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報應實錄:前世暴虐 今世殘疾短命

大陸法輪功學員
font print 人氣: 136
【字號】    
   標籤: tags: , , ,

清代有一個人名叫李可久。他曾經說過:他的祖母于氏能記憶前生之事,出生才三天就開口說話,向她今生的家人們訴說了其前世的情況。

原來,她的前世並不是女性,而是一位男性,而且還是一位進士,姓陳,曾當過山西洪洞縣縣令。只可惜,他在當縣令之時愛用酷刑徹夜折磨別人,所以年紀不大就遭報墜馬死了。死後他的元神被帶到陰間,見了閻王。閻王非常嚴厲的斥責了他,判他下一世轉生當女人,並承受各種人間痛苦,而且只能活到二十三歲,死後才能再返回陰間聽候閻王發落。

于氏今生長到七、八歲時,山東某一位王姓官員路過她家。于氏見了便呼喊:王年友,還認識陳某嗎?「年友」是古代科舉時,同一年考中進士的考生之間互相的稱呼。

王姓官員停車詢問,和于氏交談了很長時間,問了于氏很多關於她的前生陳縣令的一些情況,于氏回答的都非常準確。王姓官員這才確信于氏就是陳縣令轉世。王姓官員知道陳縣令生前很善於繪畫,於是便請于氏為他畫一幅蘭花。這時于氏伸手給他看,他一看才知道于氏的手竟然有殘疾,握不了筆。倆人相對哭泣,感歎報應無情,前世為進士,當縣令,今生卻遭報轉生成一個殘疾的女孩。

又過了幾年,于氏臉上長了大麻子,大麻子有銅錢那麼大,而且脖子上開始長瘤子。勉強出嫁後,丈夫因其醜陋、殘疾很不喜歡她,她吃了很多苦。後來她果真在二十三歲那年,因為血崩而死去。

看了這則記載真是令人歎息:陳縣令愛用酷刑折磨人,結果最後不僅遭報折損了他後半生的壽命與官祿,而且轉生為殘疾女孩,又長麻子,長瘤子,吃了很多苦,最後短命而亡。看來作為官吏一定不可用酷刑折磨人啊。

(資料來源:清代古籍《小豆棚》)

(本文摘編自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為人處世,須安分守己,心懷善念,保持清淨的心境;切莫分外營求...
  • 清朝時曾有幾個長途跋涉的旅客偶然經過某地一處廢棄的古廟,便到裡面休息一會兒。只見裡面的建築大多都已破敗,然而兩邊的畫廊卻依然完好。畫廊不僅全部都畫滿了,而且上面的圖案還很奇異,不知是出於什麼人的手筆。眾人依次看了一遍:有騎著老虎,打扮妖艷的女妖;對鏡梳妝的女骷髏;還有把男子捆綁在銅柱上挖其心肝的女妖;以及男人被女妖摔在火床上用燒紅的烙鐵燙等等。其他的諸如女妖把男子剝皮吸髓之類的畫面則更多,難以一一記錄下來。
  • 7月14日,在天涯重慶社區裡面,一則關於流浪狗和殘疾小貓相依為命的帖子:「出生不久、瘦得只剩下皮包骨頭、又是殘疾,小貓逢人就會全身顫抖,只有依偎在另一條一同流浪的大狗背上,它才能放鬆得到真正的安全感。」引發眾多網友跟帖。
  • (中央社莫斯科16日法新電)揭露車臣(Chechnya)暴虐事件的知名人權運動人士艾斯坦米諾娃(NatalyaEstemirova)遭謀殺,要求俄羅斯當局破案的壓力今天升高。這起謀殺案是俄羅斯發生一連串維權人士及記者遇害事件最新一起。
  • (大紀元記者謝正華綜合報道)作爲當今世界上最權威的國際人權立法與人權狀况監督機構,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每年于3-4月間在瑞士日內瓦召開的例定大會都極受關注。這是因爲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屬下的各人權機制(包括職責不同的工作組和特派專員等)將向與會的3000多名來自聯合國人權理事會53個成員國、146個觀察員國以及衆多的非政府組織機構的代表提交年度報告。
  • (大紀元記者鄭亦宸高雄報導)世運攀登項目先鋒賽今(7/19)於高雄市壽山國中舉行,男子組金牌出乎意料獎落日本,最有冠軍相的前世界盃冠軍西班牙選手得到銀牌,法國得到銅牌。
  • 十年前的今天
    中共終於又一次露出了猙獰的魔魘
    把億萬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
    推向了極權製造的恐怖與暴虐的門前

    十年,在歷史的長河中
    只不過是一瞬間
    可是,對於在迫害中的大法弟子
    卻又是一種怎樣的承受和度日如年

  • 清朝時,有一位老人坐車向崇文門方向去,還沒到城門時突然就死在了車裡。守城的兵丁一看車上有位死人,便把車伕扣押控制住了。當時正好天黑,來不及驗屍,就把老人的屍體暫時存到店舖裡。到了半夜,屍體突然失蹤了,負責看守的兵丁驚慌失措,互相商量如何向上面交代。有人說某處新近停放了一具棺材,還沒來的及下葬,不如我們趁著天還未亮趕快把那裡的屍體偷出來,以應付明日的驗屍吧。大家一合計,覺的這主意不錯,就偷了那屍體以頂替老人的屍體。
  • 重慶開縣居民杜子均,從小患了小兒麻痺症,走路靠爬,最愛吃肉。6歲那年,父親夾給他一塊肉,「威脅」道:不找活路,別說肉,飯都吃不上!為了這塊肉,他學會「走」路,學了手藝,辦起竹蓆加工廠,還成為當地水竹涼蓆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