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華:大陸甲流真實死亡人數探討

王華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12月29日訊】由於甲流(甲型H1N1病毒流感的簡稱,臺灣稱為新流感)的大面積傳染,大陸幾乎人人都有親朋好友入秋以來「感冒」過,很多人說,這次感冒很嚴重,不但發燒咳嗽,連骨頭都疼,人疲憊得不行。其實人們得的是甲流。如今大陸官方也承認,全國幾乎每個地方都有大量人群得了甲流。

如今中共對外宣稱「甲流不可怕,可防、可控、可治」,但與此同時,中共又將甲流疫情當成「國家機密」,特別是死亡人數更是成了「絕密」信息來封鎖,外界只能根據一些失真的數據來推測分析。雖然人們不相信大陸只有400多人死於甲流,但不少人估計也就幾千人死亡。然而,看完下面的分析,也許我們就會意識到:我們再次被中共精緻的謊言所欺騙了。

美國0.02%甲流死亡率的前提

目前國際社會普遍認為,這次甲流是比普通季節性流感差不多的溫和型感染。以疫情相對嚴重的美國為例,12月10日美國政府衛生官員宣佈,根據全國的統計資料估算,從四月至十一月中旬,美國民眾因感染甲流死亡人數已達一萬名,約六分之一(五千萬人,約15%的總人口)民眾已被H1N1病毒感染,其中住院死亡率為6%。也就是說,甲流在美國的感染後死亡率只有0.02%。按照國際慣例,流感死亡率是以「超量死亡率」計算的,跟中國原有的統計方式大不相同。它包括了那些原本患有其他疾病的患者,由於感染甲流,而加重病情而導致死亡者。以往每年美國因季節性病毒性感冒死人3.6萬,這次才1萬,所以算相當溫和的了。

專家認為,治療流感是沒有特效藥的,關鍵是看個體的免疫力強弱。同樣感染甲流病毒,有的人只是輕微的感冒症狀,有的甚至沒有症狀,但有的就會出現嚴重病症。目前人們說的甲流特效藥,也只是相對有效的一些藥物,如Tamiflu達菲(台灣叫克流感)或Relenza 樂感清(台灣叫「瑞樂沙」),這些藥物在病毒入侵的初期,特別是在病毒入侵六小時內,能輔助阻止病毒的繁殖,但時間長了,當延誤到病人高燒三、四天之後再服用,療效就大打折扣,甚至無效。如今國際社會主要是推廣疫苗以防治甲流。當疫苗接種人群達到60%以上時,就能阻止病毒的快速蔓延。

這次甲流的最大特點是發病急、重症比例高、治療不及時就會死亡。美國低死亡率的前提是:全民高度警惕和全力以赴的及時治療,美國先後兩次就H1N1疫情宣佈進入全國緊急狀態,政府的高度重視、強大的科技實力、高效透明的政策,加上「先治病、後收錢」等醫療保障系統,才使美國死亡率為0.02%,但中國的情況就截然不同。

中國嚴重滯後的甲流治療

據新紀元週刊調查,十二月之前,大陸醫院誤診現象非常嚴重,很多人因被當成肺炎、心肌炎或腦膜炎,在花費幾十萬之後不治身亡。由於缺乏甲流常識,很多國人還不知道得了「感冒」會死人的,不少人由於擔心誤工、看病難、看病貴等原因,哪怕病得非常嚴重,也只是在家硬挺或自行服藥,實在熬不過時才上醫院檢查。目前大陸輕症甲流治療費約600元人民幣,重症則為7萬元,很多人花費數十萬人民幣,最後也沒搶救過來,因為錯過了黃金治療期。這些數據都極大地超出了普通大眾的承受能力。

在大陸,目前只有省市三甲醫院中指定的少數醫院能夠收治甲流病人,其發熱專科病房最多只能收治上萬病人,根本無法滿足二百多萬人的入院需求。國外研究發現,甲流病毒能入侵人的肺部深處,感染者必須使用呼吸機,一臺呼吸機40萬人民幣,很多醫院根本沒有這樣的設備,特別是普通縣市級醫院,這樣就使廣大鄉村和縣鎮居民缺乏被救治的基礎條件,加上重症甲流病情發展特別快,一般兩天左右人就沒了。如大紀元12月18日報導的北京宣武區公安分局的四名年輕警察,從發病到死亡只有兩天時間,但宣武醫院對外卻稱還在對他們「搶救治療」。廣西玉林市某醫院醫生也透露說,他們醫院裡每天就有4、5人死亡。

需住院治療人數或達上百萬

12月8日,美國哈佛公共衛生學院(HSPH)在PLoS Medicine雜誌發表報告指出,根據4~11月紐約和密爾沃基的甲流統計數據發現,在感染人群中,1.44%的人需要及時住院治療,0.24%的人還需要重症監護,否則就有生命危險。

12月17日,北京市衛生局局長方來英在一次大會發言中稱:「目前北京市已有230萬人接種疫苗,接近北京人口的10%。此外,14%的人已得過或感染過甲流,身上已存在甲流抗體。」230萬佔了北京人口的10%,就算北京人口2,000萬,14%的人已經感染過甲流,那感染人數應該是280萬,但官方公佈的北京甲流確診人數為1萬人,兩者相差了280倍。此前方來英解釋說是人們沒去醫院檢查,而網民則說是醫院不讓檢查。不管怎樣,這等於變相承認了官方數據只是壓縮了280倍實際疫情之後的不實統計。

假設中國甲流沒有發生變種,病毒毒性也沒有太大的人種差異,那13億人口的14%中的1.44%,也就是260萬大陸人在12月以前感染上甲流需要住院治療,否則就比較危險。中國工程院專家也認為,甲流高峰時大陸將有1.3億至2.6億人感染,占總人口的10%至20%;其中800萬到1,700萬名患者需要住院治療。從目前的感染率而言,大陸甲流已經接近專家推算的高峰期。美國這個1.44%的感染住院率是已經發生住院案例的統計,而不是未來預測數據。所以260萬是大陸在12月以前需要住院治療的甲流患者的大概人數,與大陸專家預測高峰期後累計800萬到1,700萬名患者需要住院治療的的結論是相符的。

缺乏及時治療導致大陸死亡率飆升

另外,衛生部甲流臨床專家組副組長席修明呼籲說:「各省要按照人口總數2%的比例,儘快申請從中央儲備中調撥「達菲」。13億中的2%就是2,800萬人。面對2,800萬人需要服用達菲,至少260萬必須住院治療的疫情要求,現實的大陸醫院根本沒有做到這兩點。

據新紀元等海外媒體調查,大陸醫院基本不給門診病人服用達菲,住院比例也非常低,這意味著這260萬人遭受了極大的生死考驗。在美國那麼發達的醫療環境下,人們又高度重視,一有不舒服就馬上去看病,即使用盡最先進的醫療設備,美國還有6%的住院病人死亡,那在大陸,哪怕260萬需要住院的大陸病人都住院了,按6%的死亡率大陸可能有16萬人死亡,何況這260多萬人只有極少數能夠真正住進醫院治療,那死亡率有可能更高,因為大陸的甲流治療根本沒跟上。

掩蓋上百萬人死亡對於中共不是難事

由於中國幅員廣大,人口眾多,通訊、統計很不發達,即使有上百萬人死亡,人們也是很難覺察,因為只要媒體不報導,人們就無法獲知全面真實的信息,很多事發生了就跟沒發生一樣。比如2003~2008年中國大陸平均死亡率為6.4%至7.06%之間,取中間值6.73%,全國按13億人口算,每年死亡人數在8,749,000,平均每月死亡人數在729,083,但人們并沒有感受到死亡了多少人。再說,即使死亡百萬人,在全國13億人口中只占0.07%,把一萬個電話,也許才能找到幾個知情者。

特別是中共經過SARS後已經有一套精緻的手法,很多醫院門診接診的醫生都不知道病人的死活,因為一旦發現是重症甲流,病人就被送到指定醫院隔離,後面就再也沒有音訊了,正如北京宣武公安局那四位死去的年輕警察一樣,人們還以為他們還在醫院恢復治療呢。

直到11月6日之後,大陸才開始把原本有基礎病的病人死於甲流,算在甲流死亡人數中,但由於每檢測一次甲流樣本需要花費近2,000元人民幣,很多醫院都不願再給死去的人或已經病入膏肓的人花錢做甲流檢測,因為檢測出的甲流病例越多,越對當地衛生官員不利。於是很多人死於甲流,但死者家屬得到的死亡證明卻是其他病變。

更主要的是,由於佔人口80%的農民,無論他們生活在哪裏,醫院的門檻對他們來說都太高。有病硬拖,遇上重症甲流就非常危險。人去世了,很多都還不知道死因是什麼。

不難看出,中共之所以要隱瞞疫情,因為他們想借表面的「偉、光、正」和所謂「太平盛世」來掩蓋其面臨解體的恐懼。民眾一旦知道瘟疫的真實情況,就會怨恨和反擊那些導致親人死亡的撒謊者。中共曾承諾假如查出是甲流患者,政府出錢支付醫療費,如今面對如此巨大人群的甲流瘟疫感染,中共根本無法實現這個承諾,哪怕500~600元的輕症、6~7萬元的重症治療費。另外,中共地方官員的政績是與疫情的防治相聯繫的,搞一票否決的連坐制。上次非典後期,江澤民一句話就把中國的非典「消滅」了。江下令說:哪個地方再出現一例非典,那個地方的一把手就被就地免職。這就是為什麼中共各級官員要隱瞞甲流疫情的原因,只有這樣,他們面臨的難題才能迎刃而解。

根據中共對2003年非典的隱瞞和上面的邏輯推理,在此我們不得不面對這樣一個慘烈的事實:大陸至少有數十萬人已經死於甲流瘟疫,而中共卻稱只有400多人。如果中共及時正確公佈甲流疫情,病患能及時防禦和治療,以上分析得出的死亡數字應該會大大降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鄭州高校隱瞞疫情 百姓憂病毒變種
北京官員擔心超流感 上海將活禽市場人員納入重點人群
血漿治療甲流遭質疑 中國部分省市叫停
瀋陽甲流爆發 上百軍人住院
最熱視頻
【新聞第一現場】發源地疫情再起 武漢再爆確診
【重播】川普總統簽署「美國大戶外法案」
【十字路口】微軟買抖音?納瓦羅暗指不適合
【拍案驚奇】美欲黃岩島開戰?閆麗夢再揭內幕
【有冇搞錯】李克強受辱 習近平的北戴河危機
細思極恐!大陸手機記錄日常對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