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

「六四」屠殺21年 中共變了嗎?(2)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6月9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我們今天連線的還有另外一位,方政,1989年的時候他是一位學生,方政當時因為參與了這個學生運動,被解放軍的坦克壓去了雙腿,殘疾至今。我們現在請方政先生上線,方先生您好。

FLV下載收看
WMV下載收看

方政:您好,主持人好!

主持人:方先生,很多人都在想,您為了這個事情失去了雙腿,那您在這麼多年的過程中,有沒有感到對這個選擇有後悔呢?

方政:對這個選擇肯定沒有後悔。但是對我這個受傷,我覺得還很遺憾,終身遺憾。

主持人:那對這些年來中共的所作所為,您是怎麼看的呢?

方政:我的感覺中共沒有太大的變化。至今21年了,我覺得這麼多年來,它一直沒有對六四的事情有一個完整的、正確的交代。一直在試圖掩蓋、歪曲這些真相。對當年六四的這些龐大的受害者群體,不管是死難者、死難者家屬、傷殘人士、還有對不公正被判入獄的這些所謂的「暴徒」等等等等,這些六四受難群體一直得到沒有公正的對待,而且現在還在極力地迴避這段歷史。

主持人:您能不能給我們的觀眾朋友講一下,您當年被壓斷腿的情況?

方政:唉!又到了……

主持人:我知道這是一個很痛苦的時候,但是很多觀眾他們不知道。

方政:我在這裡很簡短地跟大家講幾個事實。第一、在時間上是89年6月4日上午6點多。其實大家都知道,整個天安門廣場的這種鎮壓、清場,是在6月3日的晚上10點多鐘開始,到6月4日上午6點多鐘,可以說軍隊已經占領了天安門廣場,所謂的清場任務已經結束。而我的受傷,是我們這些學生從廣場撤出以後,行走在西長安街上,遭遇到了解放軍的坦克,在沒有預先警告的情況下,從身後快速的衝向正在走回學校的人群,導致了在六部口這一地段,釀成了在整個六四屠殺事件中,可以說是最具代表性的,最慘烈、血腥的鎮壓。

主持人:那麼六四這麼多年過去了,21年來,一直有人提出來說,中共要給六四平反,也有的人說,六四是應該被平反,但是不應該由中共來平反,因為它本身就是罪犯。那對這兩個說法您怎麼看呢?

方政:其實這種說法我們也是同意的。但是從目前來看,我們歡迎和希望來自中共的任何一點點的進步和改善,其實這種努力我們一直也沒有放棄。也就是說這麼多年來,龐大的六四受難者群體、天安門母親丁老師他們,以天安門母親為代表的這些受難者群體,多年來一直秉持著這種和平理性的、合理合法的訴求。但是很遺憾,21年來,中共當局政府部門一直置之不理,而且還不斷地在打壓和封殺,所以確實讓人感到很失望。

主持人:那您有什麼特別想要跟我們觀眾朋友講的嗎?

方政:觀眾朋友,其實我最希望的……剛才前面的我也聽了,像封從德、王丹說的那樣,我覺得在當年八九民運中,從六四發出來的這種精神,希望大家不要遺失、不要忘記,也不要忘記當年發生的這些慘案,不要忘記六四,因為還有這麼多人依然在陳訴著很多不公正的對待。

主持人:好,謝謝方政。那我們再回到現場。今天我們現場的兩位嘉賓,一位是李天笑博士,他當年在紐約是作為復旦大學的代表,他在這邊參與了1989年海外的民運,也對六四之後中共的做法進行抗議。

那麼另外一位是陳破空先生,陳破空先生當年是廣州學運的發起人之一,他當年是在中山大學做教師。那麼我想先請陳破空先生談一下,您也因為六四坐了5年牢,兩次入獄。那麼剛才聽了幾位學生還有學運領袖在談到這個過程的時候,您有什麼感受沒有?

陳破空:是的。我們看到21年來,整整一代人過去了,我去紐約中領館門口參加六四紀念活動時,碰到兩個年輕人,一個23歲,一個21歲,而23 歲正是當年柴玲和封從德、方政他們的年齡。

那麼這個21歲的,比王丹還大,王丹當年是20歲。這個21歲的女孩告訴我,她是1989年7月份出生的,是大屠殺後一個月後誕生的人。那麼今天她參與了我們紀念六四活動中來,整整一代人過去了,但是六四的那些死難者,他們血流盡了、他們的屍骨化成灰,他們在九泉之下都還不得安寧,他們的沉冤沒有得到昭雪,所以說這是一代人的事情。

中國的悲劇是至大至深,由於這樣一個悲劇,對整個中國、新的一代的人,中共在極力的封殺這種記憶,想讓他們忘記過去。但是我們看到,恰恰因為這種封鎖,讓年輕人產生了好奇,我知道國內的很多年輕人,一旦知道了這件事情的真相,就會非常好奇的追究到底,一旦聽說,在他們出生的時候、出生左右或者之前,發生過大屠殺這樣的事情,他們就要「翻牆」、要去尋找信息。

所以剛才接觸了這些學運領袖,21年來,他們在各自領域從來都在堅持,沒有放棄,因為我們大家都知道,包括我在內,六四是最後一道防線,我們不能夠棄守,這道防線就是要讓中國是走向野蠻還是回到文明的軌道上。

因為21年來,中共在各方面都是走向野蠻、走向反動,它在國際上支持流氓國家,跟文明社會作對,在國內在不斷地製造血案。六四之後,它製造像鎮壓法輪功,像2008年屠殺西藏人,2009年屠殺新疆人,2005年屠殺汕尾民眾,它一直在進行大大小小的「六四」,或者放大、或者變相的「六四屠殺」,所以中共沒有變,它仍然在邪路上走,這就是我們不能夠放棄、不能棄守六四防線的理由,我們只要守住了這條最基本的底線,那麼中華民族就還有希望。

我們的底線就是恢復六四當年那種自由的精神、那種呼喊民族的熱情,在那兩個月中,中華民族所爆發出來的那種能量,如果能夠再次爆發,讓這個國家回到文明社會的軌道上、文明國際的軌道上,那這個民族才可能有生機、有希望。

李天笑:其實六四當時在國內非常轟轟烈烈,就像王丹說的,他在立交橋上看到像人海一樣洶湧澎湃的這種氣勢,人要不受震動、不受感動、不感歎是不可能的。而當時在國外也是這樣,在紐約,我們舉行了好幾次氣勢非常浩大的遊行,而且當時在美國全國很多大陸來的留學生,有些原來都還跟中共領館有一定關係的,這些人全部都站出來了,都參加華盛頓的集會,我記得那個集會啊,大家都熱情高漲。

主持人:包括領館的人都出來了?

李天笑:那個時候你可以感受到中共好像快垮台了,就這種感覺。但是今天我覺得跟當時很不相像的有兩點,一個就是中共用經濟發展的方式收買了很多人,這些人都不願意出來說話了;還有一個就是用高壓來壓制人的正義感,使有的人的良知喪失了,所以就比較冷漠。

但是,我覺得今天還有一個不同,當時有很多人反對共產黨,他們是零星的退黨,但今天,退黨的大潮已經在中國形成一個洶湧澎湃的氣勢,這個氣勢發展下去,我想再有一次六四的話,中共肯定支持不住,肯定解體。

主持人:我們有觀眾朋友在線等候多時。我們接聽一下英國倪先生,倪先生您好。

倪先生:你好,我說啊,六四就是一根上吊繩套在中共脖子上,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越勒越緊。六四的時候我每天都在廣場,下班就去廣場。我人到中年,那時怕給家裡惹事,就沒敢去亂說亂動,我就只做了一件事,就是聲援學生絕食、大遊行的時候,我把長安街上警察崗亭上的攝像機監視器,脫件衣服給蓋上,把鏡頭給蓋上,等於把政府眼睛給矇上。六四時我就做了這麼一件事。六四以後等於是改革停止,中共逐步的黑手黨化,六四標誌著共產黨踏上了不歸路。我就說這些,謝謝大家。

主持人:好,謝謝倪先生。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六四屠殺21年,中共變了嗎?」歡迎您打我們熱線號碼646-519-2879,我們再接一下溫哥華胡先生的電話,胡先生您好。

胡先生:我個人認為中共這個政權一直保持一個特色,就是把所有想講道理的人都逼成想要「討說法」的,大如六四學生、法輪功,小的例子像楊佳,個個都是血淋淋的實例,而更好的例子就是把三個當年對毛澤東像丟灌墨水雞蛋的人……看看共匪們對那些手無寸鐵的人所做的忘恩負義的事情,更何況要鎮壓百姓,拿棍子、噴水車還有挖地用的工具不就得了?

但我認為還要記住一首歌《歷史的傷口》。那首歌好像是「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摀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這首歌其實可以查查看,在這種時候應該多聽這種歌曲,去做更進一步的反思,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胡先生。我們再接一位新澤西州林女士的電話,林女士您好。

林女士:各位觀眾你們好,我們是當時六四的年輕人。文化大革命殘酷的剝奪了我們年輕的生命,66年,我們上山下鄉到中國的北部農村,已經消耗了我們年輕的生命,緊接著我抱著非常失落的心情來到香港,後來呢到了香港以後,我很榮幸的來到美國。在跨上美國國土上,我聽到了六四,1989年6月4日在天安門廣場屠殺廣大手無寸鐵的學生們,那時候我非常傷心,但是經時間的磨損也過去了。

中共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慘無人道的殺害中國年輕的生命,如果它們沒有給他們平反,向他們的後人做出認錯的改革,做出公正的評語,毛澤東不就說了嗎?有則改之,無則嘉勉。既然是有了,它還不敢承認自己的錯誤,所以我看不到中國的前途,中國沒有前途,很黑暗,如果它們敢於承認、敢於承擔,敢於給這些無辜的學生平反,那麼中國今後的前途還可談,還充滿光明,還有一線希望。

主持人:好,謝謝林女士,那我們再接紐約的林先生,林先生您好。

林先生:你好,陳破空跟李天笑你好。當年6月4日、3日,我都在廣州,有示威,但是陳破空先生你有沒有看到,幾天就變得很厲害,本來巴士張貼著「鄧小平獨裁,楊尚昆奴才、李鵬蠢材」,但幾天就過去了,到了6月4日、5日那天,馬上中央電視台貼了幾十個學生的相片說通緝他們,我一看電視,哎,馬上要回到文化大革命,我說我慘了,我也有跟著示威,但是廣州還好沒有北京那麼厲害,當時不怕,我當時就辦了簽證來美國。那時海珠橋什麼的統統都停運了,陳破空應該也有看到。

陳破空:我在海珠橋上,我們堅持到了6月7號。

林先生:你在海珠橋上,那時候加強交通管理,你知不知道?應該知道吧。中山大學到海珠橋一帶都停了。

陳破空:對,堵橋運動。

林先生:我是有份參加的,但是我不是什麼民運人士,我就說這些。

主持人:好,謝謝林先生,我們再接一位紐約陳太太電話,陳太太您好。

陳太太:我就想講一下,剛才聽到幾位,一個是民運人士,另外一個打電話去的都說要平反,什麼平反?共產黨做的錯事,那是它們犯了滔天罪行,我們就應該好像韓國那樣,全民出來反抗它才對,不應該說平反,平反就變成好像不是它們的錯,是學生錯了,所以應該說「昭雪」吧。

主持人:謝謝陳女士。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六四」屠殺21年 中共變了嗎?(上)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六四」屠殺21年 中共變了嗎?(下)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6-09 5: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