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西方出版社與《心中的寶塔》作者的訪談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10日訊】近日,加拿大蓝蝴蝶出版社出版了他們的第一本有關中國的書籍——一本講述當代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書《心中的寶塔》。下面是西方編輯與作者的對話。

問: 這個故事西方讀者讀起來像一本戲劇性的虛構小說,但卻是個真實的故事,你們是否發現西方人對中國當代的這個迫害法輪功的現實完全不知道,甚至非常震驚?

屠龍、孟圓: 是啊,在西方社會的法輪功學員經常碰到這樣的事情。西方社會講自由和法制,強調彼此的尊重。是個安寧的社會。所以在這個環境下生活的人們很難理解,甚至無法想像在中共的統治下,中國人民、特別是這些年來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有多麼殘酷。

西方人難以理解中國現狀的另一個原因是中共對消息的封鎖。由於找不到第一手的資料,很多西方的媒體不得不使用中共官方審查過的資料;歷史專業研究在尋找參考書時也不得不使用中共官方親自編製的資料。那些資料中充斥著中共為了樹立它們「偉光正」形象的而對歷史的歪曲和掩蓋。所以西方很多對中國問題研究的成果都或多或少的受到這些資料的影響。

問: 聽說中共迫害法輪功是因為法輪功反對共產黨。在西方人看來「反對者必須遭到鎮壓」當然是獨裁者的邏輯,但是法輪功為什麼要反對共產黨呢?

屠龍、孟圓: 其實法輪功並沒有反對過共產黨。中共當局要樹立自己的形象,當然就要抵毀受迫害者的形象。在迫害法輪功之前和整個迫害過程中,中共始終在為它的迫害的合法性找理由,中共調動了很多黨員來研究這個問題,但卻始終找不到一個合法的指控。中共就簡單的給法輪功貼上「反黨」的標籤。

問: 在中國,「反黨」是一種什麼樣的指控呢?

屠龍、孟圓: 在中共建政的這些年裡,中共迫害過很多團體和個人,雖然每次對不同的人群都會加上不同的罪名,但共同的一點是說這些人「反黨」。「反黨」似乎是中國人的頭等大罪,比屠殺和強姦還要嚴重。「反黨」幾乎成了中共發動所有迫害前的信號,一但被指控「反黨」,對被鎮壓的人屠殺和強姦都似乎是合法的了。

其實在中國,受中共迫害的這些人幾乎沒有多少人原來是反對它的,有很多人甚至當初是非常支持中共的,結果也被迫害了。比如六四學生,他們去請願是出於對中共的信任,相信它可以清除自身的腐敗。法輪功學員原本也對中共沒有任何態度,他們甚至連政治訴求都沒有就被鎮壓了。這一點的事實就遠遠超出了西方善良民眾認為中共只是不能容忍反對它的人的認識。

其實就像《九評共產黨》中所講的,鬥爭是中共的本性。在沒有敵人的時候,它也一定會指定一些人作為敵人來鬥爭,並且一直在用最殘酷的手段把假象的對手擊敗。這次中國當年的頭子江澤民選了法輪功為鬥爭對象,因為這是一群以「真善忍」為原則的修煉人,與世無爭,又人數眾多。江以為這些人一定好欺負,人越多又越能證明中共力量的強大。江曾講「共產黨要在三個月裡徹底剷除法輪功」,並用了大量人力物力掩蓋迫害真相,以求儘快滅絕法輪功。可是讓它們沒有想到的是,「好人不是好欺負的人」。這些有著堅強信念的修煉者雖然個人都經歷了曲折的歷程和重重魔難,但整體上,法輪功走過迫害,堅持到了今天。這樣就有機會向世界人民講述法輪功真相和在中國發生的迫害真相。

問: 屠龍,你本職專業是一位電腦工程師,並不是一位職業作家,在寫書時你是否感到勉強呢?

屠龍: 我並未感到很困難,我所作的只是忠實的把白少華和他家人的故事記錄下來,白少華和他的家人的非凡經歷本身就十分精彩。但描述一些中國特有的現象,讓西方人理解是個很有挑戰性的問題。

問:比如說?

屠龍: 這些特殊現象不是因為中國人特殊,而是中共的制度十分特殊,中國有兩個體系,一個是黨的領導體系,一個是政府的服務機構,而且由黨的領導體系控制政府機構,所以中國的政府不是為老百姓服務的,而是為黨的利益服務的。中共一方面獨裁專制並用流氓手段迫害信仰,另一方面它又把自己要樹立為一個「偉大,光榮,正確」的黨,聲稱中國沒有它不行,欺騙中國老百姓和世界各國。

中共整個行政和法律機制沒有監督,中共自身在法律之外,造成中國的法律體系很奇怪。在西方,憲法是一個國家的根本的法律,其它法律都是從憲法引申(cascade)出來的。在中國,雖然文字上也是這樣的,但實際上,所有的法律包括憲法都是根據黨的需要制定的,這些法律條文之間互相矛盾,使用哪條完全看中共的需要。中共的憲法修改可能是全世界最頻繁的,尤其是改革開放後,大約每五年就要根據黨的需要修改一次。

作為國家法律的執行者,各級官員卻都「有法不依」,哪怕是明文規定的事情他們也不遵照執行,為了自己的利益或黨的利益欺壓老百姓,造成了數以百萬計的冤案,老百姓投訴無門,使得社會矛盾很大,可以說中共的法律系統基本上是無效的,因此它不得不建立了一個額外的機構叫「信訪辦公室」,讓老百姓直接和政府高層官員聯絡解決政府本來就應該解決的問題,作為社會矛盾的「減壓閥」。

問: 你在書中也提到信訪制度,法輪功學員有沒有利用信訪制度為他們的案子申訴呢?

屠龍: 用的。但是「信訪」這種制度可以說是中國獨一無二的,實際上只是給了老百姓一個解決問題的希望,它解決的問題少之又少,而所解決的那些事情往往會被作為中共關心老百姓的宣傳資料,讓人們認為中共政府比任何國家的政府都更關心老百姓,它讓人們認為中國老百姓除了通過法律程序,官員們還通過「信訪」額外的為老百姓服務。

由於「信訪」是「額外」的服務,所以,這種「服務」隨時會被取消,訪民也可以隨時被當作違法人員處理。在1999年前後,全中國都發生了很多起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以及騷擾法輪功學員煉功的事情,法輪功學員希望通過「信訪」這種方式找到相關部門和官員解決問題,這本來是政府給予的問題解決渠道,中共卻又以法輪功學員人數多為由,再把合法上訪的行為歪曲為「圍攻」,進而引申為「反黨」,然後就以此為理由進行鎮壓。

問: 這太離譜了,是不是說中共是奧威爾主義比較合適?

屠龍: 還不止這些呢。現在中共為了標榜它們民主自由,所以宣稱它沒有「政治犯」,但卻建立了勞教制度,2000年以後,勞教所裡關押的絕大部份都是法輪功學員。被勞教的人和監獄的犯人沒有什麼區別,甚至待遇更遭。但中共做了一個文字遊戲,就可以剝奪無罪的人的自由。

(注:奧威爾主義指現代保守政體藉宣傳、誤報、否認事實、操縱過去,來執行社會控制,包括冷處理、蒸發,公開紀錄和大多數人記憶中均被抹煞不存在,比如:用政治力編出迷惑的語言,如戰爭即是和平;侵犯個人隱私,到處都是直接或間接的監視;國家控制人民的日常生活,就如老大哥統治下的社會;鼓勵解構家庭的政策; 將傳統信仰轉成對領導國家跟党的崇拜;重新編撰符合國家解釋需要的歷史;簡化語言文字;激化對外國的敵意,斷絕外國的訊息物資來往,甚至出現妖魔化流言;禁止國民得到性與物資的滿足,幷以許多所謂的運動跟輸誠機會來消耗國民的精力與熱誠; 利用國家機器對死硬反對份子思想改造,讓其“痛改前非”做爲樣版後冷處理甚至蒸發,對黨來說反抗的烈士幷不存在。)

問: 法輪功有政治內容嗎?

屠龍: 法輪功是一個修煉團體,不參與政治,也就是說,法輪功修煉者所需要的只是政府不阻攔他們,可以像其他人一樣在公園裡鍛練,他們的書籍可以像現在社會上流傳的《聖經》、佛教經典和其它氣功書一樣正常出版。作為一群修煉的人,他們對政權與政治制度不感興趣。修煉法輪功的人雖然很多,但法輪功卻不會因此而推翻政府,也不會通過選舉等形式作為一個政黨或政治團體當政。

中共99年鎮壓法輪功的理由是「威脅政府」,「反黨」等,這是謊話。中共當局90年代中就在監視法輪功修煉者,這並不是因為他們認為法輪功會威脅政府,而是他們希望能找到或者製造一些事件作為理由迫害法輪功,可是好幾年都沒有找到,迫害開始後,廣大民眾甚至政府部門也因為看到這些人的善良和與世無爭,而不願執行迫害的決定,所以江澤民想要「三個月內剷除法輪功」的計劃很快落空了。直到2001年初,中共製造了「天安門自焚」等偽案,更大程度的煽動仇恨,並用高壓手段脅迫政府工作人員,對法輪功的迫害才變得異常慘烈。

每件事情說起來話都很長,把這麼複雜的事情向西方社會說清楚工作量很大。希望大家喜歡這本書,也希望西方社會通過這本書瞭解更多的中國大陸的真相。我很高興能夠有這個機會做這樣一件事情,

問: 該你了,孟圓,你本是一位建築師,但是也參與寫這本書。當在《心中的寶塔》中講述白家的故事時,是不是也勾起你在中國勞教所裡被關押的回憶?

孟圓: 是的。少華的人生經歷和我有很多相似之處。我們是同齡人,成長過程幾乎是一樣的,所以我們對於中共統治下中國人的日常生活的壓抑有同樣的感受。我們都自幼習畫,對藝術的瞭解使我更能深刻體會少華在不許法輪功學員表達思想的勞教所裡所畫的那些畫的深刻內涵——他是在用繪畫的方式表達大法修煉者沉靜、純淨的心和對真理的忠貞。

我們都親歷了425的和平上訪。更主要的是,我們都在中共鎮壓法輪功後遭受了迫害。我曾在試圖脫逃警察的非法抓捕時摔斷了腰椎。已經變成殘疾人後還被勞教。所以我非常瞭解少華被長時間綁死人床導致雙腿失去功能後還被拖進勞教所的感受。我和少華都曾經被關押在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當一到那裏,警察們就提著電棍、舉著日本武士刀在操場上「歡迎」我們,然後嚎叫著把我們這些在看守所裡已經迫害的走不動路的人趕進樓裡。那個操場就是書中「永不低頭」那一節所描述的少華幾乎被電死的地方。

問: 你在勞教所也有和少華相似的經歷嗎?

孟圓: 是的。02年我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那個所長李靜03年調到團河勞教所,用「破冰攻堅工程」迫害白少華等法輪功學員。我和白少華經歷過非常相似的迫害。奴工、體罰、剝奪失眠、以及每天的謊言灌輸。我們都曾用善心感動了那些被警察派來看管我們的普教和一些警察,勸說被謊言矇蔽的同修從新開始修煉。但我也清楚這有多難。

就在我即將期滿時,警察發現我一直在給大家傳經文,告訴大家發正念和講真相,警察馬上把我24小時包夾起來,並且威脅要給我延期10個月。那天正好是我父親的生日,警察有意讓我給家裏打電話。我祝父親生日快樂,我想決不能把這個延期的壞消息告訴他,我不忍他再為女兒受到的迫害而受煎熬。我笑著安慰他說我就要回家和他團聚了,電話這邊,我把眼淚悄悄咽進肚子裡。所以我非常理解白少華在勞教所裡幫助同修們一起抵制迫害而被送進集訓隊的付出,以及幾年中他的親人承受的離別之苦,和少華對他們越來越深切的愛!

問: 這麼說來《心中的寶塔》對你來說不僅僅是寫的一個別人的故事?

孟圓: 可以說《心中的寶塔》絕不只是白少華和他的家人的故事,這是9年來在中國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經歷的縮影,裡面凝聚的我們苦難的承受和善心的結晶,對信仰的堅持和對不同身份的人的關懷。
正是這種相似的經歷,使我能夠把更多的細節、事情產生的原因和不同人的心態表達出來,讓讀者們更加深切的理解這些發生在中國的離奇但真實的故事。寫作時,我隨著少華一家的經歷歡笑、流淚。可以說這本書不是用筆寫成的,而是用心。

問: 當你們揭露中共鎮壓法輪功學員時,它們是否和德國納粹、蘇維埃俄國和柬埔寨紅色高棉的專制政權十分相像?

孟圓: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集中了古今中外的迫害手段。納粹有集中營,中共也有勞改營,納粹迫害一些特殊人群,中共也經常這樣做。納粹的宣傳部長約瑟夫‧戈培爾發動針對猶太人的仇恨宣傳來使納粹的迫害合法化,中共同樣也發動了大規模的針對法輪功的仇恨宣傳,直到今天都沒有停止。

蘇聯餓死了數百萬人,屠殺了很多老百姓甚至蘇共高官,中共作為蘇聯共產黨的學生,建政後迫害死的人更多,官方數字非正常死亡的人數有八千多萬,連自己定的國家主席都能被迫害死。

柬埔寨的紅色高棉實際上是直接受中共領導的一個共產黨的分支,它對柬埔寨老百姓的迫害手段,包括取活人的人腦作為紅色高棉頭子的補品都是從中共那裏學到的。經過了幾十年的發展,今天中共對法輪功迫害時所使用的手段比那些更殘酷,更成熟。尤其「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手術,換取外匯更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大衛‧麥塔斯)。

問: 現在西方社會也有很多法輪功學員,李大師現在居住在美國。那麼這些法輪功學員有沒有遇到過來自中國政府的海外分支機構製造的麻煩呢?

屠龍、孟圓: 中共以前經常教育人民要「把紅旗插遍全世界」,也就是說他們要把全世界都變成共產黨的天下。中共很懂得如何利用西方的民主和自由為自己爭取一席之地,並安插自己的勢力。他們有一整套的方法,叫做「統戰」。現在中共的勢力利用世界各國經濟合作的機會滲透到很多跨國公司,政府機構,民間團體中。

2008年5月17日以後,中共使領館利用美國紐約皇后區的法拉盛的暴徒在美國領土上毆打、猥褻、威脅當地修煉法輪功的居民就是一個例子。奧運火炬傳遞的時候,中共能在很短的時間裏組織成千上萬的華人,留學生到現場和西藏人士,人權團體對抗。實際上中共已經在嚐試著利用它們的勢力在其它國家的領土上做它們要做的事情。可以說共產暴政是當今人類最大的威脅。人們應該學會向中共這樣的政權說停,否則它們就會像二戰前的納粹德國,得寸進尺最終釀成巨大的災難。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已經9年了,如果人類繼續漠視這場迫害,最終也會受到這個兇手的侵犯。

問: 你們在書中提到了很多少華的個人信息,還有他在獄中創作的詩和畫,你們是怎樣得到這些的?

屠龍、孟圓: 我們和白少華是朋友,一直很關心他和他們家的情況。我們的資料來源於很多方面。有些資料來之不易,很多都是我們的朋友冒著生命危險突破了中共的網絡封鎖,通過各種加密手段傳送出來的。

我們也有一些特殊的渠道核實資料的真實性。雖然中共用欺騙的方法發動了一場對法輪功的迫害,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認識到迫害是不對的,包括勞教所和監獄中的警察和跟著警察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人,他們很多人後來成了法輪功學員的朋友。他們幫助我們傳遞出了很多消息。
這本書的中文版初稿在大紀元網上發表後,有一些中共警察看到後放棄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共當局十分氣惱,一直追查是誰透露的消息。為了保護這些正義的勇士,請原諒我們不能透露更多。

問: 白少華的繪畫作品是《心中的寶塔》一個主要特色。

屠龍、孟圓: 是的。這些畫作是這本書中的珍寶。不止是因為這些畫是在勞教所裡畫成之後被私下帶出來的,而且這些畫掃瞄成電子文件後非常大,想要突破中共的網絡封鎖把它們發來給我們就難上加難。所以書中的這些圖片非常重要,不僅因為這些畫顯而易見的藝術價值,還因為它們突破了中共封鎖最嚴密的勞教所和被中共控制的中國大陸,是中國人民爭取自由的勝利。

問: 在西方,法輪功通常被看作是和中國相聯繫的,因為很多修煉者生活在中國,而且西方的多數學員也似乎是華裔,法輪功實質上就是中國的嗎?還是它也同樣可以提供給中國文化之外的其它種族的人?

屠龍、孟圓: 法輪功適合全世界各界人士修煉,目前法輪功已經在世界100多個國家洪傳,主要著作《轉法輪》和《法輪功》被翻譯成40多種文字。越來越多的不同種族和不同民族的人都在開始修煉法輪功。法輪功教人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做一個好人,通過自身精神境界的昇華和至簡至易的功法來達到身心的淨化。「真善忍」是普世的價值觀,是每一個願意修心向善的人所遵循的共同的原則。

由於法輪功植根於中國正統文化,又是從中國傳出的,所以華人修煉者比較多。中華正統文化有博大精深的內涵,這個文化實際上是一種修煉文化。各朝各代、各行各業、方方面面的中華文化都貫穿著修煉的因素。這和西方的文化有一定的差別。但不同民族的人的善良本性是共通的。現在隨著世界上越來越多的人想要瞭解中國傳統文化,有越來越多的西人接觸到了法輪功,開始修煉,並且同樣有很深的理解,效果很好。

問: 有人暗示說李大師是神。你們相信是這樣嗎?

屠龍、孟圓: 客觀地講,法輪大法修煉者在修煉過程中的確顯示出很多不同尋常的地方,真正的修煉者自己會體會到,很多現象用現代科學無法解釋。

但是法輪功師父李洪志先生從來沒有說自己是神,更沒有要求學員和其他人把他當作神來崇拜。他常說,人們叫他老師、大師、先生都可以,叫名字也行。只是作為法輪功學員,他的弟子和學生,我們不應該叫名字。因為中華正統文化把「尊師」作為美德,所以我們的稱呼是「師父」或「老師」。

問: 法輪功說修煉者對「眾生」都負有責任,西方人基本沒有「眾生」這個概念。你們怎麼理解這個詞?

屠龍、孟圓: 中國古代的文化很重要的兩個部份是佛道兩大家。「眾生」是佛家的詞語,泛指一切生靈,並強調對一切生靈慈悲對待。道家認為「萬物皆有靈」,同時強調「人是萬物之靈」。只有人才能通過修煉「返本歸真」,返回到自己先天純真的本性上去,所以在這個世界上,人是最珍貴的。

在我們自己的修煉中,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愛護自己身邊的一切生命和環境,不殺戮,不浪費。對人更是格外尊重,不但不打人、不罵人,而且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即使遭受別人的打擊甚至來自國家機器的迫害,我們也不會用同樣的方式去針對。

問: 儘管對法輪功信徒的迫害是由中國共產黨一手操控的,法輪功學員卻經常提到他們不反對共產黨。你們能不能解釋一下為什麼遭受了這樣的迫害,他們還支持共產黨?

屠龍、孟圓: 「不反對」不是「反對」,也不是「支持」。法輪功不參與政治,所以一直有人問「法輪功是支持還是反對共產黨」,其實是沒有問對問題。但是中共在迫害法輪功時一個最大的借口是說「法輪功反對共產黨」,並且喊出口號,「共產黨要戰勝法輪功」。所以法輪功學員在向世人講真相時才會提到法輪功沒有反對共產黨。

中共是個政黨,法輪功是修煉團體,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範疇的概念,中共能想到開展這樣一場 「鬥爭」,非要與法輪功對立,這不是很荒唐嗎?

問: 但是事實上法輪功學員向中共提出抗議,這難道不是反對中共嗎?

屠龍、孟圓: 西方有些人認為中共迫害人是因為那些人和他們對立,這是個很大的誤解,是中共一言堂的仇恨宣傳控制和影響海外媒體的結果。幾千年中國傳統文化中講「忠」,忠於國家,忠於當權者,即便當權者有錯,或者不好,老百姓和大臣都會本著對國家負責的目地去提出建議,促使他改進。但這並不意味著老百姓反對當權者。

在迫害即將發生和發生後,李洪志先生和法輪功學員們就是這樣做的。李洪志先生親自給中共政府寫了公開信,法輪功學員們也為了這場人禍能不發生,本著對社會負責的態度反覆給中共各級官員,各級部門寫信,告訴他們法輪功學員不參與政治,不會對任何政權產生影響。但中共仍然繼續迫害,而且根據這些信的屬名抓人。

在沒有任何渠道反映情況之後,法輪功學員們去天安門和平情願,他們打出的橫幅都是「法輪大法好」和「真善忍」,用來澄清中共詆譭法輪功的言論。在不公的對待下得允許人說話,這是做人的基本權利。但是中共不尊重人的任何權利。儘管法輪功學員們沒有一條反對中共的口號,但他們還是一個個的被警察從廣場上拖走,送進勞教所。

由於這麼多年中共始終不願接受法輪功學員的勸善,繼續仇恨宣傳,毒害世人,2004年後,法輪功學員不得不向人們講清楚中共的特性,使人們明白中共為什麼要迫害法輪功,希望全世界每一個人,包括每一個中共的黨員,能判斷出善惡是非,想清楚是否要作為中共的一員繼續跟隨中共迫害。目地也不是反對中共,而是挽救世人。

世界很多民族的價值觀中都有善惡有報。法輪功學員不希望人們,特別是那些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人,我們的同胞,被中共欺騙,跟著它做不好的事情,給自己帶來不好的結果。所以,無論法輪功學員做什麼都是在本著對社會負責、對人負責的態度。反對的是這場邪惡的鎮壓,而不是哪個政黨。

至於中共政權的結果,法輪功學員沒有態度。如果它倒了,那是中共自己在對法輪功的迫害和對藏人、基督徒、維族人、不同政見者、民運人士、維權律師、訪民等等的中國各種人士的迫害中耗盡了精力、花光了資金、作惡太多失去人心造成的。是中共自己的選擇。

問: 因為對中共侵害人權的指控,包括對法輪功學員和藏人的鎮壓,2008北京奧運引發了大論戰,有些人甚至宣稱不要和中國做生意,直到中國的人權記錄得到改善。你們認為西方督促中國改善對國民的待遇的現實性有多大?

屠龍、孟圓: 奧運會作為世界最大的體育賽事,84年洛杉磯奧運會後給各個主辦國都帶來了很多商業機會和經濟收益。中國作為我們出生的地方,我們熱愛那片土地,關心那裏的父老鄉親,我們希望中國的經濟富強。但中共當局並沒有用世界各國的投資發展經濟,改善人民生活,而是用超過四分之一的國力迫害法輪功,結果造成很大的虧空。這對於一個在中國經營生意的企業和商人來講是很危險的。

中共當局不講法律,會想方設法從投資者那裏得到錢來填補這個虧空,結果造成國外企業家的投資被間接用於對法輪功迫害。如果投資商在中國堅持依法辦事,那投資商自己也很可能成為中共迫害的目標。我們既希望自己國家的人民好,也希望各國的人們都好。所以當務之急是大家都來敦促停止迫害,使中國能恢復正常的社會秩序。至於具體怎樣做,每個人都可以根據自己的情況做決定。

問: 通過把《心中的寶塔》中的故事與世人分享,你們最希望能達成什麼?

屠龍、孟圓: 我們本著對社會負責,對讀者負責的態度,認真的完成這本書,希望白少華和他家人的故事能被更多的人所瞭解,通過這個傳記,讓西方社會更加瞭解中國,瞭解中共的特性和中共當局做事的方式。從而讓人們少受中共的欺騙,應該說對西方社會的政府和人民也是有好處的。

另外我們也希望通過這本書能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的真相,以及法輪功學員在承受巨難中的堅強。希望所有人都能夠伸出您的援手,救助中國遭受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和其他宗教人士、人權人士等各界受迫害人士。最終結束共產暴政給全世界和全人類帶來的危害,共同走向美好未來。

(轉載自看中國)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1-10 2: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