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頭匠死而復生 講述「惡有惡報」

作者:陸文

清代著名詩人袁枚,在他的《新齊諧》中,記敘了一個剃頭匠以自身遭遇,講述惡有惡報的道理,使當時的人聽了很受教益。(shutterstock)

  人氣: 2503
【字號】    
   標籤: tags: ,

清代著名詩人袁枚,在他的《新齊諧》中,記敘了一個剃頭匠以自身遭遇,講述惡有惡報的道理:

烏程縣有個老彭,妻子有病,兒子年幼,全家就靠他一個人賣絲度日,生活比較困難。有一天,他抱著一捆絲,去收購店賣絲。由於價錢沒有談妥,就把一捆絲放在櫃台上,用手比劃著他勞作的艱難,請店主同情照顧他這件生意。

當時另外又進來幾個賣絲的人,店主轉身去照顧他們,而老彭放在櫃上的那捆絲,一眨眼的功夫,卻不見了。老彭拉著店主去官府告狀。店主辯解說:「我店擁有數萬金資產,當時應對的賣方又多,我不會去偷他的僅值幾千文的絲;再者,我當時也沒時間去偷他的絲,我正在照顧別的客商。」官府認為店主講得有道理,便對此事不予追究。

老彭只好回家,一路上悶悶不樂。快到家門口時,小兒見父親歸來,迎上前去找他要糖吃。老彭因為失絲懷憤,正在氣頭上,就對小兒踢了一腳,小兒應聲倒地,竟摔死了。老彭非常痛心後悔,轉身投河而亡。

過了片刻,鄰居發現小兒死在門外,連忙進屋,告知小兒的母親,她正臥病在床。正在此刻,又有人進來告知她丈夫老彭投河而死。這位病婦得知一連失去了兩個親人,神情恍惚,隨後也墜樓而亡。官府聞訊,來查驗後,吩咐把這不幸的一家人埋葬了。

到了第三天,忽然雷雨大作,炸雷把三個人打死在彭家門口。周圍的人們,都來觀看。忽然其中有一個「死者」漸漸甦醒過來。人們都認識他,他是個剃頭匠。大家正在驚訝之際,剃頭匠說話了!

他講:「前天,扒手孫某在收購店的櫃台上,乘人不備,偷出一捆絲。對門的謝某看到了,要與他分贓,否則就要告發。後來孫某和謝某一同到我店裡,透過我把絲賣掉,他們每人各得錢二千文,分給我三百文。我們聽說賣絲的老彭投河,一家人都死了,官府也不再追究,我們三個人都放心了。」

「不料今天我們同遭雷擊,神雷把我們三個從不同的地方抓到天空。擊中後,又把我們三人一起扔到老彭的家門口。這就是惡報。他們二人都被打死,我廢了一條腿。雷神留下我一條小命,是要我來講明這件事。我以後再也不幹那些損德的事了。」

大家驗看他的腿,果然是被擊壞了一條。在場的眾人,個個都十分震驚,人們紛紛感歎說:「確有神明!」「確實惡有惡報啊!」

——轉自正見網  #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清代著名文學家、詩人袁枚(1716—1798),字子才。他在《新齊諧》一書中,寫有《山東林秀才》一文。現譯述如下:
  • 西湖
    宋代有個人名叫沈持要,為人正直老實,家住湖州安吉(今屬浙江),於紹興十四年(公元1144年),前往京城臨安,探望親戚范彥輝。范彥輝當時是國子監考試官,范家的親戚們,知道沈持要正直信誠,也很有才華,想幫助他,要他參加今年的秋試。
  • 清代獻縣有一個官員,姓王,簡稱王官。此人能說會道,工於刀筆,常用文字陷人於罪。又善用心機,聚斂財富。但他每貪得一筆贓款後,就會遇到一件意外的事,耗去他相應的錢財。
  • 趙抃平素生活清幽簡樸,公務之餘不是讀書吟詩, 就是焚香彈琴, 或是觀鶴起舞,十分自得其樂。連他的白鶴也一樣「高潔清廉」,從來不會啄食官塘裡的魚蝦,也不吃別人的餵食。神宗時,趙抃從四川被召回京城,仍舊只帶著一琴一鶴。當時皇帝都不由得向大臣們讚歎他的高潔品質。
  • 包拯,又被稱為「包青天」,以其剛正不阿,清廉公正的為官風格被傳揚了千年。他在民間與關羽並稱為「文武二聖」,其在鄉村草野的地位能與孔子在廟堂大殿上的地位相媲美。
  • 孔子從衛國返回魯國,在一座橋上停下車子,觀看眼前正在出現的一幕非常驚險奇特的景象:
    有一匹巨大的瀑布,高達三十仞(古代的長度單位,周制以八尺為一仞),下面翻騰著回旋的水流,長達九十里。魚鱉不敢從這裡過去,鱷魚不敢在這裡停留。
  • 有一次齊景公請他的部下來赴宴會。酒後他在一起比射箭比武,齊景公拿起弓來,一箭射去沒射中,他的部下卻一齊喝采道:「好呀,射得好呀!」
  • 第三天清早,晨曦初露,曙光乍現,小沙彌急急起床會同老師父一塊兒沿線找去。找到一處草叢間,線就沒了蹤影。他們取來鐵鏟按址小心翼翼的挖去,果然...
  • 季羔擔任衛國的士師,主持刑法部門的工作。他曾經給一個人施過刖(讀月,古代斷足的刑法)刑。不久,衛國發生了蒯聵之亂。對立面中,有人要抓捕季羔。
  • 宗楚客(?-710),字叔敖,蒲州(今山西永濟縣西)人,是武則天堂姐的兒子。他生的「明皙美鬚髯」,而且明達聰慧,甚有才華,唐高宗時考中進士,善作詩,《全唐詩》錄存其詩六首,詞藻典麗,對仗精工。他考中進士後累遷戶部侍郎,武則天時期曾官至宰相,曾力主鞏固國家邊防,有一定的政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