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國湧:「民國以來第一清官」

傅國湧

人氣 2
標籤:

【大紀元1月19日訊】石瑛(1879—1943)被馮自由推為「民國以來第一清官」。因為他個性耿直,身材高大健壯,又正好姓石,朋友們都叫他「石頭」。他的湖北同鄉曹亞伯在革命黨中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留學英國倫敦時,什麼人都挨過他的罵,獨有提起石瑛,他總是翹起大拇指,推許為湖北的聖人。

石瑛於1903年中舉,有舊科舉的功名,1904年起到歐洲留學,先到比利時,再到法國海軍學校學習,後到英國倫敦大學學鐵道工程。辛亥革命爆發,孫中山從美國到英國,在朝野活動時,隨同左右的就有他和李書城、吳稚暉諸人。中華民國南京臨時政府誕生,孫中山特派他總辦全國禁菸事宜,三個月後,他回湖北主持同盟會湖北支部,在接下來的國會選舉中當選為眾議員。「二次革命」後,他名列袁世凱的通緝令,再度到歐洲留學,入英國伯明翰大學學採礦冶金,前後共9年,到1923年回國時因為路費不足,他只能搭乘貨輪,睡在甲板上,遇到風浪則避到貨艙底。回國之後,他的理想是興實業,到廣東辦一家機械廠,沒有成功,受蔡元培之邀,先為北大教授,不久他回故鄉出任武昌高等師範大學校長,不到一年即與當地軍閥不合,重回北大。

1928年,張知本任湖北省政府主席,他和嚴重、張難先分別出任建設廳長、民政廳長、財政廳長,他們三人被官場視為異類,稱他們為「湖北三怪」,不僅因為他們衣衫樸素,在街頭走路,不認識的人往往把他們看作是「鄉下佬」,更因為他們一反官僚積習、蕩滌官場污垢的清新作風。不過只幹到1929年的冬天,他就辭職了。1931年冬天,張難先任浙江省政府主席,也邀他為建設廳長,杭江鐵路和發電廠就是在他任上建成的,當時浙江財政匱乏,是他通過上海金融界找到借款投資。

1932年,石瑛出任南京市長,正是在這個任上他的才能、品格、氣度都得到了很好的施展,可惜為時也不過三年。南京是當時國都所在,達官貴人冠蓋雲集,往往依仗特權無視法律、法規及各種規則,他則一視同仁,從建築、稅收到地籍、交通等,一律都按規定辦事。他很反感特權階層以汽車接送子女上學,他認為大部分納稅人都是以公交車代步,號稱「公僕」的人豈能只顧自己和子女的享受,何況這樣做對兒童、青少年的成長不利,與培養刻苦向學的風氣相背離,所以他派出警察在各學校門口查察違規者。他提倡節儉,力戒奢侈,要求市屬機關、學校使用國貨,不要穿洋裝,以便與一般市民的生活接近。他自己穿的衣衫都是土布,所以被市民稱為「布衣市長」。他為了提倡守時,在南京市內設置了多處標準時鐘,這些鐘樓是很好的廣告位置,有人提議在上面做香菸廣告,可以收取巨額廣告費,他堅持不許,國民黨元老、他的老朋友吳稚暉問他原因,他回答說,在英國留學時注意到工黨機關報《每日新聞》絕不刊登菸酒廣告,認為這樣做就是獎勵奢侈行為,這是世界各地的報紙沒有的。他很推崇這種嚴謹的態度,所以要傚法它,即使犧牲財政收入,也不在公共建築上做菸酒廣告,以免給民眾造成贊同奢侈消費的印象。他在南京市長任上十分重視基礎教育,積極擴充小學,改善教師待遇,甚至親自物色、禮聘小學校長。對於保障市民生計,他更是無日不放在心上,從推出小額貸款到支持、幫助原傳統的織緞業等,他在關乎民生、發展經濟這方面都動足了腦筋。

石瑛在南京市長任上,正是「九一八」事變後中國面臨日本全面侵略的危機之下,以他的性格決不買日本人的賬,有一次,日本駐南京總領事須磨在和他路上相遇,要外交部人員引見,他不予理會,只管自己走了。1935年春天,有日本團體來南京訪問,行政院長汪精衛要求市政府科長以上人員全部到機場迎接,他認為此舉辱國,就掛冠而去,對南京市長的職位毫無留戀。從1939年夏天起,他出任湖北省臨時參議會議長,為抗戰操心,對調和湖北的國共關係也盡了不少力。1941 年春天他還在抱病主持參議會開會,拖到1943年1月才轉往戰時陪都重慶治療,於當年12月4日病逝。

這塊長期留學學習修鐵路和採礦冶金的「石頭」,三任建設廳長(1937年抗戰爆發他再任湖北建設廳長),一任南京市長,贏得了「民國以來第一清官」的美名。然而,在污濁的官場上,像他這樣一塊乾淨的石頭即使想保持潔身自好也極為不易。沒有好的制度,有了清官也是靠不住的,有了好的制度,有人想不做清官也難。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傅國湧:《林昭之死》後記
傅國湧:衝破幽暗的航行
傅國湧:賀麟──學術的獨立自由和尊嚴
傅國湧:退還「紅包」的藝術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恆大危機及金融體系運作內幕
【未解之謎】外星人訪談錄(4)挑戰進化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