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看到地獄時就晚了

人氣: 9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淑芬綜合報導)原唐海縣看守所所長李太文,在任職期間指使犯人看管並毆打法輪功學員,後暴病身亡。在有病前,他對法輪功學員說:「我不信善惡有報,我只相信現實,沒錢活不了。得好好過日子,誰也沒法弄共產黨。你們說有天堂地獄,我不信。要不死後我去看看到底有沒有?」結果晚上就有病,沒過幾天就暴死。他死那天,看守所上空北邊,響了七個炸雷。

戚廣斌,從部隊轉業後,到唐山市任「六一零」副主任,分管迫害法輪功。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一日晚上九點左右,原來身體非常好的戚廣斌突然腦溢血死亡,年僅四十九歲。

張印博,唐山遷西縣城關公安分局局長,於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六日突發心肌梗死亡,時年四十二歲。 死亡八天前,他夥同遷西國保大隊長朱振剛非法查抄法輪功學員揣翠軍的家,並綁架了她的三位家人。

郭華偉,原任永陵派出所所長。任職期間,緊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永陵鎮及所屬村的法輪功學員,絕大部份被抓捕、拘留,送進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並都被重金罰款,多數的罰款都不給開收據。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二日,他把溫連舉、陳長平兩名法輪功學員銬在一起一天一宿,不讓吃飯、睡覺、上廁所。還有一名學員佟金福被他抓了幾次,總計罰款一萬餘元,最後一次被送進看守所。這位學員被看守所迫害的生命奄奄一息的情況下,片警才將此人放回家。當時是二零零三年六月五日,學員被放回家後,郭華偉還要抓那位學員,迫使學員流離失所,至今下落不明。體弱多病的妻子和兒子沒有了經濟的來源,只好外出打工,母子相依為命,艱難度日。二零零三年初春,郭華偉的父親去瀋陽串門,被一出租車司機一拳打死。這就是兒子作惡殃及親人。法輪功學員多次給他講真相, 善惡有報的天理,給送勸善信,他非但不聽,還變本加厲的做惡。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六年又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他迫害,並送進勞教所、洗腦班迫害,造成永陵鎮的陳繼祥、吳廣遠被迫害致死。二零零七年初,郭華偉被調到新賓縣公安局刑警大隊任大隊長,這個人本性不改,繼續做惡,並涉足與黑社會勾結,被遼寧省紀檢委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六日逮捕,至今仍然被關押。

滕志軍,永陵鎮嘉禾村人,二零零一年上任為嘉禾村黨支部書記,為了能有高的陞遷,一上任,就為江氏集團賣力。長期蹲坑、監視、舉報法輪功學員,並僱不明真相的村民對法輪功學員夜間蹲坑,跟蹤。滕志軍與永陵鎮的派出所所長郭華偉,互相勾結往來,無度地搾取法輪功學員的錢財,多者上萬,少者幾千,勒索的錢不給憑證。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七日是村書記的換屆改選日。滕志軍為了爭得上級的信任,達到下屆連任的目地,三月十六日白天拉選票,夜間在村裡蹲坑監視送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有溫連舉、陳長平兩名送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被滕志軍抓住送到派出所,兩人被勒索八千元,然後又送進洗腦班迫害,造成兩個法輪功學員身體受到嚴重的傷害。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一日上午十一點左右,從村裡的北邊向南邊刮起一陣大風將滕志軍家三間房上的瓦,全部掀掉在地上摔成一堆廢墟。而左鄰右舍的房子卻安然無恙,看到的人都驚嘆不已。而滕志軍繼續撕傳單、毀條幅,塗真相標語。二零零六年新年後, 他當眾撕掉貼在牆上的法輪功公告,並破口高聲大罵法輪功,顯示自己有多威風。事後,他得了股骨頭壞死病,專用好藥、貴藥也不見好。法輪功學員去他家講真相,他說:「我寧可滿地爬,也不聽你的。」他說的話可真應驗了,痛的嚴重時,真是滿地爬,這是村民親眼所見,現在他每天都痛不慾生,生不如死。

趙興成,嘉禾村四道卜村人,任嘉禾村的村長,這些年與滕志軍互相配合,監控、舉報法輪功學員,無數次毀掉法輪功資料。二零零八年九月間,騎摩託車在離家三公里以外,與自己的小舅子開的農用車相撞,當時右腿股骨撞成兩節至今不能下地。

郭雲棟,嘉禾村的會計,受村長指使,經常在村裡宣傳的黑板上寫抓一個法輪功獎賞五百元錢,字時間長抹掉了,他重新寫上,三個自然屯的黑板他都寫,二零零八年夏天,他得了腦血栓,至今神志不清,喪失記憶。

董憲寶,嘉禾村村民,看到黑板上寫的舉報一個法輪功學員獎賞五百元,他動了心。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二日,去永陵派出所舉報四名法輪功學員趙常林、常殿芝、溫連 舉、陳長平,每人被勒索二千元,趙常林、常殿芝被送到新賓縣看守所,後被勒索一萬多元,關押了十八天才放回家。事後不久,董憲寶兒子患上白血病,每年要花掉上萬元治療,但都無效。二零零八年八月間死亡,當時舉報四名法輪功學員得了獎賞,卻失去了心愛的兒子。

韓運進,永陵鎮二道村黨支部書記,聽信江氏集團的謊言,仇恨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他把全村所有法輪功書籍收到村部,扔到辦公室走廊的地下,讓眾人用腳踩,經常破口大罵法輪功,法輪功學員多次給他講真相,他不聽,還破口大罵法輪功。二零零八年四月被外鄉人騎摩託車撞斷二隻胳膊、二根肋骨。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他還是不聽,還要到派出所去舉報。二零零八年九月份外出買豬崽,被大雨灌得回家一病躺在炕上就起不來了。緊接著又得雙側淋巴癌去市醫院檢查,醫院告訴家人說只能活三個月了,可回家第二天就死了。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1-22 4: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