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唐人【独立评论】

美经济可望复苏 中国经济可能二次探底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1月03日讯】伍凡:上次我们谈到“美国减税中国增税”,今天我们来谈“美国经济渡过了危机
中国经济恐二次探底”。美国是全球公认的第一大经济体,中国是中共自吹的第二大经济体,我们用对比的方法来比较中美两国经济的前景。
Flv下载观看 WMV下载观看

草庵: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离开华盛顿去夏威夷渡圣诞假期之前,在白宫的记者会上说,美国已经渡过了经济危机,目前的重点是就业和经济增长。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跨越党派界线通过了关于减税和失业保险的议案。他说,经济学家认为,这些措施会使明年的经济增长速度比他们原先想像的更快。

奥巴马预期将和新的共和党主导的众议院积极讨论有关如何削减美国在不需要的项目上所耗费的经费,同时把资金投到美国所需要的方面,其中包括教育。他说,他还会就如何平衡预算及为富裕阶层减税的问题上展开辩论。奥巴马说,美国的目标应当是保持繁荣的中产阶层。他说,这一向是美国最大的力量源泉。

伍凡:奥巴马发表这番讲话前,美国商务部报导说,美国经济在七、八、九这3个月期间的发展超过了原先的预料。美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也报告说,11月份的住房销售比上个月增长了百分之五点六。 2010年,美国经济实现本轮衰退结束后首个全年增长。消费取代库存调整,重新成为支撑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表明美国经济正在回归常态增长轨道。据美国商务部已发布的数据,前三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平均为2.6%,其中第一季度为3.7%,第二季度为1.7%,第三季度为2.5%。

草庵:在美国政府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支持下,美国经济今年在多方面步入复苏轨道。首先,消费重新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第三季度,美国个人消费支出环比增长 2.8%,成为经济增长中的最大动力。其次,实体经济逐渐恢复。破产后重组的通用汽车11月18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恢复上市,受到投资者追捧,被市场认为是美国实体经济复苏的标志性事件。第三,进出口贸易增加。今年1-9月,美国进口总额为1,731亿美元,同比增长22%;出口总额为1,352亿美元,同比增长18%。第四,财政赤字增幅缩小。截至今年9月底的2010财政年度,美国联邦财政赤字为1.29万亿美元,低于上一财年创记录的1.42万亿美元。

伍凡:美国2011年的经济表现可望好过于今年,从以下五大因素。一,消费回笼。美国普查局公布的11月零售消售额较去年同期大增 7.7%,经通膨调整后为6.3%。 10月薪资较一年前成长3.4%,是两年半来最大增幅。二,就业好转。在截至11月底止的过去一年内,每月平均新增7万个工作,但接下来平均新增工作数可望增加一倍以上。

若形成良性循环,就业增加将有助提升消费者支出,进而使就业增加。三,通膨温和。就业市场疲弱代表通膨应不致飙升,也代表工资上涨速度不会比生产力提升的速度快多少,因而能抑制单位劳力成本的上扬。四,企业信心增加。或许是因为民间消费增加,独立企业全国联合会(NFIB)信心指数也随着持续攀昇。五,减税措施定案。减税确实延缓了财政上的冲击,使经济扩张不致减速。

草庵:中国的经济状况和美国相比是相反的,前景暗淡。中国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2010牟12月12日在北京的2010年恩比特(新智库)经济论坛上说:“明年中国面临更为复杂的局面,完全有可能经济滞胀将进一步加剧,2011年,中国或将面临二次探底。”贺铿表示,有别于已开发国家所表现出的低经济成长率、高通膨、高失业率的“滞胀”(停滞性通货膨胀)定义,因中国经济发展水平长期保持在10%以上的增长,一旦明年GDP成长率降至8%,CPI却达4%,对中国而言就是“滞涨”。

伍凡:贺铿说,“如果压通胀,就容易导致经济进一步下滑,而如果刺激经济,又容易导致通胀加剧。” 他认为,滞胀已经让中国经济陷入两难困境。

对于造成滞胀的内因,贺铿分析,“中国长期采取积极财政政策,特别是2009年实施的财政政策导致政府赤字1.05万亿,采取的货币宽松政策也使新增贷款规模达9.6万亿,这种凯恩斯式的财政投入和扩张显然不可持续,一旦回复正常,问题就会出现。”外因方面,与会的中国外汇管理局(SAFE)副局长邓先宏表示,由于国际上的投资大量涌入,进一步加大通胀压力,将对金融市场造成较大冲击。

草庵:12月8日,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副校长刘伟对《中国企业家》记者说:“中国不光要有长期通胀的准备,经济还面临着顷刻衰退的危险。”刘伟强调,由于政策具有时滞性,值得注意的是,2008年中国放出了大量货币,财政、信贷等方面,这些形成通胀压力通常是几个月,甚至需要两年的时间。

“按两年时间计算的话,2008年下半年放出了4.9万亿,到今年年底明年年初应该表现为通胀的压力了,2009年出去了9.6万亿,应该到2011年成为转化为现实的通胀压力,2010年1-6月份我们出去了4.6万亿,应该在2012年前后表现出来,这是扩内需政策的滞后性,中国要做好在未来的一两年之中,将要承受较大的且长期通胀的思想准备。”

伍凡: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理事、原外经贸部副部长张祥12月22日在接受香港文汇报独家采访时表示,中国在金融危机以来因投资过失而造成的经济损害要远胜于同期贪腐数字。

张祥领导的团队经过一年调研发现,在国家启动4万亿投资刺激经济、抗击金融风暴的过程中,一大批不符要求的大项目、大工程匆匆上马。最终,高达30%的调研案例宣告失败。 “而在同期美国刺激经济的救市项目中,失败率只有5%”。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多种多样,主要包括地方急功近利、缺乏调研便盲目开工、评估专家业务素质不高等等。

草庵:12月2日举行的一个论坛上,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论坛上透露,经过金融危机的调整,中国的货币存量已超过10万亿美元,居全球首位,货币存量与GDP的比重超过200%。目前来看,西方发达经济体的货币供应量和GDP的比值在 1以下,而新兴市场国家则相对较高,货币供应量一般为GDP的1─1.5倍,超过2倍的很少。 ”

伍凡:根据官方数据,2000年,中国GDP总量为8.9万亿元,广义货币供应量为13.5万亿元,是GDP的1.5倍;今年9月底,中国GDP总量为26.866万亿元,广义货币供应量为 69.64万亿元,是GDP的2.6倍。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称,货币供应超量将导致资产价格过快上涨,形成泡沫。而姚景源表示,从历史数据看,经济过热、粮食减产和货币超量发行是高通胀的三个特征。

草庵:过去几年来,独立评论节目对中国经济做了大量的评论,我们在评论中持续不断地指出,中国经济发展模式如果不彻底变革,如果贪官污吏行为不收敛,中国经济发展是不可持续的,一定是死路一条。

今天我们引用中共高官们的讲话来再一次证明,我们过去对中国经济的评论并没有过时,是正确的。而现在中共高官们出来讲话,批评中国经济的弊病己经为时太晚了。并且,这些中共高官批评中国经济也还是仅涉及经济层面而已,绝对不敢涉及政治和社会层面。可以断言,没有政治改革,中国经济不可能彻底改变。而且,中国经济的崩溃必将导致中共政权垮台。今天时间到了,再见。

伍凡:再见。

评论
2011-01-03 2: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