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的“艾滋恐惧症”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15日讯】(BBC记者贺智杰上海报导)最近,中国不断有人声称自己得了一种症状和艾滋病类似的怪病,这些人可能有数百,但检查又表明他们身体里没有艾滋病毒。

过去,中国曾隐瞒“萨斯”这类传染病,现在中国的医生反过来指责是病人对他们不信任。

我们的第一个采访对象是一位面带口罩的年轻人,地点是一间汽车旅馆的房间。按照他的要求,我们也带上了口罩,因为他相信自己感染了一种可以通过近距离接触,包括汗液和唾液,传染的神秘病毒。

他觉得自己是因为和一名妓女的性关系得上这种病的,但他的多次艾滋病毒检测结果都是阴性。

怪病

他说:“我做了很多检查,跑了很多医院。像一些性病的全套检查、器官的检查,都检查不出问题。自己身体上非常痛苦,但医生一直没办法解释你的症状。”

在中国,已经有几十个互联网聊天室专门在谈论这种“怪病”。

一位“病人”通过网络聊天说:“开始我觉得是艾滋病,但检查了几次都不是。后来我听说有这种怪病,症状跟我很像。我于是加入了网上聊天,通过交流我更觉得自己就是感染了这种病。”

知名艾滋病医生蔡卫平认为,医患之间的信任危机使他们难以说服这些“患者”

这位“病人”和前面汽车旅馆中的那位一样,不让我们透露他的真实姓名。他同样也担心传染,因此甚至不和我们见面,而是通过互联网进行了采访。

他说:“多数看过我的医生都没有耐心听我们的故事。但是从网上聊天室来看,病毒已经传遍了全国,感染的人很多省份都有。”

两个人都肯定自己得了病。但医生们认为,根本就没有什么未知病毒。医生怀疑,在这两个病例中,他们和妓女性交后的极度罪恶感和心理紧张影响了他们的免疫系统,让他们觉得自己病了。

中国知名艾滋病专家,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的蔡卫平医生认为,这些人得的其实是一种“艾滋恐惧症”。他担心,这类病人越来越多会浪费真正艾滋病人有限的医疗资源。

信任危机

蔡医生说:“这些人重重复复地来就诊,来检测。既浪费了很多资源,也浪费了我们很多精力来说服他们。比如说,我们看一个真正的艾滋病人也就十来分钟,看这样一个病人起码得花一个小时甚至半天时间就耗掉了。”

蔡医生认为,这种现象和早年中国掩盖流行病暴发,比如萨斯,对医患关系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有关。

“他们很多人怀疑我们是在隐瞒疫情。因为以前中国对传染病的管理一直带着神秘的面纱。很多人觉得我们报的数字是有很大偏差的,但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现在中国为确认艾滋病和其他传染病人做了很多工作。”

心理疾病?

问题是,即使医生们是对的,汽车旅馆里的这个年轻人就算仅仅是因为想像而痛苦,问题也已经严重到了让他躲到口罩后面的程度了。

他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说:“得了这个病,我自己目前的感觉是自己要完蛋了。我年纪这么轻,还没有谈女朋友,没有结婚,得了这个病,你不可能再去找女朋友,再跟家人接触。”

他说,医生不理解他们。医生说他们的问题是恐惧造成,但他觉得自己的症状是实实在在的。同时,他还担心自己会把病毒传染给别人。现在,他已经几个月没有回家了。

无论是真的有病还是仅仅是心理问题,这些人的症状都可以说严重到了绝望的程度,应当引起应有的重视。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2-15 3: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