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余英时曾给香港最棒的一句话

人气 133

【大纪元2014年10月14日讯】 10月10日,中共广电总局内部一场出版会议。据报会议中,以“不明原因”封杀了多位作家的作品,其中包括汉学大师余英时的书。消息在12日得到多家出版社及书商的证实。业者表示,余英时的书按规定通知,贩售中的全面下架,库存的一律上缴。

余英时,其人其书其思想,无须再多做介绍,早已是公认的全球深具影响力的华裔学者。对汉学,余英时研究卓越,著作等身,成就斐然,奖誉无数。特别是2006年,余英时荣获“克鲁格人文与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奠定他崇高的国际学术地位。

此奖被誉为人文诺贝尔奖,由美国国会图书馆颁发,余英时是第一位华人、也是第一位以中文从事学术研究而获奖的学者,故被国际社会、华人世界视为最轰动的文化盛事,但当时中共媒体却不见丝毫报导,仿佛无此人无此事,到了如今还要下架他的书。

不过据悉,目前被下架的余英时文集,一套从500块涨到7000块,成了洛阳纸贵的保值资产。中共又一次白费功夫,封杀令毫发无伤余英时,还为他促销。

余英时,1930年生于天津,祖籍安徽潜山。2006年获奖时,余英时感言:我今晚得以站在这儿的主要原因,是中国的文化传统和思想史,作为一个学科,能通过我发扬光大。

对于出生的故土,毕生学研中国文化的发源地,中共统战是华人知识份子最难抗拒的一关。据悉,余英时也在中共当局“统战榜上有名”。据称,中共使领馆曾通过各种管道传话,希望他回国走走;安徽当局曾派代表团赴美沟通,甚至允诺归还并修缮他在安徽被没收的祖屋,但均遭余英时断然拒绝。他表示:对于物质利诱,我没有热情。

1978年,整个中国都被文革破坏,余英时率美国汉学家回大陆考察。据报导,谈起那次经历,余英时说:“那根本不是人能住的社会。人与人之间只有利害关系,只有计算,到处是政治挂帅。所以我不觉得那是回到中国。我回来之后,有几个月都精神不振。我知道的中国文化已经没有了。”

此后,故乡只在记忆中的余英时,再也没有踏入中国。但对于中国留学生与远道而来的国内学者,余英时总是不辞辛劳提携后进与热情接待。有安徽学者撰文忆述:“2012年春,余先生一直关心着大陆的事,话题不知不觉说到了当时正在媒体发酵的王立军事件,我虽来自大陆,却对此了解甚少,余先生和巫老师给我讲了许多我在大陆闻所未闻的细节。”

还有不能忘的1989年,跟全世界的中国人一样,当时余英时所关心的,都是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而他对学子的这份纯粹关怀,并不因时过境迁有所改变,现在更扩展至两岸三地。

余英时最近一个得奖,是首届“唐奖-汉学奖”,该奖项由台湾中研院办理提名评选。6月宣布获奖后,余英时在美国受访时,并没有为自己高兴,反而要记者先告诉他台湾当时“反中共黑箱服贸”的学生抗争情况。9月颁奖后受访,他再次强调“中共不能代表中国文化”。

在利益挂帅的当今,知识份子,学问好又有良知,难能可贵;不受利害对极权嫉恶如仇,更是凤毛麟角。纯粹学人余英时,反共反独裁,退休后仍勤于笔耕声援两岸三地民主运动,讲了很多中共不爱听的话,让中共非常害怕他的思想论述影响中国知识份子。

余英时说:“一个知识份子必须具有超越一己利害得失的精神。他在自己所学所思的专门基础上发展出一种对国家、社会、文化的时代关切感。这是一种近乎宗教信持的精神。”

余英时,不媚权势,淡泊名利,专注学术,成就崇隆。美国密歇根、哈佛、耶鲁、普林斯顿等大学,都分别聘请过余英时担任教授,他因此成为唯一在三所美国一流大学都有任教的中国人,也却成为海内海外首屈一指的中国史学重镇,中国文化史泰斗。

战乱的分离,最是人天的挣扎。但1950年选择离开大陆的余英时,举例洗脑教育说:共产党教育下长大,一定会受限制,有些东西不能想,根本不敢去想,但我可以断言,到时会跟现在不一样,……这个我归功于香港,我希望这种好东西香港不要丢掉。

自由的思想,香港不要丢掉,台湾不要丢掉,中国大陆更要认清“中共不能代表中国文化”。台湾学生太阳花开,香港学生伞撑开,期待不久的将来,大陆学生也能共襄盛举。

2008年香港电视台专题报导余英时的杰出成就。最后,就以他在该节目中的一句感言,送给此刻仍在坚持奋战中共极权的的香港学生:“要不是在香港成长,我没有今天这种自由想法。”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著名史学家余英时:海外华人的民族主义误区
余英时获颁唐奖 实至名归
余英时发扬中华文化 获唐奖汉学奖
余英时荣获东方“诺贝尔”唐奖汉学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