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汉语词典收入GDP等 “字母词”遭诟病

【大纪元2012年08月31日讯】(自由亚洲电台 )百余名中国学者近日联名举报商务印书馆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收入NBA、 GDP等200多个所谓“字母词”为“违法”。评论界人士则表示,在全球化和多元化时代,词典编纂应当与时俱进。

百余名中国学者近日联名举报商务印书馆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收入NBA、 GDP等200多个所谓“字母词”为“违法”。(资料图片)

“捍卫汉语的纯洁性”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已经是一个响亮的口号,被中国学子奉为圭臬。百余名学者最近批评新版《现代汉语词典》收进“字母词”,所打旗号仍是汉语的纯洁性。其动机并不坏,但将汉语词典吸纳“字母词”冠以“违法”的罪名不免有点过,因为相关法规只是规定不能滥用字母词,没有说不许使用字母词;然而所谓“滥用”并没有一个准确而明晰的定义。

美国亚太法学研究所执行长孙远钊教授表示,所谓“违法”的指责有待厘清。

“不要随便指责别人违法。”

杭州作家昝爱宗表示,所谓“纯洁”或“纯粹”,不是说汉语不可以吸纳新元素。

他说,包容是学术的生命。

“我认为他们(这些学者)是不包容,这是不对的。”

孔夫子说过,学《诗经》可以“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老祖宗这句话其实不仅是对《诗经》功用的概括,大而言之,也是对语言功用的概括。一切语言,都是表示对大千世界事和物的认知和称谓。有些事或物,汉语里并没有现成称谓,别国语言中已有的称谓译成中文后往往就变成短语或句子,不像传统汉语语词那样便于使用和记忆。这样的尴尬不仅仅存在于中国。

孙远钊教授举了“云计算”(cloud computing)这个术语在法国的命运为例,说明某些外来语直接拿来较为可行。

“法国闹得更厉害,因为他是希望一切事情都要有个法文(词来称谓),但是(对“云计算”怎么译成法文)他们一直到现在还是没有一个定论。”

孙教授表示,一部词典的编纂是否成功,在一定意义上要由市场来决定。

“要交给市场,由不得专家学者自行论断。”

批评汉语词典收进CCTV或者GDP这样的字母词的学者也许是觉得,这些语词与传统的中文字词显得格格不入。

对此,作家昝爱宗表示,词典正文可以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收传统的汉语字词,另一部分专收所谓字母词。把不同性质的字词分开以醒眉目,也方便查检。

“(字母词)放在附录里不大合适……因为附录可以不看的。”

法新社29号的报道也指出,WTO等许多字母词在中国被广泛使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责任编辑:林远山)

相关新闻
古镜:神传文化的复活
古镜:旷古一骗
筱岗:红色微笑背后的狰狞与宿命(二)
美国传奇女作家赛珍珠的中国情结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中共无“芯”之窘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第5起诉讼案:女儿染疫死
车评:完美的油电混合 2020 Lexus RX450h F Sport
【西岸观察】拜登儿子与叶简明的关系匪浅
【时事纵横】美大法官补位战 深远影响未来
【拍案惊奇】许家印逼宫中共 华为免死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