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六二年借“认错”宣告“天子”地位

人气 139

【大纪元2012年07月21日讯】编者按:下文来自《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内容有删节。

一九六二年是毛泽东政治上的转折点。一月十一日到二月七日,毛召开了中共中央扩大的工作会议。参加会议的有中共中央、各中央局、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及地委、县委、重要厂矿企业和部队的负责人,共七千多人,所以又叫七千人大会。会上刘少奇代表中共中央作了书面报告和讲话。

“天灾”是一片 人祸是一国

这次的七千人大会讲话,刘少奇(当时刘少奇已出作国家主席,毛仍任中国共产党 主席)事先曾呈请毛批阅。毛说他不看。毛说开这个会要民主,让各级干部按自已省区的经验发表见解,鼓励大家畅所欲言。毛叫刘先将讲话作为底稿,再根据与会人士的发言整理出一篇报告。

刘的讲话出乎毛的意料之外。刘拒绝接受毛的官方说法:天灾连连,导致连年饥荒。刘在人民大会堂讲话中强调∶“天灾是一片,人祸是一国,要记取这个教训。”此外,刘讲到那些支持彭德怀的观点,并反对大跃进的右倾机会主义的领导和地方干部有翻案平反的机会。只是彭德怀不能平反。

毛为此很不满意。毛在会议后跟我说∶“开会不讲阶级,不讲是走资本主义道路,还是走社会主义道路。脱离这,讲什么天灾人祸。我看这种讲法的本身,就是灾难。但许多与会干部都同意刘少奇的看法。中国现况如此惨淡,大家对主要问题的看法不尽相同,七千人大会开了一个多月。

毛只是在大会开幕,及刘、邓、周、林大会发言时,出席大会,其它如小组会等,他都没有参加。他每早起床后,就到人民大会堂一一八会议室,在大床上由女友陪伴下看小组发言简报。

……

毛不是真认错 只是变相宣称他的天子地位而已

七千人的大会,大家批评得很多,已经到了由他一手造成的大灾难,不得不承担责任的时候了。虽然没有人胆敢叫毛自我批评,但毛转而把此做为一种政治策略。

毛极厌恶承认错误,他认为自已永远正确。在一九六零年,毛与蒙哥马利的会见中,我第一次听到毛坦率地承认自已犯了许多错误。毛说:“我们对战争有了不少的经验。可是对于工业和农业的建设,没有经验,办了许多错事。犯了许多错误。”

但在面对党高级干部和中国人民时,毛心理上难以俯首承认中国的灾难是他一手造成的。一九四九年解放以来,毛终于做了第一次自我批评。

“凡是中央犯的错误,直接的归我负责。间接的我也有份,因为我是中央主席。我不是要别人推卸责任,其它一些同志也有责任,但第一个应当负责的是我。”毛在一九六二年一月卅日作了以上的讲话。话后随即批评了包产到户制度。

我认为毛从未相信他的总路线有错误。抚今追昔,我才清晰见到他当时极恐惧丧失对共产党及中国的控制。即使退居二线,毛仍自视为中国的中心。毛让刘少奇做国家主席是为了考验刘的忠诚度。在一九六二年七千人大会上,毛判定刘有二心。毛一肩扛起所有的责任,不是真在承认错误,只是变相宣称他的天子地位而已。

……

情势空前紧张

一九六四年毛去外地,当时的收发文件的秘书只有林克和徐业夫。毛只带了林克出去,徐留在北京。徐以清点机密文件为名,检查了林克的宿舍。在褥子下面找到了这分文件。他将文件转给了书记处。

事后徐说:“林克这个人不适宜做机要工作,这么重要的文件压在褥子下面。”徐也向汪东兴和毛讲了这件事。由此造成一九六四年底林克调出中南海,自此后徐成了毛唯一的机要秘书。田家英此次没有被 牵连。但文化大革命甫爆发之际,田是毛的一组人员里第一个被批斗的人。

我目睹我朋友林克遭受的痛苦和听见那些残酷的攻击,我非常庆幸自已当年没有做毛的秘书。如果我做了,我也会被牵连。

我跟汪东兴说,我怀疑毛对其他党高层领导的希望幻灭。但汪嗤之以鼻,觉得我太敏感。汪说:“我们不是苏联共产党,中国共产党一向很团结。”但我对毛的话听得很仔细。情势正空前紧张。

(责任编辑:李平)

相关新闻
曾与毛泽东对饮的美国人:中国坐牢16年
毛私人医生:毛能信任的只剩“鬼混女人”
大校党史学者疾呼批毛 否则中共死路一条
大陆民众揭抗战真相:毛泽东弥天大谎诬蔑蒋介石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王岐山战战兢兢?中共博鳌自打脸
【唐浩视界】隐忍50年 日本为何挺台叫板中共?
【秦鹏直播】王岐山博鳌给习报幕 被嘲林副统帅
【新闻看点】中共轰6演练投弹 美挺台放大招
【探索时分】二战德国七大名将绰号
【横河观点】小心中餐馆摄像头 中共监控侵世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