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牌效应 ?利比亚局势对中东革命影响

人气 6

【大纪元2011年08月23日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下令调查叙利亚安全部队在血腥镇压持不同政见人士时可能出现的践踏人权行径。8月23日(周二)由47个成员组成的人权理事会以33对4票的投票结果批准了这项决议,其余成员弃权。中共和俄罗斯反对这项决议,称其为不必要的干预。

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采取这项措施的前一天,目击者和人权组织说,就在数千名反政府抗议者嘲讽巴沙尔•阿萨德总统时,叙利亚部队打死了八人。目击者说,在联合国人道小组访问了霍姆斯之后,几百人星期一聚集在市中心的主要广场上。政府军向抗议者开火,很多抗议者高喊:“卡扎菲完了,现在轮到你了,巴沙尔!”据报导,有六人被打死。类似的示威活动也在叙利亚其它城市举行,包括哈马市。据报导,那里有两名平民丧生。

星期一早些时候,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皮莱说,叙利亚政府显然对平民采取了“格杀勿论”的政策。她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说,在骚乱中已经有2200多人丧生。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星期一也对人权理事会表示,叙利亚“显然出现了有组织的大规模暴力”。

利比亚反独裁运动与中东革命

华尔街评论文章称,利比亚反对派目前攻占的黎波里的局势标志着“阿拉伯之春”的中东民主革命运动有了急速发展,但其影响取决于利比亚人的成功会如何影响可能更具重要性的叙利亚对独裁政府的抗争运动。

文章说,虽然利比亚反对派继续面临抵抗,但中东地区的人预计会从他们迅速开进的黎波里一事上得出结论:即使是广泛存在的政府野蛮行径,也不能阻止几十年来受够了集权政府暴行的民众起来造反。

这对叙利亚总统巴沙尔•艾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来说是个不祥迹象,他一直在炮轰反抗城市,以图扼杀六个月来的民众起义。已经有迹象显示,利比亚的事态发展正在激励那些试图推翻阿萨德的叙利亚起义者。

利比亚人呼喊与叙利亚民运团结一起

本周一,叙利亚抗议者呼喊着“卡扎菲今夜、巴沙尔明天”的口号走上街头。叙利亚反对派组织“地方协调委员会”(Local Coordination Committees)的活跃份子纳克莱(Rami Nakhle)说,他被的黎波里中央广场上群众集会的电视画面所鼓舞,特别是当利比亚人开始呼喊要与叙利亚支持民主运动的人士团结起来的口号时。

纳克莱说,叙利亚与利比亚非常不同,对我们来说,两国有不同的情况,但我们很高兴地知道,所有情况的最后结果都是独裁者统治的终结。

分析:叙利亚权力更迭关键是外交经济压力

华尔街评论认为,北约在利比亚广泛的军事参与在叙利亚重现的可能性很低,这个国家有着战斗力更强的军队、更多盟友,以及通过将邻国以色列拉进来从而引发一场地区冲突的能力。

此外,对卡扎菲的攻击,就像埃及和突尼斯被废黜领导人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和本•阿里(Ben Ali)下台后的命运一样,会诱使阿萨德为拯救自身而更加坚持不放弃权力。

利比亚无论在地理上还是政治上都处在阿拉伯世界的边缘,而叙利亚位于中东的心脏地带,其命运不仅对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争斗至关重要,还攸关伊朗的实力强弱,叙利亚一直不顾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反对坚定支持伊朗。

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for Near East Policy)的研究员塔伯勒(Andrew Tabler)说,叙利亚的权力更迭将依然是一副非常重的外交担子。许多分析人士说,成功更迭叙利亚政府的关键更有可能是外交和经济压力,而非来自外部的军事压力。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已明确提出了在叙利亚实现政权更迭这一目标。

上周针对叙利亚出售石油实施的制裁措施有可能取得最大成效。据估计,阿萨德政权约三分之一的收入来自向欧洲出口石油。

一些观察人士预计,对叙利亚实施的这类经济和政治压力,再加上利比亚的榜样效应,最终将以某种方式导致阿萨德的下台。阿拉伯政治评论员和专栏作家克里(Rami Khouri)说,阿萨德现在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选择自己下台的方式。

利比亚抗争鼓舞其他中东国家

评论谈到,除了叙利亚,利比亚的起义也有可能对中东地区其他国家带来鼓舞。

30年来,叙利亚一直是伊朗在中东地区最紧密的战略盟友。美国官员认为,阿萨德政权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大,可能会激起伊朗民主力量的斗志。叙利亚的局势对伊朗政府有着很大的利害关系。

分析人士和外交官说,如果卡扎菲政权崩溃,巴林和也门引而未发的反抗力量也可能会被重新点燃。

巴林报纸《al-Wasat》编辑、巴林知名民主运动人士Mansoor al-Jamri说,在近几个月,人们开始失去希望,认为自己无法实现变革﹔但如果卡扎菲能够被推翻,这就意味着民主和大众革命在阿拉伯世界是可以发生的﹔镇压可以阻止人民理想的想法已属过去。

利比亚2月份出现的抗争,结束了起初似乎大体和平的中东民主抗议浪潮。1月份,邻国突尼斯和埃及军方拒绝遵照命令向手无寸铁的示威者开枪,随后两国总统本•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和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双双下台。

西方政策实现中东自由的决定性因素?

沙特异见人士、美国华盛顿特区“海湾事务研究所”(Institute for Gulf Affairs)负责人艾哈迈德(Ali al-Ahmed)说,利比亚起义的成功证明,西方政策的变化是中东实现自由的决定性因素。

至少在现阶段,西方还没有对叙利亚发起这类干预的可能。叙利亚的人口是利比亚的三倍以上,宗教、种族成分复杂,跟邻国以色列的冲突也还没有解决。美国国防大学(National Defense University)教授沙利文(Paul Sullivan)提醒,让北约卷入叙利亚,还可能使它在泥潭中的泥潭──巴以冲突当中陷得更深。

叙利亚很多上层统治者所属的伊斯兰什叶派小分支阿拉维派(Alawite)支持阿萨德,逊尼派商业阶层和基督教、德鲁兹教派等宗教少数派对他仍有一定的忠诚。

与几乎没有朋友的卡扎菲不同的是,阿萨德还有强大的地区同盟。前黎巴嫩驻华盛顿大使、现任贝鲁特智库Issam Fares Center负责人波哈比布(Abdallah BouHabib)说,除了伊朗,叙利亚政府在参与黎巴嫩治理的什叶派真主党(Hezbollah)民兵组织内有盟友﹔甚至在邻国伊拉克什叶派主导的政府内也得到支持。

而随着叙利亚军方近几周攻击了几座城市,北约针对卡扎菲的军事行动开始取得成功,叙利亚反对派部分人士的想法开始改变。

国际社会却在采取一系列可能会迫使叙利亚改革的措施。欧洲各国和美国上周公开呼吁阿萨德下台,正式放弃了对阿萨德可能推出改革举措所抱的希望。

西方国家做出这一举动之前,以沙特为首,波斯湾君主国纷纷从大马士革召回了大使,严词批评叙利亚政府,在阿拉伯世界中进一步孤立叙利亚。

周一,美国负责近东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费特曼(Jeffrey Feltman)与阿盟(Arab League)秘书长阿拉比(Nabil Al Araby)在开罗就叙利亚危机进行了讨论。费特曼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提醒大家道,是3月份阿盟的一项决议为北约针对卡扎菲的军事行动扫清了道路。

目前为止,俄罗斯和中共一直阻碍着联合国安理会制裁阿萨德政府的行动。不过,分析人士说,如果针对利比亚的军事行动被视为获得了成功,通过联合国制裁或提交给国际刑事法庭(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而形成一项合法授权来进一步向大马士革施压的努力可能会重启。

华盛顿中东学会(Middle East Institute in Washington)学者、曾任美国国务院高级情报官员的怀特(Wayne White)说,卡扎菲的下台可能促使国际社会敦促针对更加残暴的阿萨德政府及其持续的破坏采取更强有力的行动。

文章分析说,叙利亚的主要邻国土耳其可能在局势的发展中发挥核心作用。土耳其拥有北约最大的部队之一。

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领导的政府一直在扶植叙利亚和利比亚政府,最初强烈反对西方对利比亚进行干预。不过,面对阿拉伯世界舆论的强烈反对,土耳其此后改变了立场。土耳其外交部长达武特奥(Ahmet Davugtolu)几乎不加掩饰地警告大马士革说,利比亚政权的更替对这一地区的所有人都应是一个教训。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利比亚激战持续 卡扎菲称境内平静
卡扎菲:利比亚暴乱受境外分子操纵
卡扎菲:利比亚将对抗禁飞区
卡扎菲仍猛烈攻击 国际讨论制裁利比亚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印俄结盟防共 普京釜底抽薪?
【新闻大家谈】冬奥会遭抵制 中共尴尬大变脸
【直播预告】民主峰会对抗中共 拜登致开幕词
【财商天下】打造稀土巨头 中共欲抢全球定价权
【秦鹏直播】高智晟张展获奖 美官员吁北京放人
【思想领袖】汉森:中共如何利用美国精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