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无神论尴尬的几桩事

无思

渊源深厚的东西一定都是非同小可的,绝对有其存在的根据。( Mark RALSTON/AFP )

  人气: 74
【字号】    
   标签: tags:

近日与人谈起无神论的荒谬可笑,忽然想起几桩村里发生过的怪事。说怪,其实也寻常,不过是对那些不理解的人来说,有点怪罢了。不为猎奇,或可借此反思无神论到底是科学,还是愚弄人的邪说。

1. 砍伐古柏 当日毙命

我们村有个祠堂,年代久远,香火鼎盛,是村人缅怀先人祭祀祖先的去处,至今仍然在。祠堂里有棵老柏树,长得郁郁葱葱,树龄有千年以上,是祠堂的象征,也是我们村最老的一棵树。中共篡政以后,祠堂日渐荒废,香火鼎盛的场面一去不复返,幸亏村子偏僻,祠堂总算保存了下来。

文革时,在破除封建迷信的叫嚣中,村里的文庙被毁,祠堂也遭波及。幸亏古柏树留了下来。文革后期,有人听说我们村里的千年古柏,要出一千元钱收买,但条件是村里人要负责伐倒。在那时候,一千块钱对于一个小村子来说,简直就是一笔巨款了。村里的邪党支书就动心了,准备组织人伐树。

听说要卖古柏树,村里很多人反对,尤其叫去伐树,没有一个人愿意去,也没有一个人敢去。因为过去的人都相信,上千年的古树都很灵,弄不好招灾惹祸。可村里的支书正值壮年,年轻气盛,又受无神论毒害,什么也不信,见动员不来人,连那些党员干部都不敢下手,就挺身而出,要给大家做个榜样,决定亲自动手伐树。支书当着很多人的面,锛了古柏树三下,头就痛起来,就扔下锛不干了。当天支书进城办事,突发急病,死在县上。他平常结实得跟牛一样,很少害病,那天去时也是好好的,村里人都说这是砍伐古柏树,遭了恶报了。这是我们村传了几十年的一桩大事,现在五、六十岁以上的人都可以作证。

2. 雨夜见恶鬼 从此病缠身

我们队里有个人,中共党员,身高一米八多,长得虎背熊腰,一表人才。他当过兵,参加过所谓“抗美援朝”,自己说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什么也不信,什么也不怕,胆子特大。因为胆大,队上就安排他专门看庄稼。需要看的庄稼都是离村远的,要搭个棚,夜里睡在田地里。俗话说“远怕水,近怕鬼”,人死了一般都是埋在近处。

这个人很负责,看了多年庄稼,啥事没有,就越发洋洋得意,一旦听到谁说见到啥(指阴物)撞见啥,就很不耐烦,说那都是看花眼了,自己吓自己,哪有鬼呀?

这一年,村里出了一桩命案,破案后,枪毙了一个凶犯,就埋在他庄稼庵不远处。这年夏天,有一晚上下着大雨,电闪雷鸣,后半夜时候,他淋得像个落汤鸡跑回来了。喊门时候,声音都变了。从此病倒在床,铁打一样的身体一下子垮了。又活了一、二十年,一直都是病恹恹的,干不了重活,很少出门,再也不说没这没那的话了。

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据他自己讲,那天夜里,他正睡得香,被雷声惊醒了,他坐起来看看。忽然一个闪电把地里照得通明,借着电光,他看见那个被枪毙的人站在庄稼庵门外,叫着他的名字,要与他说话。他的病就是因为惊吓过度落下的病根。

3. 轻薄一句话 招来鬼附体

我们家族一个刚出五服的辈分很高的年轻人,人很实在,就是嘴碎,好说笑话。那年他刚结婚,伏里天,一个人在农地里锄谷子,因为想把一块地锄完,收工晚。回来的路上,经过路边一座新埋的坟。那是邻村一个生气喝农药自杀而死的姑娘,还没有结婚,他们互相也认识。看见新坟,这个年轻人随口就说了一句闲话:“好好一个大闺女就这样死啦,多可惜。我得想办法给她找个婆家。”话刚落地,平地就起了一个旋风,冲着他就过来了,被旋风扫个正着。

到家吃过饭时间不长,他就说起胡话来,连声音也变成了女人腔。刚开始,家里人还以为他在开玩笑,后来发现不是那回事,“他”连家里人也不认识了,哭哭啼啼要回家。农村的老年人大部分经见过这种事,说是撞见谁啦,叫谁附住了等等。这种状态说是病吧,也不算病,说不是病吧,人又不正常。要是送医院去看,医院一般不收。

怎么办呢?农村人处理这种事很有经验,就是找经常烧香敬神还得有点本事的神婆、神汉解决。不过,这次附体很顽固,家里找了好几个人都没有彻底解决。有时也会清醒过来,前面的事就是他清醒时候说的。可是迷糊时候多,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一直纠缠了两年。最后,家里人访到一个真正有本事的人,才给彻底解决了。这人现在才四、五十岁,身体已经好了,精神也正常了,不过话稀了,不像以前那样喜欢信口开河了。

其实,类似这样的事,村里还有很多。中国古人有个观念,万物有灵,灵魂不灭,所以逢年过节都要烧香,当然也要祭祀先人。从古代到近代,世界上所有的民族都是相信神佛的,相信有超越于人类的生命存在,所有古老传说都讲人是神造的,难道这些真是巧合吗?渊源深厚的东西一定都是非同小可的,绝对有其存在的根据。

真理不会因其古老而失去永恒的光辉,邪说也不会因其盗用科学的光环而增色。对神佛的诋毁,只会使人一步步走向狂妄,走向疯狂,道德崩溃,人性沦丧。如今的中国不就是这样?可是邪不压正才是天理,往前再稍微看看,到底是谁完了?到底是什么在历史长河中闪耀着不灭的光芒?

本文转自268期【新纪元周刊】“科技与文明”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70/10616.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一天晚上,她又梦见一帮凶恶的歹徒,把她和几个过去玩得好的乡下女友抓了起来.....
  • (shown)第二天,老婆在田地里的时候,遇到一个巫师,这个巫师有阴阳眼,能看到鬼怪,看到她就惊讶地喊道......
  • (shown)明朝有个御史华公,心中一百个不以为然,想亲身入洞一探究竟来解开疑惑......
  • (shown)侍郎走近问路,开门的是一位老太太,仔细一看,竟然是自己已经去世的母亲......
  • (shown)年姨曾被神祇领着去过几次阴曹地府,为免干扰,她对亲眼所见矜口不言。直到真正修正法后,为启迪人们的善心正念,让大家知道“善恶有报”真实不虚,年姨方才将此完整道来。
  • (shown)这位女士从小就有许多功能,她可以在睡梦中跟随着“人”把她带到另外的空间去玩,她称那是阴间。
  • 在台湾的民间信仰里面,人们普遍信仰城隍爷,据统计全台各县市的城隍庙有90余座之多;而千百年来,城隍爷其象征之“赏善罚恶”与“公正无私”的形象,一直也深深烙印在人们的心里,成为安定社会的重要力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