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好事、赖事、家常事

玉清心

(Fotolia )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我和“德国佬”俩人世界的日子已经过了十多年。这期间常有人问我,你的涉外婚姻怎么样?对于婚姻,好像还不能用一加一等于二来简单下结论。不妨我先唠唠家里那些鸡毛蒜皮的家常事,然后再任由大家说长论短。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先说吃。依我看,中国人爱吃的,老外一般也爱吃。这顿吃了,下顿还想,说明有保留价值。日积月累,就积攒了一套自家食谱,中西合璧,挺受用。

每日早餐,我随他。咖啡、果汁、牛奶麦片粥、面包、黄油、果酱,这老几样食品,连牌子都不变,吃了十几年竟然不倒胃口。晚餐各自随意。午餐他随我。从中国出来的人,随便弄几个家常菜,老外都会叫好。不是吹牛,我家那位,和我“翻脸”不出三天,就绷不住劲了,不好意思地问:“今天午饭,我能吃你的饺子吗?”吃了一阵三鲜馅的,又会点名要猪肉酸菜馅、牛肉胡萝卜馅……饺子系列,不但是我家食谱的保留节目,还是特效和解润滑油。

再说说收拾厨房的事。为这,我俩没少抬杠。德国家庭的厨房干净得能当客厅使,一尘不染没有油污,锅碗瓢盆都洗擦得珵光瓦亮。西餐也有油煎、烧烤,但是厨房没有油烟味。等我见识过德国家庭主妇跪在地上不停的喷洒着各类清洁剂,擦呀,抹呀,我知道那份干净来之不易了。

先生总嫌我的厨房卫生不到位,我知道远不达标,就搪塞他:“没有汗酸不叫军装,没有油腻不叫厨房。”他问我这是什么理论?我说出自名家之言。他从外面转了一圈回来追问,你说的那名家是中国人吧?我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正是本人。他笑翻了天,不再追究厨房卫生责任了,他知道很难扳倒那搅不清的理论。我知道自己在强词夺理,但我也没有改进的愿望。还不是我“懒惰成性”,而是实在不敢茍同德国人的清洗习惯,尤其犯憷那些名目繁多的化学除污剂和耗时费力的擦洗程序。

还有,明明已经洗涤干净的餐具,非要再用搭在肩头的一块不干不净的抹布擦干水,甚至使劲反复的来回擦,直到擦出光泽来。我坚决反对这样干,都是把洗干净的餐具扣在水槽上空水,自然风干,既卫生、又省事。唉,有时候,习惯好像和合理性没啥关系。

德国家庭主妇的一大家务是熨烫衣服。草坪对面那家的窗口里,总见四口之家的母亲在烫衣架前忙碌着。后来发现,他们从烘干机里掏出来的东西,几乎一件不落地在烫衣板烫。其实,大部分衣服不用烫,搭在晒衣架上的时候,顺手抻抻拽拽就行了。我只有在先生的衬衫积攒十件以上的时候才会烫一次。一个冬天我都烫不了几次衣服。这偷懒的招儿使了好几年之后先生才发现。他先是惊讶,之后说,既然我没感觉现在和以前有什么不同,那还是不烫的好,省事又省电。

说到出去旅游,这德国佬可有点儿可气,他认准了一个地方,就年年去。比如马尔代夫,他去了二十多趟了,其中一个小岛去了八趟,但是他还是要去。我和他理论,既然反正是飘洋过海、路途遥遥,干嘛不去看看那些世界名胜?他说,年轻时爱观光,老了就是渡假了。最后的谈判结果是,一年里随我观光一次,再陪他渡假一次。

春天里,他会买几盆风信子放到我的电脑桌旁,还嘱咐,如果香气太浓太重,就把它端出去,免得头疼。他知道我爱喝茉莉花茶,在五月茉莉花开得整个小镇都芳香四溢时,会陪我绕着小镇的茉莉花树林走一圈。园子里的草莓、樱桃、李子、黑莓、覆盆子熟了后,我们会一起去采摘。

他闹脾气时,可气得像个耍混的孩子。他生病时,拉着我的手,怕我丢下他不管……

这就是我们家的那些好事、赖事、家常事。我想,就是这些家常理短,平凡琐事,点点滴滴流淌在岁月的长河里,日积月累,才汇集成了夫妻的恩爱。这应该是人类共通的东西,是超越种族、民族的普世价值。

(责任编辑:文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日前,日内瓦正在举行的21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给历史留下了浓重的一笔: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总编郭君女士在大会上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做出指控。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190多个国家的代表和200多名获联合国观察员身份的人权组织代表面前,大范围曝光中共活摘器官罪行并要求调查,此举尚属首次,真乃惊天地、泣鬼神!
  • 王立军案庭审后,成都市检察院称王立军犯叛逃罪后自动投案,揭发他人有重大立功表现,依法可以减轻处罚。从王立军9月18日在法庭上“身心状况良好、情绪稳定”,伏法认罪的态度看,他和前面的谷开来一样,也是早吃了“不死”的定心丸,才会有这份“从容”。
  • 今天成都中院对王立军的一审结束,本想就这个话题和一位成都维权朋友聊聊,不承想,没说几句,就跑到上街反日的话题上了。
  • 最近曝光的山东烟台法轮功学员贺秀玲2004年被中共活体摘取器官一案内幕,残忍得让人无法接受!揭露的案情,不但时间、地点、受害人、加害人、关联人清楚,并提供了很多信息,是进一步追查犯罪的重要线索。从曝光出的案情,基本看清了中共政权系统是如何运作实施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罪行的。
  • 俞忠欢的一篇五百字网文《我曾是个被彻底洗脑的中国人》,这两天在网络上走红。俞忠欢在网络上算个公众人物了,尽管他地位卑微,曾经是死刑犯,现在是上海动迁访民一族,但是他以真名真姓在网上时常撰文发表言论,像为杨佳喊冤给胡锦涛写公开信。这次香港反洗脑运动触动了他,让他有感而发。在他的网文下有他的手机号,我拨通了,我们聊了一会。
  • 对9月8日在“海参崴”开幕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人们发现,新华网等中共官方媒体只字不提那个耳熟能详的“海参崴”,代之以绕嘴的是俄罗斯名称“符拉迪沃斯托克”。中国的“海参崴”哪去了?
  • 要求行政长官梁振英撤回洗脑国民教育科的诉求,自7.29香港九万人上街抗议开始,反洗脑抗议活动坚持了一个多月,进入九月升级,香港持续爆发大规模反国民教育的集会、罢课、绝食等。当8月7日晚12万香港人聚集在港府总部门前广场,要求行政长官梁振英撤回洗脑国民教育科,万人呼唤民主自由的歌声响彻香港上空。第二天特首梁振英在中共的授意下,做出让步,取消了开展德育及国民教育科的三年死限。
  • 大陆民众给贪官列出贪腐标志的段子里,少不了有戴瑞士名表一条,就和开德国轿车,喝法国红酒,抽古巴雪茄,穿意大利皮鞋,做泰国按摩一样,始终是中共贪腐高消费的保留指标。难怪民众揪住杨达才不放,他不但戴了瑞士名表,还戴了11块,具有贪官的典型标志。
  • 陕西省安监局局长杨达才,从“微笑门”陷入“手表门”后,不得已现身微博回应,说自己只买过五块表,并保证都是用合法收入购买的。对于外界一浪高过一浪的质疑,陕西纪检委宣布介入此事进行调查。而就在调查组成立之时,网友们又人肉搜索到关于杨局长的第六块手表,是一个著名的奢侈品品牌,随后又出现了第七块、第八块……直到第十一块,后面六块同前五块一样,都是世界名表。
  • 四十多年前,我是云南西双版纳农场知青。下来不久,和另两名北京知青去很远的江城农场看望那里的北京知青朋友,可见那时候我们这群离家的孩子有多么的想家,哪怕见见熟悉的面孔,听听熟悉的声音,都是好大的安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