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受职场不公平待遇 新移民要学会保护自己

人气 15

【大纪元2013年09月03日讯】导语:时值加拿大劳工节,每逢这个夏季结束前的最后一个节日,各地民众一般都会举行游行、集会等各种庆祝活动。每个初来加拿大的新移民在工作场所,可能都经历过这样那样的困难,或遭受过一些不公平待遇,加拿大劳工法律虽然也还存在一些问题,但是,新移民只要心中有数,积极面对,劳工的相关权益还是可以得到保障。

(大纪元记者伊铃多伦多报导)为了获得更好的生活及更美好的未来,一批又一批中国人移民加拿大。然而,现实生活并非人人都能如愿。为了取得收支平衡,许多新移民不得不从事与自己专业毫不相关的行业甚至体力工,工资待遇及工作环境都不尽如意。

平全会多伦多分会发布的一项关于新移民工作状况和经历的社区调查报告,在多伦多市受访的300多名讲普通话的新移民中发现,华裔新移民在职场遭遇更多、更普遍的不公平对待,而且感觉求助无门;他们接受较低的工资待遇、在不安全的环境工作及无奈的接受雇主的剥削。经常加班,但没有加班费;拿不到应得的工资;被老板随意解雇等。

新移民要学会保护自己

该项目协调人郑明弘(Tommy Zheng)表示,新移民在工作场所遇到不公正对待,虽然在其他族群及主流社区同样存在,但华裔族群中更严重、更普遍。工人觉得很无助,而且投诉无门。最主要的原因是英语能力不佳,不懂当地法律、法规,很多新移民的心态就是“忍了、算了”。这样让“不公平”更有生存的土壤。

郑明弘表示:“有时候要政府改变一个政策很难,需要很长时间。作为新移民最应该做的是改变观念,不要把自己当做二等公民,而是要认为:‘我是这里的公民,我有我应有的权利。’最好的办法是自己去发掘一些东西,学习如何去保护自己,以避免受到侵犯,不要委屈自己接受一些违法的工作。”

工人维权中心刘陪溪表示,华人新移民是一个非常弱势的群体。在遇到不公正对待时,不要躲在家里,应该走出来,或拿起电话投诉。工人维权中心是专业协助工人维权的组织,帮助许多工人找会应当权益。必要时投诉劳工部及申请法律援助。

刘陪溪还表示,加拿大有很多这样那样的法律,可是真正落实到具体事情上时,发现法律帮不了我们,这是法律的不足之处。劳工法没有很明确的指定到具体事物上怎么做,劳工法也有一条,雇主可以简单辞退雇员而不需要任何解释。这是法律立法和执法之间的不足之处。

不懂法规 有理变无理

新移民遭受不公平待遇之后,通常因为不了解政策法规,而使自己由原来的有利状况,变成了被动的受害者。

张先生曾在中国做了20多年的机诫工程师。移民加拿大后,曾在一家较大机诫加工厂做数据控制操作员。 2008年,因为经济大环境不好,公司倒闭,张先生通过中介找到一家印度人开的小机诫厂工作。当时老板给中介开出的工资是每小时17元。

工作1周后,老板以工作不熟练为由,提出只给工资每小时14元,迫于无奈,张先生只好接受。留下来以后,老板态度很恶劣。工作环境也存在不安全因素,还发生过3次零件从机器里飞出来,所幸没伤人。感恩节也因他的工作时间没满3个月而没发工资。后来由于经济大环境不景气,老板更没好脸色看。”10个月以后,张先生选择离开这家工厂。

离开后,张先生去申请EI也没有成功。他认为是因为老板说了很多假话造成的,觉得很冤枉,于是投诉到劳工部。然而劳工部以时间超过6个月为由不接受。再告到安省人权委员会,人权法庭以时间超过太久,而且因为申请不到EI再去起诉,有恶意嫌疑而败诉。

不公平遍及各行业 投诉有门

华裔新移民所遭受的工作场所的不公平待遇,遍及各行各业,但是新移民只要一旦不把委屈吞到肚子里,了解当地一定政策法规,投诉还是还是有门有路可以解决一些问题。

在医生办公室做前台服务的华裔女士A(化名),被医生指使向病人推销传销产品。A女士认为该做法对病人不公平,有损患者利益,于是拒绝执行。然后这位医生找个理由把A女士辞掉了。A女士觉得很不公平,又不知道何处求助。

B先生(化名)是一位华裔机床操作工人,他常常超时工作,每周工作达50小时,但是从未拿到加班工资。劳工法规定,每周工作超过44小时,就属于加班。老板向他解释:“大家都是一样的。”并且不再理睬B先生的诉求。该案件已投诉到劳工部,目前还在进展过程中。

C先生(化名)是江西移民,已经50多岁,曾是中国名牌大学机诫专业毕业生。移民加拿大后做机器操作员,工作半年以后,突然被被解雇。按照劳工法,做满半年,老板应该提前一周通知他。该案后经工人维权中心帮助,老板补发C先生1周的工资。

一位辽宁来到女士,她在一家杂货店工作,每小时7.25元,低于安省最低工资标准的每小时10.25元。而且工作时间非常长,有时每周达到50小时,也没有任何加班。尽管任劳任怨的干,还是在有一天被老板辞退了。后经工人维权中心帮助她投诉到劳工部,1年以后,她拿到了老板补发的最低标准工资差值。

D先生(化名)刚来加拿大时,在一家IT公司找到第2份工作,他在这家公司工作了大约1年的时间。当时由于公司经营不善,员工实际每个月只能领半个月的工资,而D先生一家全靠他一个人的工资生活。一拖再拖,直到最后,公司也没有补回D先生的工资。

最后,D先生上网查到了小额法庭的信息,于是投诉到安省小额法庭,法庭判这家IT公司赔付D先生1万多元拖欠工资。

(责任编辑:岳怡)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拜登后院起火?开除福奇成热词
【时事纵横】川普人气超夯 脸书遭群攻认怂?
【解密时分】殉爆之王——苏式坦克T-72
【财商天下】污染王变身环保王 中共夺气候霸权
【新闻大家谈】力挺川普 佛州州长蹿红
【十字路口】透视共产党:谎言谋霸5套骗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