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少年的改变

人气 1

【大纪元2012年03月20日讯】(转自明慧网)去年十一月大姐打电话来,要送刚上初三的外甥到远隔一千多公里外的一个戒“网瘾”学校戒“网瘾”。

外甥初中以来逐渐学坏,为上网而逃学,整天耗在网吧。而最近一次,外甥躲在一个父母在外做生意的同学家,两个人就着方便面彻夜打游戏度日。大姐找遍所有网吧和同学家,最后在这个同学家把躲在柜子里的外甥揪出来时,她快气疯了,整个人几乎崩溃,几次开车差点酿出事故,甚至求死的心都有了。家里也乱套了,外甥说,如果再逼他他就杀了他们。外甥已经退学,下学期得从新找学校。

以前和大姐讲法轮功,大姐不听,但我心里一直希望他们能明白真相。看到大姐这么心烦,就邀请她和外甥来我家里,因为我家在大学,换一换环境也许有变化,并劝大姐不用把孩子送到学费昂贵的军事化训练的什么戒“网瘾”学校,我们可以请比较好的老师和大学生来作家教,给他补课。对改变这个孩子,我有信心,大姐同意了。

十二月初,外甥来到我市。孩子身高近一米八了。他来后,几天之中,我陪着他每走到一地或在车上,他竟然不自觉的就问:“这里有打架的没?”“怎么没有打架的?”“这里有一个网吧!”“给我买瓶酒(或烟)吧!”,而一旦让他学习,只要十分钟就面露倦容,要求休息。要么找机会偷看密码要上网。后来,外甥透露出他是一个街头小团伙的成员,在学校和街头向人收“保护费”,要了钱就抽烟、喝酒、打架、上网、找女孩。

两个月过去了,他身上的恶根似乎很难祛除,很容易故态复萌,但变化还是在一点点发生着。除了请老师外,我时常睡前给他讲生活、讲历史故事,讲中共的本质。因为他本质上能分别好坏,对我讲的他都很爱听,他说知道共产党非比寻常的邪恶;我也给他讲大法真相,让他看神韵演出的光盘,并看了师父的一讲讲法录像。

一天,他高兴的告诉我他和他爸爸通电话了,还告诉了爸爸说自己已经退队了,他爸说:“也给我退了吧!”他急迫的告诉我:给我爸、妈都退了吧!说这样他们就都能保命了。焦急之情溢于言表,于是,我同意给他父母同时做“三退”。

大年初一,我和丈夫送他回家。走时,他告诉我说他跟他街上的“朋友”的关系断了。但我仍没有把握,担心他回去之后会不会网瘾又发作?一段时间过去了,除了最初几天,我在网上看到他之外,后来竟然看不到他了!他父母高兴的说他已经不太上网了,而是在家静心学习;在家里,被父母教训时,他再也不高声争辩,好像完全换了个人,整个家庭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和睦。这些都出乎了我的预料。

更有一件事情让我震惊:新学期开学他进入了一所新学校,以往英语成绩很一般的他在摸底中竟然考了班里的第一,而这个班是年级中最好的班。他对数学考试也信心满满。大姐高兴地不知如何感谢我们。而我心里知道,是孩子“三退”救了自己,也救了他的父母,才有了这样不可思议的根本变化啊!

(责任编辑:孟飞)

相关新闻
大陆来稿:警察说“法轮功太厉害了”
村支书怒斥警察  保护法轮功学员
紫菂:乔伊与神奇珍珠的故事
真福:无病一身轻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杨健兴:中共瞒疫 各国抗疫后算账
【十字路口】赣鄂警察冲突 4大挑战冲击中共
【纪元播报】方方日记终篇:极左是病毒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为何用垃圾车运菜肉
【纪元播报】红二代转发建议书吁高层问责
【罗厨寻味】蘑菇烤比目鱼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