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篡改历史 中共的“英雄”制造厂备忘录

人气 1936

【大纪元2013年06月08日讯】近期,有香港媒体刊登了署名李文西的一篇文章,题为《“英雄”制造厂备忘录》。文章表示,中共统治大陆60多年的软手段洗脑术之一,是制造一个个如雷锋、王杰、邱少云董存瑞等“英雄”,以粉饰中共残暴镇压的恐怖,并欺骗和毒化民众。

雷锋和王杰

文章说,1963年以来,雷锋一直是中共从上到下刻意塑造的典型。在中共制造的所有“英雄”中,雷锋是最历久不衰的一个。

作者表示,当年中共宣扬雷锋的时候就对他的死算不算“牺牲”有怀疑。作者写道,雷锋死于1962年,他当时是汽车兵,死前是个班长。8月15日上午,他与助手乔安山出车回来后,准备把车开去清洗。因为抄小路,雷锋下车指挥乔安山倒车,汽车拐弯时撞断了营房前面一根柞木杆子,倒下来的木杆正好砸在雷锋的头上,将他砸死。

作者说,这本是一桩开车意外事故,雷锋最多也只能算因公死亡,有什么可学习的?可那正是三年饿死几千万人之后,中共要转移人民痛苦的记忆,于是就立一个“为民牺牲的好青年”,消费民众的同情心。为此,中共炮制出大量文字、歌曲和照片,在全国,主要是青少年中掀起学雷锋高潮。

1965年,又出了一个王杰,其是济南军区一个坦克师工兵班的班长。一次在地雷实爆演习时,他违规用一个炸药包代替地雷作示范,在摆弄时拉火管冒出火花,燃着了导火索,王杰被炸死,周围的十多个民兵受重伤。

王杰由于违规操作导致死亡,而中共又吹嘘他“在大家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扑向炸药包,“保卫了民兵和干部”,接踵而来的又是一系列宣传:《王杰日记》和《王杰专辑》;歌曲有《王杰,我们的好榜样》、《愿把青春献人民》、《王杰的枪我们扛》、《王杰小唱》……

“战场英雄”邱少云董存瑞

大陆的小学课本里曾有一篇课文,叫《我的战友邱少云》,描写朝鲜战争“志愿军”邱少云的“英雄事迹”。

李文西在其文章中表示,当时,《人民日报》的随军记者郑大藩在看了邱少云的简要事迹后产生两个疑问:一是燃烧弹落在什么地方?是打中头部死亡后燃烧起来,还是从远处烧过来?二是谁看见邱少云烧死的经过?他一直想弄个水落石出,但并未调查清楚。

还有人提出质疑:邱少云在战斗前被烧死,他随身携带的武器(如手榴弹、爆破筒等)在燃烧过程中为什么没有爆炸?埋伏的地点离敌人那么近(只有六十多米),烈火在邱少云身上燃烧半个多小时,居高临下的敌人大白天为什么没能发现目标?

文章说,邱少云实际上是一个前国军士兵,并不“根正苗红”,在即将执行潜伏任务时其内心忐忑不安,充满恐惧。他很可能是被燃烧弹直接击中而死,课文里所写的情节完全是后来编造的“官方故事”。

另一名“英雄”董存瑞的故事在1955年被拍摄成一部100分钟的同名黑白电影,电影最精彩的地方是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那一幕。

文章说,2006年,该电影的导演郭维已经84岁。那年的4月15日,《大众电影》杂志第8期刊登了署名沙丹的文章:《〈董存瑞〉:“真实”创造的经典》。文章介绍郭维讲述《董存瑞》的创作过程,强调“没有谁亲眼看见他托起炸药包的情景,这完全是事后根据一些蛛丝马迹推测出来的。当时董存瑞没有带架子,桥柱上也不能放炸药”。

郭维的爆料引起董存瑞生前战友和亲属的强烈不满,其因此还被董存瑞的亲属控告。有知情人表示,郭维之所以要在生命的最后日子披露出人们不知道的秘密,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再不还原历史的真相,就没有机会了。

冒名顶替的“铁人”王进喜

1974年,“文革”已进入尾声,长春厂拍了一部名叫《创业》的电影,宣扬“铁人”王进喜的“奋斗精神”。

“铁人”是如何出炉的呢?根据教材所说,1960年,王进喜率队从玉门到大庆参加石油大会战,组织全队职工用“人拉肩扛”的方法搬运和安装钻机,用“盆端桶提”的办法运水保开钻,不顾腿伤跳进泥浆池,用身体搅拌泥浆压井喷,因而被誉为“铁人”。此外,还有其“苦大仇深的无产阶级”出身,他还经常带领石油工人们在井下点起篝火学习马列等。

文章表示,据当年石油工人的回忆,王进喜从玉门油矿调到大庆油田时,大庆已经打出了二十口油井,并不是王进喜来后才创业出油。泥浆固井也只是开采油井的一道工序,并不是发生井喷时采取的紧急措施。当年用身体搅拌泥浆压井喷的人是两位技术员,是他们不顾一切跳进泥浆池用身体搅拌泥浆,才有了大庆第一口油井。

当时,中共石油部长康世恩了解情况后想树立典型,但不能是“臭老九”,一位元老工程师领会了领导的意思后,推荐了自己的手下王进喜。至于点起篝火学马列,是因为当年工人工作辛苦,而油田只给他们菜窝窝团吃,吃不饱而怨气很大,领导才强制他们学习马列。

文章说,《创业》是名副其实的“文革”产物,歪曲历史,丑化知识份子,虚假的创造出一个冒名顶替的“无产阶级英雄”——“铁人”王进喜。

尽情编造的《草原英雄小姐妹》

《草原英雄小姐妹》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故事。故事说,1964年2月9日,蒙古族女孩龙梅(11岁)和玉荣(8岁)利用假日自告奋勇为生产队放羊。中午,暴风雪来临,为了不使生产队遭受损失,姐妹俩始终追赶着羊群,直至晕倒在雪地里。因为严重冻伤,两人都做了不同程度的截肢。因为这个英勇事迹,她们被誉为“草原英雄小姐妹”。之后,这两姐妹的事迹被中共极力宣传。

然而真实的故事是:1964年2月9日,牧羊人吴添喜去喝酒,把羊群交给女儿龙梅和玉荣照看。突然起了暴风雪,小女孩失去方向感,盲目地跟着羊群乱走了70多公里。2月10日上午11时左右,牧民哈斯朝禄和他9岁的儿子那仁满都拉看见了羊群,并发现了龙梅。他把龙梅救到白云鄂博火车站的扳道房交给扳道工王福臣,然后呼叫其他铁路工人一起到山里救出了已经休克的玉荣。两姐妹被送到矿区医院抢救,由于严重冻伤,龙梅失去左拇趾,玉荣右膝以下、左踝以下被截肢。

文章表示,王福臣得到了极高的荣誉,而第一个发现并抢救龙梅、玉荣的哈斯朝禄不但没有得到表扬,后来还不断被批斗,只因为耿直的他得罪了领导,被定为“反动份子”、“内控右派”。

2006年3月,有电视台记者和当年那个9岁男孩那仁满都拉一起回到达茂旗草原,对当事人作了采访。年过70的王福臣终于承认第一个发现龙梅的人是哈斯朝禄。对于当年他顶替哈斯朝禄受表彰,他说没有办法,人们不准他说出真情,他必须保护自己。

(责任编辑:徐亦扬)

相关新闻
董存瑞炸碉堡遭质疑 家人状告央视
朱健国:“假董存瑞”动摇“新中国”一切英雄
手托炸药包炸碉堡的董存瑞:是真是伪?
胡椒粉:董存瑞真幸运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报应太快?政法委“点火”成残骸
【新闻大家谈】刘鹤旧文泄密 印度疫情惊恐
【直播】布林肯联合国安理会发言
【首播】新世纪力作《抉择》5月7日网络首映
【珍言真语】袁弓夷:疫情加速国际反共
【未解之谜】临死体验 让中共党员摈弃无神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