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律师“被迷路”风波

标签:


高智晟律师在去年二月四日被非法绑架后,仿佛失踪了。直到今年一月中中共才宣称,高智晟已于去年九月二十五日“迷路”了。一个优秀的律师做了他份内的事,反而被逮捕、被酷刑折磨,中共的逆行再次给人类的悲哀浇上了一瓢黑血。

文 ◎ 文华

陆百姓说中国已经进入“被时代”,很多事都“被”中共安排解释得非常离谱。一月十四日,高智晟的哥哥高智义在接受美联社电话采访时说,把高智晟抓走的警察声称高智晟已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失踪,警察的原话是“迷了路,走丢了”。

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听到此消息“非常震惊”。她说,自从二零零五年高律师为法轮功公开上书以来,他从没有片刻离开过中共警察及便衣的视线,现在高律师失踪三个多月,官方才给出这种十分荒唐的说法,令她非常震惊。“高律师是零九年二月四日在陕北老家被北京市公安局、榆林市公安局警察和佳县的公安局警察三地的警察绑架走的,到今天已经一年的时间,一年以来我们全家人一直没有高智晟的任何消息,特别是我带着孩子逃到海外以后,我们娘仨(注:指三个人,耿和与一对子女)度日如年,望穿双眼,每天感到吃苦胆的那种苦,唯一想知道的就是高智晟他在哪里,他是不是还活着。”

“我们娘仨啊不像高智晟,他有广阔辽远的思想境界,他在最苦最难的时候他都不觉得苦,我的精神世界呢,真的,只有高智晟。……人是中共警察抓走的,高智晟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今天就是跟你中共要人。高智晟就在你们手里。你还我的先生,还我的高智晟!”耿和说得痛苦。

去年高智晟的妻子儿女逃到美国取得了政治庇护,未成年的女儿还需住精神病院治疗创伤。


耿和及儿女离开中国后的照片。(RFA)

遭受法轮功学员经历过的酷刑

荣获中国十大杰出律师的高智晟,在二零零四年对众多法轮功学员在非法关押时所遭受的惨绝人寰的酷刑折磨,进行了独立公正的第三方调查,并三次将部分调查内容写成公开信,呼吁中共高层:“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然而随之而来的是其律师事务所被勒令停业,他被国安局特务二十四小时监视跟踪骚扰。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五日,高智晟被秘密拘捕,十二月二十一日,他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事后高律师回忆说,在被拘押的一百二十九天里,他被铐住双手六百个小时;被固定在特制的铁椅上、遭强光灯照射五百九十多的小时,被强制盘腿坐在地板上八百小时。

噩梦并没有完。判刑后高律师被监视居住,后被秘密绑架,多次遭受警察的酷刑折磨。高智晟后来冒着死亡威胁完成〈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一文,并投书媒体。文中讲述了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一日他被几个北京国安警察秘密绑架折磨的遭遇:它们用电棍把高律师打得全身皮肤都变成了紫黑色,用烟熏双眼,甚至电击、竹签插其生殖器,连续五十天的炼狱摧残让高律师多次昏迷不醒,体无完肤、生不如死。

“四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感到所击之处,五脏六腑、浑身肌肉像自顾躲避似地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地满地打滚,当王姓头目开始电击我的生殖器时,我向他求饶过。我的求饶换来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疯狂的折磨。王姓头目四次电击我的生殖器,一边电击,一边狂叫不止。数小时后,我不再有求饶的力量,也不再有力量躲避,但我的头脑异常的清醒。我感到在电击时我的身体抖动地非常剧烈,清楚地感到抖动的四肢溅起的水花,这是我在几小时里流出的汗水……”

被折磨一夜后,警察满嘴脏话的咒骂,“你丫的(注:对你的轻蔑称呼)不是说共产党用酷刑吗?这回让你丫的全见识一遍。对法轮功酷刑折磨,不错,一点都不假,我们对付你的这十二套就从法轮功那儿练过来的,实话给你说,爷我也不怕你再写,你能活着出去的可能性没有啦!把你弄死,让你丫的尸体都找不着。”

“在接下来几个小时的折磨中,我出现了断断续续的昏迷,这种昏迷可能与长时间的出汗缺水及饥饿有关。我光着身子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神志像过山车一样起伏不断。中间感到数次有人剥开我的眼皮用光晃我的眼睛,像是在检查我是否还活着。每至清醒时,我闻到的全是尿臭味。我的脸上、鼻孔里、头发里,全是尿水。显然,不知何时,有人在我头上、脸上撒了尿。……”

国内外一致谴责中共

作为著名的维权律师,高智晟在国内外享有盛誉。如二零零九年七月,美国德州基督教团体对华援助协会收集了十万人的签名,要求中国释放高智晟。当得知他在警察手中所谓“迷路走丢”,美国之音、BBC、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自由亚洲电台等知名海外媒体都做了大量报导,大陆律师界更是表达了强烈的不满和震惊。

北京的唐吉田律师、李富春律师,上海的王建波律师,广西的唐荆陵律师,陕西的张鉴康律师、贵州的民主人士廖双元、陈西及贵州诗人莫建刚等纷纷表示,执法机构对高智晟的去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也担心高律师已被酷刑致死,因此提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并建议发动全民找人。

外交部被迫回应:他“在该在的地方”

由于国内外的舆论压力,一月二十一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被迫回应称:高智晟“在该在的地方”。尽管官方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但高律师依然活着,这是人们唯一欣慰的地方。大陆律师表示,按照缓刑规定,高智晟应该在家中,但事实上他被警察绑架后,“被”消失了,谁知道他应该在什么地方呢?

在中国,一个优秀的律师做了他份内的事,不仅没有得到肯定,连作为人的“生的权力”都保不住,还被逮捕、被判刑、被酷刑折磨,直至“被”迷路,“被”消失,连同他所帮助的弱势群体和信仰群体,随便被失踪、被活摘器官、被毁尸灭迹……我们不禁要问:王法何在?天理何在!这样的政府连同它背后的附体魔党还有什么理由在人的世界存活?高智晟律师这次的“迷路风波”,只是中共的逆行再次给人类的悲哀浇上了一瓢黑血。◇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财政赤字惊人增长 中共防公共风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