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纪元特稿】 萧政丰: 中共的左派也需要民主的制度

萧政丰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8月3日讯】 最近的中文网站上,不断有人传出中共极左派邓力群等不满江泽民的“七一”讲话上书向江泽民发难的消息。同以往的各种政治传言一样,除非当事人出来指证,否则真伪是很难辨别的。在中国这样一个毫无政治透明度的国家,传言往往不是空穴来风。即使这些传言不是货真价实的“原件”,透露消息的背后也常常会有刻意精心的政治目的。

我们所能够确定的是江泽民的“七一”讲话,以及他所谓“三个代表”的实际意义的确将共产党根本代表谁作了修正,与中共一贯奉行的马克思主义的经典定义大相径庭。这“七一”讲话虽然没有直截了当地说马克思主义的经典已经到了应该摈弃或者是修正的时候了,但是在这种原则问题上“偷梁换柱”,却也不易“瞒天过海”。因此,江泽民的讲话引起了轩然大波。党内有争议这是事实。另外,江泽民在上,权力大;对江不满的极左派在下,权力小,这也是事实;而千方百计透露出来的什么“公开信”真假都不利于江泽民这也不错。

自改革开放以来就不太得人心而长期处于相对弱势的极左派这次发难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八十年代他们在大家长邓小平对经济改革的坚持下噤若寒蝉;在胡耀邦和赵紫阳的人品和政绩下相形见绌,只有利用了镇压“六四”这个突发事件,才有了短暂的擡头;然而在邓小平一九九二年南巡之后,经济改革又成了“定式”。而后虽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他们的市场越来越小,机会也越来越少。看来中国在不久的将来加入世贸组织之后,他们这类坚持社会主义教条的左派就很难再得势了。因此,争取目前在经济和社会的变革中处于劣势的大量下岗工人的支援,博取民心是他们在政治上时不再来的机会。其实他们并没有实力与江泽民摊牌,在权力上决斗。不过此次有胆子出来试探,用“公开信”的方式“以下犯上”向江泽民挑战、也就是冒着危险向权力挑战,令人刮目相看,可称为“异议人士”了。

且看他们的讲的是什么:除了引经据典来证明江泽民的“离经叛道”之外,这些党内的“异议”也都提到了“章程”、“程式”、“表决”、“合法性”、“个人不可凌驾于组织”,甚至提到了“没有权力制约”。他们质疑江泽民:“是否按照党章第16条规定的程式进行了表决?” ;他们提道:“党章明确规定了集体领导、投票表决的制度。”;他们还说:“领导人晚年犯错误是没有权力制约的结果” 以及“不要搞个人崇拜”。即使这些“公开信”的文字是假的,相信党内左端异议挑战江泽民实权的依据也不会与此相差太远。

这不禁使人想到邓小平对八九年“六四”的镇压决策是根据什么“程式”做出的;胡耀邦和赵紫阳这两位总书记的下台是如何“表决”的;江泽民的上台又有什么“合法性”。此一时也,彼一时也;万事归宗,一句话:难道民主的原则对中共,包括中共的极左派来说就如此的难理解吗?

制度性的不民主使得中共成为一个“唯权视听”的党、一个除了依权附势、见风使舵之外人人都受言不由衷之苦的党;最高权力在上,任何“章程”、“程式”和“原则”在下,都可以弃置不顾;毛泽东敢砸烂一切发动文化大革命;邓小平敢冒天下之大不帏向学生开枪;江泽民自然也敢修改和抛弃有名无实的马克思主义建党原则。与当权者有歧见,在民主制度下不足为奇;在中共的专制制度下即使是对左派也是异常危险。江泽民如何摆平党内左派的不满很值得注意:或收买,或镇压都将产生深远的政治影响。

– 原载《信报》二零零一年八月三日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文章
    

  • 杨周 :致邓力群等先生的公开信 (7/29/2001)    
  • 【纪元特稿】 邓力群等人批江泽民公开信 (7/28/2001)    
  • 吴稼祥中南海工作日记连载(七) (7/6/2001)    
  • 左派右派同时抨击江泽民 (7/5/2001)    
  • 刘宾雁 :左派祸国 (6/18/2001)    
  • 吴稼祥: 五年一次的仪式--什么是中共全国代表大会 (5/19/2001)    
  • 刘晓波: 三个代表与中共政权的资本化 (4/18/2001)    
  • 吴隅 : 两封“万言书”的妙用 (3/18/2001)    
  • 十六大逼近 江核心威信渐失打保卫战 (2/26/2001)    
  • 党内历数执政失误 江权威再次受到挑战 (2/22/2001)    
  • 中共党内左派批判“三个代表” (10/3/2000)
  • 评论
    2001-08-03 6: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