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 韩战中美军投下秘密“炸弹”(17图)

人气 313

【大纪元2013年01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谢东延综合报导)在朝鲜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部队给入侵南韩的北朝鲜军及入朝参战的中共军队沉重的打击,尤其在美军强大的现代化军事装备下,朝鲜战场成了中共军队的绞肉机,上百万中华儿女被中共驱使到朝鲜战场送命。美军除了向中共军队投下大规模的杀伤炸弹外,也向中共军队投下了大规模不杀伤的“炸弹”——劝降传单。不少中共士兵拿着这些传单路条,主动向联军投降,得以保命,最终可以投奔自由。

中共士兵拾传单蓄意投降 占战俘七成

朝鲜战争中,中共士兵看见联军的飞机投弹都是非常恐惧的,尤其联军的地毯式轰炸以及固体汽油弹更是令人毛骨悚然。因此中共士兵在白天只能隐藏在丛林中、岩石隙缝中,不能生火做饭,只有到晚上才进行行军、夜战。

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在朝鲜战争中,正是自恃“太子”身份违反军规,擅自生火做蛋炒饭而被美军的汽油弹烧死。

[[10]]

联合国军投向中共军队的传单。(网络图片)
联合国军投向中共军队的传单。(网络图片)

[[7]]
联合国军投向中共军队的传单。(网络图片)
联合国军投向中共军队的传单。(网络图片)

美军在这场战争中除了向中共军队投了致命的炸弹,也投下救命的劝降传单。这些传单里有些叫“路条”,比如“李奇微路条”(RidgwayPass,印有李奇微签名)或者“安全路条”(SafeConductPass,印有范弗里特签名)。这些路条常被一些中共军队官兵收藏起来,遇到联军部队时就拿出来投降。

芝加哥大学社会组织研究中心出版的《战斗与被囚中的群体行为》一书中记录一名李姓中共军官的回忆说:“被派到朝鲜后我就决定要投降。1951年10月我们击落一架美国飞机。我带着3个战士去搜索,我们找到飞行员后就和他一起跑回了联合国军的阵地”。

20军某部排长芦明友借换防之概率领7名士兵故意掉队躲藏起来,天亮后向联合国军投降。他们的投降过程被联合国军印成第8569号中文招降传单,向前来接防的27军劝降。

联合国军投向中共军队的传单。(网络图片)
联合国军投向中共军队的传单。(网络图片)

中共官方一直对外宣称,这些士兵是在“弹尽粮绝”、“失去联系”、或者“身负重伤”等等的情况下被俘的。据调查这种蓄意投降的情形在中共战俘中绝不是罕见的个案。

像中共所称的情况下被俘(Captured)的只占一小部分,而大部分中共战俘是自愿投降(Surrendered)的,其中还有相当多的人是蓄意投降,是一种长期有计划的逃亡活动。

1951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运筹学研究室(OPERATIONSREARCHEOFFICE)受美军远东司令部委托进行题为“北韩与中共士兵对韩战态度”的研究。他们在1951年8~9月之间在釜山、巨济岛的中朝战俘营中对1100余中共战俘进行访谈或问卷调查。

其中关于被俘/投降的问卷得到988份有效答卷,被访者认为自己属于“被俘”的有264份,占26.7%。而认为自己属于“投降”的有724份,占73.3%。在更多的场合下,反共的战俘们认为自己不是“投降”,而是“起义”。

当时联合国军心理战主管,美军上校肯尼斯汉森在他所着的《铁丝网后的义士(HeroesBehindBarbedWire)》一书中就是用反共义士(anti-communistheroes)称呼这些反共战俘。

[[5]]

中共士兵开心奔向战俘营,高喊“我成功了!”。(网络图片)
中共士兵开心奔向战俘营,高喊“我成功了!”。(网络图片)

中共战俘的逃亡过程其实非常危险,不但可能会被中共追杀,也有可能踩上地雷,更有可能遭遇联军时被射杀。在战俘营里,战俘们经常津津有味地谈论自己怎样侥幸逃脱的经历。能够活着走进联军的战俘营,被认为是一大幸事,因为被南朝鲜军俘虏的战俘就没有被联军俘虏那么幸运了,许多都被当场打死了,要么就是被炸死、冻死、饿死。

自愿投降和蓄意投降的中共士兵比例如此之大,因而联军对中共战俘表现得相当信任。在战场极度混乱的情况下,也鲜有人想逃跑,在多数情况下几乎不用派人看管他们。甚至联合国军有文件记录,有整列火车的中共战俘在没有任何士兵押送的情况下,从前线一路被送到大邱,而途中无一人逃跑。

美军的战俘监管人员回忆说,在那段时间里,中共战俘们最频繁提出的要求是:发给我们武器,让我们打回老家去。

[[8]]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12]]
联合国军投向中共军队的传单。(网络图片)
联合国军投向中共军队的传单。(网络图片)

中共战俘只有1/3愿遣返回国 近半“根红苗正”的战俘选择去台湾

反共战俘多是中共军队中前国民党军官兵。据1949年新华社发布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年敌我兵力消长对比》资料显示,1946年7月,解放军120万人,民国政府军430万人;1949年6月,解放军400万人,民国政府军149万人。国共内战三年中,双方军队每年以70万至100万人互为消长。可见中共军队中有大量的原国民党战俘。

在《战斗与被囚中的群体行为》一书中有一份统计数据:在14,325名反共战俘中,9,549人曾在国民党军政部门中工作过,占三分之二,而另外三分之一4,776人则属于“根红苗正”的中共“革命战士”。

而选择遣返回国的那7,000多中共战俘中,属于“根红苗正”的战俘大约是5,000人。这说明“根红苗正”的中共“革命战士”也接近一半最终选择反共的路。

这个数字让中共非常难堪,中共就把这一切归咎于“美蒋特务”的破坏。中共在宣传中描绘巨济岛战俘营就像个地狱:“美蒋特务”们如同恶魔般地整天折磨虐杀战俘。不给他们饭吃,不给衣穿,罚做苦工,强迫在他们身上刺字,毒打残害想要回国的人,不少被活活打死,甚至还有打死人后挖取人心肝来吃等令人毛骨耸然的恐怖故事。

事实上,巨济岛的战俘营里的反共亲共的两个阵营双方都发生过多起的暴力杀人事件,但是大多数是朝中共产党所组织的“保卫部”、“纠察队”、“人民法庭”等等所干的。

1953年10月,朝鲜战争停战后,一名中国志愿军战俘,用血书向“联合国军”表示要去台湾。(网络图片)
1953年10月,朝鲜战争停战后,一名中国志愿军战俘,用血书向“联合国军”表示要去台湾。(网络图片)

其实,联合国军方面一开始并不重视反共战俘们的反共要求,当时联军高层只希望早日换回联军的战俘。

1951年11月15日,美国政府向朝鲜前线的李奇微发出指令,“为了使得全部或者尽可能多的联合国与韩国战俘返回,或者为了避免不可接受的拖延,或者出于防止停战谈判的破裂,如果有必要,你有权同意全部交换战俘。”此时美国政府的态度是战俘全部遣返。

然而几万中朝反共战俘们誓死抗争的精神震撼了世界,也唤醒了自由世界的良知。联合国方面的态度逐渐明确坚定,直到表示宁可继续打下去也要保护这5万反共战俘的基本权利。

1952年5月7日,杜鲁门宣布:“强制遣俘与我们在韩国行动的基本道义和人道原则相背。我们不会为了买一个停战协定,而置人于被屠宰或者奴役的境地。”杜鲁门公开坚持非强制遣返原则是出于道德和人道主义的考虑,不愿意重演二战后苏联战俘被强制遣返的悲剧。为此联合国军队付出十几万伤亡的代价,才最终迫使中朝共产当局承认了反共战俘们争取自由的权利。

[[17]]

联合国军投向中共军队的传单。(网络图片)
联合国军投向中共军队的传单。(网络图片)

[[14]]
联合国军投向中共军队的传单。(网络图片)
联合国军投向中共军队的传单。(网络图片)

(责任编辑:姜斌)

相关新闻
老华侨谈中共出兵朝鲜的惊人内幕
韩战老兵:若无“抗美援朝”韩半岛已统一
林辉:美国人缘何认为朝鲜战争是正义之战?
韩战62周年 北京刻意“遗忘”战争祸首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内幕:中共女军医掩盖身份在美被捕
【纪元播报】习被指是中共灭亡“总加速师”
【一线采访视频版】孙春兰急赴大连的背后
【有冇搞错】北斗三号开通 中美军事仍差一代
【珍言真语】桑普:美封TikTok 或掀全面脱钩战
新唐人最新纪录片《大疫袭来》即将播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