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艱難歲月

心中的寶塔(23)——集訓隊

屠龍、孟圓編輯整理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8日訊】集訓隊是集中營中的集中營,在破冰攻堅工程中沒有被轉化的學員就被藏在這裡,與外界隔絕,進行所謂的「封閉」轉化。

這裡的「條件很好」,每人一個單間,吃喝拉撒睡全在裡面,人一旦被關進來,就始終在屋裡關禁閉,沒有放風的機會,監室還帶監控器,24小時監控監室內的情況。勞教所對這裡的人力投入也很大,一般都是多對一的迫害。

少華被押送到那裏之前,那裏關押著李海林,田恩澤,溫繼宗等沒有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因為監室不夠,為了「迎接」少華,勞教所把原來關在那裏的李海林給關到儲物間裡去了……

為了轉化被勞教人員,勞教所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消滅人的自尊心。所以他們用盡手段破壞被迫害的人形象,以打擊被迫害人的自尊。

一大群警察按著少華的頭,架著他的胳膊,把他「護送」到了集訓隊,給他專門分派了六個人,那陣勢,好像非得把少華治的服服帖帖的才算完。

第二天,勞教所的管理科副科長親自找到少華談話,想從談話中抓住把柄,編造一些黑材料作為勞教所處分少華的證據。談話的時候,他們還專門找了兩個人,一邊一個,把少華按在椅子上,也不知道他們怕什麼。

有這麼大的陣勢撐腰,管理科副科長顯得神氣十足:”你知道你為什麼受處分嗎?”

少華很平靜,但卻很堅決,「不知道,我沒有過錯,我只是為了防止警察非法施暴,喊『不准打人』,既防止警察違反法律,又保護了被打的人,有什麼過錯呢?」

“你這是挑動全隊鬧事!”

“我大聲喊只是為了防止違法的事情發生,如果在大街上看到有人打人,喊人幫忙制止難道就是挑動大街上的人鬧事嗎?”

副科長的臉漲的通紅,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少華突然感到壓在肩膀上的手輕多了,他感覺到那兩個按著他的人在讚許的點著頭。這地方他們見的人多了,這形勢下還能這麼頭腦清晰,進退有度,這份膽識令他們佩服。

少華接著說:「我認為對我的處分是不公平的,是一個錯誤,我需要紙和筆,把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寫成材料,向上反映,特別是六大隊隊長尹紅松為了整人,亂用職權巧立名目對勞教人員實施各種迫害!另外,你們曾說過我寫了所謂的思想匯報後就不再受迫害了,既然我又受到了迫害,就此機會我向你們鄭重聲明,原來我所寫的一切轉化材料全部作廢!」

副科長根本沒有還手之力,他輸了,輸的很徹底,他非常憤怒,他感到自己受到了愚弄和羞辱。來之前,他以為少華早就給制服了,他本來期望見到的是一個低眉順眼的人,一個哆哆嗦嗦的人,一個唯唯諾諾的人。可是他面對的卻是一個正氣凜然的人,他覺得不是他在審問這個犯人,而是這個犯人在審問他,而且審的證據確鑿無可辯駁。他最希望的是趕快離開這間房子,結束這段談話。

「你的問題我們知道了,以後再說!」

副科長走後,集訓隊又開始了破冰攻堅的那一套東西,不讓睡覺,長時間坐板凳,不讓上廁所。為了讓法輪功學員沒有證據上訴,所有法輪功隊裡沒有時鐘,這樣,你不知道你多長時間沒讓睡覺,坐了多長時間的硬板凳,多長時間沒有讓你上廁所。

少華不斷的找到隊長上訴,要求知道時間的權利,要求正常睡覺的權利,要求上廁所的權利。勞教所的隊長指使班房裡的犯人頭管制少華,少華一喊話或者一叫班長,他就找犯人架住少華,用髒抹布堵少華的嘴。

少華告訴那個犯人頭:」找隊長反映情況,上廁所,睡覺是我的權利,你只要讓我吃飯,我就要去爭取這些權利。「犯人頭悄悄的把這些告訴了勞教所的馬隊長。

勞教所對人的迫害時軟硬兼施的,警察或隊長往往扮演一個不知情的公正的中間人,在被迫害人受不住迫害的時候,走出來說兩句好話,讓被迫害者對他感恩戴德,失去戒備,不知不覺之間就被轉化了。

這一天,犯人們又把少華按在地上毒打,少華大聲地喊隊長「犯人們非法打人了!」。這次出人意料的是馬隊長立刻出現,大大的申斥了犯人們一通,還說”誰再這樣,我處分誰!”說著,眼睛直瞟少華,希望他能有點反應。

歷經了風風雨雨的少華對這一套早就司空見慣,根本不為所動。期待著被作為「大救星」的馬隊長討了個沒趣,訕訕的走了。

他剛一離開,犯人頭就領著犯人把少華掀翻在地,惡狠狠地說:「你以為你喊的好使,告訴你,別不識抬舉,打你就是隊長讓打的!」

少華盯著他的眼睛:「我早就知道,他天天在門口坐著,哪能不知道你們打我,他這次來就是做戲。我要是不喊,不找他,你把我打傷了,他可以裝不知道把責任乾乾淨淨全推到你身上!」

犯人頭突然軟了下來,他第一次感到打人下不去手,在勞教所他是個老油條了,見識的人太多了。幫著轉化法輪功學員也是他的任務之一,雖然他覺得這些人都不壞,但他不管,反正幹好了隊長給的活兒,就能當班頭,就能在這個地方日子好過一點。可他沒有想到一個人挨打求救都是為了別人好,而且是為了正在打他的人……

少華在攻堅隊呆了近三個月,這期間他非常想念自己的同修,難友們。

有一天,少華無意中看到,送飯的車裡有一份飯是窩窩頭,又黑又硬,硬的根本咬不動,就問這是誰的飯,送飯的普教說是給溫繼宗的。

勞教所迫害人的方法多種多樣,這硬窩窩頭就是一種。勞教所的警察為了懲罰不妥協的人,不給他們飯吃。但不給吃飯是違法的,所以他們就想了一個辦法,讓食堂一次給蒸好幾十個窩窩頭,一次送飯就給一個,時間長了,那些窩窩頭被風乾後又硬又黑,根本咬不動,可他們可以借口說給過窩窩頭了,沒有讓犯人餓著。

這個被送窩窩頭的溫繼宗,從破冰攻堅工程開始就沒有被轉化,勞教所用盡了招數他都沒有屈服。在很熱的夏天,因為長時間不讓洗澡,渾身又有很多傷口,溫繼宗全身都長了各種各樣的瘡,私處周圍都爛了,勞教所都不讓他洗澡。當時是北京的三伏天,為了增加他的痛苦,勞教所還不許開窗戶,連風扇都不許開。

少華知道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什麼,但他每次抗爭,那些警察或普教都要向上匯報的。看到了那又黑又硬的窩窩頭,少華就大聲說「溫繼宗是不是集訓隊的?怎麼給吃窩窩頭啊,讓吃這樣的窩窩頭,怎麼不寫信告他們哪!」。

過了幾天,聽到犯人們聊天,罵馬隊長糟蹋東西,把一大抽屜干窩窩頭都扔了……。

八月的一天,少華和所有在集訓隊的法輪功學員全部被調到了一大隊。原來,因為團河勞教所集訓隊名聲太壞,被法輪功學員不停地在國際社會曝光,為了避免國內外的不良影響,掩蓋曾經發生的罪行,早就要被勞教局撤銷,少華是集訓隊裡最後一批法輪功學員。這次也是集訓隊最後一次破冰攻堅式的「轉化」了。@*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