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中国最令人心酸的一句话”

人气 15

【大纪元2013年09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黄清综合报导)被人残酷挖掉双眼的六岁男童小斌斌在医院醒来的头一句话“妈妈,天怎么还不亮啊?”被大陆民众称为“2013年中国最令人心酸的一句话”,并引起中国网民的轰动。近日,一位大陆网民对此事件义愤填膺,向《大纪元》揭露中国盗卖人体器官的一条渠道。

此爆料人称:看了山西省汾西县一个六岁男童晚上在屋外玩耍时双眼被挖的新闻报导,令人非常义愤,同时使我想起自己两年前被关在监狱时听到的一个将人体器官当作生意来做的事件。

山西被挖眼男童不知自己失明 问“天怎么不亮”

就在薄熙来案件审结之际,山西即爆出一名六岁小童惨被挖眼、活摘器官的骇人案件,而且在大陆和香港媒体高调报导。

8月24日傍晚,山西省临汾市汾西县的六岁男童小斌斌在家门口玩耍,被人弄到野地里挖去了双眼,警方在案发现场找回小童眼珠,但眼角膜则不知所终。

小斌斌父亲哭着说:“(小斌斌)满脸都是血,肿了,眼倒翻了出来。眼里没有眼珠了。医生看见了,这是人为的。”

据男童家属介绍,“孩子总是在问,天怎么还不亮,是不是去掉纱布我就能看见了。”

“天怎么还不亮”——一句令人无法面对的发问!

人体器官来源的另一条渠道

此事件迅速在大陆激起千层浪,出于义愤,一位大陆网民日前向《大纪元》爆料:两年前被关在监狱时听到的一个将人体器官当作生意来做的事件。

据披露,一个陕北某县的犯人黑旦闲聊时说自己在外面是做器官生意的,“就是心呀、肝呀、肾呀,还有眼角膜什么的,这生意来钱可快,光一个肾就能卖二十万。”

黑旦说:“这种事哪是一个人能干的了的?那得整个一条线才行,缺一个环节都不行的。我们的整个生意是由山西大老板操控的,我和我的几个伙计主要是找货源。”

对他们生意的具体操作过程,黑旦是这样描述的:“山西大老板每次先对我们提出对货源的年龄、男女的大致要求后,我们就在镇上瞅那种孤身游荡的男女青年,看中后就过去搭话、套近乎,以给其介绍工作为诱饵,只要搞清楚他(她)不是我们本地人就可以确定下来。然后请他(她)一块吃饭,一块玩,一块陪同住宿,让等待接他(她)去工作的人。安顿好后就告诉山西大老板‘货源已找好’,山西老板每次都要开车过来亲自验货,有时还说大企业对身体条件要求高,得先采点血样。大老板走后一般一个星期就能定下来。大老板把各处环节都安排妥后提前一天通知我们‘明天取货’,第二天早上我们就用专车说送他(她)去工作单位,然后就把他(她)往县城拉。距离县城还有一公里多不到两公里时就给他(她)打一针昏迷药。”

说到这里黑旦特别强调了一下:“药不能打的过早,也不能打的过晚。打的过早,人昏迷的时间太长有死亡的可能,死亡了器官里就会积下瘀血,就不新鲜了。打的过晚,有些人可能药性反应慢,到前面往救护车上交时还昏迷不了,就不好办。”

黑旦接着讲述:“打完昏迷药,我们就和120救护车联系,到县城边上一个约好的地方把这个人抬到120救护车上,由120救护车直接拉到县医院手术室,那里的医生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很快把需要的器官就都摘下来,再把尸体伤口都缝上送到太平间里去。”

他说,“至于医生怎么取器官,怎么交给山西大老板,器官都干什么用,这些我们就都不管了,我也说不清了。我们只在医院外面转悠,大约两个多小时里面就会通知我们到太平间去领尸体。”

薄案公审之际 百度解禁“活摘器官

自8月22日薄案济南开审以来,大陆最大搜索引擎百度解禁“活摘器官”等关键词,较之以前的几次解禁,此次延续时间长;同时大陆微博也一直风传薄熙来的反人类漏罪;此外,海外媒体分析称,中共高层针对此案或会启动第二套方案。

8月25日,前中共国务院办公厅秘书俞梅荪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薄案的庭审与当局预期相反,高层有可能会启动第二套方案,举证结束后,薄案的看点在于是否出现以下两种情况:“一种可能是中央按照原来的部署,强行地判他;另一种是中央压不下来,也可能重新把他的大罪拿出来,比如政变也好,活摘器官也好,那就是新的一轮法律博弈了,最后又是涉及到江(泽民)的这一条线了,(导致)江泽民到北戴河去和习近平谈了一下。”

1999年江泽民发动了镇压善良法轮功学员的恐怖运动,欠下了中国人巨大的血债。而薄熙来是江泽民的积极追随者,当年薄熙来曾主政的大连和辽宁是最早传出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地方。

曾对中国劳教所做过大量研究工作的美国资深记者、也是《国家掠夺器官》书中作者之一的伊森・葛特曼(EthanGutmann)说,他经过独立调查发现,摘取器官的罪行到2006年达到高潮,现在仍然在继续。到2008年,最少有65,000名法轮功学员因为被摘取器官而死亡。

其他团体的人士如西藏人、维吾尔人和一些基督教团体人士也成为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罪行的受害者,只是数量没有法轮功学员那么多。

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近日,《大纪元》获知情人鲍光授权独家披露的录音证实,2006年9月13日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跟随时任中共总理温家宝访问德国汉堡时,曾亲口承认“江泽民下达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命令”。

知情人鲍光对《大纪元》提供薄熙来在德国说此话的独家电话录音,并称:“薄熙来虽被公审,但鉴于中央高层至今仍掩盖薄熙来真正罪行,令人气愤!”

鲍光说:“如中央高层继续掩盖薄熙来真正罪行,我将进一步公布所掌握的更惊人相关证据!中国的军队、武警、医院、公安、监狱、劳教所、政法委都参与了活摘法轮功习炼者器官的罪恶!参与者众多,在此也呼吁那些参与者和知情者,为了良知、自己和中华民族未来,勇敢曝光证据!”

活摘高峰期后 广东汕头儿童被掳走 遭割器官出售

2007年8月2日,中央社报导称,广东省汕头市谷饶镇近日传出骇人听闻拐带案,有人从垃圾堆发现七具无内脏的儿童尸体,据传是不法之徒拐走孩童后割掉器官出售。但这项传闻未获官方证实。

当地村民称,曾听说有孩童被拐带的事情,消息并已在谷饶镇内广泛流传。

有村民表示,被拐走的孩童大多数是在小巷、大街上被抢,年龄大多六到八岁,部分是被歹徒偷走,有些是在玩耍时被人抱走,有的甚至是被人明抢。

继谷饶之后 保定又传儿童被抢器官被挖事件

同一年,《希望之声》报导称,继7月份汕头谷饶镇传出多名儿童被抢,器官被挖事件之后,在保定市市民当中也流传类似消息。尽管保定警方辟谣,然而7月份在河北行唐县公开审理的一起杀害乞丐贩卖器官的案件,却让人相信杀人取命,盗窃器官不是空穴来风。

有国内网民投书媒体,称在保定市发生了多起盗抢儿童的事件,抢劫案多发生在白天,抢劫者骑乘摩托车或开车明抢,比如在保定市八里庄村两劫匪骑摩托车从三名同行妇女的怀中抢走一儿童。有多名被抢儿童被送回,但被挖去肾脏等器官。另有传闻在保定市四库附近垃圾中发现两具儿童死尸,心脏、肾脏被摘除,一时间保定市民人心惶惶,许多老年人及妇女不敢单独带子女上街。

活摘器官的千古奇罪已经持续了这么多年,2013年,当6岁男童小斌斌问自己的母亲:“妈妈,天为什么还不亮啊?”众多正在觉醒而且眼睛又看得见的国人也在发问:“中国,天为什么还不亮啊?”

===========================

附注:人体器官来源的另一条渠道(全文爆料)

看了山西省汾西县一个六岁男童晚上在屋外玩耍时双眼被挖的新闻报导,令人非常义愤,同时使我想起自己两年前被关在监狱时听到的一个将人体器官当作生意来做的事件。

我所在的监狱号舍里有一天关进来一个陕北某县的犯人黑旦,约30岁,长的又黑又粗。闲聊时黑旦说自己在外面是做器官生意的,当有人问他做什么器官生意?怎么叫器官生意?他却摆手:“这个不能说、不敢说。”

过了个把月,黑旦和号舍的犯人们都混熟了,而且号舍里老有人刺激他:“看你长得又黑又粗还吹你是做器官生意的,你懂得什么叫器官吗?”

黑旦这时已没了戒备心,随口便说:“就是心呀、肝呀、肾呀,还有眼角膜什么的,这生意来钱可快,光一个肾就能卖二十万。”

别的犯人觉得奇怪:“看把你说的还像模像样的,那些东西都是一人一套,谁能卖给你呀?”

黑旦的虚荣心被激了起来,急着争辩:“你们不懂。”然后他就打开了话匣子,侃侃而谈起来:“你们不懂,这种事哪是一个人能干的了的?那得整个一条线才行,缺一个环节都不行的。我们的整个生意是由山西大老板操控的,我和我的几个伙计主要是找货源。”

对他们生意的具体操作过程,黑旦是这样描述的:“山西大老板每次先对我们提出对货源的年龄、男女的大致要求后,我们就在镇上瞅那种孤身游荡的男女青年,看中后就过去搭话、套近乎,以给其介绍工作为诱饵,只要搞清楚他(她)不是我们本地人就可以确定下来。然后请他(她)一块吃饭,一块玩,一块陪同住宿,让等待接他(她)去工作的人。安顿好后就告诉山西大老板‘货源已找好’,山西老板每次都要开车过来亲自验货,有时还说大企业对身体条件要求高,得先采点血样。大老板走后一般一个星期就能定下来。大老板把各处环节都安排妥后提前一天通知我们‘明天取货’,第二天早上我们就用专车说送他(她)去工作单位,然后就把他(她)往县城拉。距离县城还有一公里多不到两公里时就给他(她)打一针昏迷药。”

说到这里黑旦特别强调了一下:“药不能打的过早,也不能打的过晚。打的过早,人昏迷的时间太长有死亡的可能,死亡了器官里就会积下瘀血,就不新鲜了。打的过晚,有些人可能药性反应慢,到前面往救护车上交时还昏迷不了,就不好办。”

黑旦接着讲述:“打完昏迷药,我们就和120救护车联系,到县城边上一个约好的地方把这个人抬到120救护车上,由120救护车直接拉到县医院手术室,那里的医生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很快把需要的器官就都摘下来,再把尸体伤口都缝上送到太平间里去。“至于医生怎么取器官,怎么交给山西大老板,器官都干什么用,这些我们就都不管了,我也说不清了。我们只在医院外面转悠,大约两个多小时里面就会通知我们到太平间去领尸体。”
一个犯人插话问:“你们把尸体是拉去火化还是找个地方埋了?”

黑旦得意洋洋的回答:“看,还说我不懂,这你就不懂了,那尸体也能卖钱的。我们陕北一些山村有陪葬的习俗,我们把尸体卖给村民,他们就把尸体埋到他们已故亲人的坟边当陪葬了。一个尸体我们一般还能卖上一、两千元,有时碰上富裕的能卖几千元,有时为了图快几百元也就出手了。”

有人问:“你这次进监狱是不是就是因为器官的事?”

黑旦答:“我是因为别的事。器官的事根本就不可能翻把,山西大老板钱多的很,你想人家能把整个一条线搞通,那得多大的能耐?那后台得多硬?而且我们把器官摘了后把尸体卖到山村下葬了,在社会上一点痕迹也没留下,谁能知道啊?我现在虽然在监狱里,但我外面的生意不受多少影响,我那几个伙计照样做。”

听完黑旦的一段话,号舍里的十几个犯人都感到毛骨悚然,不寒而栗,一个个都说:“这哪是人呀?!”黑旦虽然是新来的犯人,但此后号舍的老犯人们对他也都畏而远之,没人敢惹他了。

黑旦可以作为揭开一个杀人卖器官大链条上的线头。但现在当官的往往不去按百姓的举报去查事实,如果发现那边的势力大,反过来还要查谁说出来的?还有谁知道?收拾举报者。我不想在以后有真正能主持正义的力量出现追查这些杀人集团时,线头却早已被灭口的情形出现,所以只能告诉大家黑旦因为其它方面的案件现在被关押在陕西省渭南监狱,但不能说出黑旦的真名,“黑旦”只是我在这里给他临时起的代号,特此说明。

被活摘器官已经对中国人构成了普遍的潜在威胁,听说在河南省有人因为夏季天太热晚上在外面睡觉,早上醒来后发现一个肾被盗了。当人单独在外时,谁能保证自己不被摘掉器官?有年龄大的说自己的器官可能没人会要了,可又怎么能保证自己的孩子辈、孙子辈不被摘器官呢?生活在这个社会,实在是太可怕了!

2013年8月30日

相关新闻
周永康“亮相”后迅即“被彻查” 暴露江泽民又一死党
外媒聚焦:习近平下令彻查前安全沙皇周永康
五百多调查线索勾勒出中共活摘罪恶的恐怖图景
【章天亮】薄熙来当庭自曝联合周永康政变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五中全会 十四五接续十三五大失败
【重播】川普访宾州三地演讲:民调在上升
【时事军事】台湾铺路爪雷达 掌握中共空中活动
【直播预告】美大选日 17小时接力直播
【远见快评】谷歌搜索暴增:我可以更改投票?
【新闻看点】五中大戏登场 专家预测川普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