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东伏阙上书

翔风

人气 14

陈东,字少阳,北宋镇江丹阳人。陈东早年有才名,卓尔不凡,书生意气,不在意贫贱。当时奸臣蔡京、王黼正如日中天,宋朝朝政糜烂至极,人们都不敢触及敏感话题 ,唯独陈东无所隐讳。以至于陈东参加宴会,坐客唯恐听到了“反动言论”连累自己 ,离席而去。

陈东以贡生身份入太学学习。当时金兵撕毁同盟协定,大举南侵,扬言宋朝必须速割两河谢罪。童贯作为宋军统帅,不但不组织防御,反而抱头鼠窜,将两河拱手让给金兵。太原太守张孝纯质问童贯:“金人渝盟,王爷应当率天下兵马全力抵御,如今不顾而去,是将河东放弃给敌人,河东入敌手,河北还能保全吗?”童贯恼羞成怒,骂 道:“我只受命宣抚,没受命守土,你一定想留下我童贯,那朝廷还要设地方官干什么!”仓皇离去。张孝纯拊掌叹息:“平生童太师作几许威望,遇到难事就畏首畏尾 ,抱头鼠窜,他有何面目再见天子!”

宋徽宗禅位,相当于引咎辞职,宋钦宗即位。陈东作为学生领袖率数百学生伏阙上书 ,说:“今日之事,蔡京坏乱于前,梁师成阴谋于后。李彦结怨于西北,朱勉结怨于东南,王黼、童贯又结怨于辽、金,创开边隙。陛下应该诛六贼,传首四方,以谢天下!”言语非常悲愤激切。第二年春天,童贯逃回京城,被任命为东京留守,童贯不接受任命,而是挟持太上皇宋徽宗逃跑。童贯在西部边境招募了几万精兵,号称“胜捷军”,也不留下来防御,而是作为亲军随行保护童贯。太上皇车驾经过浮桥时,卫士们攀望恸哭,童贯唯恐逃跑不及时,下令亲军射击,军民百余人中箭倒地,路人纷纷落泪。陈东独自上书请求追还童贯明正典刑,别选忠信之人前往服侍太上皇左右。 金人进逼京师,陈东又请求诛六贼。当时奸臣大多随宋徽宗逃跑,只有梁师成尚留宫中,陈东揭发他的前后奸谋,梁师成于是惶惶不可终日,寸步不离宋钦宗身边,即使宋钦宗如厕也在外面侍奉。

宰相主张避敌,李纲主张坚守待援,以免宗庙朝廷毁于贼手。李纲哭泣叩拜,用死来恳求,宋钦宗于是说:“朕如今为卿留下。治兵御敌之事,由卿专门负责,不要有所疏失。”李纲惶恐受命。不久宋钦宗又打算南逃,李纲入朝发现禁卫已经披甲,车驾已经备好了。李纲急忙向禁卫喊话:“你们是愿意守宗社,还是愿意跟皇帝走?”禁卫们都说:“愿死守!”李纲于是入见说:“陛下已经答应臣留下来,为何又想走? 如今六军父母妻子都在都城,都愿意死守,万一他们中道散归,陛下拿什么防卫?敌军已经逼近,知道陛下走不远,如果敌军以健马疾追,陛下如何抵御?”宋钦宗于是下令不走了,由李纲传旨说:“敢再提逃走者斩!”禁卫们都拜伏,山呼万岁,宋军将士听到了,无不感动流涕。

金兵攻城,在李纲主持防御下金兵没有占到便宜。金兵于是后撤,抛出和谈诱饵,宋钦宗上钩。金兵改要求割让两河为割让太原、中山、河间,并索要金币以千万计,以亲王、宰相为人质。主和派力主同意,宋钦宗于是全部同意了金兵要求。但宋钦宗又知道这是耻辱,在姚平仲建议下夜袭金营,不知是姚平仲太鲁莽还是宋朝有汉奸,金兵有所防备,劫营失利。军事小失利导致政治大变动。金人见人质康王赵构性情非常冷静,将他换回。宰相李邦彦对金人使者说:“用兵是李纲、姚平仲的意思,不是朝廷的意思。”罢免李纲,以蔡懋代替,加紧割让三镇议程。蔡懋下令宋军对在城下作攻城准备的金兵不得随便射箭投石,将士愤怒。

陈东又率领学生们伏于宣德门下上书说:“在朝廷的大臣,奋勇不顾、以一身担任天下重任的,是李纲,这是所谓社稷之臣。庸缪不才、嫉贤妒能、只为谋私、不恤国计的,是李邦彦、白时中、张邦昌、赵野、王孝迪、蔡懋、李棁等人,这是所谓社稷之贼。陛下从众官中提拔李纲,不一二日李纲升为执政,中外相庆,知道了陛下能够任用贤人。陛下排斥白时中不用,中外知道了陛下能够斥去邪人。然而李纲虽然被任用却事权未专,白时中虽然被贬斥却没离开朝廷,陛下又提拔李邦彦当宰相、又提拔张邦昌当宰相,其他奸邪又都得以被提拔重用。为何陛下任用贤人还未能没有猜疑,斥去邪人还未能没有犹疑?如今臣又听说罢免了李纲职务,臣等惊疑,不知所以然。李 纲起自小官,独任大事。李邦彦等恨之入骨,唯恐李纲成功。因为用兵小失利,他们才得以趁机钻空子,归罪李纲。一胜一负,兵家常势,岂可匆忙因此倾动任事大臣? 臣听说李邦彦、白时中等都劝陛下临幸他处,导致京城骚动不安,如果不是李纲为陛下进言,那么乘舆播迁,宗庙社稷已为丘墟,生灵已遭鱼肉!多亏陛下聪明不惑,特地听从李纲请求,才取得京城保卫战胜利,难怪李邦彦等妒嫉中伤李纲无所不至!陛下如果听从李邦彦等人所言,宗庙社稷?

存亡,不可预知。李邦彦等执意割地,而河北实为朝廷根本,没有三关四镇,就相当于丢弃河北,朝廷能再在汴京定都吗?不知割太原、中山、河间以北土地之后,李邦彦等能使金人不再败盟毁约吗?李纲升贬,对于李纲自己非常轻,但对于朝廷非常重大。希望陛下立刻收回之前命令,恢复李纲旧职,使中外人心安定,并将军事委托给种师道。如果陛下不信臣说的话,请陛下遍问京城百姓,百姓一定都说李纲可用、李邦彦等可斥。陛下用人斥人,岂能不详察!”

不约而同跟从陈东请愿的军民达数万人,一说十余万,一说数十万。陈东请愿书上达后,宋钦宗传旨安抚,但官员做工作做到傍午,群众仍不肯散去。李邦彦入朝时,被众人群起大骂,并要饱以老拳,李邦彦策马急驰才得以逃脱。群众抬来鸣冤的登闻鼓擂到鼓坏,群情激愤,喧呼震地。宋钦宗这才召李纲入宫,出宫召李纲的太监朱拱之拖延时间,众人将其碎尸万段,并打死太监数十人。府尹王时雍纵兵清场,准备将不愿离去者全部杀戮,众人不退。宋钦宗这才立即将李纲官复原职,派他和种师道安抚劝说,群众才渐渐离去。宋钦宗下令诛杀打死太监的首恶,禁止以后伏阙上书。

李纲下令能杀敌者厚赏,众人无不踊跃奋战。金人退去后,校方对如何处置学生持观望态度。当时宰相主张开除伏阙上书的学生,并先从陈东开始。王时雍想将学生全部抓入监狱,人人惶恐。朝廷任命杨时为祭酒,恢复陈东学籍,派聂昌去太学安抚,学生情绪才稳定下来。吴敏想减轻人们的抨击,请求补陈东做官,赐给陈东宅第,让陈东当太学录。陈东又请求诛蔡氏,并极力辞去官职回乡,前后五次上书。他回乡后,又乡试考中。

金人灭北宋后,宋高宗即位。五日后,以李纲为宰相,又五日后,召来陈东。李纲任宰相七十七天,因为与宋高宗临幸东南的意见不合,与宋高宗渐行渐远,最后被罢去。陈东上书请求留下李纲,罢去奸臣黄潜善、汪伯彦。宋高宗不予答复。陈东又请求宋高宗亲征迎还二圣,治诸将不进兵的罪来振奋士气,请宋高宗回到汴京不要临幸金陵。宋高宗又不答复。黄潜善等拿出李纲之前建议临幸金陵的奏章,陈东说当时李纲在途中,不知事体,应以李纲之后说法为正,要宋高宗尽快罢去奸臣黄潜善等人。

当时平民欧阳澈也上书言事。黄潜善进谗言激怒宋高宗,说不马上诛杀二人,他们又会鼓动群众伏阙上书。宋高宗就绕过政府给黄潜善下达密令,黄潜善下令逮捕陈东, 府尹孟庾于是召陈东“议事”。陈东请求吃完饭再去,亲笔写遗嘱处理家事,字画如同平时一样从容不迫,写完了就交给随从仆人说:“我死后,你回去带给我亲属。”吃完饭后陈东如厕,官吏面带难色,陈东笑着说:“我是陈东,我如果怕死就不敢进言,我已经进言了,我肯逃死吗?”官吏说:“我也知道您,怎敢逼您!”一会儿, 陈东穿戴整齐出来,告别同旅舍的人,与欧阳澈一起被处斩于闹市。四明人李猷赎回他的尸体予以安葬。陈东当初与李纲并不相识,为了国家而冒死为李纲鸣冤。陈东死后,认识与不认识他的人都为之流泪,时年四十二岁。

黄潜善杀二人后,第二天府尹诘问黄潜善为何处斩二人不先通知他?黄潜善微露不悦 ,表明不是自己的意思,是上面的意思。许翰退朝后问黄潜善处分了哪两个人?黄潜善说:“斩陈东、欧阳澈。”许翰大惊失色,追问为什么政府没有得到命令?黄潜善说:“命令只下达给我黄潜善,所以不能给你看。”许翰于是力求辞职而去。宋高宗其实是敢用主战派的,这样才为自己保下了南宋,但宋高宗更敢杀主战派。宋高宗比宋钦宗冷静或者说冷酷。三年后,宋高宗“感悟”,为二人“平反”,追赠陈东、欧 阳澈承事郎。十五年后,岳飞、岳云含冤而死。

民众以请愿为形式表达诉求,是人类社会的正常行为,褒忠贬奸的传统文化对此予以肯定。传统文化并未因为汴京民众怒杀太监就为昏君奸臣张目。回顾法轮功学员当年 “四•二五”和平上访,没有喧哗、没有暴力、没有阻塞交通、甚至没有垃圾,法轮功学员何罪之有?然而中共邪党和江泽民流氓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扣上莫名其妙 的“围攻”大帽子。殊不知奸恶在肆意构陷良善的同时,也将自己魑魅魍魉的真面目暴露无遗。

北宋军民为何要伏阙上书,为何反对皇帝卖国弃民?传统文化的忠并非奴才对主子的私忠,而是普遍的道德伦理。皇帝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皇帝,不是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想怎样就怎样、百姓表达意见就叫“围攻”的。皇帝也要修炼心性,也要讲忠,要忠于国家人民,要能够舍身为国。道德标准面前无人例外,这就是修炼文化。 明朝皇帝是坚持不和不逃的典范,崇祯帝非常想和满洲议和,摆脱两线作战的困境, 但他开不了口,最后被李自成攻入北京,崇祯帝不是逃跑而是坚持“国君死社稷”, 遗言说“朕死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无伤百姓一人。”不 管崇祯帝其他方面修炼的如何,这体现了明朝皇帝接受的教育,其中有迂腐,但其中精神的高贵并不能因为“迂腐”二字就全然抹杀。

私忠不等于忠文化。如果奴才只以听命主子为忠,而主子可以不忠于国家,那秦桧杀岳飞也可以算忠了。同理,中共党文化欺骗人们要“大公无私”,但党文化“大公无私”的标准是什么呢?人们把一切不能献给其他理想而只能献给党,可这个党却是极端自私的黑洞。这种宣传的“道德”与强盗要人们把钱全部交出来没什么区别。末世的清朝统治者视自己不是中国人,而是中国人的主人,甚至“宁赠友邦,不予家奴” ,结果清朝灭亡之际没几个人认为不忠于清朝是贰臣、是耻辱。中共红朝利用并破坏传统忠文化,恶事做绝,它自食其果的下场只能比清朝更可悲。 @*

相关新闻
历史故事:宋代的奇石奇诗
历史故事:宋代的奇石奇诗
历史故事:三个清代幕僚的故事
历史故事:奸臣表忠,尤其毒凶!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普京笑答中共武统 让北京失望了?
【横河观点】董经纬两个报导 哪个是真的?
【秦鹏直播】一个董经纬两表述 拜习会启动?
【首播】前军报记者:经历六四 认清党军
【珍言真语】钱志健:袭苹果日报 毁港核心价值
【财商天下】核泄漏疑云 背后藏神秘股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