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節的悲哀 良心記者獄中遭驚人殘害

人氣 14
標籤:

【大紀元11月8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曉報導)齊崇淮(齊崇懷),一位從事新聞工作14年的資深新聞人,以「反腐記者」著稱。因報導山東滕州市委、市政府豪華辦公大樓,在07年被非法逮捕,再被判刑4年。他在被審訊期間及在生存環境極惡劣的獄中,受盡屈辱和折磨。因將獄中的黑暗記錄成文字,被告密,險遭滅口,命懸一線。今年的記者節,齊崇淮已失去自由達28個月。大紀元通過多方渠道瞭解到,齊崇淮表示是各界的幫助和聲援支撐他堅強的活著,並向各界表示感謝。


齊崇淮被捕前照片。(大紀元)

良心記者遭非人折磨

齊崇淮被捕前系《法制早報》山東記者站負責人,有7年編輯經驗,現年45歲。他認為,揭示新聞事件事實真相是新聞媒體工作者的職責,但隨著整個社會的腐敗墮落,輿論監督機構也淪喪了。在中國做記者被公認為是最具風險的職業之一,媒體行業的墮落使這個社會變的更加可怕,大陸官場已經腐敗不堪,新聞媒體也腐敗的無可救藥。齊崇淮被捕前在一次接受大紀元專訪中透露,中共中宣部曾下發過文件,限制27類事件的報導,包括:突發事件、法輪功案件、計劃生育事件、下崗工人、非法拆遷等等。

他自己所做的一些敏感的新聞報導,為了不給自己上級找麻煩,他將稿件寄到大陸其他報刊、雜誌發表。但只要是被認為涉及敏感內容,或批評報導,雖然內容真實無誤,哪一家媒體都不敢刊載。

無奈之下,從2007年5月,齊崇淮將他在大陸8個月無法發表的稿件寄給海外大紀元發表,隨後不斷給大紀元投稿。他曝光滕州的黑惡勢力的行為,觸怒了滕州市當局。因曝光山東滕州市委、市政府豪華辦公大樓,2007年6月25日深夜他被滕州市公安局非法逮捕;2008年5月13日,被滕州市法院判刑4年。現關押在滕州監獄三監區。

2007年8月13日,在接受審訊時,齊崇淮被綁在一把鋼板焊成的鐵椅子上,滕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副大隊長趙飛宇,在他的臉部連續拳擊16下,使他當場昏死。之後審訊者還用礦泉水澆到頭上,把他激醒。

在滕州市公安局看守所,齊崇淮整整被關押408天,幾乎每天受到暴力毆打。2008年8月8日,北京奧運會開幕那天,他被送到滕州監獄關押。入獄第一天,他就受到犯人的暴力毆打,右肋骨被打斷一根,但找不到獄警反映情況——新入監的犯人被打死都沒人知道。這些監獄都採取以暴制暴,即犯人管理犯人的模式。剛入獄的一個月裡,齊崇淮慘遭6次暴打,他也曾想到自殺,以結束屈辱。

國內外各界關注聲援

齊崇淮曝光滕州市委豪華辦公大樓的帖子在新華網發展論壇貼出後,很快被轉貼在「貓眼看人」等幾個大陸熱門論壇上,其後當網民得知發貼者已經被刑拘,立即引起約10萬網友的巨大反響和聲援。恐慌的中共當局在很短的時間內將貼子及網友評論全部刪除。齊崇淮被捕的消息最先由大陸《新京報》及《南方都市報》披露,齊因此被外界稱為「反腐記者」、「良心記者」。

北京高博隆華律師事務所的黎雄兵、李富春兩位律師無償為齊崇淮提供法律服務。從2007年8月到2008年8月的一年裡,先後9次往返於北京和滕州,並在滕州市看守所為他取證。據悉,那段時間是齊崇淮人生的最低潮時期,但是律師們細緻入微的敬業精神,鼓勵支撐著他活下來。《大紀元》、《自由亞洲》等海外媒體一直對齊崇淮案件跟蹤報導。

齊崇淮被捕後,《民生觀察》負責人劉飛躍先生給予齊崇淮夫人焦霞莫大的幫助。2007年的11月8日中國記者節,齊崇淮收到了來自聯合國及美國有關機構授予的「世界新聞進步獎」。瑞典人士張玉、北京知名律師騰彪給予齊崇淮家人支持;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中國輿論監督網負責人李新德等人士通過有關渠道表達對齊崇淮的關注。

2007年10月,總部設在法國巴黎的世界記者權益組織記者無疆界發表聲明,要求中國釋放因為揭發腐敗而被拘押的山東記者齊崇淮。2008年2月5日,《美國之音》、保護記者委員會、數家國際媒體及非政府組織對齊崇淮做出強烈關注和呼籲。5月,世界報業協會和世界編輯論壇先後多次致信中國總理溫家寶,要求釋放齊崇淮。同年7月7日,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致中國副主席習近平公開信,呼籲釋放齊崇淮。

齊崇淮的妻子焦霞,自丈夫被捕後十幾次從濟南趕到滕州,先後奔走於滕州市委、市政府、宣傳部、公安局、檢察院、法院之間,瞭解案情動態。2007年7月18日這天,山東省遭遇百年一遇大雨,焦霞為了探視丈夫,冒雨趕往滕州,路上險些翻車喪命。兩個不滿10歲的兒女卻被她鎖在家裏。齊崇淮聽到這個消息,肝腸寸斷。

5.13庭審13小時 庭辯至深夜

2008年5月13日,就是四川大地震的轉天,齊崇淮案開庭審理,滕州市公安局如臨大敵,出動100多名警察進行警戒。法庭上還有20多名滕州市司法局的警察坐在旁聽席上,嚴陣以待,控制旁聽席上的焦霞等人。整個庭審進行了15個小時,直到當晚11點才結束。兩位律師所做的無罪辯護,令法警悄聲讚歎:「這兩個律師真厲害!」

生存悲慘惡劣 絕食抗議

滕州市監獄是山東省28座監獄中規模較大的一個,共關押4800多名服刑人員。它原是地方一家小煤窯,由於資源枯竭,煤層較低,生存難以為繼。1983年「嚴打」期間交給監獄經營,因為犯人是廉價勞動力,為監獄換來滾滾財源。原本光線陰沉的黑監黑意更濃。

齊崇淮入獄首日即被打斷肋骨,且吃飯難吃飽、每天井下超強勞動超過20個小時,導致他左腳、兩個膝蓋、腰部皆嚴重病變,走路難以支撐。

他所在的三監區共有約170人。全是重刑犯人,即「死緩」或「無期」,主要被安排在煤礦的掘進區,是煤礦最苦最累的工種,每天在井下勞動10多個小時,有時甚至超過20個小時。而做工期間監獄方面不提供一滴水和任何食物。從井口到工作地點犯人們要走18里巷道,來回就是40里路。井道內泥水、亂石遍布,一腳踩下去要費大勁才能拔出來。

剛一下井,齊崇淮就被安排到井下鋪鐵路,扛每根30斤重的鋼軌,每次扛兩根,來回扛一趟走一里多路。他一天扛鋼軌80多趟,重約5萬4千斤。因為獄警強令:幹不完活不准上,所以收工時齊的右肩總是被壓得血淋淋的,雙腿也腫得失去知覺。這樣的苦力他整整做了80天。齊崇淮還是下井犯人中年齡最大的。

從2009年1月1日起,他被安排到井下推煤車。每天上下班要走40里路,推車走25里,總計65里路,一年下來走的路程超過兩萬里。幾個月下來,齊崇淮的雙膝疼痛難忍,左腳拇指全部壞死,喪失知覺,當他向獄方提出要求照顧卻遭拒絕。

由於在獄中幹活能吃飽,不幹活就得餓肚子。一天,由於吃不飽,犯人中發生搶食鬥毆事件,他的飯被搶,到了下午餓著肚子去上工,而且在井下連續幹了21小時,上井近虛脫。他就此事向監獄提出抗議無果。

2009年1月18日下午下井後,齊崇淮又遭到犯人「頭目」的欺壓及毆打,被一拳打倒在腳下的汙水裡,渾身濕透。

2009年3月9日,正值中共「兩會」召開之際,齊崇淮被監獄方的殘酷迫害及不作為逼得憤而進行絕食抗議。

獄中祭「六·四」

齊崇淮身陷囹圄後,每逢6月4日,他都組織獄友搞一次紀念活動。08和09年的6月4日,他都以不同的形式紀念「六·四」。2008年6月4日,他還被關押在滕州市公安局看守所13號牢房,六·四前夕,他向獄方打招呼要搞紀念活動,獄方警察說,要搞活動就給你加戴手銬腳鐐。結果他寫了一副對聯貼在牢房的牆上,並絕食一天。

09年6月4日,他向監獄請假一天,與幾個服刑人員祕密召開了一個座談會,揭示「六·四」真相。

遭遇生死劫

齊崇淮在獄中還經歷了鮮為人知的「失蹤」,與家人失去聯繫達140餘天。2009年6月上旬,焦霞探視丈夫之後,齊崇淮便杳無音信。直到10月19日,他突然從山東棗莊監獄給妻子打來電話,講述了自己的「生死劫」。

滕州市監獄服刑人員們一直在極其殘酷惡劣的環境下賣苦力。由於監獄方不肯投入資金改善,導致犯人患上嚴重肺塵病,出現胸悶、氣短、呼吸困難等症狀。且得不到醫治,只能等死或落下殘疾。非人的待遇或將犯人虐待致死,或逼得他們自殺。齊崇淮目睹監獄的黑暗及犯人們所經受的殘酷迫害,把所見所聞寫成一部30萬字的紀實作品《監獄服刑人員生存調查》及《反腐記者獄中絕食》、《滕州監獄服刑人員的悲慘生活》等稿件。

2009年4月30日,由於犯人告密,獄警劉煥永到監室搜走了稿件,並欲對齊崇淮下毒手。5月3日下井後,劉安排犯人翟鳳強實施「滅口」——齊崇淮被殘忍的凶手打倒在130米的礦井下,頭部血流如注,整個臉部血肉模糊,昏死過去。

兩名犯人發現齊崇淮後把他拖出井,才使他死裡逃生。昏迷不醒的他直到5月6日才睜開眼睛,然而他卻失憶了。後來是其他犯人告訴他施暴者的名字,及救人者是誰,還告訴他,在他昏迷時,劉煥永安排人給他吃了一種藥,是一種膠囊。但是5月7日,劉煥永就要求齊下井幹活。

隨後的一個月內,齊崇淮兩次提出書面申請,要求面見檢察院檢察官,檢舉劉的犯罪行為,但是不但申請無人理睬,還招致獄方再次加害——6月16日早晨約8點,剛在井下工作了10個小時的齊崇淮一上井,就被劉送進禁閉室,當天下午2點他被從禁閉室提出來,加戴手銬腳鐐秘密轉移至棗莊監獄。

本文披露的僅是反腐記者齊崇淮被捕失去自由後,所經歷的慘無人道迫害的冰山一角。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中國各部委和各省將對境外媒體「零拒絕」
維權中國網因報導區委書記家被盜一度遭關閉
廣州兩月內發生三起記者被打事件
豆瓣下飯否小組遭解散  用戶憂意見平台不斷縮窄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高層權力結構有變 李克強收拾危局?
【新聞看點‭】上海煙火氣回來了?評論區翻車
【秦鵬直播】美50年來首次UFO聽證 5大未解之謎
【拍案驚奇】傳習近平患腦瘤 北大生聚集抗隔離
【橫河觀點】加州教會槍擊案 統促會難脫干係
【新聞大家談】中共催生與民斥「最後一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