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结束36年 寻战俘感人故事仍延续

font print 人气: 6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1年09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崔清文美国华盛顿DC编译报导)据美国辛辛那提讯报报导,每当苏姗.韦尔森(Susan Wilson)打开她的珠宝盒,看到那个手镯,就会让她想起一个素未谋面的男士。她很想知道这位男士是不是已经回到自己的家乡了。她对这个男士所知道的仅止于这个手镯。

他的名字叫彼得.查贝克(Peter Drabic),他的军衔是中士。1968年9月24日,他在越南丛林里侦查时失踪。
  
韦尔森一直想要把这个手镯寄给查贝克。她认为如果查贝克已经回家的话,她应该这样做,不过她对他一无所知。她住在安德森小镇(Anderson Township),有两个儿子,三个孙子,是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s)董事会执行秘书。
  
1971年的夏季,韦尔森13岁,正在安德森中学读九年级。她和妈妈泽拉.格茵(Zella Goin)谈起了战争。妈妈花了3美元为她订购了这个手镯。
  
这些钱都捐给了“美国生命之音(Voices In Vital America)”,是一个专门保护美国士兵名字的非营利性质的组织。韦尔森手镯的内环上还刻有这组织的缩写。

购买手镯时不能选择士兵的名字,目的是在戴上手镯后,记住这个人,为他祈祷。韦尔森每天晚上都在上帝面前为他祈祷平安。1971年正是查贝克被捕的第三年。1973年韦尔森不再带这个手镯,因为当时有591位战俘返回美国。

自从韦尔森开始戴起了这个闪亮的镀镍的黄铜手镯,以表达其对因出任务而失踪或被拘留在越南监狱内的美军的尊崇之后,她从来没有看到查贝克的名字出现在任何一个名单中,但是她却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他。

经过四十年,韦尔森最终找到了这位中士,他已经返回位于马里兰乡下的家。
  
威尔逊把手镯寄给了查贝克。这位64岁,已经退休了的电话公司职员,如今可以从自家窗口凝望着远处平静的蓝岭山脉(Blue Ridge Mountains),而不再是越南那些被战争摧毁的光秃秃的山头。
  
查贝克打开了韦尔森寄来的包裹说:“每次收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我总是很谦虚的面对。”这些年来,他收到很多这样的礼物。他很惊讶人们还惦记着他,对他而言,越战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他抵达越南才13天,就被逮捕了,距离他21岁的生日还差两个月。他在监狱里当了1,635天的战俘。之后,查贝克被转到越南的丛林里呆了400天。他的体重从162磅下降到112磅,那些战俘每天只能吃到两把饭和一些水。
  
作为战俘的最后三个月,他是在一个臭名昭彰,以酷刑洞穴闻名的河内希尔顿(Hanoi Hilton)度过的。被关在监狱期间,他想出了一个秘密的沟通系统,鼓舞大家的士气。之后,他因此而获得了两个铜星勋章。在沦为战俘的期间,没有人知道他是死是活,直到1973年被释放。
  
虽然一生中有四年半的时间在敌人监狱里度过,查贝克却有着非比寻常的正面人生观。
  
查贝克的名字是彼得,但因为他的父亲也叫彼得,所以他一般以中间名“艾德”称呼自己。
  
他的34岁的妻子黛比.查贝克(Debbie Drabic)说:“艾德不觉得苦,他只是把这四年当作他过去的一部分,就像人们上了四年大学一样。”
  
她说,丈夫“对生活充满感激,最平淡的事情对他来说,就是最珍贵的。”
  
他说:“四年半都看不到月亮和星星,这样的事很通常。”他停了下来,那是令他胸口作痛的事。
  
他继续说到:“这个不是关于我的故事,我已经违背了我的誓言,过多的讲我自己。”他很礼貌的拒绝了照相:“我不想上报,我不想被人注意。” 说完后大笑。他肯定的说,这个故事“是关于苏姗.韦尔森和那些为我们的国家服务的男士和女士们。”
  
一位十分了解那些不知自己亲人死活的人们内心痛苦的男士,帮助韦尔森找到了查贝克。
  
今年七月份,韦尔森和宝洁公司的员工们去了克莱蒙特郡(Clermont County )的黄丝带支持中心(Yellow Ribbon Support Center)作义工,为海外的士兵组装爱心包裹。在那里她看到了一个装着手镯的盒子,是属于马特.莫平中士(Matt Maupin)的。莫平在伊拉克被敌人逮捕后四年,他的遗物被发现并被送回他的家中。
  
这件事使韦尔森想起了自己的手镯。她把这个故事告诉了该中心的管理员基斯.莫平(Keith Maupin),也就是马特的父亲。
  
基斯建议韦尔森到一个专门列有阵亡英雄的网站上去找查贝克的名字。她虽然试了,但是没有找到。她感到轻松了些,那意味着他已经回家了。
  
她不遗余力的在该中心当义工,同时继续查询。最后终于在七月底,当她在自己的家里用谷歌搜索查贝克的名字时,找到了他。
  
她在笔记中记载着:“谷歌搜索和家中电脑是当时我开始戴手镯时,还没有的两件事。”
  
查贝克回到家乡马里兰,家乡小镇的每个人都参加了欢迎他回家的游行。他说,许多从越南回来的老兵都有很多问题,但是他没有。他在电话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结了婚,有了个儿子。
  
他又停了一下,他喜欢谈论当下。他说;“这些事都过去了,我生活在我所梦想的生活中,我遇到了我梦想的妻子并和她结了婚。我还有一份很好的工作。”
  
“我被关近五年,我曾想如果能够早一点退休就好了。而我确实也早退休了,所以我是很幸运的。”
  
收到一位素未谋面的女士寄来的手镯,是他另一件幸运的事。他说:“就是那样的事,让我成为幸运的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美国联邦参议员麦凯恩(JohnMcCain)今天倾身细看当年他在越南成为战俘时所住的监狱模型。
  • 内心的杂音,比外界的干扰更能迷惑人,甚至会让人连自己的脚步声都分辨不清。时时定神反思,排除杂音,我们才能把这个世界看得更清楚些。
  • 每次在海洋馆看水母,都十分着迷。水母全身透明,轻飘飘如云朵,如棉絮,如一阵风。就这样柔得让人心生怜惜的生物,据说在广袤的海洋中已存活了几亿年,怎不让人称奇?
  • 一瓶不起眼的水,足以拦住两个活生生的人。而一句简简单单的话,也足以消解我们迈不过去的坎儿。或许生活中很多问题就像秋千上的那瓶水,看似难以逾越,但当我们坦然泰然去面对时,一切并没有那么难……
  • 树木
    生活熙熙攘攘,我们忙忙碌碌,看似目标明确,但许多付出本就是徒劳。我们需要改变的,并不是外界什么因素。很多时候,只动一动自身,换个位置,或许就能解决根本问题……
  • 值此中秋佳节,新世纪影视献上配乐诗朗诵:《中秋颂师恩》——恭祝慈悲伟大的师父中秋快乐!
  • 美丽与可怕之间,原来并没有距离,视角一变,两者便互换了。或许,眼睛看到什么,真的取决于我们的内心。
  • 或许曾经出现在生命中的每个细节都不是随意的,都有自己的使命,即便消失多年,也会在某时某地再次回归……
  • 健行步道
    看似平平常常的一个转身,背后却需要很多勇气。一旦能够独立完成,其实已经跨越了遥远的距离。那是外人眼里看不到的距离,只自己心中清楚,如何实现了一次升华。
  • 现实注定不会完美,无论身在草原还是都市,都有我们不喜欢、不习惯的事,但如果让眼睛多去寻找照片中那样的美好,脸上岂不是就能多些微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