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從王千源事件看中共海外統戰(1)

【大紀元4月28日訊】(新唐人電視台報導)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我是主持人安娜。

在線收看
下載收看

杜克大學新生王千源因為調解人權團體和中國學生團體的對峙,而一夜之間聞名世界。很多中國「憤青」罵她為漢奸、賣國賊,但在海外有很多人稱讚她是獨立敢言、美麗勇敢。她自己說這些攻擊她的人是不愛國,反而是讓中國人在外面很沒有臉面。

有很多人認為,做這些事情的人實際上大部分還是有愛國之心的,但是是被中共操縱,中共操縱海外學生會和華人聯誼會等等這些機構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那麼今天我們就請幾位嘉賓來就此進行分析和探討。

如果您有什麼意見或知道什麼樣的情況,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提問或發表意見,或者來電話挑戰我們嘉賓的觀點和其他觀眾朋友的觀點。熱線號碼是6465192879,中國大陸的免費號碼是4007128899再撥8996008663。您也可以通過屏幕上Skype的地址給我們發您的意見或問題。

首先向各位介紹一下今天現場的兩位來賓,這位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先生,王先生您好!

王軍濤:您好!主持人。

主持人:這位是「中國和平」組織的負責人唐柏橋先生,唐先生您好!

唐柏橋:您好!

主持人:另外在我們電話線上還有一位特別的嘉賓,他是前加州理工學院華人聯誼會的主席李建忠先生。您好!那首先請唐先生給我們觀眾朋友先介紹一下,「王千源事件」現在最新的情況。

唐柏橋:基本上有兩個進展,一個是杜克大學的學生組織對學生聯誼會這個組織進行調查;第二個就是FBI正在對該組織裡面個人所做的事情進行深入調查。當然在這之前,美國當地有關的警察部門還有學生的保安部門,都已經對她進行24小時的人身保護。

這三件事情加起來,就說明美國政府對此事非常重視,而且現在要求取消學生學者聯誼會的組織資格和會員的團體資格,這個呼聲已經是壓倒一切。在杜克大學裡面的學生組織,它是一個行政部門,那些註冊的學生組織90%基本上都聯名要求取消這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資格。

這個將來會有很大的象徵意義,因為這個學校的學生學者聯誼會如果被取消資格的話,很可能會起連鎖效應,美國是一個法治國家,其他各大學是不是有類似的行為,有類似行為的學校可能會仿效。所以我覺得這個事情我們可以拭目以待,看下一步的發展。

王軍濤:我想作兩點補充,因為「王千源事件」除了王千源本人和杜克大學發生之外,其實還有很多事情。雖然在美國政府和杜克大學進行干預和調查之後,現在在杜克大學校園內,形勢對王千源比較有利。但另一方面,我覺得在校園之外,像在網絡上和在中國大陸,事情還在持續發酵,對王千源的攻擊是有增無減,而且現在她的家人已經無法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主持人:這也是我要問的問題。我們看到王千源調解了雙方的對峙,她回去之後,就在網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在她寫完那篇文章時,其實她心裡是向著中國的,想讓中國人在外國人面前有一個比較有風度的形象,然後和平的來解決這個事態。但是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對她群起攻之呢?

王軍濤:我覺得可能有兩個原因,一個是我們今天所要討論的題目,就是在這個事情上,中共政府在背後還是起了一些作用。當然這個「起作用」,也是中共政府長期以來在作統戰工作上一些行之有效的方式,這些方式實際上在民國時代和國民黨鬥爭的時候,他們就有了。

那時在國民黨的「中統」、「軍統」那麼樣的高壓之下,它可以在中國的名牌大學像北京大學,把胡適那樣的教授搞臭,它們在這方面是起作用的,所以還有更多的學生是處於不明真相。

在不明真相這點上,我覺得有點奇怪。雖然大家都在一個校園裡頭,但是從這些學生看來,他們在感情上和認知上和西方的主流社會的學生差距這麼大。我覺得這可能也是因為在大陸長期的教育之下,他們有一些偏見,接受了一些宣傳教育。

再有一個,在大陸那種政治和社會生活中,養成的政治文化和政治心理的一些嚴重問題,導致現在他們對一些東西的看法跟主流社會有這麼大的反差。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今天在線上還有一位特別嘉賓,他是馬曉明記者,他是中國大陸陜西的記者。那我們想請問一下馬先生,我們在海外看中文網站,很多都是反對王千源的聲音,但是也有維護的網站網主,他們說很多不同的聲音都被過濾掉了,95%的不同聲音被過濾掉,那我不知道實際在中國的情況是什麼樣?您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呢?

馬曉明:我想是這樣,現在在中國大陸許許多多的人,愛對時事、愛對現在的國家情況發表評論。我說我們哪有什麼資格去評論,哪有什麼條件去評論?評論是依據事實,但是在中國大陸基本的事實、社會的真實情況,絕大部分都被中共專制集團首先封鎖、掩蓋掉了,首先被歪曲了。

所以它給你宣傳出來的這些東西,你接受了以後,你要評論、你要認識,你得出的結論、你認識的結果,就是它給你設計好的結果。這樣5、60年下來,它們作的這種宣傳是舖天蓋地,而且滲透到社會各個方面,不但有新聞宣傳,而且有教科書;有他們的所謂「理論研究」,還有雜誌、出版、廣播等等一系列,成天不斷的在給你宣傳這些東西。

所以人們衡量事情、作出判斷的思想依據,就是它給你灌輸的這些東西。現在國內外的許多華人,包括許許多多的所謂「狗屁」民運人士,他們做出的表態都是跟著共產黨走的,這些事情一點兒都不奇怪。

不要說老百姓了,就是有些有獨立見解的所謂「民運人士」,一說到他們要搞藏獨,他們要搞疆獨,我就派解放軍去鎮壓嘛;說台灣要獨立,我再一次派解放軍去打台灣去。就是這樣的,所以一點兒都不奇怪,為什麼呢?一個國家的民眾受共產黨幾十年的奴化、愚民教育,它這種共產的、極端的民族主義情緒的教育……

主持人:好,謝謝馬先生!有其他問題再問您。我們現在再接一下李建中先生,李先生是前加州理工學院華人聯誼會的主席,李先生您在線上吧?

李建忠:對!

主持人:我知道您幾年前就組織了很多大型的留學生的抗議示威活動,那剛才馬曉明先生他談到了在中國是因為很多信息被封鎖、被控制,所以導致人們的判斷和事實是不符的。

我想海外留學生他們在海外,資訊應該是非常暢通的,為什麼會有這麼多這種活動,當時您在組織這種活動而學生在參加這種活動時,是一個什麼樣的想法?因為我們主要還是加強各自的理解和溝通。

李建忠:對於我來講,因為當時我在洛杉磯不僅是我們加州理工學院學生會的主席,同時因為我當時可能比較積極吧,所以當時領館也讓我來負責整個南加州各大學中國學生會的很多活動,算是一個總協調人吧。

我自己多少年過來之後再一看,我知道我當時是抱著一個什麼心態,所以我再看到現在辦活動的那些人,我都非常非常清楚。因為他們都在走我過去曾經走過的路,很多人認為當時的我是他們的榜樣。

現在我看了看,說白了,當時我們做這些事情是利用了很多學生的愛國熱情,但是我們自己這些組織人,其實都是抱有個人目的的。我們首先都是先跑到領館那兒,先問問這件事情怎麼做,領館告訴我們怎麼做,包括在哪兒、找什麼樣的人給我們幫助。

包括資金方面,還有各個僑界的幫助,都是領館當時給我們安排的,那我們自己來講,比如像我當時會這樣做是因為……你們可能都知道,最出色的、經濟上搞得最好的那幾個華人幾乎都在洛杉磯,總部也都在洛杉磯。

當時我就想,看看能不能跟他們做點兒生意,可是你想學生在學校哪有機會跟僑界聯繫啊?所以就藉著領館的介紹,那時我就在洛杉磯成立一個……反正就是包括所有團體的一個聯誼會,我當時在裡面就代表整個學界。

那時就有機會跟洛杉磯所謂的「僑領」很熟悉,其實目的還是:第一想靠這個;第二是想在領館那兒表點功,將來歸國好做個什麼生意,能夠有個比較好的介紹信。

一般的學生真的就會被我們給鼓動起來,熱情很高,尤其是那些新來的學生,他對國外情況還不是很了解。一般像那種畢業的或者已經待了幾年的學生,他們一般來講都不願意參加,只有極少數幾個跟我抱著同樣想法的人,在那兒鼓動著那些新生來做。我想大概就是那麼一個情況。

還有一個,我覺得馬先生剛剛說的那個情況,據我認識的那些民運的人,他們跟我這樣說,他說他們並不是真正支持共產黨去把台灣或把西藏給怎麼樣。他們的意思是說,我與其去解釋又解釋不清楚,我還不如……乾脆你讓共產黨就把喜馬拉雅山、西藏你扔兩顆原子彈看看,你扔兩顆原子彈之後,你共產黨馬上就要倒台。他想說的是反話。我想馬先生也許可能誤解了,這是我了解的情況。

主持人:那我們知道這一次王千源在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說了很多話,比如她說他們(杜克大學的中國學生會)一直跟大家聯繫,看看當中有沒有思維不一樣的;如果有不一樣的,就阻止這些不同的思維的傳播。還說這個組織一直跟中領館關係非常密切,很多事情都直接受中領館的指使。

剛才李先生談到了,就是他們有什麼事情會請示一下、詢問一下怎麼去做。那二位全都是在海外留學,應該對學生都有一定的了解,您覺得它用什麼辦法去阻止人有不同的想法?然後如何能讓他跟黨「保持一致」?

唐柏橋:首先現在中領館跟學生的關係,越來越像我們在大陸上學的時候,現在大陸的情況我也不了解,不過我估計還是差不多。學生會實際上就相當於共青團底下的一個機構,共青團當然跟中共是一條線的,所以那時大學也好、中學也好,都有一個團委,學生會主席一般就像團委副書記那個角色。

那麼海外89年以前的學生組織還是比較隱晦的,經過89鎮壓以後,海外成立了「全美學自聯」,「全美學自聯」成為中共頭號敵人之一,是民運最強大的組織之一。所以中共後來發現,如果在留學生中不做好工作的話,可能江山就要變色,所以就非常危險,因為留學生畢竟是所謂的「國家的未來棟樑」嘛!

所以它們在90年代後期的時候,下了大量的功夫,比在僑界還要大,設法把留學生的組織轉化,從「全美學自聯」那種性質、反共的性質轉化成親共的,甚至於被他們操縱。所以一步步的,到今天基本上和國內學生跟官方的關係差不太多。

舉個例子,在海外的學生組織基本是拿經費的。這些學生會頭目有信用卡,定期給他們匯錢。每年搞春節聯歡舞會贊助一萬塊錢、二萬塊錢,還通過拿別的商家贊助,所以學生會組織中間就有很多好處。

它們對學生怎麼控制?我當然了解很多細節。舉個例子,各大學學生聯誼會不是有E-mail的群組嗎?發E-mail群組的時候,它們搞什麼活動都會發出去。比方李鵬要來了,發出去,然後有回饋。

比方楊瀾事件,最明顯是楊瀾那個事件,當時曹長青寫篇文章批評楊瀾,它們互相會討論,在討論過程就會知道你這個人的觀點。如果它覺得你這人很重要,它會想辦法和你吃飯、找你聊。它們曾經也和我聊過,通過一些中間人,用這種方式它就慢慢去影響你、改變你,讓你感覺一種無形的壓力,然後它會威脅利誘,比如像香港那些媒體自律,學生慢慢也就自律了。

主持人:我們經常聽到「威脅利誘」,它用什麼樣辦法去威脅利誘?你在海外、你在海外有工作,你也不用擔心你的衣食有問題?

唐柏橋:這很容易,比方以我們來說,首先我們的父母在國內是不是?這可以做人事政策。你在海外如果不聽話,你的父母在國內工作就不順利,很多情況下,你回國會遇到很多小麻煩、穿小鞋,這第一。

第二個,很多海歸派將來要回國發展的,回國以後你不就掉到它手上了?第三、在海外就像剛才李建中先生說的,你如果不跟它們搞在一起,現在很難在海外華人圈打開局面。

所以它這麼明顯的告訴你,你聽不聽它話?給你選擇,你要不要利益?你要自由、要民主、要理念?還是要利益?它就是很赤裸裸的,很多人選擇要利益,不要民主、不要理念。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熱點互動】愛國熱焰烘烤杜克新鮮人(1)
【熱點互動】王千源事件解析
【熱點互動】從王千源事件看中共海外滲透
史實 : 「反右」是擴大化了還是根本就不該搞?
最熱視頻
【快訊】蘇格蘭火車脫軌 至少3死1傷
【珍言真語】麥燕庭:港警搜報館 極權馴服傳媒
蓬佩奧捷克演講 解釋為何中共威脅超過蘇共
【珍言真語】程翔:中共外軟內硬 國際勿上當
【重播】美司法部副部長:反擊中共間諜
《薇羽看世間》美使館換圖藏玄機 今天全港買蘋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