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暴雨 当局恐慌下死命令:城里不能死人

人气 75
标签: ,

【大纪元2013年07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双综合报导)进入7月以来,大陆多省市地区出现了特大暴雨北京入汛以来发布暴雨预警17次,为去年同期近6倍。央视喉舌在7月9日节目中透露北京当局已经下达死命令,今年如遇上有如去年的大暴雨,城里面不能死人。民众炮轰“城里不能死人,城外就能死了?”“不是不能死人,而是不让公众和领导知道死了人。”

北京七月连降暴雨 当局下死命令:城里不能死人

中共中央气象台此前发布雷电黄色预警和暴雨蓝色预警,预报7月9日、10日两天北京将再迎大到暴雨,强度接近去年“7•21”大暴雨。

7月9日,中共央视《新闻1+1》播出专辑《雨大,风险能不能小一点?》,节目中提到,北京在这次暴雨预警中有三个细节值得关注,分别是停业与停课自主权下放、国土局应急分队随时待命,以及一条死命令:“在城市里头不能死人,这也是跟乌纱帽连在一起的决定”。

该命令引起民众反感以及批评。有民众表示:“城里不能死人,城外就能死了?”

今年北京进入汛期以来的大雨、暴雨不断。7月6日和7日晚,北京电闪雷鸣、暴雨倾盆。据中国经济网报导,北京电力公司8日上午表示,截止8日早上8时,根据雷电定位系统统计,北京地区共落雷4,835个,主要集中在怀柔、城区、大兴、平谷、顺义、密云地区,其中密云最多,达到1,187个。

7月6日晚的一场暴雨中,北京大兴区周村一出租屋屋顶和三面墙全部坍塌,9岁男孩被埋,不幸身亡。

7月7日20时至8日6时,北京遭暴雨袭击,最大降雨点在丰台云岗观测站,达100多毫米。据北京防汛部门消息,暴雨造成16处路段积水,其中丰台区有的积水路段最深达1米,交通受阻。

中央气象台此前预报,7月9日、10日两天,北京将再迎大到暴雨,强度接近去年“7•21”大暴雨。

而去年北京7.21,北京暴雨疯狂肆虐,雨量历史罕见,由于全市5000多公里的排水管线大部分为上世纪50年代建造,严重老化,排水能力大打折扣,造成全北京市受灾人口达190万人,79人遇难,经济损失近百亿元。

网民热议:城里不能死人 城外就可以了?

-北京会不会多了很多失踪人口?

-最后一局点睛了!乌纱帽比人命重要,不能丢。

-早就该这样了,不过既然规定不能死人,以后肯定是有人虚报了。

-不从人性角度救人,把这种事情跟乌纱帽挂在一起,不欺上瞒下才怪了!!

-你建的桥,车压会塌、鞭炮蹦会塌、下雨也会塌!问问自己的良心,这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

-不是不能死人,而是不让公众和领导知道死了人。用脚趾头都可以想像的出的弱智命令,四百分们已无可救药,赶紧滚回娘胎。

-北京下暴雨被下死命令不能死人,那其他城市呢?是不是其他城市死人就理所当然了呢?这也难怪四川那三座豆腐渣大桥夺取6人的生命,而领导们依然泰然稳坐在官位子上。

中共官场特色 “死亡指标”与政绩挂钩

中共公安部根据2004年颁布的《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安全生产工作的决定》设立,涵盖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市、县的死亡指标在每年发布的时候都犹如一颗“舆论炸弹”一样让各界咂舌。

例如2007年四月公布的“北京市各类事故死亡人数控制指标”中的说明死亡人数已精确到个位——指标规定:北京各类事故死亡总人数应控制在1733人之内。其中,交通肇事为1373人、火灾为33人、生产安全为196人。全市死亡总指标还会向各区分摊:例如,北京朝阳区今年“分到”的死亡指标为250人,而该区的火灾死亡指标为8人。

每年年初,根据近几年的统计数据,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要给出该年度的“安全生产总指标”,包括工矿商贸、火灾、公路交通、铁路交通、民航飞行等各类事故死亡人数的总和。“总指标”确定后,安全生产委员会会按照“实际情况”,把这些指标发放给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新疆建设兵团)。各省以此类推,再把这些指标分解下放到各地(市)及省直属企业,而各市、县最终把指标下放到具体企业。例如,2004年山西省大同市获得死亡指标54人,分配给省属大同煤矿集团的指标是23人。而且据说下一年的“死亡指标”一定要少于上一年。

2006年,这个“死亡指标”更被写入国家的“十一五规划”,成为考察官员政绩最重要的依据之一。

SARS 十周年 中共重大信息披露没进步

今年是SARS十周年,十年前的一起恐怖的萨斯(SARS)疫情席卷全球30个国家。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SARS 发生伊始,疫情真实信息被中共政府隐瞒,结果导致疫情没有被及时有效地控制。至今在中国因萨斯而死亡的人数仍然是一个谜。

萨斯最初于2002年11月在中国南方爆发,当时正值中共召开十六大,江泽民为了霸住中央军委主席的座位,党媒被要求为这次大会创造良好的政治气氛,并经常重复江的口号“稳定压倒一切”。中共的中央宣传部内部刊物上明确地提到过,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中共当局为掩盖疫情称其为“非典”),是被要求不予公开报导的事情之一。

中共内部传达了江泽民的命令,任何一个地方爆发萨斯,当地官员就地免职。于是地方各级政府官员都不敢将萨斯瘟疫上报,各自谋划策略,千方百计地“歼灭”和隐瞒萨斯,最普遍的手法是医院更改萨斯病人死亡通知单的死因。据知情者透露,为防止萨斯蔓延,院方还用药物给患者注射“安乐死”。一时间,各地区萨斯疫情成为当地政府的绝密情报。

当时,广东省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医生说:“萨斯病人没有具体的数据,北京给各地下达了指标,每个地方都有配额,大家根据中央的配额来上报数据,大家可以看到,中国公布的数据很整齐。”深圳公安一位专门处理萨斯死人的警察说:“因萨斯死者有巨大传染病毒,各地公安专责萨斯尸体的焚毁。”这位公安说:“北京允许深圳公布的死亡人数不能超过三十人,其实,深圳因萨斯死亡者远不止公布的人数。”

《自由亚洲电台》早前报导称萨斯十周年,中共政府在重大信息披露没进步,谎报和瞒报的惯性依然存在。

(责任编辑:肖笙)

相关新闻
武汉遭遇特大暴雨 近半城区泡雨水
北京暴雨夺命 苏皖龙卷风肆虐 大陆洪涝21省受灾
暴雨袭击北京 惊人“海景”再现
北京一晚打雷5000次“要劈死谁?”
最热视频
【直播】5.30疫情追踪:全球确诊逾600万
【一线采访视频版】舒兰爆首例死亡 公安局瘫痪
【一线采访视频版】舒兰浴池爆确诊 当局恐慌
【十字路口】中共入侵5步骤 川普檄文炮轰
【世事关心】班农:暴政即将崩溃
【直播回放】SpaceX龙飞船载人上太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