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上长安街 看中国艺术家的选择(2)

人气 1

【大纪元3月2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我们有中国大陆广州的马先生在线上,我们接一下马先生的电话。马先生您好。

FLV下载收看
WMV下载收看

马先生:您好。这一次给我们广大人民群众的,的确是一个振奋,像艾未未他们这一些有良知的艺术家,能够在20周年之后给我们做出一个榜样,在中国最著名的一条街上,向政府的权威提出他们不同的意见。能够抗拒政府这么一个强制性的,说是“黑社会”的一种形容吧,能够发出他的声音,我觉得非常有意义。我对艾未未这些艺术家,表示非常的敬佩。

主持人:谢谢马先生。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逼上长安街 看中国艺术家的选择。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646-519-2879,您也可以通过Skype和我们连系,Skype地址是RDHD2008。

刚才艾未未先生谈到,如果他们不能用语言的方式去表达,他们只有选择其他的方式。对很多中国人来说,他们都有各自不同的方式。那我们中国人有什么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想法,来维护自己的权利?今天我们是热线直播的节目,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646-519-2879。我们现在接一下新泽西州高先生的电话,高先生您好。

高先生:主持人好,两位嘉宾好。我觉得这个题目很好:“看中国艺术家的选择”。所谓“艺术家”,他是有思想的,如果一个艺术家他本身没有一种思想,没有一种理念,他就谈不上是艺术家,就只是一个匠人。而在中国有很多的艺术家,使我想到了在“西单民主墙”的时候,当时的也是行为艺术,对吧?这些艺术家也走出来了。

而西单民主墙走出来以后,邓小平彻底觉得害怕,就开始对西单民主墙进行镇压。所以我觉得如果是艺术家的选择,首先是这个艺术家他的理念和他的精神。如果没有这种理念、精神和人格的话,就不叫艺术家。而在中国有很多人,谈不上是思想家、文学家、艺术家,比如我举个例子,共产党吹捧的郭沫若。他在技术上可能不错,一个匠人,在思想上他完全没有任何东西,所以最后我还是那句老话,就是他的骨灰扔到了大寨。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谈到:为什么在长安街?这些艺术家是很有讲究的,在长安街、在北京打出的标语是要“公民权利”,就说一个艺术家他连一个最基本的权利-公民权利,还不是艺术家的权利,是一个最基本的公民权利,住房子的权利、签合同的权利都没有的话,谈其为“艺术”!谈其为“和谐”!所以第二点就是说,艺术家打的标语很有意思。

第三点,因为我对日本的新闻非常关注,日本人就要求中国政府说明情况,就是到底这个事件是不是政府所操纵?可以想像一下两百多位黑社会打8名人士的话,两百多人可以坐3个巴士,甚至4个巴士去。这一问题这么快就报导出来,对于这种开放的报导是不是由互联网这些……到底是怎么样,我想请教一下两位嘉宾。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高先生,我们请嘉宾回应一下两位观众朋友他们的问题和意见。

陈破空:首先我回应一下广州马先生的话,马先生说得很好,说这个事情是一个振奋、是一个鼓舞。的确是这样。这些艺术家在那天晚上被拆迁,被官商勾结的黑社会所殴打的时候,他们可以有几种选择。第一个选择是吓住了,逃避,但是他们没有选择这个,他们是有血性的一批人,没有选择当逃兵,当懦夫;第二个他们可以选择上访,加入弱势群体上访的行列,但是这些艺术家知道那是没用的。他们最后选择的方式是到长安街去制造社会影响,制造国际影响,结果他们成功了。

这就给大家一个很好的启示,中国人就是要擅于造成影响,让政府害怕的影响。虽然这一次的游行示威人数很少,二十多个人,时间很短,可能是几十分钟,但是它造成的社会影响和国际影响是不可低估的。由于这种影响使政府畏惧了,它们不仅到现在为止没有去抓艺术家,反过来把黑社会的抓了几个,或者象征性的抓几个。所以这的确是鼓舞人心的一个动作。

另外,刚才高先生有件事讲得非常好,讲艺术家的选择,他对比了郭沫若。我们要对比一下当代的两个艺术家,一个叫艾未未,一个叫作张艺谋,他们的选择。艾未未是奥运主场馆“鸟巢”的设计人,他是著名诗人艾青的儿子,到底他是个高干子弟,他可以享受高官厚禄,他可以享受无数的荣华富贵,他可以选政协委员、人大代表,甚至是什么副主席、主席,“鸟巢”的场馆他是设计者,他也可以享受无上的荣光和金钱,但是他没有选择这个。当奥运会开幕的时候,他选择什么呢?他拒绝出席奥运会开幕式,他说了一句话,他说这个党统治了这个国家近60年,还没有基本的人权,所以他耻与为伍。这是艾未未的选择。

我们看到张艺谋的选择,张艺谋我们知道最初他是一个有才华的人,导演过《老井》这样的电影,导演过《大红灯笼高高挂》这样的电影,都非常出名,结果他走的路越来越窄。他投身权贵,侍奉权贵,当所谓“政协委员”,最后是不要自己的人格,所创作的东西是越来越差。在《图兰多》(中国紫禁城太庙)出了几次洋相,导演一些话剧和演出剧不成功以外,最重要的是他在鸟巢所导演的开幕式、闭幕式,受到广大观众的一片劣评,说毫无创意,毫无主题。实际上张艺谋已经失去了灵魂,一个失去灵魂的人创造不出一个好的艺术品,他最后是江郎才尽,可以说黔驴技穷。

所以我们看到这两个艺术家的选择,一个是生气勃勃,非常有生命力,像艾未未所呈现的行为艺术;一个是已经跟腐败的制度、腐败的党为伍的这么一个腐朽的文人。所以这种选择可以看出艺术家的良知,艾未未他们是代表一批有良知的艺术家,而张艺谋代表了一批是媚颜奴骨、金钱至上的这些艺术家。我想这样的选择对中国的广大艺术家是一个深刻的启示。

主持人:横河先生?

横河:我想刚才新泽西高先生提到后面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公民权利的问题,我觉得这个很重要,就是艺术家在这次行动当中,实际上他们争取的真的就是自己一个最基本的权利,而不是创作的权利或是思想的权利。

主持人:还不是说艺术家的权利。

横河:对,还不是一个思想的权利。我想作为艺术家来说,他在所有菁英群体里面,他是最能感受到这种政治压迫和不能说话的这种痛苦,记者也是这一类的。就是说因为他们的职业,本身他的创造性是最重要的,他跟一般的工厂生产同样的产品不一样,这种精神产品是有创造性的。所以对于艺术家来说,他更能感受到这种压迫。

但是这次他们并没有在这方面提出要求,而是提出一个最基本的,跟其他被拆迁户一样的这种公民权利,因为他们的社会群体特征而使这件事情传开,尽管中共想封锁,但是当时就直播,而且在世界上引起轰动,因为这个事情传得很快。这是一个。

再有,就是中国政府对这件事情的报导。我并不认为中国政府出面对这件事情进行了报导,实际上是《环球时报》的英文版把这件事情报导出来的。就是说在中国媒体当中,其实是有很多人愿意的。就如刚才讲到的,新闻人的特征,就是他要报新闻、要抢新闻,他要把真实情况告诉民众。所以在中共的统治下,新闻人是非常难做的。

主持人:他可能在夹缝中正好看到一个机会是吗?

横河:对,他是在夹缝当中看到机会,这个机会是什么呢?是中共对很多突发事件事先有规定,这个不能报,那个不能报,但是像这一次艺术家上街,偏偏很可能不在任何规定里面,就说只要是没有规定的,他就能擦边去把这个报出去,这就是中共现在对很多事情防不胜防的原因。就是你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哪一个性质的事件会引起轰动,它不知道,不能事先提防。

主持人:高先生还有两个问题,我们先接两位观众朋友的电话再来一起回答。我们先接一下中国江苏赵先生的电话,赵先生您好。

赵先生:您好,中国大陆老百姓没有说话的地方,有了冤情没有申诉的地方,特别是邓小平上台以后,把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这“四大”取消了,中国老百姓连贴一张小报,贴一张声明都没有了。所以艺术家也是同样,艺术家、科学家不管你什么人,遇到冤情都没有申诉的机会。那么这一次艾未未他很伟大,他能够保持一个人性吧,站在广大人民的利益上,能够做这样一个义举,如果这些科学家、艺术家都有这个,中国人民就有说话的地方,就能大规模突破邪恶的封锁。

像在拆迁这方面,官商黑帮勾结形成利益集团,这在大陆比比皆是,到处都是。
像城管办他也是雇用流氓地痞,欺压小商小贩、做生意的。“610”办公室他们也是雇用国安、公安、防暴大队,这些痞子到处都是。我们这个地区前段时间十来个,不到二十个工人抗议厂房地被占,结果来了好几百个这些人,城管的、防暴的、武装的,反正不知哪儿的,好多车好多人。就是它对待老百姓已经相当的紧张,相当有规律的去搞了,而真的一个什么问题,像当前严重的传染病问题啊,它就不负责任。所以中国的问题相当的严重,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大规模的,这样共产党就下去了。

主持人:谢谢赵先生。我们现在再接一下加拿大马先生的电话,马先生您好。

马先生:我首先问好陈破空先生和横河先生。因为中共在中国大陆从来不讲优胜劣汰和真胜假汰的这种规矩,所以政府、公司、大学、军队等等这些经过几十年以后,都……(收音不清楚)。

主持人:对不起,马先生我们听不大清楚,您能不能再打一次,很抱歉。我们现在再接下一位洛杉矶余先生的电话,余先生您好。

余先生:你好,我非常支持你们这个节目。但是有一个问题,我们中国有一句老话叫“秀才造反,十年不成”。我的意思是在中国大陆,光靠他们不行,要有革命,要发动群众,跟共产党对付国民党那时候一样,要那样才能把共产党推翻。

主持人:好,谢谢。那我们来回应一下江苏赵先生和洛杉矶余先生他们所说的,然后再回答刚才高先生的其他问题。横河先生先请。

横河:洛杉矶余先生所讲的“秀才造反”,我觉得现在这个问题是中共在最近这30年所谓的“改革开放”当中,特别是后来10年、20年的时候,它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把主要的精英包括政治精英、经济精英都收买了,所以那个精英集团大部分站在中共这一边。这实际上就是刚才加拿大马先生我没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但是他一说以后就让我想起来有一件事情,就是他为什么谈到中国的所有的国营企业,甚至在私营企业,在政府机构、在军队已经没有思维了。

我就想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马先生想说的,说艺术家是自由职业的。你看这个北京艺术村,是从全国各地去的艺术家,在那个地方是没有任何人管他们的,所以相对来说这是没有被管住的一个群体。这个群体实际上不属于被中共收买的精英阶层,他又不是普通的老百姓,所以这个阶层可以说用他自己的方式,我觉得每一个群体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他的观点和不满,来表示他的抗议。

那么既然他们没有选择上访,没有选择打官司,而是走上街头去用行为艺术的方式来表达抗议,那么我认为其实他们对中共的认识是很深刻的理解。他不会去用那些方式,因为他知道那些方式是没有用的,他很清楚的能够认识到这一点。

主持人:陈破空先生?

陈破空:洛杉矶的余先生讲的“秀才造反,十年不成”,这确实是个道理,千百年来都是这么个道理。但是我们看到一个时代的特征,这个时代在不断的变化,谈到革命或者说集结群众的方式也在不断的发生变化。中国社会的特点是官商勾结的阶层,可以说政府是非常的凶残,非常的狡诈,是一个厚黑集团。而相对来说中国这个民族,中国老百姓是非常的善良,或说是非常的小心,非常的胆小。这样一个对照,把官民之间的悬殊就拉得很远。在这个时候我们要找到一些老百姓能够接受的方式,大家都能参与的方式。

最近我们发表了一个叫做〈中国网路革命宣言〉这个东西,就说中国有3.84亿网民,马上要突破4亿网民,是世界上最大的网民人数,这些网民不管他们的立场观点如何,他有些共同点,最大的共同点就是:都要说话,都要有表达的权利,哪怕他是所谓的“支持毛泽东主义者”。那么反过来,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说,他们要最大程度的了解信息,要拥抱这个世界,拥抱这个时代。由于这样一个共同点,我觉得这些网民完全可以联合起来,突破中国的封锁墙。

而中共现在拼命的用它的“金盾”、“滤坝”,来封锁互联网,同时培植大量的网警、特务、线民、五毛党,绞尽了脑汁,费尽了人力,耗尽了钜资。这恰好暴露互联网是中共的软肋,只要抓住这个软肋,击中这个软肋,给中共致命一击,那就可能转变这个社会。如果大家都来推倒这个封锁墙,推倒这个中国网路上的柏林墙,那中国的情势有可能改变。

而且有一点跟过去不一样的,网路是无国界的,网路的革命也是无国界的,不仅中国人可以这么做,港澳的居民也可以这么做,台湾的民众可以这么做,流亡藏人可以这么做,海外的华人也可以这么做。我想这些方式,应该说也是一种秀才造反的方式,在网上知识人所做的方式。这个方式已经跟历史上的方式不一样了。在一个看不见的战线所做的斗争,可能不需要流血牺牲,也不需要去抛头颅洒热血,或是正面的短兵相接,就有可能解决中国社会的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像这些方式,我希望洛杉矶的俞先生跟我们一起来推动,目前〈网路革命宣言〉已经有很多人签名,很多是大陆和香港的年轻人。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热点互动】逼上长安街 看中国艺术家的选择(上)


http://www.youmaker.com/

【热点互动】逼上长安街 看中国艺术家的选择(下)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逼上长安街 看中国艺术家的选择(1)
【热点互动】疑云罩三峡 大坝安全吗?
中共出白皮书 美方反击 到底谁“出尔反尔”
美中女主播电视辩论 谁能更胜一筹?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不忍士兵睡车库 川普开放自家宾馆
【唐青看时事】习近平五军压境 拜登蒙在鼓里?
【解密时分】诺查丹玛斯预言:彭斯和美国大选
【时事纵横】史无前例 美两总统同时遭弹劾
【远见快评】蓬佩奥暗示参选?拜登施政遭批
【解密时分】美国对台军售十大利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