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节的悲哀 良心记者狱中遭惊人残害

人气 14
标签:

【大纪元11月8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齐崇淮(齐崇怀),一位从事新闻工作14年的资深新闻人,以“反腐记者”著称。因报导山东滕州市委、市政府豪华办公大楼,在07年被非法逮捕,再被判刑4年。他在被审讯期间及在生存环境极恶劣的狱中,受尽屈辱和折磨。因将狱中的黑暗记录成文字,被告密,险遭灭口,命悬一线。今年的记者节,齐崇淮已失去自由达28个月。大纪元通过多方渠道了解到,齐崇淮表示是各界的帮助和声援支撑他坚强的活着,并向各界表示感谢。


齐崇淮被捕前照片。(大纪元)

良心记者遭非人折磨

齐崇淮被捕前系《法制早报》山东记者站负责人,有7年编辑经验,现年45岁。他认为,揭示新闻事件事实真相是新闻媒体工作者的职责,但随着整个社会的腐败堕落,舆论监督机构也沦丧了。在中国做记者被公认为是最具风险的职业之一,媒体行业的堕落使这个社会变的更加可怕,大陆官场已经腐败不堪,新闻媒体也腐败的无可救药。齐崇淮被捕前在一次接受大纪元专访中透露,中共中宣部曾下发过文件,限制27类事件的报导,包括:突发事件、法轮功案件、计划生育事件、下岗工人、非法拆迁等等。

他自己所做的一些敏感的新闻报导,为了不给自己上级找麻烦,他将稿件寄到大陆其他报刊、杂志发表。但只要是被认为涉及敏感内容,或批评报导,虽然内容真实无误,哪一家媒体都不敢刊载。

无奈之下,从2007年5月,齐崇淮将他在大陆8个月无法发表的稿件寄给海外大纪元发表,随后不断给大纪元投稿。他曝光滕州的黑恶势力的行为,触怒了滕州市当局。因曝光山东滕州市委、市政府豪华办公大楼,2007年6月25日深夜他被滕州市公安局非法逮捕;2008年5月13日,被滕州市法院判刑4年。现关押在滕州监狱三监区。

2007年8月13日,在接受审讯时,齐崇淮被绑在一把钢板焊成的铁椅子上,滕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赵飞宇,在他的脸部连续拳击16下,使他当场昏死。之后审讯者还用矿泉水浇到头上,把他激醒。

在滕州市公安局看守所,齐崇淮整整被关押408天,几乎每天受到暴力殴打。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那天,他被送到滕州监狱关押。入狱第一天,他就受到犯人的暴力殴打,右肋骨被打断一根,但找不到狱警反映情况——新入监的犯人被打死都没人知道。这些监狱都采取以暴制暴,即犯人管理犯人的模式。刚入狱的一个月里,齐崇淮惨遭6次暴打,他也曾想到自杀,以结束屈辱。

国内外各界关注声援

齐崇淮曝光滕州市委豪华办公大楼的帖子在新华网发展论坛贴出后,很快被转贴在“猫眼看人”等几个大陆热门论坛上,其后当网民得知发贴者已经被刑拘,立即引起约10万网友的巨大反响和声援。恐慌的中共当局在很短的时间内将贴子及网友评论全部删除。齐崇淮被捕的消息最先由大陆《新京报》及《南方都市报》披露,齐因此被外界称为“反腐记者”、“良心记者”。

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的黎雄兵、李富春两位律师无偿为齐崇淮提供法律服务。从2007年8月到2008年8月的一年里,先后9次往返于北京和滕州,并在滕州市看守所为他取证。据悉,那段时间是齐崇淮人生的最低潮时期,但是律师们细致入微的敬业精神,鼓励支撑着他活下来。《大纪元》、《自由亚洲》等海外媒体一直对齐崇淮案件跟踪报导。

齐崇淮被捕后,《民生观察》负责人刘飞跃先生给予齐崇淮夫人焦霞莫大的帮助。2007年的11月8日中国记者节,齐崇淮收到了来自联合国及美国有关机构授予的“世界新闻进步奖”。瑞典人士张玉、北京知名律师腾彪给予齐崇淮家人支持;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中国舆论监督网负责人李新德等人士通过有关渠道表达对齐崇淮的关注。

2007年10月,总部设在法国巴黎的世界记者权益组织记者无疆界发表声明,要求中国释放因为揭发腐败而被拘押的山东记者齐崇淮。2008年2月5日,《美国之音》、保护记者委员会、数家国际媒体及非政府组织对齐崇淮做出强烈关注和呼吁。5月,世界报业协会和世界编辑论坛先后多次致信中国总理温家宝,要求释放齐崇淮。同年7月7日,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致中国副主席习近平公开信,呼吁释放齐崇淮。

齐崇淮的妻子焦霞,自丈夫被捕后十几次从济南赶到滕州,先后奔走于滕州市委、市政府、宣传部、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之间,了解案情动态。2007年7月18日这天,山东省遭遇百年一遇大雨,焦霞为了探视丈夫,冒雨赶往滕州,路上险些翻车丧命。两个不满10岁的儿女却被她锁在家里。齐崇淮听到这个消息,肝肠寸断。

5.13庭审13小时 庭辩至深夜

2008年5月13日,就是四川大地震的转天,齐崇淮案开庭审理,滕州市公安局如临大敌,出动100多名警察进行警戒。法庭上还有20多名滕州市司法局的警察坐在旁听席上,严阵以待,控制旁听席上的焦霞等人。整个庭审进行了15个小时,直到当晚11点才结束。两位律师所做的无罪辩护,令法警悄声赞叹:“这两个律师真厉害!”

生存悲惨恶劣 绝食抗议

滕州市监狱是山东省28座监狱中规模较大的一个,共关押4800多名服刑人员。它原是地方一家小煤窑,由于资源枯竭,煤层较低,生存难以为继。1983年“严打”期间交给监狱经营,因为犯人是廉价劳动力,为监狱换来滚滚财源。原本光线阴沉的黑监黑意更浓。

齐崇淮入狱首日即被打断肋骨,且吃饭难吃饱、每天井下超强劳动超过20个小时,导致他左脚、两个膝盖、腰部皆严重病变,走路难以支撑。

他所在的三监区共有约170人。全是重刑犯人,即“死缓”或“无期”,主要被安排在煤矿的掘进区,是煤矿最苦最累的工种,每天在井下劳动10多个小时,有时甚至超过20个小时。而做工期间监狱方面不提供一滴水和任何食物。从井口到工作地点犯人们要走18里巷道,来回就是40里路。井道内泥水、乱石遍布,一脚踩下去要费大劲才能拔出来。

刚一下井,齐崇淮就被安排到井下铺铁路,扛每根30斤重的钢轨,每次扛两根,来回扛一趟走一里多路。他一天扛钢轨80多趟,重约5万4千斤。因为狱警强令:干不完活不准上,所以收工时齐的右肩总是被压得血淋淋的,双腿也肿得失去知觉。这样的苦力他整整做了80天。齐崇淮还是下井犯人中年龄最大的。

从2009年1月1日起,他被安排到井下推煤车。每天上下班要走40里路,推车走25里,总计65里路,一年下来走的路程超过两万里。几个月下来,齐崇淮的双膝疼痛难忍,左脚拇指全部坏死,丧失知觉,当他向狱方提出要求照顾却遭拒绝。

由于在狱中干活能吃饱,不干活就得饿肚子。一天,由于吃不饱,犯人中发生抢食斗殴事件,他的饭被抢,到了下午饿着肚子去上工,而且在井下连续干了21小时,上井近虚脱。他就此事向监狱提出抗议无果。

2009年1月18日下午下井后,齐崇淮又遭到犯人“头目”的欺压及殴打,被一拳打倒在脚下的污水里,浑身湿透。

2009年3月9日,正值中共“两会”召开之际,齐崇淮被监狱方的残酷迫害及不作为逼得愤而进行绝食抗议。

狱中祭“六·四”

齐崇淮身陷囹圄后,每逢6月4日,他都组织狱友搞一次纪念活动。08和09年的6月4日,他都以不同的形式纪念“六·四”。2008年6月4日,他还被关押在滕州市公安局看守所13号牢房,六·四前夕,他向狱方打招呼要搞纪念活动,狱方警察说,要搞活动就给你加戴手铐脚镣。结果他写了一副对联贴在牢房的墙上,并绝食一天。

09年6月4日,他向监狱请假一天,与几个服刑人员秘密召开了一个座谈会,揭示“六·四”真相。

遭遇生死劫

齐崇淮在狱中还经历了鲜为人知的“失踪”,与家人失去联系达140余天。2009年6月上旬,焦霞探视丈夫之后,齐崇淮便杳无音信。直到10月19日,他突然从山东枣庄监狱给妻子打来电话,讲述了自己的“生死劫”。

滕州市监狱服刑人员们一直在极其残酷恶劣的环境下卖苦力。由于监狱方不肯投入资金改善,导致犯人患上严重肺尘病,出现胸闷、气短、呼吸困难等症状。且得不到医治,只能等死或落下残疾。非人的待遇或将犯人虐待致死,或逼得他们自杀。齐崇淮目睹监狱的黑暗及犯人们所经受的残酷迫害,把所见所闻写成一部30万字的纪实作品《监狱服刑人员生存调查》及《反腐记者狱中绝食》、《滕州监狱服刑人员的悲惨生活》等稿件。

2009年4月30日,由于犯人告密,狱警刘焕永到监室搜走了稿件,并欲对齐崇淮下毒手。5月3日下井后,刘安排犯人翟凤强实施“灭口”——齐崇淮被残忍的凶手打倒在130米的矿井下,头部血流如注,整个脸部血肉模糊,昏死过去。

两名犯人发现齐崇淮后把他拖出井,才使他死里逃生。昏迷不醒的他直到5月6日才睁开眼睛,然而他却失忆了。后来是其他犯人告诉他施暴者的名字,及救人者是谁,还告诉他,在他昏迷时,刘焕永安排人给他吃了一种药,是一种胶囊。但是5月7日,刘焕永就要求齐下井干活。

随后的一个月内,齐崇淮两次提出书面申请,要求面见检察院检察官,检举刘的犯罪行为,但是不但申请无人理睬,还招致狱方再次加害——6月16日早晨约8点,刚在井下工作了10个小时的齐崇淮一上井,就被刘送进禁闭室,当天下午2点他被从禁闭室提出来,加戴手铐脚镣秘密转移至枣庄监狱。

本文披露的仅是反腐记者齐崇淮被捕失去自由后,所经历的惨无人道迫害的冰山一角。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中国各部委和各省将对境外媒体“零拒绝”
维权中国网因报导区委书记家被盗一度遭关闭
广州两月内发生三起记者被打事件
豆瓣下饭否小组遭解散  用户忧意见平台不断缩窄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习被要求主动退休 当局防傅政华自杀
【秦鹏直播】房屋断供潮来临 中共急推3措施遇冷
【远见快评】习达沃斯转向?普京又打脸中共
【财商天下】开放赌马 武汉来真的?
【新闻大家谈】中共海外“猎狐” 撒多大网?
【新闻看点】中共官媒揪打B站 整顿影音平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