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

“六四”屠杀21年 中共变了吗?(2)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6月9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我们今天连线的还有另外一位,方政,1989年的时候他是一位学生,方政当时因为参与了这个学生运动,被解放军的坦克压去了双腿,残疾至今。我们现在请方政先生上线,方先生您好。

FLV下载收看
WMV下载收看

方政:您好,主持人好!

主持人:方先生,很多人都在想,您为了这个事情失去了双腿,那您在这么多年的过程中,有没有感到对这个选择有后悔呢?

方政:对这个选择肯定没有后悔。但是对我这个受伤,我觉得还很遗憾,终身遗憾。

主持人:那对这些年来中共的所作所为,您是怎么看的呢?

方政:我的感觉中共没有太大的变化。至今21年了,我觉得这么多年来,它一直没有对六四的事情有一个完整的、正确的交代。一直在试图掩盖、歪曲这些真相。对当年六四的这些庞大的受害者群体,不管是死难者、死难者家属、伤残人士、还有对不公正被判入狱的这些所谓的“暴徒”等等等等,这些六四受难群体一直得到没有公正的对待,而且现在还在极力地回避这段历史。

主持人:您能不能给我们的观众朋友讲一下,您当年被压断腿的情况?

方政:唉!又到了……

主持人:我知道这是一个很痛苦的时候,但是很多观众他们不知道。

方政:我在这里很简短地跟大家讲几个事实。第一、在时间上是89年6月4日上午6点多。其实大家都知道,整个天安门广场的这种镇压、清场,是在6月3日的晚上10点多钟开始,到6月4日上午6点多钟,可以说军队已经占领了天安门广场,所谓的清场任务已经结束。而我的受伤,是我们这些学生从广场撤出以后,行走在西长安街上,遭遇到了解放军的坦克,在没有预先警告的情况下,从身后快速的冲向正在走回学校的人群,导致了在六部口这一地段,酿成了在整个六四屠杀事件中,可以说是最具代表性的,最惨烈、血腥的镇压。

主持人:那么六四这么多年过去了,21年来,一直有人提出来说,中共要给六四平反,也有的人说,六四是应该被平反,但是不应该由中共来平反,因为它本身就是罪犯。那对这两个说法您怎么看呢?

方政:其实这种说法我们也是同意的。但是从目前来看,我们欢迎和希望来自中共的任何一点点的进步和改善,其实这种努力我们一直也没有放弃。也就是说这么多年来,庞大的六四受难者群体、天安门母亲丁老师他们,以天安门母亲为代表的这些受难者群体,多年来一直秉持着这种和平理性的、合理合法的诉求。但是很遗憾,21年来,中共当局政府部门一直置之不理,而且还不断地在打压和封杀,所以确实让人感到很失望。

主持人:那您有什么特别想要跟我们观众朋友讲的吗?

方政:观众朋友,其实我最希望的……刚才前面的我也听了,像封从德、王丹说的那样,我觉得在当年八九民运中,从六四发出来的这种精神,希望大家不要遗失、不要忘记,也不要忘记当年发生的这些惨案,不要忘记六四,因为还有这么多人依然在陈诉着很多不公正的对待。

主持人:好,谢谢方政。那我们再回到现场。今天我们现场的两位嘉宾,一位是李天笑博士,他当年在纽约是作为复旦大学的代表,他在这边参与了1989年海外的民运,也对六四之后中共的做法进行抗议。

那么另外一位是陈破空先生,陈破空先生当年是广州学运的发起人之一,他当年是在中山大学做教师。那么我想先请陈破空先生谈一下,您也因为六四坐了5年牢,两次入狱。那么刚才听了几位学生还有学运领袖在谈到这个过程的时候,您有什么感受没有?

陈破空:是的。我们看到21年来,整整一代人过去了,我去纽约中领馆门口参加六四纪念活动时,碰到两个年轻人,一个23岁,一个21岁,而23 岁正是当年柴玲和封从德、方政他们的年龄。

那么这个21岁的,比王丹还大,王丹当年是20岁。这个21岁的女孩告诉我,她是1989年7月份出生的,是大屠杀后一个月后诞生的人。那么今天她参与了我们纪念六四活动中来,整整一代人过去了,但是六四的那些死难者,他们血流尽了、他们的尸骨化成灰,他们在九泉之下都还不得安宁,他们的沉冤没有得到昭雪,所以说这是一代人的事情。

中国的悲剧是至大至深,由于这样一个悲剧,对整个中国、新的一代的人,中共在极力的封杀这种记忆,想让他们忘记过去。但是我们看到,恰恰因为这种封锁,让年轻人产生了好奇,我知道国内的很多年轻人,一旦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真相,就会非常好奇的追究到底,一旦听说,在他们出生的时候、出生左右或者之前,发生过大屠杀这样的事情,他们就要“翻墙”、要去寻找信息。

所以刚才接触了这些学运领袖,21年来,他们在各自领域从来都在坚持,没有放弃,因为我们大家都知道,包括我在内,六四是最后一道防线,我们不能够弃守,这道防线就是要让中国是走向野蛮还是回到文明的轨道上。

因为21年来,中共在各方面都是走向野蛮、走向反动,它在国际上支持流氓国家,跟文明社会作对,在国内在不断地制造血案。六四之后,它制造像镇压法轮功,像2008年屠杀西藏人,2009年屠杀新疆人,2005年屠杀汕尾民众,它一直在进行大大小小的“六四”,或者放大、或者变相的“六四屠杀”,所以中共没有变,它仍然在邪路上走,这就是我们不能够放弃、不能弃守六四防线的理由,我们只要守住了这条最基本的底线,那么中华民族就还有希望。

我们的底线就是恢复六四当年那种自由的精神、那种呼喊民族的热情,在那两个月中,中华民族所爆发出来的那种能量,如果能够再次爆发,让这个国家回到文明社会的轨道上、文明国际的轨道上,那这个民族才可能有生机、有希望。

李天笑:其实六四当时在国内非常轰轰烈烈,就像王丹说的,他在立交桥上看到像人海一样汹涌澎湃的这种气势,人要不受震动、不受感动、不感叹是不可能的。而当时在国外也是这样,在纽约,我们举行了好几次气势非常浩大的游行,而且当时在美国全国很多大陆来的留学生,有些原来都还跟中共领馆有一定关系的,这些人全部都站出来了,都参加华盛顿的集会,我记得那个集会啊,大家都热情高涨。

主持人:包括领馆的人都出来了?

李天笑:那个时候你可以感受到中共好像快垮台了,就这种感觉。但是今天我觉得跟当时很不相像的有两点,一个就是中共用经济发展的方式收买了很多人,这些人都不愿意出来说话了;还有一个就是用高压来压制人的正义感,使有的人的良知丧失了,所以就比较冷漠。

但是,我觉得今天还有一个不同,当时有很多人反对共产党,他们是零星的退党,但今天,退党的大潮已经在中国形成一个汹涌澎湃的气势,这个气势发展下去,我想再有一次六四的话,中共肯定支持不住,肯定解体。

主持人:我们有观众朋友在线等候多时。我们接听一下英国倪先生,倪先生您好。

倪先生:你好,我说啊,六四就是一根上吊绳套在中共脖子上,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勒越紧。六四的时候我每天都在广场,下班就去广场。我人到中年,那时怕给家里惹事,就没敢去乱说乱动,我就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声援学生绝食、大游行的时候,我把长安街上警察岗亭上的摄像机监视器,脱件衣服给盖上,把镜头给盖上,等于把政府眼睛给蒙上。六四时我就做了这么一件事。六四以后等于是改革停止,中共逐步的黑手党化,六四标志着共产党踏上了不归路。我就说这些,谢谢大家。

主持人:好,谢谢倪先生。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六四屠杀21年,中共变了吗?”欢迎您打我们热线号码646-519-2879,我们再接一下温哥华胡先生的电话,胡先生您好。

胡先生:我个人认为中共这个政权一直保持一个特色,就是把所有想讲道理的人都逼成想要“讨说法”的,大如六四学生、法轮功,小的例子像杨佳,个个都是血淋淋的实例,而更好的例子就是把三个当年对毛泽东像丢灌墨水鸡蛋的人……看看共匪们对那些手无寸铁的人所做的忘恩负义的事情,更何况要镇压百姓,拿棍子、喷水车还有挖地用的工具不就得了?

但我认为还要记住一首歌《历史的伤口》。那首歌好像是“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见,摀上耳朵就以为听不到……”,这首歌其实可以查查看,在这种时候应该多听这种歌曲,去做更进一步的反思,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胡先生。我们再接一位新泽西州林女士的电话,林女士您好。

林女士:各位观众你们好,我们是当时六四的年轻人。文化大革命残酷的剥夺了我们年轻的生命,66年,我们上山下乡到中国的北部农村,已经消耗了我们年轻的生命,紧接着我抱着非常失落的心情来到香港,后来呢到了香港以后,我很荣幸的来到美国。在跨上美国国土上,我听到了六四,1989年6月4日在天安门广场屠杀广大手无寸铁的学生们,那时候我非常伤心,但是经时间的磨损也过去了。

中共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惨无人道的杀害中国年轻的生命,如果它们没有给他们平反,向他们的后人做出认错的改革,做出公正的评语,毛泽东不就说了吗?有则改之,无则嘉勉。既然是有了,它还不敢承认自己的错误,所以我看不到中国的前途,中国没有前途,很黑暗,如果它们敢于承认、敢于承担,敢于给这些无辜的学生平反,那么中国今后的前途还可谈,还充满光明,还有一线希望。

主持人:好,谢谢林女士,那我们再接纽约的林先生,林先生您好。

林先生:你好,陈破空跟李天笑你好。当年6月4日、3日,我都在广州,有示威,但是陈破空先生你有没有看到,几天就变得很厉害,本来巴士张贴着“邓小平独裁,杨尚昆奴才、李鹏蠢材”,但几天就过去了,到了6月4日、5日那天,马上中央电视台贴了几十个学生的相片说通缉他们,我一看电视,哎,马上要回到文化大革命,我说我惨了,我也有跟着示威,但是广州还好没有北京那么厉害,当时不怕,我当时就办了签证来美国。那时海珠桥什么的统统都停运了,陈破空应该也有看到。

陈破空:我在海珠桥上,我们坚持到了6月7号。

林先生:你在海珠桥上,那时候加强交通管理,你知不知道?应该知道吧。中山大学到海珠桥一带都停了。

陈破空:对,堵桥运动。

林先生:我是有份参加的,但是我不是什么民运人士,我就说这些。

主持人:好,谢谢林先生,我们再接一位纽约陈太太电话,陈太太您好。

陈太太:我就想讲一下,刚才听到几位,一个是民运人士,另外一个打电话去的都说要平反,什么平反?共产党做的错事,那是它们犯了滔天罪行,我们就应该好像韩国那样,全民出来反抗它才对,不应该说平反,平反就变成好像不是它们的错,是学生错了,所以应该说“昭雪”吧。

主持人:谢谢陈女士。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六四”屠杀21年 中共变了吗?(上)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六四”屠杀21年 中共变了吗?(下)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6-09 5: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