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80后与中国前景(2)

【大纪元6月10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播放影片)

FLV下载收看
WMV下载收看

《历史的伤口》

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见。

摀上耳朵,就以为听不到。

而真理在心中,创痛在胸口,还要忍多久 还要沉默多久?
如果热泪可以洗净尘埃,如果热血可以换来自由。
让明天能记得今天的怒吼 让世界都看到历史的伤口。
哦……哦……哦……

永远都记得,永远都记得历史的伤口。
永远都记得,永远都记得历史的伤口。

(影片播放结束)

主持人:欢迎各位观众朋友回到我们直播现场,我们讨论的是“80后与中国前景”。我们今天邀请到一位80后的孔灵犀先生,以及视频连线的施毅先生,他们都是80后将近90的年轻人。希望观众朋友拨打我们的电话号码646-519-2879,或者Skype:RDHD2008,中国大陆的免费电话是400-708-7995,拨通了以后再拨899-116-0297。不管是对他们这个活动或对这些年轻人有什么样的问题,欢迎您们打电话进来发表您的看法。

那么接着刚刚孔先生所提到的,横河先生是不是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次的六四纪念活动普遍来讲跟以往有什么不一样?

横河:从我的感觉来说,第一是各地的活动开始有所增加,这和5年前还不太一样。六四以后中共用了一个政策,基本上算是收买全国人民,然后经济发展了,大家都去忘记这一段历史,所以这一段历史确实是在很多人心目中被抹掉了。

前些年除了香港以外,海外的纪念活动参加的人数是越来越少,只有香港一直维持着相当的数量,但是这两年我们可以看到参加的人开始多起来了,而且年轻人也开始增加了。你像有一篇关于香港的报导,在英国纪念六四,可以看到很多二十多岁的人,在英国的中国领馆前活动的时候,有很多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主持人:但他们大部分从香港去的。

横河:是香港去的,对,但是也有从中国大陆去的。香港今年人数特别多,去年只有6万多人,据组织者估计有15万,警方也估计有将近12万人,所以香港的人数是特别多。我觉得六四这件事情,中共要大家淡忘的努力似乎并没有成功,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实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关注这件事。你像国内《南都报》画了一个漫画、黑板报的漫画,另外还有一个是深圳卫视“正午30分”节目,也有平反六四的图像在里面,那从这些图像上看,参加座谈会的还都是年轻人,所以无论在国内国外,年轻人对这件事情的关注已经越来越多了。

主持人:我们刚才谈这个问题,一般来讲,80后、90后,你们出生的时候,中国已经改革开放很多年了,大家觉得80后的年轻人,你们一出生就是在一个比较宽松,比较富裕的社会,所以对于您们的一些表现,可能大家会联想到很多,比如说到愤青,大家会想到这些都是80后的人。

那么我们谈到你们这次六四的活动,说您们是一种像愤青的表现,我觉得我要把这个情绪表达出来,或者是像您刚刚讲的,也许您的情况比较特殊,从小您母亲就带您参加过六四,实际上您有经历过,所以您特别有感觉。那您是不是可以谈一下您所了解的一些朋友?等一下也请施先生谈一下他的想法,对这个事件所抱持的态度。

孔灵犀:我觉得我们长辈这一辈人,很多人挺有意思,他们很像一个词:“插旗派”,什么三君子,四君子,五什么什么,然后对于很多学生呢,他们给来个标签:“愤青”。

我觉得“愤青”这个词,如果你一定要下一个大概的定义的话,我觉得就是年轻人,在不成熟、不理性的情况下,不了解很多事实真相的情况下,用一种极端的方式去表达自己心中的愤怒,并且拒绝去沟通。他们对于一个事物好像有自己比较完整的看法,但他们这种思考的模式是在一个非常狭隘的框架当中,或者是咬着自己的原则不容挑战,而没有真正去检查、反思和思考这个所谓的原则。我觉得这样的可以算是所谓的愤青吧。

但是另外一方面讲,很多学生从小到大就生长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受到这种你说洗脑教育也好,你说这样一种观点的熏陶也好,很自然的大家很多的观点都比较类似,甚至就和“党妈妈”类似。也就是说愤青这个词我觉得是挺带有贬意的,你也认可吧。

所以我觉得这些插旗派他们一方面忽略我们这一代人成长的环境,就是我刚所提到的,经济可能比较宽松,然后思想、政治上可能很严酷,非常单一化的一种教育。第一、他忽略,他不去很认真的思考为什么我们有这种所谓愤青的举动?另外一方面他又非常期待我们这一群人,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像一个智者一样去回应这个事件,回应他们这种期望,这是我觉得很荒谬事情。

主持人:好,那我们先接听一下纽约的李小姐,她在电话线上,李小姐您好。

李小姐:你好,主持人好,今天听到这个80后的孔先生他们的行为很感动,然后就想问他们,难道他们不害怕吗?如果他们将来回国,甚至现在在纽约这个地方就有很多特务,他们没有为自己的以后着想吗?我就想问一下这个。

主持人:好,那这个问题我想请施先生回答一下,施毅您听到刚刚李小姐的问题了吗?

施毅:我有听到,其实她说的这些事情是存在的,但是我更相信至少在美国我们是安全的。因为首先我们去拉那个条幅,归根究柢就只是一种言论,Symbolicbehaviour(象征性的行为),我觉得没有任何问题。

即使我要回国的话,我想肯定会有问题,但是我想我不会去害怕,因为如果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即使说回国之后被逮捕,或有任何其他东西,但我还是会保留我的想法,因为我觉得我做的事情是对的,那么如果当局需要做出一些反应的话,那让它们去做吧,我想我还会这样。

主持人:好,那孔先生呢?

孔灵犀:首先先谢谢李小姐的问题,我觉得我们做这个事情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声音,我们对于良知和正义感的追求,就我个人而言吧,我并没有考虑到那么多个人利益的算计,回国怎么怎么样,这个怎么样?如果你想那么多的话,把那些很可能不存在的恐惧想出来的话,这样你会裹足不前,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从另外一方面讲,我就直接回答李小姐的问题,有两方面,第一、在美国是不是有很多特务?第二、回国会不会带来麻烦?

我觉得特务这个东西嘛,这倒没什么,因为大家都是正常人、普通的交流,而且据我所接触的很多人,他们自己本身也有自己的想法,他们并不是单纯的一种线人、特务,他们自己也有自己内心的理念。

我个人非常相信通过理性交流,可以改变人家的观点,既然我们允许自己的观点可以得到不同的改变,我们从小到大不是一成不变的,我们是经历很多东西、很多社会上的变化的,那我们也允许别人通过交流后改变自己的观点。所以在美国本身就是不会存在任何危险,或者存在任何东西,而且我也见过中国领事馆的人,也和他们很坦诚的交流,这都没有什么的。

主持人:各位观众刚刚听到这两位80后、90后的年轻人,他们非常的直爽,没有前怕狼,后怕虎,那么请您接着谈回国的那个部分。

孔灵犀:就是说回国会不会出现什么麻烦,甚至牢狱之灾啊,这个东西完完全全不用担心,为什么呢?六四这个事情本来就是一个错误,这是一个历史的错误,迟早有一天会得到平反也好,昭雪也好,我觉得这两个词是有一些不一样的,这个你可以等会问为什么我会选昭雪或者是平反。

如果回国的话,国安叔叔他要是问我为什么要搞这个事情,我说这很简单啊,你看现在说什么江泽民无罪,胡锦涛无罪,就是对六四这个事情,没什么太大直接的关系,就是说邓小平也死了,唯一的存在的人就是李鹏了,当年毛泽东的种种错误都能够去把它改正过来,李鹏的错误凭什么不能去把它改变过来,迟早有一天会平反的,这是很正常很自然的事情,没什么担心的。

主持人:那我们接听两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第一位是布达佩斯的滕先生,滕先生您好。

滕先生:你好。嘉宾好,我是想说,我是北京人,文化大革命、六四的时候我整个都参加了,我四个孩子都比这几个孩子大,都四十多了,他们是亲历者,他们能有这些个孩子这些个认识,我这四个孩子要都像这几个孩子这样,我就高兴了,我感谢这些80后的年轻的孩子,谢谢这孩子,我的话完了。

主持人:好,谢谢滕先生,纽约郑先生。

郑先生:我也是北京人,我比这些年轻人大二十多岁,六四的时候,那时候我也在北京,也亲历了这场运动,这个就是听了他们的话给我一种非常欣慰的感觉,就是说这个一旦人们获得了客观公正的信息以后,一旦人们自己去独立思考的话,很多事情就会真相大白。

那非常感谢这两位年轻人,给大家做出来的这样的事情,那我记得以前去年还是前年,还有一位德州的小姑娘,他也是90后,或者80后的学生是吧,她也是独立思考才做出那样的决定,所以我感谢大家,能够今天这样独立思考中国的问题,做出明智的决定,谢谢。

主持人:好,那我们再接听一下中国大陆的福州金先生的电话,金先生您好。

金先生:我要讲的就是施毅和孔灵犀这两位好青年,我们向他表示感谢,他们是80后、90后的,对我们非常振奋,你告诉他们,他们的行动在我们国内,我们都看到了,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就是所有有良知,记住六四这个事件的人,仰望天空都看到了,他们的这个行动对我们非常感奋,非常感谢,我就讲这些话。

主持人:好,非常谢谢,您讲的话他们两位都在线上,都听得到,那我们再接听一下休士顿的高先生,高先生您好。

高先生:你好,我很佩服这些80后的青年,非常非常佩服,感谢他们,非常感谢,我自愧不如啊,非常非常感谢。

主持人:好,谢谢高先生,那么各位观众朋友,我们听到了他们这两位年轻人他们的发言以后,的确觉得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孔灵犀:我觉得是不是我们年轻的朋友应该对这几个打电话的朋友表示一下我们的一个回应。

主持人:好。

孔灵犀:刚才就是说您是希望能够等到一个问题让我们回答,结果4位打进电话的都是表示感谢,表示支持的声音,像这样的声音,首先我们当然是非常感激,这样的声音我个人邮箱里面有收到上百封这样的信息,而且就是说据一个合理的估计的话,可能横幅这个事情,可能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人知道这个事情,你觉得我个人心情是怎么样的。

主持人:我相信您们应该是觉得很欣慰自己做到的事情能够受到肯定,这是我自己的感觉。

孔灵犀:我个人感觉非常的惭愧,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什么事情也没有做,我们仅仅只是在一个纪念的场合说了一句真话,然后就有这么多人对我们表示支持和感谢,但是你想想看在国内还有更多的人,他们身陷牢狱,他们在经受着牢狱之灾,他们在一线去维权,去抗争等等,他们只是为了一些最基本的道义和良知、社会正义,他们却付出了自己的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生命,而我们几乎什么都没有做,所以我个人感觉是非常非常惭愧的。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直播】80 后与中国前景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透视富士康 鲍彤:中国模式致社会全面变态
“六四”屠杀21年 中共变了吗?(2)
澳洲摄影师提供历史照片纪念六四
幸存者:吴高兴结束“被旅游”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夏粮收购跌千万吨 港警转资产
【新闻看点】美净网联盟扩大 习开倒车军队异象
【拍案惊奇】北戴河传八精神?备打仗备粮荒
【西岸观察】美国还原孔子学院真面目
《珍言真语》答谢10万订阅特别报导
【珍言真语】港府打压传媒 卢俊宇:加速制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