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報應實錄:祖上做孽,遺禍子孫

莫求
font print 人氣: 5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清乾隆年間,在江南鄉試的科舉考場中發生了一件奇事。當時有一位俞姓江陰考生,才考完第一場,就打點行李準備回去。大家覺的奇怪,向他詢問原因,他支吾其辭,表情悲傷。

大家一再追問,他無計搪塞,這才說出真相:我先父在外當官半輩子,卸職回家後就得了恐懼症,多年治不好。臨終前,他把我們兄弟四人叫到床前,哭著囑咐我們說:我生平沒有做過虧心事,只是在擔任某地縣令時,曾受賄二千兩金,錯殺了倆人,這是大罪過,神靈的懲罰是要斬盡後嗣的。只是因為祖先曾有救人的功德,所以才能保留一個兒子傳宗接代,而且五代子孫都要受窮。我現在沒有泰山般的品德,卻有海一般深的罪孽,地獄的苦難是無計逃脫了。子孫中若有不知命,還想去求功名的,只會加重我的罪過,這絕不是盡孝之道。你們弟兄幾個要多做善事,好自為之。說完就去世了。

後來我的幾個兄弟果真都相繼去世,只剩下我一個人。我曾兩次參加鄉試,都因墨水損污了考卷而作罷。昨天在考場中,文思噴湧,到三更時已完稿。突然感覺有人掀簾進來,站在燈前,我吃驚的抬頭觀看,一看才發覺竟是已去世的先父。他臉色愁苦,生氣的責罵我說:為何忘記了我的遺囑,老是存非分之想?使的我疲於奔命,吃盡苦頭。如再不改過,大禍就要臨頭了!他一邊說著,一邊打滅了蠟燭,掀翻了硯台,轉眼就不見了。我驚跑出去大哭,等到監考官來察問,看見我的考捲上全是油墨污痕,便都歎息著散去。

我今年二十五歲,三次科舉落第,這都沒有什麼可遺憾的,我所痛心的是先父在陰間受苦。我現在準備出家為僧,修煉佛法救度我父的亡靈。我的懺悔之情,還望諸位鑒察。眾人聽說後,無不吃驚,為善積德之心油然而生。

(資料來源:《夜譚隨錄》)

(本文摘編自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清朝時的蘇州楓橋鎮,是當時來往客商糧船聚集之處。楓橋鎮邊上有一座古廟,一無家可歸的乞丐夜間就寄宿在此,他雙足有疾病不能走遠路,白天只能在楓橋鎮附近乞討。
  • 一場以國軍為正面主戰場的艱苦卓絕的對外抗戰,在大陸中國的電視螢幕上,連一支敲邊鼓的共軍遊擊隊都不如。這讓今天的中華子孫,怎樣理解那場近百年來中華民族第一次戰勝強敵的偉大戰爭?怎樣理解國軍的精銳之師印緬遠征軍?
  • 我住狗頭新移民盼改名新竹縣湖口鄉信義村有一個老地名「狗頭」,從清朝叫到現在已200多年了,當地的伯公廟對聯也可佐證。(自由時報記者廖雪茹翻攝)新竹縣湖口鄉信義村有一個老地名「狗頭」,從清朝叫到現在已200多年了,但最近有新移民覺得名稱不雅,希望更名。(記者廖雪茹攝)新竹縣湖口鄉信義村有一個老地名「狗頭」,從清朝叫到現在已200多年了,當地的伯公廟對聯也可佐證。(記者廖雪茹翻攝)新竹縣湖口鄉信義村有一個老地名「狗頭」,從清朝叫到現在已200多年了,但最近有新移民覺得名稱不雅,希望更名。(記者廖雪茹攝)清朝迄今已200多年〔記者廖雪茹/湖口報導〕「我家住在狗頭!」新竹縣湖口鄉信義村有一個老地名「狗頭」,從清朝叫到現在已200多年了,但最近有新移民覺得,狗頭名稱不雅,希望更名;老一輩人則認為,外地人可能一開始不習慣罷了!湖口鄉因有新竹工業區,每年人口持續成長。其中,在工業區與湖口行政中心之間的信義村,近年來陸續有外地人口遷入;新移民獲悉自己住的地方叫做「狗頭」時,一臉驚訝,並認為地名不雅,而向鄉公所反映希望更名。鄉公所主任秘書張福普說,信義村12、13鄰一帶叫做狗頭,從清朝就有了,當地的伯公廟對聯也可佐證,其上聯為「狗性通靈輿福惠干家宏正道」,下聯則是「頭銜司寶地德施萬戶顯神功」。對於狗頭地名來源,地方耆老說,過去湖口有600多口儲水灌溉的埤塘,挖掘溝渠引水灌溉,而這個地方是溝渠的溝頭,傳說可能是被誤寫為「狗頭」;另有一說,指此地未開發前土堆成片,土堆的形狀貌似狗頭,而取名之。地方人士認為,狗頭這個名字已叫了200多年,居民都不覺得蒙羞,且子孫平安順遂,沒改的必要。
  • 德公元年,初居雍城①大鄭宮。②以犧三百牢祠鄜畤。卜居雍。後子孫飲馬于河。③梁伯﹑芮伯來朝。④二年,初伏,⑤以狗禦蠱。⑥德公生三十三歲而立,立二年卒。生子三人:長子宣公,中子成公,少子穆公。長子宣公立。
  • 在大陸民國時期,浙江省杭州市有一富翁,家中房屋很多。一九二六年的春天,富翁的鄰居家失火,前門已為火焰阻斷出路,後屋靠著富翁家的牆。鄰居全家呼救,聲極悲慘,當時富翁的子女,都想開啟側門,拯救鄰居全家的性命,可是富翁卻極力阻止說:現在我家的牆阻斷了火勢,使之不會蔓延到我家來,倘若開門,那麼火焰將乘隙而入,我家也要遭到火焚。
  • 清代康熙初年,有個人名叫李太學,他的妻子妒忌殘暴,常常虐待丈夫李太學的妾,發怒則扒妾的褲子鞭打,幾乎沒有一天不打。
  • 我們來自何方?我們的祖先是誰?從遠古年代的神話,從三皇五帝的傳說,從史書典籍的記載,我們知道,中國人都是「炎黃子孫」,生活在黃河流域的軒轅黃帝,是中華民族的祖先。然而這個答案,今天卻遭到科學家的一再挑戰,使我們對自己的源頭感到撲朔迷離。
  • 把祖厝用陶版浮雕藝術永久保存起來,並分送6位兄弟妹,做為傳家寶,希望後代子孫,永不忘本,這是嘉義市警察局戶口課長許全志送給母親的精神禮物!
  • 我(紀曉嵐自稱,下同)在烏魯木齊時,養了幾隻狗。乾隆三十六年(紀元1771年)我奉旨赦還,有一隻黑狗名叫四兒,戀戀地跟著我,趕也趕不走,竟一起到了京城。黑狗在途中,守護我的箱子行李極嚴,我要不在跟前,連僮僕也拿不出箱子裡的一件東西。誰如果慢慢走近箱子,黑狗就直立起來怒吠。
  • 張福,是杜林鎮人,以往來販運為生。有一天,他要爭取時間,快點趕路,無意中便和土豪發生了爭路的行為。那個土豪一慣蠻橫霸道,他當即指使僕人,把張福推到石橋下。當時河水剛凍結成冰,冰稜像鋒刃。張福摔下去後,顱骨破裂,奄奄一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