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六二年借「認錯」宣告「天子」地位

人氣 133

【大紀元2012年07月21日訊】編者按:下文來自《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内容有刪節。

一九六二年是毛澤東政治上的轉折點。一月十一日到二月七日,毛召開了中共中央擴大的工作會議。參加會議的有中共中央、各中央局、各省市自治區黨委及地委、縣委、重要廠礦企業和部隊的負責人,共七千多人,所以又叫七千人大會。會上劉少奇代表中共中央作了書面報告和講話。

「天災」是一片 人禍是一國

這次的七千人大會講話,劉少奇(當時劉少奇已出作國家主席,毛仍任中國共產黨 主席)事先曾呈請毛批閱。毛說他不看。毛說開這個會要民主,讓各級幹部按自已省區的經驗發表見解,鼓勵大家暢所欲言。毛叫劉先將講話作為底稿,再根據與會人士的發言整理出一篇報告。

劉的講話出乎毛的意料之外。劉拒絕接受毛的官方說法:天災連連,導致連年饑荒。劉在人民大會堂講話中強調∶「天災是一片,人禍是一國,要記取這個教訓。」此外,劉講到那些支持彭德懷的觀點,並反對大躍進的右傾機會主義的領導和地方幹部有翻案平反的機會。只是彭德懷不能平反。

毛為此很不滿意。毛在會議後跟我說∶「開會不講階級,不講是走資本主義道路,還是走社會主義道路。脫離這,講甚麼天災人禍。我看這種講法的本身,就是災難。但許多與會幹部都同意劉少奇的看法。中國現況如此慘淡,大家對主要問題的看法不盡相同,七千人大會開了一個多月。

毛只是在大會開幕,及劉、鄧、周、林大會發言時,出席大會,其它如小組會等,他都沒有參加。他每早起床後,就到人民大會堂一一八會議室,在大床上由女友陪伴下看小組發言簡報。

……

毛不是真認錯 只是變相宣稱他的天子地位而已

七千人的大會,大家批評得很多,已經到了由他一手造成的大災難,不得不承擔責任的時候了。雖然沒有人膽敢叫毛自我批評,但毛轉而把此做為一種政治策略。

毛極厭惡承認錯誤,他認為自已永遠正確。在一九六零年,毛與蒙哥馬利的會見中,我第一次聽到毛坦率地承認自已犯了許多錯誤。毛說:「我們對戰爭有了不少的經驗。可是對於工業和農業的建設,沒有經驗,辦了許多錯事。犯了許多錯誤。」

但在面對黨高級幹部和中國人民時,毛心理上難以俯首承認中國的災難是他一手造成的。一九四九年解放以來,毛終於做了第一次自我批評。

「凡是中央犯的錯誤,直接的歸我負責。間接的我也有份,因為我是中央主席。我不是要別人推卸責任,其它一些同志也有責任,但第一個應當負責的是我。」毛在一九六二年一月卅日作了以上的講話。話後隨即批評了包產到戶制度。

我認為毛從未相信他的總路線有錯誤。撫今追昔,我才清晰見到他當時極恐懼喪失對共產黨及中國的控制。即使退居二線,毛仍自視為中國的中心。毛讓劉少奇做國家主席是為了考驗劉的忠誠度。在一九六二年七千人大會上,毛判定劉有二心。毛一肩扛起所有的責任,不是真在承認錯誤,只是變相宣稱他的天子地位而已。

……

情勢空前緊張

一九六四年毛去外地,當時的收發文件的秘書只有林克和徐業夫。毛只帶了林克出去,徐留在北京。徐以清點機密文件為名,檢查了林克的宿舍。在褥子下面找到了這分文件。他將文件轉給了書記處。

事後徐說:「林克這個人不適宜做機要工作,這麼重要的文件壓在褥子下面。」徐也向汪東興和毛講了這件事。由此造成一九六四年底林克調出中南海,自此後徐成了毛唯一的機要秘書。田家英此次沒有被 牽連。但文化大革命甫爆發之際,田是毛的一組人員裡第一個被批鬥的人。

我目睹我朋友林克遭受的痛苦和聽見那些殘酷的攻擊,我非常慶幸自已當年沒有做毛的秘書。如果我做了,我也會被牽連。

我跟汪東興說,我懷疑毛對其他黨高層領導的希望幻滅。但汪嗤之以鼻,覺得我太敏感。汪說:「我們不是蘇聯共產黨,中國共產黨一向很團結。」但我對毛的話聽得很仔細。情勢正空前緊張。

(責任編輯:李平)

相關新聞
曾與毛澤東對飲的美國人:中國坐牢16年
毛私人醫生:毛能信任的只剩「鬼混女人」
大校黨史學者疾呼批毛 否則中共死路一條
大陸民眾揭抗戰真相:毛澤東彌天大謊誣蔑蔣介石
最熱視頻
【現場視頻】疫情未完 安徽黃山萬人扎堆爬山
【現場視頻】武漢楚河漢街已人來人往
【珍言真語】蔡陳葆心:世局難測 持有現金為上
【思想領袖】美政府應在大學保障言論自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