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報應實錄:善惡有報 有因必有果

智真
font print 人氣: 772
【字號】    
   標籤: tags:

為人處世,須安分守己,心懷善念,保持清淨的心境;切莫分外營求,即使勉強獲取別人的東西到手,最終也是要償還別人,更何況自己身後的果報呢?因為人生命運禍福,都逃不出天理的安排。常言道莫瞞天地莫瞞人,心不瞞人禍不侵,須信舉頭三尺有神明!

例如隋朝時晉州城有一個叫張善友的人,做事本分,樂善好施。他的妻子李氏卻為人吝嗇,經常好佔別人便宜,夫妻倆膝下無子,日子過的很富裕。

縣中有個叫趙廷玉的人,家裡非常窮,平時安貧守分,正趕上母親亡故無錢埋葬,便想起張善友家道富足,準備去他家偷些銀子來用。一個夜晚,趙廷玉在張善友家牆角挖了一個洞,偷了五十兩銀子,埋葬了母親。趙廷玉心想:只因家貧沒錢葬母,實在沒辦法才去偷錢,今生若還不了張家的錢,來世一定要還上。張善友次日清晨起床見了牆洞,知道家裡遭了賊,查點後發現少了五十兩銀子,因家庭富裕,也沒十分放在心上,想是命裡該丟,也就罷了。他妻子卻想:有這些銀子能做很多事,能收很多利息,怎麼白白的就丟了呢?心裡非常氣恨。

正想著,門外來了一個和尚,張善友迎出去問:「師父從何而來?」和尚說:「老僧是五台山僧人,因佛殿坍損下山來化緣修整,化緣多時,積攢百餘銀兩,因還要繼續化緣,銀兩隨身帶不方便,一路訪來,得知您是善人,特來寄放銀兩,待我去別處化緣後,再來取回銀兩。」張善友說:「這是好事,師父將銀兩放在我處,等回來一起取走就是。」於是點驗銀兩拿進後屋,把錢交給妻子李氏。張善友說:「師父的銀子,我已交內人保管,假如師父來取我不在家,只管向內人討要。」

和尚告別後就去別處化緣。再說李氏接過銀子,滿心歡喜想到:「我才丟了五十兩銀子,這和尚送來一百兩,不僅補了我的缺,還多出五十兩。」就存心要賴和尚的銀子。過了些天,張善友要到東嶽廟去燒香,臨走時對李氏說:「我去則去,如五台山和尚來取銀子,你便還他。」李氏答到「我知道了。」

張善友走後,那和尚化緣回來、要取走寄存的銀子,李氏打賴說:「張善友不在家,我家也沒有什麼人寄放銀子,師父是不是錯認了人家?」和尚說:「前些日子,我親手交給張善友的銀子,他收下後交給你的,你怎麼這麼說話?」李氏說:「我沒見到什麼銀子。」

和尚說:「這麼說,你是要賴我的銀子了。」李氏說:「我要是賴你的銀子,我死後下十八層地獄。」說著關上了門,和尚無可奈何,只得走了,想到:「我四面八方化緣得來的錢,是用來修佛殿的,你今生賴我的銀子,將來是要還的。」幾天後,張善友回來了,問起和尚銀子的事,李氏騙丈夫說:「你剛走,和尚就來取走了。」張善友說:「好,那我就放心了。」

過了兩年李氏生下一子,夫妻非常高興,自生此子之後,家業越來越興旺,再過五年,又生一子。大兒子叫乞僧,小兒子叫福僧,一轉眼兩個兒子都長大了,大兒子乞僧非常勤勞,早起晚睡幹活,又生來慳吝,不肯輕易花一分錢。而福僧正相反,每日只知道喝酒賭錢,每天都有人上門來討債,張善友是老實人,凡是來要債的,他都要替福僧還掉。張善友看大兒子辛苦,小孩兒浪費,認為如此下去也不是辦法,就把家產分為三份,兩個兒子各一份,他夫妻一份。

這下福僧可隨了心願,不出一年,他的那份家產花了個精光,又去向父母要錢,不長時間,父母的錢也被他花空了,又去打攪哥哥。乞僧辛勞成疾,福僧依然花錢如流水,張善友夫妻不平的說:「能幹的有病,敗家的倒沒病。」恨不得讓小的替了大的。過些日子,乞僧死了,夫妻倆非常悲痛,福僧一看哥死了,還剩一些家財,又拿去花,李氏見此光景,終日啼哭,不久生病死了。福僧不久也得病死了。

張善友平日積德好善,如今兩個兒子死了,妻子也死了,非常傷心,就到東嶽廟前哭訴:「我一生修善,我妻兒也沒有什麼大罪過,為什麼把他們的命都收去,希望神明開恩,給老漢一個交代,難道是我命該如此嗎?」說完,哭倒在地,朦朧之間,見有個陰差對他說:「閻王有請。」張善友說:「我正要去見閻王。」

張善友跟著陰差來到閻王面前,閻王說:「你如何在東嶽告我?」張善友說:「因為我的妻兒沒有犯下什麼錯誤,為什麼你把他們都抓走?」閻王命陰差把他兩個兒子叫來,乞僧和福僧來到張善友的面前,張善友高興的對乞僧說:「快跟我回家去。」乞僧說:「我不是你的兒子,我是當初的趙廷玉,在沒錢葬母的情況下,偷了你家的五十兩銀子,到如今我連本帶利已還給你了,我現在已不是你的兒子了。」

張善友見乞僧這麼說,感到很難過,但又無可奈何。就對福僧說:「既然這樣,你就跟我回去吧。」福僧說:「我不是你的兒子,我前生是五台山的和尚,你欠了我的,如今已連本加上利息還給我了,從此以後我與你不相干了。」張善友大吃一驚,說:「我什麼時候欠你的?」正說著,只聽閻王大喝一聲:「把酆都的城門打開,將李氏帶上來。」只見李氏披枷帶鎖來到跟前。

張善友問:「你為什麼會遭到這麼大的罪?」李氏哭著說:「我生前不該賴了五台山和尚的百兩銀子,死後叫我歷遍十八層地獄,我真後悔啊!」張善友說:「那銀子我一直以為你已經還他,怎知你賴了他的,這是你自作自受啊!」李氏拉住張善友大哭,閻王震怒,拍案大喝。張善友不覺驚醒,發現自己睡在神案前做了一個夢,這才明白這一切原來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真是暗室虧心,神目如電,於是止住悲哭,從此堅心修道,行善勸善,後來得了善果。

以上記述了張善友的兩個兒子結算前生業債的故事。張善友夢中被引到閻羅殿前,閻神讓他見到二子的本來面目和妻子李氏被押入地獄受苦的因果,他醒來後終於省悟。果然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如影隨形,分毫不錯,真可畏也。其實人生一世,正可謂有限光陰有限身,切莫為外物迷失了真我,珍惜人身,修德向善,返本歸真才是做人的真諦和永恆的幸福,人今生所為就是未來的命運。

(本文摘編自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紀曉嵐自稱,下同)在烏魯木齊時,養了幾隻狗。乾隆三十六年(紀元1771年)我奉旨赦還,有一隻黑狗名叫四兒,戀戀地跟著我,趕也趕不走,竟一起到了京城。黑狗在途中,守護我的箱子行李極嚴,我要不在跟前,連僮僕也拿不出箱子裡的一件東西。誰如果慢慢走近箱子,黑狗就直立起來怒吠。
  • 張福,是杜林鎮人,以往來販運為生。有一天,他要爭取時間,快點趕路,無意中便和土豪發生了爭路的行為。那個土豪一慣蠻橫霸道,他當即指使僕人,把張福推到石橋下。當時河水剛凍結成冰,冰稜像鋒刃。張福摔下去後,顱骨破裂,奄奄一息。
  • 大清乾隆年間,在江南鄉試的科舉考場中發生了一件奇事。當時有一位俞姓江陰考生,才考完第一場,就打點行李準備回去。大家覺的奇怪,向他詢問原因,他支吾其辭,表情悲傷。
  • 清朝時有一個太醫,是北京南郊大興人。他每日穿輕裘,策肥馬,奔走鑽營於京城王公貴族之家,藉以發財致富。而來請他看病的人則紛紛在門口盼望等待,可是他不到日晚不到病家,一點也不顧病人是怎樣望眼欲穿的。每看一病,開一方,不論有效與否,照例都要先給一千錢,否則就不來看病。他每天傍晚回來都是滿載而歸,要是有人責怪他來遲了,他便臉上變色說:我剛從某王、某公主、某大臣府宅中回來。只要不是顯赫一時的要人,他是不會掛在嘴上的,人們對他也無可奈何,只好聽任他算了。
  • 清代歙縣人蔣紫垣,流落到獻縣程家莊,租房行醫。他有解砒霜中毒的藥方,極為靈驗。
  •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 隋朝人辛彥之,曾擔任湖北隨州刺史,後又到潞州(今山西長治)當官。他為官時皆用善政治理人民,同時還推崇佛教,曾修建了兩處佛塔,為佛教的傳播做出了貢獻。
  • 我的姥姥是一位非常樂於助人的善良的老人,她的一生有很多神奇的故事。50年代時,生活還很困難,這時她們家旁邊搬來了一家鄰居,是服役軍人的家屬,丈夫是解放軍,妻子帶著剛出生兩個月的孩子租住鄰居的一間下屋,母子二人生活困難,母親有病,孩子快餓死了。這時我的姥姥就特意為她們送去一籃子自己節儉省下的土豆,並教給她如何將土豆烤熟,碾成糊狀餵養孩子。孩子吃了土豆後慢慢好轉了過來。我的姥姥就一直接濟這窮苦的鄰居,直到後來他們的孩子慢慢長大。
  • 清朝時新城有個縣府官吏名叫杜梧。一到雨夜,他就在迷迷糊糊中覺的有美女來和他同床共枕,他自己也覺的不對勁,知道被妖怪迷住了,然而卻無法擺脫,時間一長,杜梧就顯的病弱不堪。
  • 清朝時,福建人王命岳進京趕考。一天,他在半路上遇到了大雨,只得到附近的村舍中避雨。說來也非常神奇,接待他的那戶人家的主人頭天晚上做了一個非常清晰的夢,夢中有神告訴他:明日王狀元就要來你家,你要好生接待。果然第二天就真有一個王姓考生前來投宿,那戶人家的主人高興不已,認為昨天的那個夢應驗了,對王命岳非常的慇勤。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