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头

谢文贤

人气 3
标签:

刚退伍时,头发长得快,退伍没两周就得修剪。当然,如果那时就知道岁月会偷去我头发,我大概死都不会上理发厅吧!加上在外地求学的时间,我大约已经有五、六年不曾在家乡剪发,但头发乱了,非剪不可,尤其是我这样一个刚退伍、求职中、找不到自己专长的社会新鲜人。

这天早上,我骑着摩托车到住家附近绕,看到一个熟识的招牌──“玲秀理发店”。听店名就知道这是传统的家庭理发,一个人就能设计整条街的头。

几年没回家长住超过一星期,故乡都变异乡了,看到熟悉的招牌,心里自然有一股怀旧情愫溢出,遂停车。记得以前招牌很新,店内干净明亮,如今当然是陈旧一些,让人感觉到时光的淘洗,但也幻变出一种非长时间难以达到的复古感。

老板自然还是以前那位妇人,嗓门爆亮、话语连珠、反应奇快,体格比当年小一些。女老板非常善谈,当年母亲带我过来理发,两人可以聊上大半个小时,记忆中日光洒洒,像蜜一样流淌满地,背景有时蝉鸣有时是落叶扫地声,主调就是母亲与女老板的家常八卦,方圆几里大小琐事。讨论内容情节之诡奇、细节之繁复,像是两人就在现场贴脸观察。

“笑脸ㄟ,欲剃逃哦!”听见我拉门声音,女老板从里面掀开门帘探出。

“是!现在还有在做吗?”

“有啊有啊!奈没!”发根露白的女老板话语殷切,“来啦!先入来坐啦!坐这卡没日头!”

我才落座,女老板啪啦一声俐落展开大围巾就往我脖子上圈来,三两下在我后颈绑好,就动起刀来。女老板爽朗声先后在左边、右边脑后响起,播放的是她与儿子、女儿、媳妇、女婿的生活百样,一下埋怨、一下骄傲;一下数落、一下又夸上天。

“来,好啊!笑脸ㄟ,烟倒哦!”女老板拿面半身镜在我脑后左照右照,我点点头说可以。

“逃欲洗没?”

“……”我一下愣住,自小到大理发从来都是回家洗,没给洗过头,小时候看人洗头仰躺在水槽上,但我总觉得不可能太舒服。不过,也许是刚退役的自由心态,我点了一下头,往水槽移动。

一到了水槽前,女老板把一条微温的毛巾披在我脖子后,大手往我后脑勺一招呼,就把我往前按在水槽前。原来,她的洗头是这样洗的。所幸女老板手劲不大,指腹揉捏头皮的感觉倒也舒服。要不是她开始讲起她与老公争执的大小琐事,实在是不错。和水抓了一阵,洗发精泡沫像霜淇淋融化,几次就要落到眼皮,女老板的白胖手指都能适时伸来捞回去,在头上集中又摊匀,揉面团似的。就在差不多准备要冲水的时候,我背后的玻璃拉门哗啦一声被拉开,甩进来一个粗嘎男声。

“没啊?是按怎恁囝欲拿钱给我,你给伊讲免?”我眼睛余光扫去,一个矮壮男人,手上抓一只酒瓶,脚步微颠走进来,身后拉门没关上,街道喧嚣也倒了进来。

“他才去给我骂而已,是拿钱给你欲冲啥?搁给你拿去呷酒呷了了?”女老板手上力道突然加重,我几根头发好像被抓断了!

“恁爸饮酒就爱你同意哦?”

“你哪饮酒会赚,没人会给你挡!”女老板口头爽快,手上就失了拿捏,我头都快被压到水槽底部去了。

“你搁讲恁爸就塞两下啊给你!”

“你哪有才调,就卖底家大小声,出去外靠歹给人家看啦!”啪!一条毛巾甩到我后脑勺,女老板关了水,把毛巾盖我头上,转身离开往那男人走去,手指伸长指向男人眉心。女老板比男人还高半个头,气势凌人,边说手指边晃,指高指低。

“……你是在指啥小?”

“没路用的查甫人!”要挑衅到这样吗?我头还埋在这里耶!

“X……”没想到男人真的默认女老板的指责,举起酒瓶仰头栽一口,转身就往门外阳光走去。

“……”现场突然有大约十秒的静谧,说起来不长,但已经足够叹一口比人生还长的气。

“你有听到没?有这款查甫人……”女老板走回来,边帮我擦头边义愤填膺的数落那男人,我的头发又在毛巾里被扯断了几根。

“多少钱?”

“百五就好啦!”

“谢谢啦!家搁来嘿!”女老板边从保险抽屉里拿出五十元找我,边堆着笑脸说。

付了钱离开,阳光撒在头顶,剪完发直接洗头确实清爽舒适,好像真的有长大的感觉。我慢慢的骑车移动时间,让阳光晒进饱含洗发精香气的毛细孔里,风强势在发间迂回流窜,发丝无能为力,只能全倒,就算我这时停下不走,时间也不会放弃改变我。

回家后,我倒床上闭眼睛,把一些回忆再拿出来仔细的温习一遍,试图找到那些还没失去的。◇

相关新闻
青松絮语:洗头趣事
去除头皮屑 天天洗头更严重 
炎炎夏日晒头皮 秃头族洗头好痛
你会洗头吗?怎样洗发才更健康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王岸然:川普借“硬盘门”助选
车评:美式豪华轿跑 2020 Cadillac CT5-V
【重播】川普新罕布什尔州演讲:空军一号故事
【大陆新闻解毒 】时事小品:放狗式
严真点评&外交部大实话:川普冲刺 习总动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