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尔街日报社论:“北京模式”压力大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2年06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刘菲编译报导)中国最新的经济统计数据带来了几个好消息:通货膨胀率下降、零售消费略有上升、出口增长。但整体情况仍然严峻,工业生产和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都在放缓。

我们不属于认为中国经济就是一个建立在信贷扩张基础上的庞氏骗局的“中国崩溃”学派。随着不良投资甚至弄虚作假的案例不断涌现,银行不良贷款必然大幅度增加。但北京至少还有能力再一次给银行体系注资。

真正的问题是中国的政治制度是否能承受目前的经济衰退将带来的社会压力。共产党抵制民主化的的固有风险现在越来越明显:天安门事件后中共和老百姓之间的社会契约——党提高生活水平换取人民不挑战政权——正在崩溃。

北京的中心问题并不是经济增长放缓本身,而是人们越来越高的期望值和对分配不公不满的结合。人们普遍相信,目前的制度向那些有关系的人倾斜,造成的大面积收入不平等是不可持续的。

即使经济放缓,国有企业相对而言却继续蓬勃发展。许多国有企业得以坐守通过垄断和抗税而获得的大量现金。他们享受信贷优先,他们也可以以优惠的价格购买土地。

他们的管理人员和党员在继续致富。据胡润百富的中国“富豪榜”,最富有的70名人大代表身家约达898亿美元,相比之下美国政府三权机构中660名最有权势的官员身家只有75亿美元。

与此同时,民营企业正在受到中国经济放缓的冲击。在劳动力成本上升和海外需求疲软的挤压下,中小企业贷不到款,因为银行偏向那些政治上人脉广泛的。最具创业精神的优秀公司被压在玻璃天花板下喘不过气来。

曾几何时,党可以借经济的快速增长平息不满。北京政府的政策,尤其是户口制限制了外地民工,但城市建设提供的就业机会还是帮助了农村的贫困人口,他们改善了自己的生活还能寄钱回家。

现在,尽管有新的刺激政策,中国建筑业和公共工程项目都在放缓,机会越来越少。随着商品价格的下降,纸板和废金属的价格都在暴跌,穷人中的穷人捡垃圾也不能糊口了。而对政权的最大威胁恐怕是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

上周中共政府宣布放松利率管制是一个令人鼓舞的迹象,显示北京知道改革的必要性。多年来,北京一直通过压榨老百姓给大型企业提供优惠:让存款利率低于通货膨胀率,银行因此可以向那些人脉广的大客户提供廉价贷款。如果利率是由市场主宰的,它应该增加储蓄者的收入,并按照商业原则放贷。上周宣布的新政只是一小步,其效果要许多年才能看出来。

与此同时,如政治学家裴敏欣指出,中国的知识分子正越来越大胆地质询政治制度和经济成果之间的关系。这些问题对中国人来说并也不新鲜,它们曾经激发了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抗议,而且在继续发酵。今年6月4日香港举行的六‧四周年纪念活动吸引了比往年更多的示威者,其中包括数千名来自中国大陆的民众。

然而北京继续用老办法镇压异己。曾经被誉为改革者的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最近给官员发出指令,打击任何类似去年乌坎村的抗议迹象。北京也在增加“内部安全”经费。

北京仍然有相当大的财政资源来维持经济。它有一个复杂的镇压机器来压制异见。现在预言这辆自行车即将翻倒还早了点儿。

但是,种种问题的根本原因是共产党没有能维持长治久安的最重要工具:疏导对经济现状不满的渠道。希腊人,西班牙人,德国人,英国人和美国的威斯康星人都有机会用投票来发泄他们的不满、要求政治改革。

没有自由的媒体和真正的民主,中国无法将上升的民愤转化为大家都支持的政策。中国政府的一些西方朋友一直在争辩说:这是一个优势——缺乏民主让北京能更有效地做出艰难的决定。目前中国经济放缓是自1989年以来对这一理论的最好测试。

(责任编辑:肖玫)

评论
2012-06-16 7: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