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虎年江泽民踪迹成谜

李天笑

人气 2

【大纪元2月18日讯】江自2004年下课后凡遇重大活动必以党二号紧贴胡左右。这种“争老二”现象在09年十一达到登峰造极地步。奇怪的是,此铁律自去年12月28日阿沛‧阿旺晋美遗体告别仪式后突然与众告别了。

在2010年1月3日原河北省委书记李尔重追悼会时,包括胡在内的现常委中有七人送了花圈,二十五名政治局委员中有十七位送了花圈,但江等没有送花圈。在接下来的1月9日中共上将张爱萍百年诞辰座谈会上,温家宝和现职及原职的中央军委委员全都出席,但江仍没有露面。张爱萍生前曾在证实江的假烈士后代身份上起到重要作用,张去世时的追悼会就是江主持的,江的缺席暗示其中必有变故。

最瞩目的变化是,1月20日为八位死于海地地震的警官举行国葬规格的追悼大会本来是江求之不得的彰显党二号身份的机会,但江只是象征性地挂名送了个花圈。这是五年多来破天荒的第一次。在随后的报导中也前所未有地突出了胡的绝对领导地位,把江排除在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外。

进入中国虎年,江仍不见踪迹。牛年过年时江还在上海被俞正声、韩正等拥簇着出席春节团拜会,虽承认“遇到了许多困难”,但仍奢谈“坚定信心……取得新的更大胜利”,而虎年就似突然蒸发了一样。

人们好奇江的隐身,是因为这与江一贯恬不知耻的强烈表现欲不相符合。也因为这小子欠债太多,大家不想轻易让其溜了。江之所以要频频出镜,就是为了显示他退而不休仍然拥有巨大的政治影响力,仍是“太上皇”式的实权人物。

江历来寸权必争、爱出风头,就在4个月前连去北京展览馆参展都要与胡一争高下,为什么一下子说蒸发就蒸发了呢?

有一点可以肯定,让不让江出镜、把江排在什么位置、怎样报导江等,并不由江本人说了算,而是由现任中共高层决定的,是由中央组织部、中央办公厅和中宣部奉胡和中央指示安排的。而胡的决定取决于与江的力量平衡,即江有多大讨价还价的能力。也就是说,胡在与江的较量中突然有了制胜的筹码,迫使江低调匿身。

从已知的情况看,江有两件事被胡捏在手里使其不得不就范。一是09年12月初吕加平写的《关于江泽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吕加平是中国二战史研究会会员,无党派人士,自由撰稿人,早在2004年就揭露有关江泽民的历史和入党造假问题,以及有关江泽民和宋祖英的丑闻。这次吕用详尽的事实进一步说明了江泽民的“二奸二假”问题,即:日伪汉奸、苏联奸细、假党员和假烈士子弟。吕的调查与2005年大纪元编辑部所着《江泽民其人》中的阐述基本一致。

如果吕所述属实,也就是说江用来爬到最高权位的身份和资格完全是伪造的。这是一桩“跨世纪的特大奸假政治诈骗案”。胡甚至不用多说什么只要把材料扔给江,就足以让江俯首听耳。吕已将此文通过中共组织系统上交给了胡、中纪委、政法委以及公安、国安、国保等有关部门,并取得中共体制内的支持和默许。有网友说,胡已委托吴邦国到江苏去对江进行了调查核实。而且有网友推测,江因奸假被揭露出来已经失权失势,甚至已被软禁或控制起来了。不管胡以什么方式,这个材料确实可以成为胡制约江的有利武器。

二是阿根廷法庭对江判罪的强大震慑作用。09年底,继西班牙法庭以“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起诉江罗等5名迫害法轮功元凶后,阿根廷法庭直接下令逮捕江罗。江随时可能被递解出国,到异国牢房里蹉跎余生。

也就是说,当江已成国际通缉的重罪犯时,江要靠胡的庇护苟且偷生。从某种意义上说,交不交出江全系胡一句话。十一前后曾有人说,现在仍是江胡共治时代,并预测说,还要3年多时间,江胡才能见分晓。至此,不能说江胡斗已划上句号,但至少可说大势已定。看看当初骄横狂傲的江绵恒如何在1月19日胡到上海考察世博会时的献媚和讨笑,便已知一斑。

江的“神秘蒸发”不管是胡借机将其“软禁”起来了,还是江害怕被抓和出庭自己躲起来了,最终的结果都是“囚”在那里等待审判。

虎年是江的本命年。古代有武松打虎,为民除害的故事。吕加平显然有武松打虎的英雄气概。胡这些年来在江的淫威利诱下与之沆瀣一气也欠债不少。胡能不能虎年打虎、将功赎罪,将是决定其命运的考验。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巴黎游客关注中国高官海外被起诉
绑架14天即打死 7年后消息曝光
李天笑:港府替中共擦鞋将失去什么
参考资料:纵观天下(2010年 2月传单/传真)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美舰传南海三角包围辽宁号
【远见快评】中共回应突降调 美日舰围观辽宁号
【时事纵横】英加回击大外宣 温家宝讽习遭禁?
【未解之谜】报恩的白牛 印度男孩五次转生
【重播】美前情报总监:中共为何是头号威胁
【微视频】刘长乐卖凤凰股份 马云的蚂蚁还远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