本地生產總值是內地十多倍,中國是我們的國家,有能力時應該想想有甚麼貢獻,而非過份依賴。」

王先生是站在哪一方立場來說這句話,只有他本人知道;四川的香港女記者為什麼選擇問那個問題,也只有她本人才清楚。

不過這就引出了一道問題:政權移交11年後的今天,香港媒體究竟是為誰服務?

也許,這道問題就只有讓時間來解答。(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港聖誕元旦過境人次料增8%
Hugo: 滾滾羊肉爐(小小說)
組圖:中國冤民大同盟向中共討個說法
特首北上見胡溫 港媒等大禮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中共五個最恐懼的事情
【秦鵬直播】美日峰會瞄準中共 或簽祕密協議
【拍案驚奇】克里上海被冷落 中共拋棄李嘉誠?
【思想領袖】郭君:香港大紀元遭襲擊內幕
【唐浩視界】重判黎智英祭旗 中共啟動香港文革
【財商天下】華融債務風暴 金融界大事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